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落日飞车

Work Text:

喻文州感觉自己被一片海水拍打着,推上了岸。耳畔是海浪的低喃,温柔又辽阔。月亮倒映在海面上,像伤口一样。

喻文州几乎要深陷于这片溺人的蓝色里,动了动眼珠,还是醒了过来。

眼前是一个热闹非凡的酒吧,青年男女,互相簇拥,灯红酒绿。喻文州看见了停在角落的一辆复古敞篷跑车,恰好是海蓝色。他发现自己穿着衬衫外搭一件简单的浅蓝色牛仔外套,还架着一副细框眼镜,和这些穿着花花绿绿喇叭裤、披着机车铆钉皮衣看起来朋克又夸张的人群有点格格不入。

喻文州自我吐槽这身装扮像个学生仔,也不知道技术部的人怎么想的,希望不要影响任务发挥。

他被人群推搡着进入了酒吧,音乐聒噪是当下时髦的劲歌迪曲。霓虹晃得人睁不开眼,男男女女都沉浸在此,搭讪聊天、喝酒吵架。每个人都在尽兴释放自己。他努力穿过拥挤的人群,没忘记从吧台上拿一杯可乐装蒜。既然是学生仔,那干脆就装到底啦。喻文州适应能力向来很强,任务完成的虽然不多,但是都挺有质量,前途一片光明。

就在他坐在沙发上叼着吸管一边装傻,一边查找任务目标的时候,有个男人跌跌撞撞的走过来、一屁股坐了下来,极其的自然搂了搂他的肩,悄悄贴着他耳边说:“帮个忙。”呵出的热气还未散去又有个矮胖的男人过来了。
“叶哥,这么不给面子啊?”矮胖男人不满地瞅着那个“叶哥”,语气很是不善。
“真没办法,你看这不是有个朋友嘛。”叶修说着和喻文州贴的更近了,头都挨在了一起。
矮胖男人似是不信地打量了一番喻文州,“什么朋友?这是小朋友吧!”
喻文州有点无语,这身确实太年轻了点。
“喂,你别吓他啊。他就剩六个月了,我找他叙叙旧。”叶修的瞎话张口就来。
喻文州把可乐放下来,认真地改正:“准确是五个月。”
矮胖男人立刻露出来复杂又同情的神色,“那行吧,改天再约”,悻悻离开了。

 

叶修见他走了神色舒展,放开了喻文州的肩,拉开一点距离,举起酒杯想和喻文州碰杯,在看到喻文州的可乐的时候没憋住笑。“我说你不会真的是小朋友吧。”喻文州也没给他好脸色,说“你见过就剩五个月的小朋友么?”
“呃,真的啊?”叶修露出不好意思的神色。
“骗你的。”喻文州大吸了一口可乐,气泡在口腔里跳舞又爆炸,酸酸甜甜的,仿佛直直流进心里。

欢快的舞曲响起,喻文州白净的脸上流淌着各色的灯光,显出几分生动,神色又像是完全不在意的,四周的聒噪扰不到他分毫,叶修看着他露出一个简单的微笑,却把眉眼里的山海都现了出来,心底久违地涨潮了。

叶修拉着喻文州到了吧台,大声叫:“两杯威士忌加可乐!”
喻文州不满,“我只要可乐一杯。”
叶修再次重复:“两杯!”
喻文州心想这个人可真霸道,面上却还是平静如水。叶修知道他的心思,伸出手刮了他的鼻子:“又不是小朋友,装什么小可乐。”

喻文州不理他,看着舞池里的人面上发呆,其实是他发现目标就在这里,心里面盘算着怎么不动声色的干掉他。叶修也跟着他的目光去看舞池,尽是妖娆放肆舞动的男男女女,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原来是同行啊。

酒还没喝完,喻文州就被叶修拉到了舞池里跳舞,吧台上的两杯威士忌加可乐像情侣一样挨在一起。喻文州故作扭捏,叶修捏捏他的脸,带着几分骄傲地说:“我教你。”其实喻文州是真的不会跳舞,而且这离目标太近了,他怕暴露。叶修已经搂着他开始扭起来,踩着节奏晃动,几分慵懒几分性感,眼神充满了自信的挑逗,两个人在疯狂的池子里晃动、扭转,好似各自旋转又互相吸引的星球,沉默勾起暧昧,酒精在此刻升腾,目光相触时都有几分燥热,音乐将气氛点燃引炸,所有人都在失控的尖叫,享受快感,叶修居然还有余力护着他不被别人撞到,他踩错了好几步,一边连声道歉,一边思考该用手枪还是匕首完成任务。

离目标越来越近了,电光火石之间他看到叶修的身后二层隐蔽处黑洞洞的枪口,来不及说话扑着叶修倒下滚了几圈。枪声响起,目标倒下,人群四散尖叫,场面一片混乱。他看见目标的心脏上插着一把匕首,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叶修的声音就从头顶传来了:“哥说了,会教你。”
此刻叶修双手撑在他的两侧,支起身子同他说话,酒吧的霓虹流过了叶修的脸又淌在喻文州身上,四目相对,眼里闪过了明明灭灭的火花,两人都有一股难言的冲动,像炽热燃烧的巨星等待着一场爆炸。

