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骨生香

Chapter Text

李泽言去外地的分工厂去调查了。已经走了大半个月。

我每天吃吃喝喝,跟李叔叔喝喝茶,给园子里的花花草草浇浇水,偶尔跟厨房的大娘学学怎么做酒酿圆子,下午雷打不动是三个姑姑来找我搓麻将。

我麻将技术在三位姑姑的指导下突飞猛进但依旧输的精光。

什么都好。就是李泽言不在身边这点很糟糕。

我把日历撕了一页又一页,偶尔会看着手上的镯子叹气。

我已经决定好了。就算李泽言不喜欢我也没关系。重点是我喜欢他。这份心意如果不表达出来的话我想我真的会爆炸。

我又把日历往后翻了翻,有一页被我折起来了。

是听门口大爷说,那一天会有非常好看的灯会。

我想要在那样绚烂的日子里对我最喜欢的人表白,这样即使失败我也会在他眼里闪闪发亮吧。

我贪心的想让他永远记住我。

“太太!先生的电报来啦!”丫头小桃在我门前喊。

“好!”我推开门把电报接过来,拆开看。

我会经常给李泽言拍电报,一天一封。大概都是说一些我今天吃了什么做了什么,然后总会在结尾旁敲侧击问他什么时候回来。

李泽言的电报大概是三五天一封,会给我讲那座小城里有趣的事,比如

“今天看到了一只伸懒腰的猫。有点像你。”

“今天分工厂的人终于松口了,事情处理快一半了。”

“这里有家点心铺。点心很好吃,下次带你来。”

我看着他发的电报总是忍不住偷偷的笑,然后把电报压在胸口,像吃了蜜糖一样忍不住开心。

喜欢也真的很美好呀。

我把电报展开,第一句仍然是没有什么起伏的

“早安。”

“这座城有一片很美的湖,下次带你来看。”

“事情基本上都处理完了,不日启程返家。”

“吾爱勿念。”

“李泽言。”

我的眼睛瞪大了凝视在那短短的四个字上。

吾爱勿念。

我的心脏都漏跳了一拍。

会是我想的那样吗?还是只是对疼爱的妹妹说的呢?

但是我此刻的脑子里的的确确在放着烟花燃烧着我所剩无几的理智。幸福和甜蜜在这一刻包裹着我让我忍不住倒在床上来回翻滚。

吾爱勿念。

我忍不住一边又一边的念叨,手指还在那四个字上来回摩挲,仿佛这样就能触碰到那个人的肌肤。

我好希望李泽言在身边啊。这样我就可以对他倾诉我所有的爱意和温柔。

灯会在三天后举行。希望他一定要回来。

三天的时间一转眼就过去了。已经是初冬,我换上了微微厚的冬装,带着毛茸茸的毛领,我的头发被小桃仔仔细细的盘好,耳垂上也挂了樱桃一样的红玉坠子。

“太太今天真的好漂亮啊!”小桃看着镜中的我忍不住赞叹了一声“可惜先生还没回来…”

“他一定会回来的。”我转头看着小桃,笃定的说

“他一定会回来的。”

我话音刚落,就听到外面的声音突然吵了起来

“太太,我出门看看。”小桃推门而出,发现是魏谦回来了。

“魏谦?”我也起身,看着魏谦手里拎着大包小包的被家里的人围着,满头大汗。我踮起脚想要找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却没看到。

“魏谦?李泽言呢?”我小跑到他身边皱着眉问。

“先生他…呃…先生他……”魏谦支支吾吾“太太要是着急可以先去灯会。”

魏谦突然向我眨了一下眼睛。

我一个箭步跑了出去。

街上人很多,我被他们撞的东倒西歪,我踮着脚,在一片花灯中寻找着李泽言。

李泽言一定回来了。

我东张西望,突然感觉背后有一道视线。

我慢慢的转身。

李泽言围着围巾站在桥上,他的头顶都是漂亮的花灯,光照着他,他手里还拎着一个盒子。

他在看着我,眼睛里是温柔的笑意。

我也看着他。

这时,一束烟花在他头顶砰的炸开,光芒四射。

我再也按耐不住脚步,向他跑了过去。

奔向我此生唯一最闪耀的光。

我扑进他的怀里,李泽言紧紧的抱着我“想我了……?”

他话还没说完,我抬起头,捧着他的脸,粗粗的喘了两口气,咽了咽口水,把唇送了上去。

烟花不断的在我们两个人头顶炸开,我的唇笨拙的抵在他的嘴唇上。我能感觉到李泽言身体僵硬,连手都只是虚虚的环着我。

果然,他还是不喜欢我吗?

