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在无人的角落里

Work Text:

【云次方/嘎龙/🚗/ooc预警】

 

默默地来ghs,ooc预警

厕所play/均为高中生设定/有主人,宝宝等称谓,注意避雷

 

 

团支书做完数学题从讲台上下来的时候,路过郑云龙和阿云嘎,发现前者正用脚踢着后者的板凳,本来五官精致的脸上变得扭曲变形,丑的像是遭遇了整容。

作为团支书,团支书象征性地用指关节敲了敲郑云龙的桌面,小声地咳了一下,郑云龙的脸犹如被拉开的布一样突然展开,变得正常无比,甚至还向团支书显露了一个灿烂的微笑。

阿云嘎在团支书经过之后后面突然安静下来,他无奈地瘪了瘪嘴,写了一张纸条扔到后面去。后面那人眼疾手快拿到展开一看,只有两个字

幼稚

郑云龙一下子急了,压低声音说

你说我幼稚??昨天晚上要不是你趁我爸妈不在家折腾那么晚,我至于今早连跑步都跑不了吗??

阿云嘎没搭理他,又传了一个纸条过去

你要是想说,大课间跟我去厕所说,反正我不去上操

后面总算是消停了,起码到下课铃响那一段时间是消停的。

 

 

 

 

下了课,郑云龙急吼吼地起身,拉着阿云嘎就往厕所走,后者坐在椅子上还没动,有点好笑地看着他

这么急?厕所人挺多的

郑云龙扭着他的手

多怎么了?快点起来

阿云嘎乖乖站起来往厕所走,厕所人说不上多,但也不算少,起码对比女厕所来说人少很多了

郑云龙走进门后,阿云嘎跟着进来,顺手扭上门闩。

狭小的空间在夏天的空气里迅速升温,变得无比燥热。

郑云龙看着眼前比他高一点的阿云嘎,语气突然磕磕巴巴起来,脸可疑地变红

你,你,你离我远点

阿云嘎似乎是故意的,他状似轻松地说

怎么办?就这么点大的地方

郑云龙往门口挪动,想要离开这个奇怪气氛的地方,手刚摸上门闩,就被人抓住了手腕摁在了门板上,咚地一声,让门外正在小便的男生吓了一跳。

阿云嘎贴着郑云龙,嘴唇在他脸颊摩挲而过,温热的鼻息喷在他的每一个毛孔外,夏天薄薄的布料什么也隔不开,他的那个部位顶着他的胯骨,让他想起昨晚这个东西撞击的频率和惊人的大小。

郑云龙感到一股热流向下体涌来,他可耻的硬了。

显然阿云嘎也感觉到了,嘴角咧开的笑容不大,眼睛里却装了巨大的笑意,他郑云龙的耳边轻轻地说

宝宝,昨晚的事情,你还想再来一次吗?

郑云龙听见有些魅惑的声音似乎在诱惑无知的人上钩,他急着推开他

人这么多

阿云嘎故意地用舌尖顶着唇间在郑云龙的脖子上半吸了一下,皮肤迅速起来一个粉红的草莓,然后又学郑云龙刚刚的语气说

多怎么了?

他的眼睛里弥漫着情欲的气息,语气却慵懒地说笑

郑云龙脖子上被吸了一下,仿佛触电一样刺激着下面涨着难受

你是,故意的

郑云龙咬牙切齿地瞪着阿云嘎说

阿云嘎轻轻笑了一下,突然看像他下体

宝宝,你下面一定憋的很难受吧?来,我来帮你

阿云嘎手伸到下面去,在那个硬了的东西上揉来揉去,好整以暇地看着郑云龙因为过于舒服而隐藏不住的表情。揉着揉着,那只不安分的手拉来了宽松牛仔裤的拉链,伸了进去,随即,阿云嘎压低声音笑了

你看你,都憋坏了

带点责怪的语气,又似乎是故意地用手指搓捏,嘴上也没停,阿云嘎在他耳边轻轻咬着,寻找他的敏感点,另一只手伸到短袖下面把这些碍人的遮挡物往上推,两个鲜红的点突兀地出现在阿云嘎眼前,他耐心地揉着那两个像是要滴血的点,又抽空拉开自己的裤子拉链,让老二钻出来释放天性

你昨晚,含的我,好舒服

他咬着郑云龙的耳垂,语气有些含糊,却说着让人脸红的话,郑云龙此时已经憋的难受,身体里快要忍不住的欲望让他脸上泛红

阿云嘎看着他这副样子,知道他忍不住了,这才堵住了他的嘴唇,舌尖挑逗着他的舌尖,猛烈地吮吸吸走他嘴里的空气,把头狠狠地摁在门板亲吻,手褪掉他的裤子,那东西呈现在阿云嘎眼前

