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满床笏

Work Text:

何九华第一次见到尚九熙,是在郭府六小姐的婚宴上。

由于二小姐与六小姐关系甚密,他作为二女婿自然是也出席了宴会。但觥筹交错之间,让何九华最难忘记的还是六女婿喝的红扑扑的小脸。

怪可爱的,何九华想。

说起何九华,也是个大人物了。状元出身,被皇帝赏识做了个不错的官职。但是慢慢的,何九华发现,没有背景,就算是自己官职再高,也不过是一块儿肥肉而已。

故此加入太子一列,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便与郭府二小姐做了夫妻。而巧的是,二小姐居然是心有所属,何九华知道后也是大为惊奇,毕竟当时提亲的时候二小姐答应的也是痛快。但是问及那人是谁二小姐却不愿意透露。

不说也罢,何九华不是多事的人,便没有多问,有毕竟这等好事送上门来,哪有不接受的道理。本来想说把二小姐灌醉后逃过洞房这个环节也因此免了,何九华两人都是蛮开心的。

但是外人面前还是要装上一装的,这也是何九华与二小姐事先商量好的,不能让人发现这段有名无实的婚姻。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了,何九华也是因为有了郭家这个后台,腰杆硬了汗多,在朝廷上也鲜少再有人敢明面跟他作对,日子倒也是挺滋润。

就是缺个媳妇给暖床啊,毕竟二小姐从在大婚之日表明心迹之后就提出分房睡,反正出嫁后就住在何九华自己的府上,倒也是不怕穿帮。

直到在六小姐婚宴上看到了这位小女婿,让何九华简直觉得自己春天到了,这娇俏的小模样,真是可爱,这小腰一扭一扭的,不知道在床上…何九华逐渐开始有了一些有颜色的想法。

回到府中,何九华便命人调查了小女婿,连带着发现,原本六小姐看上了一个书生,但是因为家中不同意,就把尚家的小少爷,也就是小女婿硬塞到了郭家成了亲。

感叹着这么娇俏的小可爱竟然是沦为了宫廷世家里的牺牲品的同时,何九华也盘算着怎么利用两家名义上的媳妇来吃到这个小可爱。

但是他没想到,机会这么快就来了。

这天二小姐生日,何九华为她摆了个生日宴,没想到在写邀请名单的时候二小姐忙不迭的把六小姐跟她的小丈夫添了进来。

何九华疑惑的看着自己名义上的妻子,而二小姐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却只是说是因为思妹心切。

何九华笑了笑,不再犹豫的将二人的名字写在了第一位… …

宴会当天,何九华又一次深刻的体会到了官场油腻的庆祝。看着这些油腻中年的皮笑肉不笑,让何九华更加的想念起那个爱害羞的小可爱了。

何九华在脸上堆满笑意,终于把这群想要攀些关系的官员们送进屋子后,一抬头看到了他这宴会的隐藏目标。

尚九熙小心翼翼的扶着六小姐下了车,看到何九华后,赶紧唤着下人拿着礼物,忙不迭的冲何九华奔了过来。

看着人儿像个小企鹅一样摇摇晃晃的向自己奔过来,可爱的样子让何九华的笑容带上了更多的真实“哎呦,慢点儿慢点儿,可不急啊,我何府也不能跑了不是?”

北京腔带着磁性的烟嗓的声音就这么直直的闯进了尚九熙的耳朵,让他一瞬间红了耳根,像是个被流氓调戏的闺阁女子一般。

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尚九熙回神赶忙将一堆祝福的官话说了出来。

何九华也不恼,依旧是满脸笑意的将他们带了进去,一双狐狸眼里泛着温柔的光,让尚九熙不禁晃了神。

在酒席开始之前,尚九熙一直回味着何九华对自己的笑,心里美得不行。

其实,尚九熙很早就认识何九华了,他跟何九华同在一个私塾,他因为身体构造的原因从小性格就很是孤僻,经常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也是碍于尚家在京城里的地位,也没有人去找尚九熙麻烦。

