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DB0905次航班 第二十五章 one

Work Text:

自从王一博的爸爸和他的小未婚妻回到庄园后,王一博和肖战的作息时间便被迫调整了回来,因为几乎每天早上王爸爸都会叫齐所有人在主楼用早餐,有时候用晚餐也会叫上他们。

吃了两天,王慕婷便不回家了。

肖战其实也挺想出去住的。

在王爸爸没回来的前段日子,他都是睡到自然醒,醒了就和王一博在房间里嬉闹,懒散许久突然被扭转了生物钟,让他整个人昏昏沉沉的,连吃个早饭都会处于混沌中。

王一博虽然跟父亲不对付,但是长辈叫吃早饭的好意不容拒绝。

 

这天早上,王一博又把肖战推醒扯着他去主楼吃早饭。

肖战半睁着眼,毫无灵魂地往自己嘴里塞着面包,吃得嘴巴发干正给自己灌牛奶时,就看到坐在主人位的王爸爸突然站起来狠狠扇了身边的小未婚妻一巴掌。

肖战连牛奶都忘记咽了。

王一博爸爸这巴掌丝毫没有留情,原本好端端享用早餐的卫誓誓直接从椅子上跌下躺到了地上。

肖战吓得咽下那口牛奶急忙低头去看地上的卫誓誓。

卫誓誓蜷起身子捂着自己的腹部一脸的痛苦,血已经顺着她的大腿根渗了出来,白色丝质长裙被浸成鲜红色,继而流到地毯上洇开,染成了暗红色。

她浑身发抖,望着这几个月以来对她一直很温柔的枕边人,眼里是惊恐,害怕,慌张,却不敢有半分怨恨。

肖战一下子就清醒了。

 

卫誓誓大概在王一博爸爸手中捏着几张纸对她动手的时候,就猜到了他突然发这么大火的原因。

她紧紧抓过他的裤脚忍痛哀求他同情一下在她身体里的小生命,可一向疼爱她的老男人此时只是冷哼了一声,一脸厌恶地踢开了她的手。

他居高临下地看了一会躺在血泊中的卫誓誓,又把那几张纸用力砸在了她脸上,转身吩咐一旁的管家,沉声道:“把她送去医院,别再送回来了!”

王爸爸面色铁青地离开了餐桌,临走前还狠狠瞪了王一博一眼。

肖战还在震惊中状况外,看着一群佣人七手八脚地把卫誓誓弄上车离去。

管家为了不让奇怪的味道影响两位爷用早餐,还叫了人暂时在上面撒了些遮盖血腥味的粉末又盖上了一块看似沉重的黑布。

这么一折腾,肖战早就没胃口了,可他身边的王一博自始至终都淡定地啃着面包喝着奶,好像肖战眼前发生的一切并没有发生在他眼前,又好像……这一切他全预料到了。

 

