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三人行-德骨

Work Text:

第二话: 蹦迪の后果
1.
在迪厅蹦迪的时候看见熟人是怎样一种体验?
在迪厅蹦迪的时候看见自家妹妹在别的男人怀里又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
被好友唆使着在毕业前放纵一把,拗不过来了迪厅,被好友一番蹂躏化的妆和裙子,喝了几杯酒,拉去了舞池。同行的男生笑嘻嘻地凑过来,拉住了自己的手,说玩一玩没什么的。就在这个时候和舞池边缘的男人对视上了……哥哥?
他永远都是焦点,即使是在这样跳跃的灯光下,白色衬衫换成了暗纹款式,身边还有一个女人挽住他。
女人…心口顿时一痛。
大哥不在吗,二哥怎么会在这里,那个女人,又是谁。
失神间,他已经往这边走来了,急忙拉住了身边男生的手,往他怀里更近了几分。
“怎么了?”
“我们,我们去跳舞吧?”打起精神扬起了一个微笑,此刻只想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而男生似乎也看见了走来的哥哥,问了一句,“认识的人?”
“……不认识。”
哥哥什么的…最讨厌了!
“喂,交换?”
男人走了过来,偏偏头开口。
抱着少女正打算上下其手的男生一愣,似乎没想到他过来说这样的话,眼前男人身边的那个的确看上去更好看,不仅丰乳肥臀,连小腰都刚好盈盈一握,见他看过去,还大胆挑了个媚眼。
这…也是个尤物啊。
比起怀里这个,还是能上手的更方便吧。
天人交战了一会,还是有些犹豫地将怀里的少女推了过去,不忘嘱咐一句,“她还是学生,悠着点。”

