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情到深处

Work Text:

情趣酒店什么的,曹鹤阳只在视频里看过,这是第一次来,也是有些紧张。
  
  而且这是第一次见面,就来这种地方...是不是不太好啊...
  
  “怎么了?”烧饼拉着他走进房间,房间分为餐厅和卧室两块,餐厅里摆满了丰盛的晚餐,房间厚厚的窗帘遮住了外面的光,屋里只靠桌上的烛光维持这亮光。
  
  “先去洗澡吧。”烧饼将房门关上,就开始脱衣服。
  
  “洗..洗澡..”曹鹤阳有些愣,烧饼很快就脱掉了衣服,将衣服放进衣柜只留下的一条内裤,曹鹤阳愣愣的看着他身下的凸起咽了咽口水。
  
  烧饼注意到了他异样,走过来看着他,摸了摸他的脑袋,凑过来笑道:“干嘛一直盯着?等不及了?”
  
  “不不不不是...”曹鹤阳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弹出去老远,慌张的摇着头,烧饼见他这样的反应,有些惊讶,不过很快反应过来,笑了笑走进浴室:“我先洗,你先换衣服。”
  
  走的时候还补充了一句:“如果想进来和我一起洗,也是很欢迎的。”
  
  浴室淋浴的声音响起,曹鹤阳愣愣坐在床边,看着这里的一切,都好像是梦...自己怎么就莫名其妙被约出来,看这节奏,今天自己是跑不掉了..
  
  不过看他本人身材的确不错...要不睡了就睡了吧..反正像他这种人,应该也是不用负责的。
  
  曹鹤阳琢磨这,点点头。
  
  但是他还是紧张...
  
  “我洗好了,你去吧。”烧饼湿着头发穿着浴袍走出来,胸口的肌肉若隐若现,曹鹤阳也已经换上浴袍点点头,走进了浴室,走到浴室门口的时候被烧饼拉住:“洗干净点哦~”
  
  曹鹤阳一阵脸红,低头走进浴室。
  
  刚刚洗完澡的浴室里还很温热,他打开花洒,在温热的淋浴下冲洗自己的身子。
  
  水包裹着他的身子,他轻轻抚摸着自己,脑中幻想这烧饼的身子,手指滑进股间轻轻抠弄这自己敏感的小穴,他的身体很特殊,拥有男女两种特征一直是他苦恼的一件事,他觉得这也可能是他欲求不满的主要原因之一。
  
  “洗好了吗?”烧饼的敲门声打断了他。
  
  “哦..好..好了..”曹鹤阳急忙关了水龙头,他没有带备用的内裤,只能光着屁股裹着浴巾就出去了,刚出浴室门就被烧饼一把抱住,烧饼的大手一把握住了他的屁股,揉了揉。
  
  “居然没穿内裤?”烧饼低下头在他白嫩的脖颈上啃了一下,麻麻的痒痒的。
  
  烧饼搂着曹鹤阳走到餐桌前,将他按到座位上,座位上安装了两个分腿器,烧饼将曹鹤阳的脚踝放了上去绑成M形,低下头打量了一下,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曹鹤阳整个人都紧张起来,生怕他被自己特殊的身体吓到。
  
  烧饼端来桌上的果盘,拿出一颗草莓笑道:“想来吃点餐前水果?”说着,将草莓掉在嘴中凑了过去,曹鹤阳自然是懂,乖巧的张开嘴咬下半个草莓,却被烧饼突然按住后脑勺吻了上去,很凶的吻,将草莓嚼碎,草莓果汁顺着曹鹤阳的嘴角流了下来,烧饼蹲下身子,将他脖子的草莓汁舔掉。
  
  就这样喂他水果,另一只手的手指在他身下的小穴边来回画圈,痒的他眼泪都快出来了。
  
  “已经很湿了哦。”烧饼笑着手指滑进他的小穴。
  
  “啊!”曹鹤阳惊呼一声,整个人都紧张起来,身体紧绷,小穴紧紧夹着烧饼的手,把烧饼吓了一跳。
  
  “放松,宝贝,放松。”烧饼吻着他眼角的泪笑道。
  
  “我..我是第一次..”曹鹤阳红着脸看着他,烧饼有些惊讶的看着他,虽然他是个欲男,不过确实也是这么些年没有人动过他。
  
  烧饼的眼神有些变,低头温柔的吻着他:“知道了,我轻一点。”
  
  烧饼的技巧确实很好,曹鹤阳一点也不觉得疼。
  
  “来,下面也吃一点。”烧饼拿起去了核的樱桃,塞进了他的菊穴中,被冰凉的樱桃果肉填满的感觉让曹鹤阳仰起头呻吟起来。
  
  烧饼不知从哪拿出一个肛塞,塞进了曹鹤阳的菊穴,将樱桃肉全部堵在了他的身体里。
  
  他低下头,轻吻了一下他的小穴,起身摸摸曹鹤阳的小脸。
  
  随便糊弄了两口东西,曹鹤阳就没有心情吃了。
  
  “吃饱了?”烧饼走过来抬起他的下巴看着他问道,小四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那来吃点甜品?”说着,烧饼脱下浴袍,露出了自己的阳器,拿过了旁边的蛋糕用手指蘸着上面的奶油抹在了自己阳器上,放到了曹鹤阳嘴边。
  
  “慢慢来,不要用牙咬哦。”烧饼说着,让曹鹤阳张开嘴,将自己的阳器放了进去。
  
  曹鹤阳的小嘴抱着他的阳器,热乎乎的,烧饼将手上的奶油抹在他的身上手扶着他的后脑勺,轻轻的挺动这身子。
  
  “咳咳。”烧饼放开曹鹤阳,快被憋疯的曹鹤阳才开始疯狂的咳嗽,奶油被推到曹鹤阳的嘴边,烧饼抬起他的下巴,将奶油抹掉,轻轻吻了一下。
  
  他解开曹鹤阳的腿,抱起他走向卧室,将他放在床上。
  
  “宝贝,来吧?”他压在曹鹤阳身上,轻声征求他的同意。
  
  “其实..我一开始..只是想来吃个饭...”曹鹤阳红着脸扭头说道。
  
  “哦?只是吃个饭,口袋里为什么要装这个?”烧饼说着,从枕头下面摸出了一个避孕套。
  
  “我...”曹鹤阳愣在原地,这个只是他担心自己会被睡为了以防万一在网上查的攻略以后带的...
  