郑云龙也感受到了,在亲吻的间隙,气喘吁吁地说

不要,不要在这里

阿云嘎用手套弄了一下自己的巨根之后,把郑云龙整个人背对着自己摁在门板上

郑云龙精瘦的腰有着好看的线条,让阿云嘎有了征服的欲望,自己的那东西早就已经憋不住了,偏偏郑云龙此刻就像是软弱无力的弱女子一般趴在门上,脸色通红,嘴唇微张,哼哼唧唧地出声,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等待蹂躏。

阿云嘎扶着他的腰,后者的臀部也跟着翘起来,浑身写满了来干我三个字

阿云嘎扩张也没做,直接推了进去,郑云龙感到疼痛绷紧了身子,压低嘴唇发出一声呻吟

阿云嘎推进去的过程里怕郑云龙太疼,俯身在他耳边说话

要不是时间太短,我一定让 你舒舒服服地挨操

古人都说食色性也,谁说做爱必须在床上了

一定是我昨晚太猛了,你看你的后面,没几下自己就开了

宝贝,宝宝,外面没人了,大家都去上操了,你叫一声让我听听呗

求你了宝宝,我好难受啊,我憋着出不来

阿云嘎慢慢开始抽插起来,频率很慢,消磨郑云龙的耐心

宝宝,你不叫,我都没力量了

郑云龙梗着脖子,不发出声音,他觉得这样太羞耻了,在男厕所,人来人往,哪怕现在没人他也不要

谁料后面突然停了下来,就那么停了下来

宝宝,我没劲了,我出来算了

阿云嘎故意地用手堵住郑云龙的龟头,自己却停下动作,等着郑云龙求他

阿云嘎,你别过分!

郑云龙恶狠狠地扭头瞪着后面那个只褪了裤子,上半身衣冠整齐的人,那个人见他回头,又顶了一下,刚好顶在他的G点上,郑云龙身体里一阵舒服,差点腿一软跪下去。

他的理智被那一下顶的云游天外,哀求着阿云嘎

求你,求你顶我那里好不好?求你,快点

阿云嘎好整以暇地看着他说

叫什么?

郑云龙手指抠在门板上

阿云嘎,爸爸,爸爸,求求你,干我,操我,我是你的人,你想怎么,就怎么,我爱你,爸爸,求求你了,这里,干我,快

他已经无意识了,眼神迷离,只按着昨晚阿云嘎教的那样说

今天,叫主人,你是,我的奴隶

每说一段就顶一下郑云龙,郑云龙听话地说

主人,主人,求求你,干我,舔我的龟头,不要堵在这里,我好难受,主人我好难受,你操我

阿云嘎使坏地继续说

叫一声听听

郑云龙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呻吟,声音断断续续

主人,你快点,我难受,主人

后面突然开始快速地抽插,每一下都正中郑云龙的G点,郑云龙目光迷离,身体发软,身体有规律地撞门,不受控制地发出了舒服的低吟

后面那人越来越快,郑云龙也叫的越来越快,两个人像是相互扶持着,攀登高峰。

阿云嘎已经耗尽了耐心,仰着脖子顶跨抓着郑云龙的头发,狠狠地在他的后穴里进出,紧致的后穴让阿云嘎被包裹着,体验特别的快乐

他最后往前一顶,统统射在了里面,同时手从龟头上拿开,帮着郑云龙也射了出来。

趁着他还没有恢复神智,陈仲要趁热打铁

舒服吗?

郑云龙迷迷糊糊地回答是

下次让你更舒服好吗?

郑云龙微微点头说好

阿云嘎从他身体里出来,简陋的环境让他没办法把自己弄干净,他穿上裤子,收拾整齐,把郑云龙扶起来,衣服收拾好

郑云龙夹紧双腿,语气快要哭出来,此时已经逐渐清醒,他骂着

阿云嘎,你这个傻逼,他妈的,流出来了,你他妈的是种马吗?

阿云嘎无奈地附下身

那我给你吸干净

郑云龙推开阿云嘎,让他滚

阿云嘎也有些抱歉

要不先拿什么东西堵着

郑云龙自己穿上裤子,双腿夹紧慢慢地移动

阿云嘎赶紧扶着他开门

学生已经陆续回来了,厕所里也来了人,见到阿云嘎,打了个招呼

嘎哥?龙哥怎么了这是?

阿云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没事,他脚扭了,扶他上厕所

郑云龙低头不说话,只想快点回去坐下,进教室的时候,老吴正站在讲台上

郑云龙!你怎么不去上操?

阿云嘎见状不对,对老吴撒谎

老师,刚刚郑云龙脚扭了,走路都困难,我扶他去上厕所了

老吴看郑云龙低头不说话,似乎真的很痛苦,而且阿云嘎这个老实孩子也这么说,他才相信,点头让他进来

郑云龙以乌龟的速度向座位挪,经过了团支书的座位,团支书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

 

怎么回事?这个味道,怎么这么像?

团支书皱眉,嘟囔了一句,他看看阿云嘎,又看看郑云龙,有些疑惑

他没往那方面想,就永远不会知道,这两个人,刚刚做了什么

做了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