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莲崇】竞拍

Work Text:

当黑布被揭下来的那一刻,崇利明真真切切地颤抖了。

不是因为寒冷,也不是因为“忘忧解”,而是因为那个人恶意的触碰。

他的双手被束缚在身后,脚踝扣着铁链,喉咙上的项圈挤压着他脆弱的咽喉,血腥味沉闷地蔓延而上。那人的手像蛇一样,蜿蜒溜上他肩头,曳过颚线,最终捏住他的下巴强迫他抬起头。周围的抽气声在狭小的牢房内格外清晰,他想撇头避开那群人近乎露骨的视线,但下巴上的力量却仿佛在强硬地告诉他此刻狼狈的处境—— 他额尔吉•崇利明此刻正浑身赤裸地被绑在青龙帮的地下牢房里,像一个可供人玩弄的妓女。

“你这是终于醒了?”莲二只是眯了眯眼,就激起了崇利明的恐惧。他现在的身子已经不受理智的管束,先前的愤怒早被药剂消耗殆尽,大脑开始浑噩,眼前刚聚起的景象又开始涣散。他开始本能地将自己缩成一团,对莲二的挑衅置若罔闻。像是为了发泄被无视的不满,崇利明的身体被粗鲁地扯开,脖子上的项圈陡然收紧,他恍惚间感到莲二的声音就在耳边,对方靠得那么近,暧昧的气息喷洒在他的脖颈,被药物浸淫过的身体过分敏感,仅仅一口热气就能引起他的战栗。

“爷,今儿咱们青龙帮有个竞拍,谁赏金出的最多,谁就能和这位美人小酌一杯。爷,您说这位美人值多少两银子?”

“滚开……”崇利明被这不高不低的声音冲得有些恶心,忍不住挣扎着起身干呕,却很快被扯住头发掰回视线。莲二自诩玩过的女人不在少数,也承认这贝勒爷虽然飞扬跋扈,却真有几分姿色。可是,就连这小少爷自己都不知道他此刻有多么诱人,潮红的脸,带泪的眸,配上本来就生的阴柔的容颜,这其中的魅惑就算是上仙馆的头牌也不及这人半分。

“一千五百两!”围观的人群开始发出嗤笑。莲二开始有条不紊地脱掉衣服。仿佛预感到了什么,崇利明像大梦初醒一般,筛糠般地抽搐起来,他开始逃离,嘴里溢出的呻吟,听起来快要被哽咽呛到窒息。“我要杀了……唔……”莲二一把拽住黑色绳子——另一端连在崇利明的项圈上,迫使男人仰起头,暴露出喉咙,像待宰的羔羊。

“嘘——安分些,小的还没出价呢。”崇利明的猛烈挣扎差点让莲二没压住,他不得不抓住他的后颈,扯动他的锁链,直到他的小少爷呛出嘶声。

“张开嘴!”比起命令,更像是强迫,莲二一手捏住男人的下巴硬生生将他的口腔打开,另一手向下摸索男人的阴//茎。小少爷的呜咽还没来得及出口就被莲二吞入口中。舌头肆无忌惮地在口腔中入侵,被侵犯的粉舌努力地向后躲着,却被更强硬地吮吸包裹住。上下的快感源源不断地传来,累积在体内的药性在此刻被点燃,欲望汹涌而出,围在一旁的人群看到崇利明的瞳孔在猛然收紧后,涣散开来。

两人的津液交换着,柔软的舌头缠绵着,淫靡的水声在空旷的牢房里格外明显。在接吻的期间,莲二抽出空贴着男人的唇打趣,“贝勒爷,小的出一五百零一两。”

“一千七百两!”旁观者配合地继续这场精心设计的局。

“一千七百零一两。”莲二故意说着,无非是想让崇利明更加羞耻,他的下身已经完全硬了,怯生生的抵着莲二紧实的大腿,前端的小孔吐着透明的粘液。

“喜欢这个吗?”莲二捞起一旁的内裤,放在崇利明的眼前晃了又晃。

“我一定要杀了你,我要杀光你们所有人!”男人的下颚仍被大力固定住,连羞耻的转过脸去都无法做到。他强撑着意志抬眼看他,被蒙上情欲的眸子仍然残留着恨意,美丽又决绝。莲二冷笑一声,撩着中部的隆起,然后隔着内裤的布料,用手指缓缓捅入了男人紧致的花穴。

 “啊!哈啊……啊……额啊……”沙哑模糊的呻吟瞬间高亢起来。眼泪几乎在一瞬间就掉落下来,高高在上的自尊心几乎被完全击垮了,他扭着胯部,想要脱离莲二的掌控,却被男人狠狠扣住了腰往自己身边抱,让手指插入的更深了,内裤也跟着进去了一半,因为暴力侵入而惨兮兮的蜜穴含着男人的手指,还剩着半截布料还没有被吞进。

敏感点被完全湿润的布料压着,莲二的手指在甬道里按压着,好让布料吸满淫汁,更容易捅进去。

“爷,别让人这么伤心,小的可是在伺候你呢。”男人又把手指捅深了一点,崇利明控制不住的抽泣起来。事实证明,莲二虽在话语里喊得尊敬,但行动上却丝毫不参怜悯。崇利明的阴茎颤巍巍的挺立着,快感一波累积着一波,连在脊椎灌满大脑,即将射精时却被恶意堵住顶端,意识在天堂和地狱间徘徊。他再也忍受不住地摇动起腰肢,疼痛、欲望、不甘、情潮,被不得释放的痛苦折磨着的男人昂起了头颅,药物逐渐剥夺了他的视力,他的听觉,只剩下敏感的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像一条脱水的鱼。

谁也没想到,那不可一世的贝勒爷竟会在他们面前呈现这番姿态,原本嬉笑的人群此刻陷入了诡异的沉默。莲二抬起头露出阴狠的神色,不满地提点,“接着报啊!”

“两,两千两……”谁都猜到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大伙都不约而同地噤了声。

让一个人屈服需要什么?一小瓶药就能让他哭着扭动身体求你操他,莲二松开手的那一刹那,突然爆发的快感恍惚间让崇利明产生了窒息感,他的身体不受控地向上弹起,两手不由抓紧莲二,指甲扣进他的皮肤。对于这点痛感,莲二没有在意,或者说他乐在其中。他心底里希望崇利明的挣扎更加剧烈,这样的贝勒爷让他十分有征服欲。

在身下人绵长的高潮中,莲二掐住他的喉咙。

他想,不可一世的贝勒爷此刻在他的手下高潮。

在快窒息的一瞬,崇利明感到了杀意,他用力掰开那双手,缺氧和高潮让他逐渐丧失力气,他的手叠在莲二的手上,看起来像是彼此相扣。莲二在崇利明即将昏死之前松手,不顾他的喘息和脖子上的紫红掐痕,右手指向下,伸向被内裤堵塞的穴口。“贝勒爷,”他的声音像毒刺,在侧颈处舔舐,崇利明的本能告诉他赶快逃走,但是力气和意识逐渐流逝。

“我出两千零一两,现在我要操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