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贤良】伊甸

Work Text:

好细的腰。一层皮衣外套倒挺保暖,里面透着人体的热量。男孩身体独特的脂香气与温暖,被他一把实实在在搂入怀中。周航无声地狠狠饱吸一口,然后把脸贴上他精干的后背。

 

摩托驶上沿海的一段国道,夜色深了,风的温度降下来。周航有点儿发抖,而努力搂着的人是唯一热源。秦霄贤知道自己身窄挡不住风,索性解开外套迎风大敞,密实宽大的外套前襟如同两翼展开,本想给身后人多挡一些凉风。周航赶紧向前伸出双臂,用手替他压好外套,低声骂他,你虎啊你。

就这样紧紧抱住他。

 

或许是时间和距离刚刚好适合指尖相触,周航的手被秦霄贤攥住。房门还未关上,他们就着还未消散的一身冷气彼此亲吻。秦霄贤撑着墙壁将周航禁锢在贴上身体的小小牢笼中,舌尖掠过齿面,嘴唇滑过嘴唇。他悄悄睁开眼看,看对方因为认真乖巧的亲吻而虔诚紧闭的双眼,睫毛颤动。周航的胳膊搭上秦霄贤肩膀,留出些空间喘息,两个人踉踉跄跄抱在一起跌进卧室,好像一对醉鬼,周航在床上翻了个身,柔软唇瓣贴上少年人瘦削的下巴。

在周航迷人的叹息中秦霄贤脱掉外套和衬衣,赤裸精瘦的肩膀与胸膛暴露出来,木质串珠项链挂在胸前。周航收敛了些笑意看着他,眼睛亮亮的。这时候真是浪漫得令人沉醉。秦霄贤笑成一副坏人样子,扯掉周航上衣,使了力气压着人胸脯把他扑在床上。

肉贴着肉的拥抱,少年的热量与体香此时已经干净纯粹,周航干渴一般汲取,双臂慌乱收紧仿佛要将少年揉进身体。秦霄贤张口贪婪地吮吸起周航的锁骨,牙齿磨到皮肤,细微刺痛引得人浅浅地吸气呻吟。

赤裸相见,年轻的肌体流连于年轻的手掌。秦霄贤抓住他手腕,用柔软嘴唇触摸小弦师掌心那处特别的茧子,吻得小弦师心脏也柔软下来。周航很乖,带着温柔的笑意,驯顺地任凭对方摆布他的双腿,露出缝隙中红润干净的小穴。对于性爱,不止施予者一个人做了准备。

秦霄贤展开惊喜的笑容,奖励他一个香甜缠绵的吻,同时带着润滑啫喱的手指从容地探进去。身下的少年逐渐感到难耐,伸手摸秦霄贤的脸,微微张开嘴,眼睛渐渐溢满泪水却努力盯着他的脸看。秦霄贤摸得到那里,一边关切地问“还舒服么”一边屈指刺激那处柔软。周航脸都红了,眯起眼睛,生理泪水从眼角滑落。
手上作乱那人心软了,抱歉地吻吻他眼角,“怎么哭了?”周航挺了挺腰,绵绵地嘟囔着难受,秦霄贤不敢妄动,却看着他讨好地爬到身下去。

几乎不假思索地含进那根阴茎。秦霄贤头皮发麻,低声叹息。周航费力地吞吐,把他舔得亮亮的,吮吸的水声刺激着耳膜,同时秦霄贤的手指也没放过他后面。

等到腮帮发酸,手中的性器愈发硬挺,周航喘不过气,哀求地握他的手。秦霄贤不忍心难为他,把他放倒在床上,掰开双腿,湿亮的性器对着那处柔嫩小穴攻进去。

啊。他叹道。

爱是虔诚的,如同此时十指紧扣的两双精巧的手。揉皱了床单的身躯,揉乱了卷曲头发,揉红了脸。周航被吻得喘不上气,失神张开嘴巴,呻吟压也压不住。被狠狠顶弄时,秀气脚趾忍不住蜷起。秦霄贤还怕给的不够,每次顶入都恨不得擦过那处柔软性腺,直惹得周航难耐地哭出声。嘴上也不停,周航躲开他没头没脑的吻,他就去亲人家的脖子,亲胸部乳头,他要让这具身体都属于他。

喜欢吗,哥,舒服吗。

男孩格外在乎有没有让周航满意。身下的少年被插得发疼,身体含着对方阴茎时的饱胀酸痛感与前列腺的性刺激交织着吞灭了感官。他噙着眼泪努力吻秦霄贤,他说,喜欢,喜欢你。

只要是你。

床晃动发出微弱的声音。秦霄贤碾着他的唇一通舔吻,抱着男孩的腰撑起来,叫他趴伏在身下。穴口尚未闭合,又一次被狠狠欺负进去。周航失声叫出来,身子被顶得前窜,有被人拉回来。秦霄贤把手指塞进他嘴巴里给他咬,下面一顶一顶正戳在那处敏感上。周航一时受不住这样的刺激,腾出手来摸自己,晕眩中竟然很快射出来,浓白液体沿少年大腿内侧流下。床单落上几滴狼狈的精液。射过之后一时失力,撑不住上身而倒在床上,身后的男孩还没放过他,扶着周航的腰一下一下操他撅起的屁股。

肌体拍打的频率越来越高,一种陌生的酸胀感爬上后背,周航觉得身下又有了抬头的趋势,可是身体里好像有另一种东西要释放出来。
他伸手到后面推他,软软哀声求他说,好难受,等一下…

秦霄贤拉住他的手,像骑马那样压紧他的上半身,下身操的正在兴头上,干进高温紧致的肠道。周航哀求的声音渐渐模糊,被突然胀满的情欲彻底冲昏了头,贴着枕头迷迷糊糊地呻吟着。

而这一切都被秦霄贤看在眼里。男孩不自知地扭着屁股迎合他的动作,爽到眯起眼睛只顾着叫床,口水都流到床单上。秦霄贤嘴角微微上扬,满足地在最后关头几个深顶,然后射在周航身体里。

 

温柔地撤出性器。粘粘的液体流到臀肉上,秦霄贤抽了纸给他擦。周航软软趴在床上懒的动弹,只等人伺候。秦霄贤也乐得去伺候他,光着身子跳下床去给他倒水喝。周航看着那人精瘦的身躯,大咧咧晃荡的性器,再想起自己也是这样双腿大敞全身赤裸,仿佛伊甸园中最原始纯洁的两个人,脸不红心不跳毫无羞耻公德可言。他坐起来喝水,然后像个馋嘴的小熊爬到秦霄贤身边跟他接吻,贴上湿漉漉凉丝丝的嘴唇。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