被出卖的一干二净。
尚未发出一声质疑,已经被哥哥强硬拖了过去。
男人眼一敛,环住少女,唇角勾起危险微笑,呵……悠着点,他当然会,悠、着、点!
……
“二、二哥……”
被素来温柔的二哥有些粗鲁地拖去楼上包间的时候,终于还是开始慌了。
“谁是你二哥,你可是我刚换来的。”他语气有些不好,几乎是直接就吻了上来,衣服上还带着酒气,可唇瓣中却是果汁的甜香味。
“明明,明明是你……”被吻的喘不过气来,明明是你先找了个女人,为什么要在外面这样,心底的委屈还是一股脑的冒出来,说着都带上了些鼻音。
被放到了桌子上,哥哥的脑袋凑了过来,在脖颈上和胸上舔舐啃咬,他抓着我的手放到他的下身处,“你看,我只有在见到你的时候,才会硬。”
方才几乎还是瘫软的东西,以不可置信的速度变得坚硬起来。
他的唇舌亲的人直发软,胸被揉弄着,耳垂处也是二哥的声音。
“谁让你装作不认识我的,嗯?还打扮成这样出来,和别人喝酒?”
每一句的反问,胸前就被扯痛一分,密密麻麻的感觉伴随着体温灼热,更刺激的某些地方开始叫嚣着空虚。眼底一片雾气氤氲,碍事的布料被推开,手中捂住的那坚硬滚烫之物,才发现那物在自己手心里又涨大了些许。
二哥的手指探入花瓣之中,声音在耳边沉吟道:"想要了?"
牙齿轻咬住唇,不知该说什么,身下小穴颤抖蠕动,自发吮吸着这跟外来物体,无形而又坚定的回答已经由身体表现出。二哥没有再问,加重了手指的力道和速度。蕊珠和穴内都被顾及着,很快就能感受到湿滑得都要打湿了双腿内侧。
“二哥,我错了,饶了我这次。”
双腿难耐的夹紧,却被一把分开。
声音如绕指柔,心底软了两分,可下面更是硬了八分。穿着黑色吊带裙的妹妹,不同于往日的可爱,多了一份妩媚,黑色的眼线魅惑,此刻被压在玻璃台上,扯开她胸前的衣物,那对雪浑圆挺翘的雪白就跳了出来,而她身下不着寸缕,修长的腿还在扭动着。这该死的丫头!穿成这样,还和别的男人喝酒!直让人想狠狠顶进去,操弄地她哭泣求饶,情潮汹涌,生死不得。
手指中全是她分泌的液体,一手摁着她,欲望在她的缝隙蹭了几下,急哄哄地便冲了进去。
弧线分明的雪背上,一双大手来回的抚摸着,臀瓣之间来回出没的男根青筋毕露,捅入紧窒水润的柔美,每一次进入,囊袋都能重重地和臀部肌肤发出亲密地声响。
“唔…二哥!”声音似告饶,也似邀请。
铁了心要给人一个教训,动作自然不复往日的温柔和体恤,加上氛围环境的刺激,动作也一下比一下大力起来。
如此撞弄几十余下,男人倏而拔出自己的东西,将少女翻身,后入的姿势除了回头看不见人脸,花穴更加敏感,酥胸贴上了玻璃,腰肢被人按着,臀部高高撅起,忍住想掌掴过去的冲动,只是将自己入的更深一些。
敏感点一直被蹭着,是自己达不到的舒适,每当要触碰到高潮的边缘,哥哥便又换了力道,开始浅浅的刺探。那进来的一个头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忍不住摇摇臀部,企图他能够全部进来。
“便这般想要?”
“哥哥……”渴求地回头,红唇微张,此时无声胜有声。
“呵…满足你。”
蕊珠同时也被手指按了下去,被一直压抑的快感如洪水泛滥版爆发出来,骤然蜷起身子,身后人狠狠一顶,瞬间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
“说是去个洗手间,一去去了一个多小时?”
轻奢的轿跑中,穿着西装的男人开着车,和后座的男人长着一张一模一样的脸。
餍足的男人手指梳理着怀中少女的头发,“这不是出了一点意外么,何况李总她自己,玩的也很开心啊。”那个女人…方才在舞台中一眼就看出了自己和妹妹不一样的关系,倒也还识时务。
“嗯。”
从后视镜中看着熟睡的女孩,脸上仍带着未散去的媚意和春色,男人收回目光,自家小妹跑来迪吧这件事情……哼,回家再收拾!

 

