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铭骁 ABO车

Work Text:

陈铭X肖骁
ABO梗

陈铭A肖骁O
不知道ABO的查一下吧,我一下解释不清
信息素:陈铭薄荷,肖骁水蜜桃
最后,爱死少奶奶了!

 

 

从第二季时,陈铭便盯上了肖骁,他这种辩论方式可谓罕见了,还蛮……可爱?
陈铭站在采访时的门外,投过窗子看着肖骁对着镜头说:“选陈铭一个是他真的很厉害,还有一个,就是为了侮辱他!当初不选我!”
哦?侮辱我?陈铭的嘴角上扬出一丝笑,也只有他敢这么说吧……
陈铭是个alpha,他喜欢肖骁好几个人知道,就是肖骁不知道。不过看肖骁泼辣,倔强的性格,不是alpha也是个beta,不知道会不会愿意……

 

肖骁现在觉得很不好,浑身热的厉害,嗓子哑的几乎说不出话。
发情期提早了太久,没带抑制剂。
早在三年前,他的发情期就开始紊乱,他也去看过医生,可得到的答复却是:“您身边可能出现了合适的alpha人选,导致了您的发情期混乱。”
合适人选?肖骁觉得就是个笑话,他……会喜欢自己?
从参加节目开始他就把自己伪装成alpha或beta,用了一切的方式掩盖自己的信息素味道。效果明显,并没有人发现他是omega。
可现在他没有时间思考这个问题,他觉得他的大脑热的可以煮开水了,浑身发抖不受控制,他用最后一点力气拖着身体回了酒店房间,颤抖的手拿房卡刷了好七八次才成功。刚跨进房门,肖骁就站不稳的跌在了地上。他在地毯上蜷缩成一团,用身子摩擦着地面,可毛茸茸的地毯起不上一点作用。

 

陈铭在房间里洗完澡,犹豫了一下,看了看时间,九点半,他应该还没睡。
于是他换了身便服,出门去了楼上肖骁的房间,找他聊聊自己刚加入这个战队的想法和打算。顺便……他还想看看他。
上了楼,陈铭惊奇的发现肖骁的房门是虚掩的,不禁心里有些不满,就算安保很好,一层楼只住一个人,也不能这么大意啊。
边想着,陈铭边推开了房门,一股甜到发腻的水蜜桃气味扑面而来,而眼前分明是蜷缩在地毯上抑制着喘息的肖骁。
“肖骁!”陈铭惊叫一声,身体下意识的关上门,冲到肖骁身边,可陈铭的理智阻止他做下一步。他扶起肖骁让他靠在自己身上,肖骁的刘海早湿透了,贴在额头上,眼睛里不断淌出眼泪。
他是个omega,他在发情。
肖骁。omega。发情。陈铭的大脑嗡的一声,觉得自己身上的温度也随着肖骁身上的温度热了起来。他甩了甩脑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说:“肖骁你再撑一下,我给你去找抑制剂,马上唔!”陈铭眼前肖骁的脸突然放大,而嘴唇上传来一股温热感。
肖骁吻了他。
陈铭的大脑当即停止运作的十秒钟,然后他猛地推开了肖骁。
一切的发生都完全超出了陈铭的预期,而肖骁依然不罢休,依旧努力的往他身上贴。
不行不行,他清醒后怎么办?
陈铭一把抓住紧紧抱住自己肖骁,捧起他的脸,看着肖骁潮红的脸颊和泛红的眼眶,陈铭用了平生最大的理智冷静下来,问:“肖骁,你知道我是谁吗?”
肖骁愣愣的看了他三秒,然后将头凑到了他耳边,一阵温热的气息吐在陈铭耳边:“陈铭,给我。”

 

肖骁根本就没有感受到时间的流逝,只觉得身体燥热的下一秒就要昏死过去,头脑无法思考,可却该死的清醒,仿佛身体所以的感官都聚集在了那几处地方。
门好像开了,肖骁感受到外面灌进来的冷风和光,下意识的想要躲避,却被一个熟悉的身影半扶了起来。
“肖骁!”
是他?他怎么会来?要在平时肖骁肯定会很惊讶,可他现在根本没有惊讶的能力,看着陈铭一张一合的嘴唇,肖骁没有多想,闭上眼睛吻了上去。
是的,肖骁很清楚都知道,自己喜欢他,喜欢陈铭,从第二季开始。这件事他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因为他害怕输,害怕自己如果告白,会破碎那最后一丝希望。所以他静静的看着,心中那朵名为爱情的花已经茂盛无比,肖骁也在第四季拿到了BB king,他的辩论技术不断成长,可他在情感方面似乎滞留在了原地,他依然不愿面对,只敢在角落中默默的看着,一个人品尝这又甜又苦的滋味。他认真了,他会输吗?
现在,在自己最无助的时候,最信赖的他出现了。
肖骁也在心里犹豫着,但身体却已不可忍受,他努力攀上心上人的肩头,给野兽留下了一句及其危险的诱引的话。
“陈铭,给我。”
别急,我来喂饱你。