无所谓了。

我把嘴唇从他的嘴唇上离开,李泽言罕见的有些不知所措。

我抱着他,鼓起最后的一丝勇气,跟他对视,开口

“李泽言,我不要做你的妹妹了。”

“李泽言,我后悔了。”

“李泽言,我收回让你去找真爱的话。因为我希望我就是你的真爱。”

“我喜欢你,李泽言。”

“我是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你。不是拿你当兄长,是想要拿你做我此生唯一的伴侣。”

“你…你喜欢……”

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他吞进了嘴里。他浑身仍然微微发抖,但是他臂膀却无比坚定,紧紧的抱着我。他的舌撬开我的嘴,生涩但是用力的汲取着我的呼吸。

一吻终了,我们两个人都低低的微喘

“还用我再告诉你一遍吗?”

“我也喜欢你,很久以前就是了。不是拿你当妹妹,是拿你当做李太太,我以后唯一的李夫人。”

“笨蛋。”

他的唇又一次覆了过来,唇舌交缠。我们两个拥抱彼此的力度也逐渐增大,就像是想要把彼此揉进对方的身体里一样,迫切急切又温柔。

真好啊。我喜欢的人也是这样用力的喜欢着我。

我好幸福。

拉着他的手同他一起去逛灯会,余光瞥见他手里那个小巧玲珑的漂亮盒子

“李泽言,你手里是什么?”

“想知道?”他抬抬眉毛看着我,摸摸我的头。

“嗯,”我点点头,“特别特别想知道,对了,你看我今天漂亮吗?”

我松开他的手,转了一圈“衣服是新扯的,耳坠子是新买的,口脂和胭脂也是和姑姑们一起去买的,都记在你的账上啦。”

“好不好看?”我歪着头向他笑道。

“好看。”李泽言认真的点点头,又把我拉进他的怀里“真的好看。而且,我真的很高兴。”

他一向没有什么大表情,而此时,满足的笑在他脸上一直挂着。

我把脸在他怀里蹭蹭。

真好啊。

真好啊。

灯会散场了,我们也回了家。

家里也灯火通明的,热热闹闹让人开心。

李泽言带我回了他的房间。他把门关上,让我把眼睛闭上。

我听话的闭上了眼睛。

“可以睁开了。”他低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睁开眼睛,发现李泽言捧着一束烈红如火的玫瑰,周围烛火莹莹,他脸上不知是被玫瑰映的,还是被烛火晃的,微微有些绯红。

我把玫瑰接了过去,紧接着,李泽言有些笨拙的单膝跪地,掏出那个盒子

“你……你愿意嫁给我吗?”

盒子里是我在首饰店看中的那枚红宝石戒指!

“这……”

“那天我又去了首饰店,得知你曾经想要它。”李泽言抬头看着我“我知道它是别人的婚戒以后,就找了工匠,用我手上的这枚,打成了两枚婚戒。”

他把在他无名指上那枚戒指给我看,原本硕大的方形红宝石中间有了一个圆圆的洞,中间的缺失不言而喻。

“你是我心中唯一。”

“你…愿意嫁给我吗?”他认真的看着我。

“我会永远对你好。保护你,爱你。”

“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已经说不出来话了,只能一个劲的点头,眼泪朦胧着我的眼睛。

李泽言轻轻拉起我的手,把那枚戒指缓慢又庄重的戴在了我的无名指上。

“在那座城瞧见一个西洋人这么做的。”他看着我的手,轻轻的吻了一下“以我之姓,冠你之名,永生永世,不休不止,此爱绵绵无尽头。”

李泽言起身,接受着我热烈的拥抱。

他终于拥有了他的小姑娘。

他会用所有来爱她。

“我也会爱你,保护你。”我听着他略快的心跳,把他的手拉起来,把那枚戒指取下,又重新给他戴上。

“这样才行!”

李泽言闷闷的笑出了声,下巴在我头顶轻轻的蹭。

我没有再回我的房间。李泽言抱着我在床上不肯松手。

“再让我抱抱。”他的头在我颈后贴着,手还环着我的腰,嘴唇在我的肩膀处游离

“我总觉得像梦。”

“不是梦哦。”我转过身,和他面对着面,轻轻的吻了上去“真的不是做梦。”

“我已经是你的妻子啦。”我的额头抵在他的额头上,一下一下的拍着他,唱着小时候给他唱的歌。

月儿明,风儿静,

树叶遮窗棂呀.

蛐蛐儿叫铮铮,

好比那琴弦儿声啊.

琴声儿轻,

调儿动听,

李家哥哥,

闭上眼睛,

睡了那个睡在梦中。

以后有我,陪着他走过这漫长的一生啦。

李泽言睡着了,手还不肯松开。

我趴在他怀里,闻着那股好闻的木质香,也睡着了。

有你,好梦无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