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王阳老师水仙)暧昧

Work Text:

冀遇是第一次参加这种私密沙龙。
昨天晚上他误闯入一个网站里,发现了许多直播间,其中有一个名叫“欲望之城”的直播间特别吸引他。
“欲望之城”的主播是个男性Omega,他没露脸,画面里只有他脖子上的抑制器和一件西装外套,对着镜头自慰。
冀遇看的面红耳赤,虽然他也是个Omega,连孩子都生了,但还是第一次见着这么露骨的直播。
冀遇于是鬼使神差给“欲望之城”的主播发弹幕:你这样,你的Alpha不会有意见吗?
“欲望之城”的主播也看见了这条弹幕,却嗤笑一声,懒洋洋的说道:“这有什么关系?只要我爽了不就行了?”
还不等冀遇接着发弹幕,“欲望之城”的博主直接关了直播间,私下给冀遇发消息。
欲望之城:怎么,是个Omega?结婚了?
想见小安:没…离婚了..
欲望之城:那不更应该自己爽吗?来不来,带你见识见识,明天晚上8点,金福酒店。
想见小安:啊?
欲望之城:想来就来,不来就当我没问过,拜

于是第二天晚上八点,他穿着休闲服呆呆的站在五星酒店门前,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暗暗自责怎么就傻傻跑过来了。
突然有人拍了拍冀遇的左肩,冀遇被吓了一跳,惊慌的转头去看。
一位从上到下都透露着成功人士的男人面无表情的打量着他。半响,男人嘴角扯出一个冰冷冷的微笑:“你是‘想见小安’,长得不错。”
冀遇永远湿漉漉的眼睛盯着男人,艰难的问道:“你是‘欲望之城’?”
“你可以叫我李察,”李察推了推眼睛,“要进去吗?不然有人该等急了。”
说完李察便抬腿往里走,冀遇又从小是个没主见的人,现在觉着李察是个强势的人,不由自主的去尊崇李察的意见,也毫无防备之心的跟着李察进去了。
李察走在前面,也不管冀遇跟不跟的上,七拐八拐的走进了金福酒店的一个大屋子。
冀遇跟着李察走进去,倒是真真切切的被里面的景象吓了一跳。房间里面灯光昏暗,男男女女纠缠着,Omega的味儿和Alpha的味儿混在一起,呛人的很。
看着李察和冀遇走进来,有好几个Alpha光着身子挺着性器向他们走过来,吓的冀遇往李察身后躲。
李察却转过身子问冀遇:“你想和他们玩还是和我玩?”
冀遇胆子小,现在几乎都想把头埋在地上,听见李察可能要把他扔给一群陌生Alpha,急忙抓着李察的衣角说道:“我和你玩!你别丢下我。”
李察于是牵着冀遇,推开了围上来的Alpha,往最里面的包间走去。要说是包间也不至于,只是隔了层黑纱,里面摆了个巨大的床。
那群跟着李察和冀遇的Alpha看着他俩走向包间就有些瑟缩,又听见包间里的人轻轻一句“退下”便作鸟兽散去。
李察看着躺在床上的人,终于有了笑意:“孙然。”
冀遇探头去看床上叫孙然的人,孙然躺在床上已经玩上了,生殖腔里插着电动玩具,空气里一股水仙香味。
孙然嗅到了陌生的气味,抬头看了一眼冀遇。
冀遇被这一眼看的有些脸红,他也不是没见过美人,但他平时周围都是些脾气好的较弱Omega,如此有攻击性的Omega还是第一次见。
李察看着孙然玩的起劲,也有些情动,于是三下五除二脱掉西装,向孙然走去。
他们先是接了个吻,水声甚至连冀遇都听得见。李察又俯下头去吸孙然的乳尖,爽的孙然仰起头喘着。
李察显然是个老手,不一会儿就刺激的孙然来了一波小高潮。
孙然眯着眼睛享受了片刻,推开李察去床边柜子拿了个电动玩具,顺手也插进了李察的生殖腔。
孙然和李察颠了个个儿,以69的形态在大床上缠绵着。他们用手去抽查对方体内的玩具,又去啃花穴周围的嫩肉,两个人互相蹭着,直到双双引来高潮。
孙然喘着气,拔出体内的玩具丢到一边,端着床边的红酒喝了一口。
李察才刚刚射了一次,正是欲求不满的时候,扭着腰去亲孙然。孙然一边和李察接着吻,又去瞄站在床边的冀遇,眼睛里有着七分欲望和三分勾引。
冀遇看着孙然的眼神,就像是被伊甸园的蛇缠住了脖子,在他耳边引诱着催促着。
于是冀遇向前走去,他慌忙脱下衣服,甚至还被裤子绊了一跤,跌跌撞撞爬上了床。
孙然抱着李察,在他耳畔亲吻着,小声笑着。
冀遇被孙然的小激起了胜负心,于是他先去摸旁边的李察,李察的眼镜被他摔到一边,原本梳的整齐的头发也耷拉在额间,透露出脆弱的意味。
李察的信息素就和他人一样,薄荷味的,清凉高冷的。可谁知道西装下却又这么一副淫荡的身体,放荡到甚至在直播间直播自慰。
于是冀遇使劲啃着李察的乳头,甚至咬出了血,手捏着玩具快速进出着。孙然给李察挑的玩具都是精挑细选的,李察喜欢被粗暴的对待,插在他花穴里的玩具甚至有婴儿手臂粗,将花穴的小嘴塞得满满的。玩具上甚至还布满了绒毛,越插越痒,越发不满足。
李察被冀遇这样对待着,反而咿咿呀呀的攀上了极乐。
孙然在这边好整以暇的看着冀遇,显然挺喜欢这充满奶味儿的Omega,他甚至感受到了一种吸引力。
孙然看冀遇伺候完李察,于是反手将冀遇推倒在床上,去嗅冀遇的信息素。孙然找到那块软肉,用牙叼着细细摩擦了一阵才放开。
冀遇的花穴早就淫水泛滥,自从他和他的Alpha离婚,就再没和别人做过爱了。
孙然偏着头问冀遇:“我们玩双头龙好不好?”
冀遇当然孙然说什么是什么,急切地点着头。孙然看着冀遇这想奶狗的样子,奖赏似的碰了碰冀遇的嘴角。
孙然拿出了被称为双头龙的玩具。这根玩具两头都被做成了鬼头的形状,可以供两个Omega同时使用。
孙然先将一头插进自己的花穴,又叫李察帮他们,将另一头插进冀遇的花穴里。
着双头龙可还有一个用处,哪方用力,龙头就往对方身体里跑,也算是另一种形式的操穴方式了。
孙然的身体早已接受这种高频繁的刺激,花穴含着一头就往冀遇那头撞。冀遇先开始还能反击两下,但到底是第一次玩这种,无论是身体上的刺激还是心理上的刺激都经受不住,很快就泄了一身。
然而孙然并没有停下,还在往冀遇身体里捅。
冀遇是生过孩子的,子宫口也没那么青涩,随着一个撞击,那玩具尽然撞进了冀遇的子宫。
冀遇一下塌了腰,叫都叫不出来了,脸搭在床上,失神的看着别处,甚至唾液流了出来都不知道。
孙然还在缓缓的撞着,李察又俯下身为冀遇口交,三个Omega信息素纠缠着,刺激的外面那群Alpha不停骚动,却不敢进来,只能透过黑纱看着床上隐隐约约的三个人影,抓着自己的阴茎自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