 

陈铭的大脑在肖骁说完后彻底失去了控制,他反手抱起肖骁,放到床上。衣服乱七八糟的堆在角落,无人理睬。
陈铭吻上了肖骁的唇,软软的,带着浓浓的水蜜桃香。肖骁的吻技很生涩,紧张的合着嘴。陈铭用牙齿咬了一下他的嘴唇,肖骁吃痛的微张开嘴,陈铭的舌头就滑入其中,微微滑过上膛。对于一个只有自慰经验的omega,alpha的技术太过了。肖骁的身体微微颤抖,口中泄出几丝呻吟。
一吻毕,陈铭趁着肖骁还没缓过劲来,认真的打量了眼前人一番。蜀地人生得白净,跟牛奶做的一样,胸部的红樱让陈铭不能不吻上去。
肖骁才刚从那个吻中缓过来,胸前便传来一阵湿润温热的感觉,还带着阵阵酥麻感。依旧混沌的大脑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陈铭的一只手就捏上来另一颗红樱。疼痛和酥麻一起传来,肖骁的眼泪一下被逼了出来。
“别,陈铭……疼……呃啊……”
听了肖骁的话,陈铭终于放过了那两颗红樱,转攻向下。
发情时间持续太长,omega的前段和后端都空虚无比。肖骁实在忍受不了这种感觉,手缓缓的向下伸去。陈铭立刻觉察了他的意图,alpha的占有欲补习任何人和自己抢。他一把钳住肖骁的双手,把它们举过头顶,扣住。
“我的。”陈铭露出一个微笑,两颗小虎牙带着满满的少年感。
陈铭低头含住那欲望,肖骁顿时发出里一阵满意的叹谓,欲望被包裹的感觉过于美好,让肖骁一时有些恍惚。
当陈铭给了一个深喉后,肖骁感觉身体一阵发颤,一阵白光闪过,迎来了今晚的第一个高潮。
陈铭的嘴角沾满了白浊,他用舌头慢慢舔去,画面色情无比。
肖骁用一只手臂挡住脸,害羞不去看那色气的画面。
“别躲啊,你好了,我还没好呢。”
陈铭挑逗的话语在肖骁耳边炸出一阵烟花,本来就红透的脸更是想要要滴出血来一般。陈铭看着眼前人可爱的模样,笑了一下,用手探向了后穴。
omega的后穴在发情后早已泛滥,三根手指可以轻易的进出,但陈铭仍担心伤到肖骁,仍认真的扩张了一番。
“唔……可、可以了……”
肖骁说完后,陈铭才终于放心,提枪上阵。结合在一起时,两个人都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息。
陈铭薄荷味的信息素从一开始的不明显渐渐浓厚起来,清凉的气味降低了肖骁燥热的体温。这是他的alpha,他的。肖骁一边想着,一边主动凑上陈铭的唇,竭力的表达着爱意。
肉体结合的水声让肖骁丝毫不敢低头,只好闭着眼睛。而一片黑暗却又让他十分没有安全感,只能紧紧搂住陈铭,一遍遍呼喊着心上人的名字。
陈铭猛地顶上了一个凸起的点,这一下让肖骁瞬间失声尖叫起来,性器射出一股白浊,后穴猛地收紧。
陈铭用手挪开肖骁的胳膊,逼迫他睁开眼睛。看着两人身下淫乱的景象和眼前人可爱的笑容,以及耳边那句带着热气的话语:“舒服吗?”
肖骁的脸已经红的不像样了,此时只能怒气满满的瞪着陈铭。可在陈铭看来,这一瞪不仅丝毫没有威慑力,还反而有一种小猫咪撒娇的感觉,可爱极了。
陈铭抱住肖骁的身体,猛地把他的身体转了一百八十度。性器埋在身体中的突然换位让肖骁叫出了声。还没反应过来,陈铭便开始了新一轮猛烈的攻击。
“嗯啊~慢…慢一点……啊!不…不行……呃啊……”
肖骁被顶撞的完全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眼泪不受控制一样顺着脸颊滑下。他想微微远离来让自己好受一点,可陈铭的双手狠狠抓住了他的腰,让他无法逃脱。
高潮来临,陈铭在肖骁的尖叫声中咬上了他的后颈。薄荷清凉的气味注入进了甜腻的水蜜桃中,甘甜清爽的味道,久久没有消散。
陈铭看着身下昏过去的美人儿,低头在他额上落下一吻,将肖骁抱去了浴室。
这颗心中有了你,便不再空虚。
我爱你,每一天,你是我一生的守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