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幻茄】小男孩的启蒙教育

Work Text:

  偌大的庄园里,一个小男孩脸颊微红,趁着女佣不注意,偷偷溜进了盥洗室。

  那是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穿着白衬衫和背带短裤,小皮鞋锃亮。他的眼睛清亮,五官秀气,尖尖的下巴,笑起来有可爱的梨窝。

  他一个人住在大而空的庄园里,没有父母,只有一群仆人——显而易见,他是个私生子。他的名字也草率,他不负责的父亲给他起了个番茄的名字就回到繁华的城市,留下他一个人面对一群不说话的管家女佣。

  番茄很孤独,他试着找仆人们说话,但他们从未回答他的问题,比哑巴还要安静。即便如此,有人陪在身边的感觉让小少爷感觉安心,所以他总是时不时问他们一些不可能得到答案的问题,像个粘人又可爱的小跟屁虫。

  但是现在,他小心翼翼地避开了他们,飞快地闪身进了盥洗室。

  正是早晨,没有女佣在现在洗衣服,盥洗室除了他空无一人。番茄这才拿出一直紧紧攥在手里的东西——一条带着些许白浊的内裤。这个可怜的小男孩没有受过任何基础的性教育,他对着自己的内裤害怕又羞耻。

  明明都十二岁了还尿床,番茄你可让人害臊!不过…为什么这次的尿是白色的呢?

  男孩脸颊滚烫,毫无常识地用水冲洗,却无法彻底冲干净。

  “你好笨啊,这样怎么洗的干净。”

  突然响起的声音惊得番茄汗毛倒竖,慌忙间把内裤往身后藏,却打湿了自己的裤子。

  面前的男孩高他半个头,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好奇的眼睛下有一颗泪痣。

  他没费多少力气就从番茄的手里夺过那条内裤,用皂角搓洗了两下就变得干干净净。他把水拧干,拉着番茄到了晾衣服的地方,把内裤放在干净的木椅上,然后和番茄坐在另外两把木椅,看着外面晴朗的天说道:“今天天气不错,一会儿就干了,到时候你赶紧偷偷放回自己房间里。”

  他是第一个和番茄说话的人。番茄眼睛亮亮的,羞涩又期待地问他:“你好,我叫番茄,你叫什么名字呀?”

  男孩看着他白净的脸蛋和得体的衣服,仿佛突然被阳光刺伤了似的,下意识地缩了缩自己的身体,“我是贫民窟的人,没有名字的。”

  “啊,”小少爷意识到自己伤了这位新认识的好朋友的心,慌忙补救,“那、那我给你起名字好不好?”

  男孩抬起头,看着眼前几乎在发光的小少爷,不安地绞着手指,声音细如蚊呐,“好。”

  番茄稍作思索,“叫你幻好不好?”他看着男孩的泪痣,这个小小的存在衬的他的双眸更加幽深,“你实在太棒了,像…像我的幻想。”

  男孩没有读过书,只觉得这个名字从番茄嫣红的唇瓣里读出来的发音很好听,于是嘴角勾起一个不自觉的弧度,认真地点了点头。

  番茄向后靠在木椅的靠背上,想起刚刚被他看见自己洗内裤的窘事,郁闷地向好朋友解释:“我都十二岁了,早就不、不那个了。”他没能说出“尿床”这个词,“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早上起来就这样了,我…我平时不会的。”

  幻回头看他,眼神有一点点惊讶,“你这不是尿床,你这是长大了。”

  番茄张大了眼睛,“咦?可是……”

  他所有的信息来源是一个只教他认字的老师和满满一书房的书籍,但是没有一本书教会他这叫做长大。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但是就是会持续一段时间,然后你就会变成大人了。”幻被番茄的眼睛看的耳朵发烫,于是低头拿小树枝玩弄地上的蚂蚁。

  “啊?持续一段时间?那我岂不是经常会……?”番茄慌了,无助地看向幻。

  “嗯……”幻皱着眉头沉吟了一会儿,“我知道有一个办法可以让这个出现的少一点。”

  “真的吗!谢谢!!”番茄高兴地笑了起来,抓住幻的手用力摇了摇,“不愧是我的好朋友!”