2.
酒吧那件事后,被二哥折腾了好久,也以为这事翻篇了,尚且还有一个月就要实习,却是发生了一些意料之外的事情。
实习前总有老师来带一阵子的职业素养,可谁能解释一下,讲台上站着这个浑身都冷冰冰的男人,她无比熟悉的大哥,是怎么一回事?
“……承蒙邀请,接下来一个月,我都会是你们的老师。”
前面铺垫的话已经记不清了,只听见最后一句,和掐着自己手越来越紧的同桌,“啊啊啊,是你哥哥啊!天啊学长居然来当我们的老师了!啊我死了!”
我也要死了……
心里暗暗想到。
大哥这一来……自己岂不是不能逃课不能上课睡觉了……噩梦。
……
床上的少女被黑色的眼罩蒙住,双手并拢被束缚在床头,她的两脚被同样束缚到了床头板两侧的柱子上,呈出一个v字形,有黑色的绳子从背后绕道前面,捆住了她的胸,并不小的胸顿时突显出来,圆润地随着呼吸上下起伏。小腹依旧被绳子缠绕着,一直延伸到私处,穴口处赫然可见一个硕大的绳结,已经隐隐有被淫液沾湿的迹象。
“哥……”
下身已经控制不住的开始收缩。
“错了,叫老师。”
震动的跳蛋被放在了花核上面,冷酷无情的男人即便已经硬的发疼也丝毫没有放纵自己。
“不准泄。”
三个字,冻住了要释放的快感,也让身体更加难捱。
屁股下都是湿哒哒的,随着扭动,绳结更深的又进去了几分,吸了水的绳结更紧了些,磨在那一处无异更为难受。不够,远远还不够……还想要更多,更大的东西。
“哥……老师~”倒也知晓了大哥的套路,由着他换他想听的称呼,软绵绵撒娇,“我下次按时交作业好不好嘛~”
“嗯?那上一次喝酒的事情呢?”
男人的手指在她花核上重重一弹,少女便惊叫着喷射出一股液体来,倒是难得的潮吹了。
男人显然也有些错愕,可惜少女眼前被眼罩遮住,看不见那眸子骤然亮起的兴趣盎然。
冰凉的利器贴近了刚高潮玩的小穴,带来那一处瞬间的紧缩,利落的剪开绳子,男人已经不想再忍下去,提枪而上,填了个满满当当。
“不是说了不准泄吗,嗯?”
“憋,哈啊,憋不住了……”
自家妹妹在身下樱桃小口微张,被操得连话都说不利落,紫红色的性器物把穴口撑到了极限,花瓣裹着性器,巨大的性器来来回回的快速进出着,搅动间带起大量白沫,给人极大的视觉刺激。
“不乖就要被惩罚。”
咬住她胸前的一颗红缨,他耸动着腰身,实施着今晚特殊的刑罚。
“呜呜,不行,不可以啊。”
明明肉棒已经在体内了,那手指还大有想要开发后穴的意思,涂抹着两个人结合分泌出的液体,在菊穴口处游走,她一紧张,也夹得更紧。
“什么不可以?”
男人停下了挺动的动作,倒是手依旧在四处点火。
“那里,不可以。”也顾不上看不见,拼命摇着头,那里那么小,大哥这么大,真要进来的话,会死人的。
“唔。”
男人听话的缩回手,也把自己退出去半分来,堪堪只留了一个头在里面,无疑是更加折磨。
不上不下,体内的瘙痒也严重了起来。低泣着扭动身子哀求,“哥,哥哥,要……”
“又要了?刚刚不是还不可以,你这样,我很难办啊……”
明明是一只摇尾巴的大灰狼,偏生要做出诱拐的样子,引得人掉入陷阱中。
“前面,哈…小穴,想…想要。”
哪里不知道自家哥哥的意图,在这种情况下,也只能选择屈服。
男人好心地塞进了几分,少女唇瓣中溢出满足的呻吟,他又停了下来。
那小人哭啼啼,不情不愿地求着他继续,便这般拉扯了好几个来回,三浅一深了好几下,少女脑袋中的弦终于崩断。
“哥哥,用力,求你…呜呜,玩坏我。”
整根,恶狠狠便撞了进去,惩罚,才刚刚开始。

 

 

第三话:生日
1.
生日party这种东西,一向是最讨厌的事情。想到家里要来一堆人,还要笑嘻嘻去面对就开始烦躁,大哥二哥却是一脸兴奋去操办,呵男人都是无聊的东西。
和哥哥们抱怨反对无果后,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任由他们布置去了,根本不想去理会。
上一次被哥哥操是在什么时候呢……跪在镜子前看着自己被操到哭出来的时候。
光是想想,就已经有些湿了。
深吸一口气,拉上了窗帘,盖着被子点开了网址。
隔着内裤揉捏阴蒂的感觉,布料摩挲着敏感的嫩肉,微弱的湿意从布料中间扩散开,直到整个被子里都充斥一种情欲的味道。
捏的动作跟着大了些,想要被粗暴些对待,不用摸都知道,乳尖也跟着硬起来了。
房间的灯突然就被打开,“啧…看看我们的小公主,在做什么呢?”