  “你想让我用吗?”烧饼分开他的腿,将自己的阳器抵在他的穴口。
  
  “我..想,啊!”话刚一出口,烧饼就猛地挺了进去,第一次,曹鹤阳感觉下身像是要被撕裂了一样疼,眼泪一下就涌了出来,手使劲的推着烧饼,却被他紧紧抱住动弹不得,烧饼舔掉他的泪水,轻轻舔食着他的脖子,停下了身下的动作。
  
  “你出去,我好疼。”曹鹤阳哭着说道。
  
  “没事的宝贝,一会儿就好。”烧饼柔声安慰道,曹鹤阳反抗不过,只能窝在他的怀里哭,过了一会儿疼痛消散了一些。
  
  “不戴..怀孕怎么办..我...”曹鹤阳低头害怕的说道,毕竟他体质特殊...
  
  “我养呗。”烧饼低下头,眼中满是情欲:“我是真的喜欢你。”曹鹤阳看到他的样子,心中有些悸动。
  
  “可以了吗?”烧饼温柔的问道,曹鹤阳将脸埋在他胸口,害羞的点点头。
  
  “不急,慢慢来。”烧饼缓慢的挺动这身子,曹鹤阳哼哼唧唧的感受着他的摩擦,渐渐的舒爽的感觉盖过了疼痛,他开始扭动自己的腰配合烧饼,烧饼见他这样,笑着说道:“加速了哦。”
  
  曹鹤阳点了点头,烧饼加大了力度。
  
  “啊!太大了,太..爽了..”
  
  烧饼笑着,抓住曹鹤阳的手与他十指紧扣。
  
  这是曹鹤阳第一次和人上床,他很幸运的遇到了一个技术成熟并且愿意温柔对他的人。
  
  “宝贝,轻点夹。”烧饼被他夹得有些前进困难:“放松。”
  
  说着,用力一挺。
  
  “啊!救命啊!爽死了..”曹鹤阳被顶的爽翻,口水顺着嘴角留下来。
  
  肛塞也被顶的在体内摩擦,双重快感折腾的有些神志不清,嘴里止不住的呻吟。
  
  烧饼压着他的腿,几乎将他折叠起来。
  
  “来,转身,跪着。”
  
  烧饼拍拍他的屁股,曹鹤阳便跪在床上趴好。
  
  进入的时候他的叫声明显比刚刚多了几分娇吟。
  
  “唔,你也太会肏了吧..”曹鹤阳被抓着腰一顿猛肏,他的小穴很紧,不得不承认烧饼虽然身经百战,但这处男的小穴可是差点把他夹射了。
  
  “宝贝,好紧,我好爱你。”烧饼的话像是催情素,让曹鹤阳更努力的扭动着自己的腰。
  
  “啊...不行了,要射了..啊~”曹鹤阳趴在床上,双手抓紧床单,一抖身子,被自己的精液射了一胸,烧饼将他转过来,将他胸口,脖子的白色精液全部吞下去。
  
  “嗯~”烧饼含住曹鹤阳胸口的樱桃用牙齿轻轻咬咬,酥麻的疼痛刺激着他,很快又硬了起来。
  
  烧饼还没过瘾,曹鹤阳就已经被他换不同的姿势肏射了好几次了。
  
  曹鹤阳有些疲惫的被烧饼抱在身上,上下颠,烧饼舔着他的耳根轻声安慰道:“宝贝少射点,对身体不好。”
  
  “嗯..嗯..”曹鹤阳被肏的意乱情迷,听他说什么都是迷糊的回答。
  
  烧饼好不容易射了一次,曹鹤阳本以为他可以休息了,没想到被抱到浴室在浴缸里又是一顿肏。
  
  这些年在GV里学会的自己基本上都实践了一遍。
  
  最后自己是怎么睡过去的自己也不知道。
  
  醒来时,房间里漆黑一片,他只感觉浑身酸痛尤其是腰和..最后应该是烧饼帮自己洗干净了身子,他伸手去开灯。
  
  灯开了,房间里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乱,只是床上有些凌乱,最不堪入目的还是他自己身上,深深浅浅的吻痕全是烧饼留下的作品。
  
  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
  
  这人是睡完跑路了吗?他起身愣愣的看着周围,昨天晚上还说要养孩子呢...果然男人在床上的话不能信...虽然这是事先想到的结局,但心里还是有一丝失落,自己的第一次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给了一个刚认识的网友?
  
  他坐在床上,心里突然一阵委屈,眼泪就掉了下来。
  
  突然,房门开了,他急忙用被子捂住自己,就看见烧饼走进来手里端着早餐。
  
  “醒了?怎么哭了?”烧饼放下早餐,爬过来托起他的下巴吻了一下。
  
  “来吃早餐吧。”烧饼起身笑道:“昨天晚上测试了一下你的体能,不是很行,所以今天开始,咱们开始针对性训练。”
  
  “这些道具。”烧饼指着房里的小道具笑道,说着,解开自己的皮带,坐在椅子上拍拍自己的大腿。
  
  “第一项,深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