  幻因为好朋友这个称呼感到一点不好意思,但是心里甜滋滋的,他从椅子上站起来,跪在番茄的两腿之间,解开了他的拉链。

  番茄好奇地看着他,乌溜溜的眼珠子像上好的黑曜石。

  幻握住他粉嫩的性器,粗糙的手心上下抚摸。

  陌生的感觉侵袭了番茄的大脑,他的小腿不受控制地抽动了一下,皮鞋踢到椅子,发出一声轻响。

  “幻…我感觉有点奇怪……”番茄秀气的眉头皱了起来,声音软了下去。他的放在幻的肩膀上,下意识地抗拒。

  “没事的,花区的姐姐们说会很舒服的。”贫民窟里的生活很乱,有些父母看见生下的是女孩就直接卖给人贩子,后来就有了花区。幻偷偷溜去那儿看过,女人们对这个长相初显俊秀的少年很有好感,言语调戏间给他涨了不少见识。

  养尊处优的小少爷私处没有奇怪的味道,只有淡淡的皂角清香。幻迟疑了一会儿,低头含住了涨红的性器。

  番茄的脸一下就红透了,连忙推搡他,“你干什么!脏的…”只可惜他力气小得可怜,幻根本不为所动,舌尖划过马眼。

  “啊!”番茄猝不及防下发出一声娇吟,随后慌忙捂住了自己的嘴。他的大腿在发抖,未知的过于舒服的感受让他下意识想要并拢双腿。

  幻对这位小少爷的不配合毫无办法,只能用手强硬地掰开他的大腿。火热的手贴到大腿内侧敏感的皮肤上,番茄剧烈地抖了一下,使的幻不小心把牙磕到了他的性器。

  “呜…疼!”番茄没忍住痛呼,水雾迅速地在眼里聚集起来,眼角发红。幻及时松开嘴,撞进他泪眼朦胧的眸子,心脏像是被什么狠狠击中了一样疯狂跳动。

  他讷讷道:“对不起。”尔后双手抚上番茄的性器,轻柔地动作起来。他不过大番茄几岁,给自己的经验也不多,但对上毫无经验的番茄也算得上是剧烈冲击了。

  “嗯…呼……哈啊…”番茄咬着唇克制住那些让自己感到羞耻的声音,努力控制自己张开双腿避免夹到幻,与身体本能相悖的举动让他感到错乱,可从未被碰过的那里传来的酥麻却使他感到满足,

  性器被包裹在幻的温暖却粗糙的手指里,将被环绕的感觉尽数汇报给大脑,过电般的快感顺着骨髓袭上腰部,番茄几乎难以在椅子上坐稳。

  他幼嫩的性器顶端渗出一点液体,被幻用手均匀地抹到整个柱身,由于挤压和摩擦发出淫靡的水声。

  “啊……幻、呜…”好奇怪啊……番茄的腿根颤抖着,双手死死地捂住嘴巴免得引来佣人的注意。幻听着他幼猫似的呜咽,心里莫名有种燥热,他压下思绪,想起刚才番茄的反应,低下头,试探着把顶端含住。

  “幻!”番茄发出一声带着哭腔的喊叫,腰不由自主地向前拱,手摸上幻的头发。粗硬的头发扎在小少爷细嫩的手心,才给他带来一点真实感。

  幻收到鼓励,努力地收起牙齿,吸紧两腮。被挤压的快乐把第一次经历情事的小少爷送上了巅峰。

  啊啊啊——番茄张开嘴,却发不出声音。他在失声状态下抬起头,看不见蓝天白云,眼前仿佛有一片烟花炸开,快感从前端传至全身,让他手脚发软,没了力气。

  番茄的高潮来的毫无征兆,幻毫无准备地被射了一嘴,松开了番茄剧烈地咳嗽起来。

  番茄顾不上自己刚刚高潮身体的虚软,急忙掏出手帕,“对、对不起!你快吐出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幻接过手帕,柔软的白色蚕丝上有简单却大气的图案,看起来就价格不菲。他抬头,对上番茄关切的目光,下意识地攥紧了手帕。

  “不好意思弄脏了你的手帕,我下次洗干净还给你。”他声音嘶哑,离开的背影称得上慌乱。

  番茄手忙脚乱地穿好裤子,送幻走到庄园的墙边,少年撑在墙边即将离开时,他开口叫住了他。

  “下次再见,幻!”他扬起笑脸,眼睛弯弯,笑脸明媚灿烂。

  幻用力点点头,“嗯!”

  少年利落地跳下墙头,番茄只看见他最后比了个再见的手势。虽然明知对方不可能看见,番茄还是朝那个方向挥了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