“……哥?”
也不顾脸上还有潮红,门口一左一右环手抱着的俩人,这场景简直能列入全年最尴尬的事情没有之一了。
“这么想要吗?”
“不是,我……”
手机被二哥轻巧拿走,看着界面上的画面,有些意味深长的笑。
“我只是看看!”
理直气壮·jpg
“那一起看。”已经被大哥不由分说抱了起来,不是,大哥你怎么也?
……
偌大的客厅,投影仪将方才的视频清晰的投到墙上,哥哥们追求完美,音响买的都是最好的,瞬间感受到被av声优包围的听觉。
二哥一脸无辜,“既然妹妹你想看,我们让你看的更仔细呀。”
……那麻烦哥哥你把顶着人的那根东西移开好吗?
“可我并不想做,我就是看看。”嘴硬是一定要嘴硬的。
“好。”大哥靠在沙发里,“我们谁也不会主动进入你,但是,如果你自己主动送上门,就不一样了。”

2.
这样看A片无疑是一种折磨。
画面中的女主被按在床上舔舐的时候,自己的乳尖一左一右也被含住了。
一边是牙齿的啃咬,一边是舌尖的卷起。
不得不说孪生子在这一刻的默契发挥的淋漓尽致,“唔……不是说…唔,不会动。”
“二哥以为…你会很喜欢的。”
“身临其境。”大哥跟着补充了一句。
所以到底是什么让自己点开了三p的视频?是爱吗,是无所畏惧吗?
“除非你开口,我们不会动你的。”
视频里两个欧洲白人夹着,水淋淋的穴里夹着一根粗大的阳具,而菊穴也夹着另外一根。
肉体交缠,不知道是哪个哥哥的手指顺着内裤缝隙钻了进来,就沿着肉缝的边缘来回游走。本来就没有得到的释放在这一刻变得更加想要。
“难受的话,自己可以学着做哦。”
手被放在自己胸上,学着视频里的女人那样,自己揉着,而下体被手指亵渎着。
可这不痛不痒的几下根本慰藉不了什么。
“只进去手指的话,不算违规哦。”二哥吐出的热气打在耳根处,平日里斯文无比的人此刻像极了循循善诱的小孩的坏人,“想要的话,自己放进去哦。”
呜……
还在播放的视频,女人已经被操弄到呜咽无比了,而坐在哥哥们的腿上,无论左边还是右边都有着能让自己缓解的东西。
屁股抬了抬,只是往后坐了坐,那手指就顺理成章的滑了进去。
舒…舒服了……
稍稍摆了摆,手指也在穴内动了动。
抓住了二哥的衣服下摆,“嗯…哥哥,动,动一下。”
“宝贝,游戏规则是,我们谁也不会主动。”
大哥的手指跟着加了进来,原本还有些空虚的小穴一下被撑了起来。
自己动就动。
双手撑着沙发,下半身小幅度摩擦着,两根不同的手指,顺着在体内运动。
噘嘴,“明明就是你们非要找那么多人。”
“人?”大哥细细咀嚼了这个字,加速了手指的抽插,“是啊,当着那么多人,看看你是怎么被哥哥们玩弄的。”
不行……
迷糊的思绪稍稍清醒了几分。
“好了大哥,你就别吓她了。”二哥的手指温柔的在穴内打了个转,软肉被剐蹭到整个甬道都跟着缩了缩,“本来今天就只是给你一个人筹办的,知道你不喜欢别人,可谁想想到……”
舌尖跟着搅弄起了红唇,“谁想到我们的小公主,自己忍不住寂寞了呢……”

3.
“不是说…哈啊,说好不动的吗?”
突如其来的快感让神智直接化为0,而大哥已经拉开了裤链,抬起那湿哒哒的小臀部,对准自己的昂扬,按了下去。
“解释权归我们所有呀。”
嗯?
顾不上思考了,撞击和A片里的幅度连成一片,就好似自己正在拍av,正在被操着那一副模样。
“哥哥…不行啊哥哥。”
“不行?”极度危险的语气。“还是说,你想被两根一起?”二哥的肉棒抵在了穴口蓄势待发。
“唔……”
这绝对会被撕裂的。
疯狂摇头,于是那根马眼里已经分泌出液体的棒状,放到了自己的嘴边。
舌尖卷起冠状沟的时候,二哥舒适的仰头,后脑被人按住。
“乖女孩。”
大哥却是加快了速度,叫声都被嘴里的肉棒给堵了回去,撞的越快,前面吃的东西就越深,好几下就被深喉弄的眼泪都出来了。
“嘶……哥你慢点!”二哥皱了眉。
似乎听见了大哥一声轻笑,撞击丝毫没有降速。
一前一后,津液顺着闭不拢的唇角往下滴,而结合的穴口,淫液也沾湿了毛发。
被插到已经空白了思绪的时候,分别落下两个极度轻的吻,不带任何情色。