叶修拉起他的手开始逃跑,人群混乱拥堵,尖叫声和酒瓶一样炸裂碎开,所有人被不安恐惧笼罩着心慌意乱,像无头苍蝇一样乱飞乱撞,唯有他们俩像是一对亡命鸳鸯,确认了彼此便一往直前,又像飞速燃烧的流星,闪过天空的瞬间留下无尽的壮阔和灿烂。喻文州没来由地想到了那句大街小巷流淌的歌词“沿途与他车厢中私奔般恋爱 再挤逼都不放开”

等逃出酒吧,叶修插着钥匙启动了那辆复古敞篷跑车,他笑着问喻文州:“坐我的车?”喻文州从善如流。
这倒是惊喜了,喻文州在说车。

夜色深幽,夜间的公路也空旷寂静,两个人乘着夜风畅游,仿佛几分钟前的惊险逃命都是上辈子的事了。月色温柔地倾泻着,在这空旷寂静里蕴着窸窸窣窣的情愫。
叶修打开音响,甜美的歌声就这样在公路上流淌,“夜色正阑珊,微微荧光闪闪。”喻文州没忍住笑了,叶修疑惑地抬头。喻文州带着笑意说:“没想到是邓丽君,还以为会是摇滚。”
“我也没想到,技术部搞得鬼吧。”叶修伸手去摸兜,没掏到烟,索性停了车,他转头对着喻文州不怀好意地笑,“《Dont break my heart》*?”说着还指了指自己的心脏。喻文州还是不答,只望着叶修笑,眼神情深似海又泛着粼粼波光,叶修快要融化在这深情海洋里,俯身吻了上去。歌声也恰好唱到了那句“爱你情深意绵”,这是个温柔的吻,有月光和海洋的气息。
缱绻的柔情卷起一浪又一浪的波涛,潮声吞没了彼此,喻文州闭上眼,深深浅浅的蓝色席卷而来,将他轻轻的包裹起来,像是一个无比美妙的梦境,令人心甘情愿的永远地溺死在深海情潮里。

喻文州躺在后座上,温柔地看着叶修,他们刚刚也是如此,叶修双手放在他两侧撑起,仿佛在天穹之下为他撑起一方安心小窝,此刻叶修的身后是璀璨浩渺的星空,那闪烁的光芒奔了几万光年终于到达,像是他俩隔着无数错过的重逢,河流入海,而我终将奔向你。

叶修吻着喻文州的眼睛,像是亲吻月光。晚风拂过,激起喻文州轻微的颤抖,这颤抖令人心动,他忍不住想也许这是他失而复得的珍宝,也许他俩之前从未谋面,但灵魂一相触便是天雷地火的“就该相逢”。

他轻柔地除去扣子,喻文州也动手解开他的皮带。吻就这样细细密密地落下,像春雨一样在喻文州身体上留下一朵又一朵的桃花,叶修握住他,迅速撸动了起来,喻文州在叶修手中释放了出来,泄出的白浊激化了这场皓月山海的情事,他情不自禁泄出呻吟,在优美的歌声里像蜜一样流过叶修的心田。

当叶修终于进入到他的身体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像在爱一场海啸,惊心动魄、令人满足。叶修就是海啸,温柔的催他灭顶,又霸道地卷走他的心。他在人世间颠颠倒倒,所求的不过是沧海一笑。

叶修抽插的越来越深,快感像闪电一样贯穿彼此,把血液烧的热情喷薄,白皙的皮肤透出诱人的粉色,心脏隆隆的跳动,像雷声在彼此之间激荡。

叶修带着喻文州攀上欲望的高潮,那是一种极致的快乐,像在原野上肆意奔跑的白驹,穿过了时间缝隙成为一种永恒。奇迹的火光在此时此刻迸发,照的人心潮澎湃,此时此刻,万语千言诉不尽深爱,他们听着彼此的喘息,像在宇宙洪荒里感受无言的天启。

等喻文州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床上,虽说不上解决目标,但是这任务已经完成了,上司的脸色总不会太差。

等他按照惯例去总长汇报情况的时候却看到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叶修穿着制服,站在总长办公桌前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伸出手。“叶修。”
喻文州也伸手握上。“喻文州。”
两个人相视一笑。

他们流浪了无数宇宙,终于相逢,不过是为了,听一听彼此的心跳。

*《Dont break my heart》黑豹乐队

 

喻文州终于没忍住拿起话筒切了歌,叹了一口气,道:“叶修,不要再唱《月亮代表我的心》了。”
大家看着叶修吃瘪的表情忍俊不禁,在一片嘲笑声中喻总认真地说:“来,我们一起唱《甜蜜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