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闭锁病栋/冢本中弥】HIKARI 004

Work Text:

◎『闭锁病栋』同人,冢本中弥(周生)中心
◎ABO设定,踩雷勿入

HIKARI
004

“所以,现在该怎么办?”
大堂里座钟的指针不知不觉走过了四点,天很快就要亮了。虽然酒吧里已经满地狼藉,但只要交给服务生收拾就好,真正令这些黑道上的男人们在意的是,被他们奸污了一整夜的中弥该如何处理。
“杀掉吗?”有人伸手捏住了中弥的脸颊,微微张开的红肿的唇瓣间,露出一丝没吞下去的浊液。
“放过……放过我……”中弥忍着疼痛说道,他的喉咙像是被撕裂了一般,连吐息都变得如同刀割。
“那是不可能的,你看到我们的脸了吧,万一去报警怎么办。”
“不,我绝对不会去……”中弥连忙摇头,他诚恳而低微地看着轮奸了他的人,“……只求求你们放过我。”
“真要杀的话,是不是有点可惜?感觉还没玩够呢。”
“是吗,那不如先带回去吧,况且给他注射过兴奋剂了。”
“说的也是,虽然不到MDMA那种程度,但是被警察查到也会惹麻烦。”
“那就先带回组里怎么样?人手也比较够。”
“哈哈哈,你觉得他这个样子还能跑吗?”
男人们自顾自地说着,扯下酒吧里的垂幔裹住赤裸的中弥,遮盖着肆虐交媾留下的痕迹,就这么把这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无辜Omega,扔进了他们开来的车里。
而中弥用哑掉的嗓子说出的求饶,根本没有被在意,他被扛着带出酒吧时,抬头看到一只黑色的鸟飞过泛白的天空,似乎在为黎明的日光引路。此时的中弥隐隐感觉到,自己或许再也看不到这种景象了。
兴奋剂的药效消退,汽车行驶中的颠簸,以及被随意玩弄过后的疲倦,让中弥在途中就失去了意识,再次醒来时已经身处在一间和室中,除了门以外三面都是墙壁,光源只有头顶昏暗的灯泡,他努力撑起手臂,身上裹着的还是那条暗红的垂幔。格子门突然被拉开,几个年轻的声音响了起来。
“噢,真的带了Omega回来!”
“有点后悔昨晚没跟去了,肯定都被玩烂了吧。”
三个男人挤进了本就不宽敞的和室,将趴伏在榻榻米上的中弥围起来,他们将遮羞的布料扯开,径直掰开中弥的腿去看他的下体。
“呜啊——好多精液。”
毕竟是被用了一整夜的肉穴,大量浑浊的精液从子宫中逆流出来,中弥羞耻地想要将腿合上,却用不出丝毫力气。
“桥本哥不是叫我们用完了之后带他去洗澡吗?不如现在就去怎么样,至少稍微清理一下再做吧。”
“说的也是,喂,快点站起来。”
“不要……请放过我……”中弥嚅嗫地说,从昨天晚上开始,他不知道对多少男人说过这句话了,这次依然没有得到怜悯。他被拉扯起来,膝盖打颤地往前挪动脚步,男人们还让他好好夹紧屁股,以防滴落精液弄脏走廊。简单的清理之后,中弥又被迫和这三个男人性交了。
曾经承受过的排挤与恶意,在此刻显得是多么微不足道。中弥被囚禁在那间和室里,无法精确地感知时间的流逝,只知道无论间隔多久,总会有来和他做爱的男人,有时是一个 ,有时是一群。性虐结束之后,他才能短暂地离开这个房间,在男人们的监视下洗澡。
虽然自初夜后再也没有见过,中弥的噩梦里依然是月原旬的金发与脸。
从某一日开始,中弥突然开始呕吐,严重时连吞下去的精液都会呕出来,才享受过口交的男人会怒气难遏,威胁他重新舔干净,如果做不到,今天就别想吃饭了。
无辜的Omega只是被圈养起来的玩具,本来就没人在意他的生死,一天可能只会送一两顿饭,自从他会吐出精液后,能够进食的次数就更少了,为了讨好男人们,中弥只能忍住反胃,努力不再呕出。
也因为这个原因,来侵犯中弥的男人渐渐少了,他被冷落在这间和室里,除了饥饿,几乎没有任何痛苦,有人来时他会哑着嗓子问能不能放他离开,他不会去报警。天真如他,丝毫不知道这些人能带来的只会是死亡。
但是命运终于眷顾了这个阴暗的角落,那时中弥正蜷缩在地板上休息,下体的疼痛让他根本无法入睡,门外突然响起嘈杂的脚步声,由近及远,然后再无一丝一毫的声音。被囚禁了这么久,中弥第一次听到如此慌乱的动静,他小心翼翼地挪到门边拉开一条缝,还是听不到任何声音。
然后,他逃了出来。
衣服还是那天晚上的卫衣长裤,一直被丢在和室的角落里,从来没有机会好好穿上过,中弥匆忙地套到身上,袖子都比以前宽松了一些,他咬着嘴唇沿着走廊往浴室的反方向走,走出整座房子时,他不受控制地流出眼泪,视野逐渐模糊,但始终没有停下脚步,他穿过庭院的回廊前行,直到听见熟悉的便利店铃声才回过神来。
路灯照亮的是一条完全陌生的街道,中弥摸了摸口袋,钱还在里面,他走进便利店买了一瓶水,问柜台后的店员最近的车站在哪里。得知末班车已经过去,中弥就在店里坐下,小口喝着水等待天亮,时间一到就赶往车站,搭最早的电车回家。
只要能恢复正常的生活,他可以当做只是一场噩梦,虽然醒的迟了一些,但等他回到租住的公寓,从信箱里摸出钥匙打开房门,迎接他的是十几盆枯死的花。
虽然和别人一样读书毕业,中弥却没学到太有用的东西,唯一拿手的还是妈妈教他的养花。这次从家里搬出来,他只能租很便宜的房间,自己生活都成问题,即便这样他还是买了几盆花回来照顾,有几株甚至已经要开花了。肯定应该是很漂亮的花吧。可等待着中弥的,是枯萎的枝叶和干瘪的花苞。
它们在用自己的残骸提醒中弥,其实谁都不会在乎他,就算苟延残喘活下来,也会在下一个时刻悄悄死去。
那么就去死吧。冢本中弥这样想到,已经开始凋谢的花,是不会重新回到枝头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