“生日快乐。”

第四话:爸妈回来了
1.
“honey宝贝,怎么这么瘦了。”被几乎是很久才回来一次的妈咪抱起来转了好几圈,她把墨镜一摘,瞪着哥哥们,“你们两个死小子,是不是趁我们不在家欺负妹妹了?”
黏在妈咪身后,为虎作伥的点头,看着哥哥们杀过来的眼神,嗯…如果床上欺负也算欺负的话,确实被欺负的很惨呢。
“哪有啊,我们怎么敢。”二哥乖巧地举手投降状。
年轻貌美的女人还要再训,倒是从厨房出来的男人布置好了餐桌,“好啦先吃饭。”
父亲大人的手艺一向是绝佳的,叹口气,怎么两个哥哥就没遗传到这一点呢,大哥烧的倒是能吃,就是卖相太难看了。二哥就别提了,吃他的饭不如吃外卖。
扒着饭菜,听他们在絮叨着路上发生的趣事,大腿突然放上了一个东西,大哥的手。
“咳咳咳咳咳——”一口饭顿时呛住。
饭桌上的四个人都跟着看过来。
“喝点水喝点水。”左手边是二哥递来的水杯,右手边大哥借着桌子藏匿过来的手还在两腿之间肆无忌惮的抚摸。
恶狠狠踩住他的脚,希望他收回手,大哥却无丝毫反应,面不改色的吃着饭。
那食指在门口处,轻轻敲了敲,没有下一步动作,便收了回去。
即便是这样,也迅速感觉到一股湿意蔓延了开来,啊哥哥们真是,讨厌死了!

2.
房间里的灯是橘色的,暖暖的,刚洗完澡的身子也是。
拉开雾气弥漫的浴室门,就被突如其来的大手给吓的一跳。
“啊你们怎么!”还没说完就被袭了胸,在家根本不会穿内衣,此刻正好给哥哥们行了方便。
“爸妈就在外面呢,你要想他们听见尽管大声点。”二哥捏住了胸前的软肉,半被迫的抬起头和大哥接吻,二哥隔着丝绸睡衣就咬住了一边的花蕾,唾液将布料濡湿,而那一个小点也在他口中挺立起来。
“唔…明知道…爸妈唔…在。”
胸前被咬了一口,是二哥牲畜无害的笑,“宝贝既然说我们欺负你,那便坐实了这个罪名啊,嗯哼?”
大哥的指腹顺着缝隙塞了进去,刚洗完澡的身子,又热又软,甚至还带着未擦干的水迹,极其方便进入。抿着唇弓腰,大哥的手指抽/插着,几乎是没几下就出了水。
“敏感的小东西。”
被按在了床上,掀开睡裙,顶入。
就着这个姿势被入了好几下,那东西又拔了出去,被退出的rou棒磨的脚一软,大哥却毫不怜惜的又捅了进去,按住下榻的腰肢,抽出,冲撞,再抽出。
自己捂住自己的嘴不能发出一丝声音,甬道撑的发涨,满满当当没有丝毫空隙,穴壁不受控制,几乎疯狂的吮吸着rou棒。
“宝贝,摸摸它。”二哥的东西也被放在了手心之中,顶端湿漉漉的是分泌出来的液体。
“哥哥…呜,哥哥……”想要抓住二哥的手,想要什么东西来堵住嘴,不然真的,真的会叫出声的。
头发被人温柔的抚摸着,“乖女孩,怎么做,哥哥教过你的吧。”
“呜……”半仰着头,“求哥哥……给我…吃,肉/ 棒……”

