Actions

Work Header

【忍者必须死3】【隼黑】第七年

Work Text:

记得那天的阳光很好。
“如果让你用我的尸体来制作一件乐器,你会制作什么?”
男子沉默,转身先放置好自己的吉他,“……鼓。”
“咦咦?为什么?”还以为你会说吉他之类呢。
脸上就被摸了一把,对方笑意浅浅明显是在开玩笑,“皮肤好。”

“已经第七年了呢。”小黑无意识地叨了一句。
当时,两人正在看《七年之痒》,比利·怀尔德指导的老喜剧片。玛丽莲的经典镜头就出自此。
他们一人霸占了长沙发的一角,穿着配套的红蓝格子家居服。小黑抱着一大桶爆米花,看到经典桥段就笑几声顺带把爆米花递向一边。隼白半眯着眼像只慵懒的俄罗斯蓝猫,会在爆米花递过来时抓一把,再一个个丢进嘴里。
一个半小时多,影片结束。小黑看着闪过的黑白字幕,说出了这句话。
“嗯……嗯。”隼白侧过头,钴蓝色的瞳孔闪着电视的屏光。
他们吻在了一起。带着爆米花的甜香。

明明才开暖气没多久,可已经开始热了。
他们躺在沙发上。隼白左手贴着小黑的右脸,大拇指的老茧轻微摩挲,像是吉他拨弦前的试音。小黑抬手勾住隼白脖颈,仰头吻住了隼白。
嘴唇贴合,进行了轻微的啮咬。小黑轻哼一声,松开牙关,隼白的舌头就轻松进入。
先是挑逗般与主人的舌头进行了一番纠缠,然后便鸠占鹊巢,反客为主地在口腔内扫荡,残余的空气被分割、压缩,被混合的津液占据空间。
双方默契的一直闭着双眼。可以感受到睫羽的轻颤触碰着侧脸的绒毛。鼻息带着热气洒在了侧脸上。
“你瘦了。”隼白松开了他的唇——长时间的亲吻,两人的嘴唇都充血发红,有残液在灯光下发亮。
“是吗?可能是因为最近在尝试给新曲融入Future Bass风格*。”小黑喘了两口缓缓——不再是青涩,而是对熟稔的后事隐隐的兴奋——“你不也一样?”两手松开,指尖搭脸贴着眼眶按摩,“黑眼圈重了好多,都快像阿力一样了。”
“他天生的,不能比。”隼白的手下移,滑过颈项,点过锁骨,直接一颗一颗开始解开家居服的扣子。小黑没有套什么内衫,这样就直接将白生生的肉体曝露在空气中。
“还好有暖气-”小黑也对隼白上下其手,皱皱眉头假装有点生气,“这不公平,你里面竟然还穿了件背心。”解气般直接把背心撩起,两人肚皮对肚皮,腹肌看腹肌。
“……我怕冷,”隼白脱了背心,头低下贴在了小黑耳边小声嘟囔,“让我暖暖。”
他小口啄在了小黑的耳垂上,那有块蓝色的方棱耳钉。对应着他那块的红色。
交往第二年的纪念礼物。一起戴到了现在。

 

细碎的吻从耳侧启程,悠悠漫步在颈侧,带了灼人的高温——可以清晰感受到那根总动脉的剧烈跳动,来到颈前区,隼白舔了舔那两根长骨*外附的薄皮,吮在了中间的间隙——小黑消受不住,发出几声轻喘。
偏白的皮肤表面,毛细血管迅速扩张,一点一点像极了帕尔米红花*。
沿着胸主骨向下,隼白含住了小黑的右乳——它们仍然是可爱的粉色,手指则在左乳的乳晕处打转。进行轻微啮咬的同时对左乳的乳头揉捏抚摸。粉色迅速地变深并立体起来。
隼白的手还冰,可嘴却像含着火,冷热夹攻刺激得小黑直哼哼,他挺了挺腰,摸索着抓住了隼白的头发。
两具半裸的身体紧贴一起,热量也从贴合处源源不断涌向全身,再汇往下体,在棉麻衣料的摩擦下,有了抬头的趋势。
继续向下,吻结束在了肚脐。隼白脱下了自己的裤子,黑底裤下已经有了小团隆起。小黑面色潮红不住地喘气,瘫着双手陷在沙发里。
虽然脑子已经晕乎乎麻成一团,不过还没有软到失去力气——像头几年那样。小黑刚打算脱,即感到腰间软肉被捏了捏,隼白的脸也凑了上来——也是泛红,带了点汗,粘了额发——嘴唇与他的碰了碰,情欲汹涌的瞳孔里倒映着彼此的脸——是在征询。
怎么可能不同意,小黑心笑。等隼白抓了他裤边,他就配合地一缩一伸。
不过他的底裤也被一起拽了。腿根性器被空气刺激地发颤。
隼白轻吻在小黑的踝关节,沿着内侧快速向上,到了大腿内侧几乎是又舔又咬。唇的温度不比大腿的火热,一点一点的凉串成点线,酥酥麻麻的快感如春水般汩汩流淌。

小黑靠在隼白身上,微张着嘴像渴水的鱼。手仍搭在隼白背部。如果穿过指缝长而乱的银发,就可以摸到有力的三角肌与形状好看的肩胛骨。
小黑微睁着眼。他不用摸,他已经看了很多年,脑海里早就有了具体的形象。
这种感觉很像溺水。
流水与碎泡从指间溜走,无从控制。
眼前的事物在闪光跃动,躁动的鼓点在耳膜内嗡嗡鸣响。
感官在模糊,大脑指挥早已失控,全靠身体的肌肉细胞自觉在运动。
他想伸手抓住什么,可他已经抓住了什么。
他想张嘴叫喊什么,可他已经听到了什么。
“呃啊……隼……队长……”
“……我在。”
“队……队长……”
“我在。”
“……隼白……”
“我在。”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两个人搂着彼此的腰窝在被子里。窗外亮堂堂的是大晴天。
隼白还没醒,安安静静阖着眼睛。头发披散着,挡了小半边脸。
小黑轻轻地,用指甲尖,理了理他的乱发,将那小半张脸露了出来。
这张脸自己能看一辈子。小黑想,又闭上了双眼。
这是他们的第一个七年。
他们还会走过许多个七年。

END

 

Future Bass:一种重中频旋律的电音风格,经典如烟鬼【The Chainsmokers】的《Something Just Like This》。
长骨:即锁骨。
帕尔米红花:象征语有爱情意。选这个是因为它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