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邦信】木笼

Work Text:

“君主…射给我…”

韩信跨坐在刘邦腿上,扭动着自己瘦弱的腰,收缩后穴的肉壁,包裹刘邦埋在他体内的肉棒。

“君主…君主……”韩信伸手去撸动自己挺立的性器,刘邦斜着眼静静看着他把自己推上高潮又堵住了出精口,“给我给我…”

“没有。”刘邦轻轻推开韩信俯下的身子,韩信黑暗无神的眸子盯着他浑身发毛,“够了吗?”

“不…呜…君主今天不要去别的妃子那边好么,今夜陪着…陪着信好么……”

刘邦在心里暗骂这骚货发情:“…从我身上滚开。”

韩信停下动作,支撑自己的手臂不断地发抖,他呜咽一声从刘邦身上起来,无力地滑落到床下,精液从玉茎前端溢出,滴在冰凉的地板上。他跪下开始穿衣服,听见刘邦起身渐渐走远的声音。

“你自己玩儿吧,要的东西在哪儿你都知道。”

韩信昂起头,眼泪止不住地流下,刘邦让他自慰。他也不顾刘邦是否还留在房间里,痛苦地开口说出心意:

“陛下是觉得不值得吗……”

“呜…好想怀上陛下的骨肉啊…给陛下生个孩子陛下就会再爱我吧…陛下…陛下就会和我成为一家人吧…陛下就不会排斥我了对吗…………”

没有回复。

他蹒跚地爬起来,目光不自然地看向角落里木制的小笼子。刘邦之前把他从淮阴府抓出来,剥得一丝不挂然后关进那里面,铐住他的四肢,每日清晨离开时喂他一粒致发情的药丸,让他一天在漆黑的封闭的环境里难受。夜晚刘邦回来打开笼子,韩信就会求着要被贯穿。

韩信自己找衣服穿后,刘邦问他你个畜生为什么要穿衣服?韩信抬起头冷笑一声,说那些妃子养的狗冬天了也有衣服穿。

刘邦赏了他一巴掌,脱下亵裤把性器塞进韩信那张能说会道的嘴,发狠地在他嘴里抽插,最后把精液全部射进他口腔里,掐着他的喉咙逼着他全部吃下去。

“有种啊,你真有种啊韩信。”

刘邦也老了。生病的时候,韩信默默地给他喂药,有妃子来看望刘邦他就把药碗搁在床头,自己钻回那个木笼。

“皇上,那个木笼里装的是什么啊?”

“啊…那个啊,那里面装的是一个罪臣的魂魄哦。”

“魂魄…?!魂魄…皇上怎可放在寝室…”

“无妨,爱妃不用担心了…”刘邦把妃子揽进怀里亲了一口。

妃子走后,韩信面无表情从笼子走出来,颤着手继续给刘邦喂药,咬着唇不让眼泪流下来。

心已经死了,可它还在痛。

 

“你可以学学那些妃子,在床上说骚话。”

“…哦。”

“浪叫会吗?……”

“知道了,罪臣去学。”

刘邦愣了一下。“……想走吗?朕最近在考虑你刑期。”

韩信略憔悴的双眸闪起光芒:“可以出去了吗?可以继续做大将军了吗?”

刘邦疑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噗嗤大笑出来:“大将军?做什么大将军啊?当然是流放你了。”

韩信看着刘邦,眼中的渴望和期待刹那被绝望吞噬,他低下头去,痛苦注定将永远无限地蚕食他的血肉。那个曾经威风凛凛的大将军此刻整个人剧烈地颤抖着缩成一团,泣不成声。

“滚。”刘邦一脚把他踹下床,“自己下去哭。”

 

韩信捂着自己的胸口,从刘邦藏匿的盒子中取出最大的假阳根,捅入自己的后穴的最深处搅动,在脑海中回忆起刘邦那张苍老、已不俊朗的脸庞,咬着牙笑着哭了出来。

哈…真的好想再被阿季温柔地亲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