3.
够了…可以了……太,太刺激了……
外面,外面就是父母,上下的嘴里都含着一根粗壮的东西。
“啊,不……不……要。”
“这么想要?”二哥恶意的曲解意思,同大哥交换了一个眼神,身后的人“啵”一声拔出了性/ 器,那根被自己舔的亮晶晶的东西,紧跟着塞入了下/体。
甬道又湿又烫,大股花液流出来,手腕被压在头顶,二哥急速耸动着腰肢,好烫,哥哥也好烫,理智完全堙灭,只想着再多点, 更多点。
好胀…就要到了,就要……
嗯……
抬高臀部,无意识踢着腿。
“呜呜呜呜哥哥。”不知道该叫谁,嘴里又被塞入了大哥的手指。
玩弄着舌头,男人愉悦的勾弄了一下唇,小东西就像个产水机器似的,不论怎么插,永远湿哒哒的。
门外,扒拉着听墙角的两个人影。
某女人捣鼓身边的男人,“我们儿子可以啊我操,两个一起,真不愧是老娘生的!哎我当年真有眼光,给咱儿子整了个媳妇回来。”
一直听她碎碎念的男人终于忍不住捂住了她的嘴,一把扛回房间,“您就消停点吧姑奶奶,这事咱装不知道就好了。”
真要说穿了,小子还好,那丫头是个面皮薄的,还不知道会怎样呢。

 

【小剧场1】
二哥的人设在床上无疑是温柔的,大概就像铃木一样,把你日哭了也会一边哄着一边继续的。有缓慢磨人的前戏,直到你体温升高抓着他的手臂不住的颤,带着呼吸不稳的声调去求他操你,这才一副宠溺的样子进入你大肆享用。

大哥么,猛操就完事了。
顶到你跪不稳,甚至膝盖还会有淤青,后入是肯定会被打屁股的啊,如果绑了双马尾甚至可能被拽住。毕竟有些坏姑娘啊,嘴上说着不要,强迫着被进入的时候,可是湿得比谁都厉害啊~

 

【小剧场2】
妹妹上小学的时候,哥俩已经上了初中。放学接妹妹已经变成了每日的惯性工作。
难得今天哥俩都有事,结果就出了事情。
哭的停不下来的小女孩,抽抽搭搭说路上给人欺负了。
“他还说我是捡来的。”
“笨死了,这点事情都处理不好。”大哥有些不耐烦。
女孩哭的更加大声了,反倒是二哥搂着她叠声哄着,低语声和啜泣声渐渐低下,小女孩带着泪痕睡去。
兄弟俩抬头,交换了一个眼神。
……
今天又没有宰到小羊羔啊。
小混混正想着,抬头看见了一个背着书包,校服挺直着穿在身上,看上去就是一副学生的模样。
哟呵,这不就是送上门的吗。
“我说小鬼,把你的…”
“刚刚晚上的时候,你是不是拦住了一个小姑娘?”
“? ”第一次被反问,下意识就回答了,“是,可是她……”
已经没有人去在意他没说完的半句话是什么了,随后脑后一凉,是掠来的拳风。
警察赶到现场的时候,年纪也不是很大的小混混已经爬不起来了。
两个长相一模一样的少年正围着他拳打脚踢,一个眉梢之间都是戾色,招招是狠手。另一个,许是出了汗,一手拉扯开领带,一边踹一边骂,“小爷的妹妹也是你说得的?你才是捡来的,你全家都是!”
倒还是警察哭笑不得,鉴于年纪问题,只能对两男孩批评教育了一番。
小女孩似乎在熟睡,小小的一团,还抱着布娃娃缩在被子里。
“别再让她一个人了。”
“好。”
兄弟俩又形成了默认的守护制。
当然,他们看不见,被窝下小女孩的眼睫轻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