从王一博爸爸打算跟卫誓誓结婚,王一博就告诉过他要做婚前财产公证,可他爸爸没听他的。

不过虽然他没听,但这只老狐狸却在心中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

他早在十几年前就移民法国了,可卫誓誓仍然是个中国人,所以两人要领结婚证手续有点复杂,卫誓誓的一些个人证明材料还要亲自回国去办理。

为此,王爸爸还特地陪着卫誓誓回了一趟中国,拿回来一堆两人在法国登记结婚用的证明材料。

可没想到,一回到法国,老狐狸便把那一堆重要的材料往保险柜一锁,改口跟卫誓誓说等孩子安全降生了再去登记。

卫誓誓怎么接受得了突如其然的变化,可任凭她怎么撒泼打滚威逼利诱,王爸爸就是不改主意。

王一博爸爸现在虽然喜欢着卫誓誓,可他以前也喜欢过王慕婷的妈妈,王一博的妈妈,还有无数个他记不清名字的女人,未来也有可能再喜欢上其他女人。

所以卫誓誓跟她肚子里那个有王家血脉的孩子一比根本算不上了。

宝宝如果安全降生,那卫誓誓就能名正言顺入主王家,可要是发生什么意外孩子没了,那娶不娶就另说了。

因为从遗传角度出发,除了外貌,王爸爸对卫誓誓的基因也不是百分百满意。

他的这种做法像一种变相的保险,虽然他知道孩子出意外的几率微乎其微,但还是这么决定了。

小未婚妻因此变得郁郁寡欢,一副患得患失的样子,每次王爸爸出去办事回来,她都要仔仔细细问一遍他的行程。

王爸爸担心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是事事都跟她报备,还往她账户上打了一笔数额不小的钱作为补偿,希望小未婚妻不要因为这种事不开心。

然而钱没起什么作用,小未婚妻已经很久没笑了。

 

王一博爸爸有一个习惯,就是一边吃早餐,一边读报纸信件。

出事的那天早上他在翻阅餐桌上管家为他拿来的报纸信件中便发现了一封连自己都快要淡忘的快件——那次陪卫誓誓去做产检的时候偷偷多做的一个项目——亲子鉴定结果。

上次他因王一博的“错误情报”错怪过卫誓誓,最近还因为推迟登记的事情让卫誓誓不开心,所以这次的他并不打算当着卫誓誓的面打开来看,省得身边的可人儿看到又要多虑。

他悄悄把鉴定结果压到了所有信件的最底层,随手拿起一张当天的报纸读了起来。

可是人心往往都是如此,越控制着自己不去做某件事,就越想要去做某件事。

特别是当王爸爸读完了手中的报纸,又无意瞟到最下面的信件露出的那个角后。

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他抽出最底下的快件,他放在手里摩挲了一会,终于忍不住在卫誓誓低头细嚼慢咽之时打开了它。

 

那巴掌扇在卫誓誓的脸上,同样也扇在他王一博爸爸自己的脸上。

他想到自己竟然为了这样一个女人和发妻离婚,又跟儿子几乎撕破脸就气得恨不得当场撕碎眼前这个贱人。

他回到书房,砸了不少东西泄愤,吓得主楼里的佣人心惊胆战。

 

生物DNA检验结果的几张纸零乱地飘在地毯上,已经被鲜血染红了大半,触目惊心。

肖战眯眼望去,看到大串大串的数据比对和在最末的一行小字——排除亲子关系……

 

回到别墅,王一博仿佛没事人似的在前院玩起来了他新的兴趣所在——yoyo球。

肖战坐在藤椅上托着腮,若有所思的看着他玩,终是忍不住问道:“王一博,你是不是本来就知道啊?”

“嗯。”王一博专注于yoyo球,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句。

肖战一下子就从藤椅上蹦起来窜到王一博,叫到:“卧槽……那你怎么不跟你爸说啊!”

“呃……”王一博手中的节奏被肖战打断,他收起yoyo球捏在手里,几番欲言又止后开口道:“那次……我不是拍错人了嘛……其他的……我也没证据啊,我之前就只是听王慕婷她妈妈跟我提过几次,当时还以为两个女人玩宫斗争风吃醋在泼脏水,哪能知道肚子里的孩子都不是……不是他的呢。”

肖战想起上次王一博看到卫誓誓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就赶紧举手机拍下,敢情是在留证据,结果那时候还闹了个乌龙。

“我的天,可就算是假的,她这样也太惨了……”肖战自言自语着坐回到藤椅上,暗想幸好王一博对女人不感兴趣,不然现在头上一片绿的就是他了。

王一博重新开始练习起yoyo球,肖战看了一会,似乎是又想到了什么,直起身好奇问:“诶那王慕婷她妈妈就没有证据吗?应该有的吧?她不是人在巴黎吗?想找人调查还不容易啊?”

“我不知道,估计……她也不想掺和吧,毕竟我爸……毕竟他这么绝情,指不定多希望他摔了大跟头呢。”王一博满不在乎说道。

肖战没在继续说什么,王一博专心于练习yoyo球,时不时还叫肖战给他拍点帅照,两人打打闹闹过了一上午。

中午的时候,王一博爸爸来了小别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