但是何九华不一样,何九华活泼好动,为人仗义头脑又灵活,深受老师同学的喜爱,长的又好看,在尚九熙眼里简直就是天使一般的存在。

两人的关系就在何九华的单方面骚扰和尚九熙害羞的躲闪中越来越近,就在尚九熙鼓足了勇气想要向何九华表白心迹的时候,突然接到了何九华离开的消息,他要赶考然后做官了。

尚九熙清楚何九华家里没有尚家一样的地位,想要日子过得舒坦,从商太难,就只能走上仕途。

尚九熙理解何九华,但是他也一直没有死心,就这样默默的关注着何九华的消息,直到——他知道了他要与郭府二小姐成婚。

尚九熙当晚哭了好久,在房里关了自己两天之后,他打开房门,放弃了原来挚爱的画笔,拿起了账本,开始接手家里的事业,不再做一个纨绔子弟。

后来的婚事其实并不在尚九熙的计划之中,他倒是无所谓,心死后便没想着再成婚,这样一想倒是苦了六小姐,也算是同样的求爱而不得,尚九熙与六小姐之间慢慢的生出了一种同病相怜的闺蜜情来,后来,六小姐知道了尚九熙身子的特殊后,处处护着他,而尚九熙也对六小姐极好,二人几乎无话不谈。

在了解到了自己名义上的丈夫实际意义上的闺蜜心悦自己的二姐夫,并为其守身如玉好多年的时候,六小姐先是痛斥渣男,然后便向尚九熙说明了两个人的形婚。

看着尚九熙了解缘由后一副解开心结的样子,六小姐简直是恨铁不成钢。末了,只得叹了口气,表明会给他俩创造更多接触的机会。

尚九熙听了这话美得不行,千恩万谢的把自己的好闺蜜送进了屋子里休息。

所以说,人,就是经不起溜号。由于尚九熙溜号过于严重,所以一不留神,就被这些心怀不轨的灌了个大醉,看的坐在主人位置上的何九华眉头越皱越深。

好在二小姐注意到了何九华的情况,在何九华眉头能夹死一只苍蝇之前结束了宴会。看着那些还把眼神黏在醉酒的小孩儿身上的怪蜀黍,何九华挡在了尚九熙身前,并且回头暗暗地记住了这些人。

敢跟你何爷爷抢人?等着看爷爷怎么收拾你们吧!

递给了二小姐一个眼神,何九华转身便在六小姐担忧的眼神中把尚九熙架走了。

回到房间,把小孩儿放在床上,房间里没有开灯,借着月光,显得尚九熙的脸更加的红润透亮。醉酒的小孩儿乖得很,也不闹,就只是在何九华摸他的脸的时候蹭着他微凉的手,发出满意的哼唧,让何九华不自觉的硬了起来。

何九华的手不再满足于他的脸颊,开始逐渐的向下摸去,不一会儿,尚九熙的上身就被何九华扒了个干净。也许是被摸得有些痒,尚九熙开始不安分的躲避何九华的手,向上挺着胸脯,但是在何九华看来,已经有些挺立的乳头就像是在诱惑邀请这自己,何九华也没客气,直接张口咬上了红润的果实。

“嗯…嗯啊!”尚九熙整个人一颤,叫出了声来。终于迷迷糊糊的有了些意识。睁眼就看到了一个覆在自己身上的脑袋,和胸口传来的难以忽视的快感,便开始挣扎起来。

何九华没想到尚九熙突然的挣扎,有些不满,但是当他抬头看到尚九熙沁满泪水的眼睛时,心软的一塌糊涂。

尚九熙也是万万没想到,这个馋自己身子的登徒子竟然是自己心心念念的人,一时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两人就这样尴尬对视了半天,还是尚九熙嚅嗫着开口问道“你… …你为什么不去陪嫂子… …”

没等尚九熙说完,便被何九华的一个深吻打断“宝贝儿,你在我床上说别人我可是会吃醋的… …”

也许是何九华的声音太有魔力,尚九熙竟然真的点了点头,没有继续问下去。

满意于尚九熙的乖巧,何九华继续了刚才未完成的大业,开始把手探向尚九熙的下身。

不料尚九熙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突然开始剧烈的挣扎,推着何九华的身子“别…不要,别脱裤子… …”

何九华用力压下尚九熙的挣扎,嘴里温柔的哄着“乖,宝贝儿,会让你很舒服的”,但手上可是一点也不含糊的将尚九熙的裤子拽了下来。

裤子被拽下来那一刻,尚九熙觉得自己好像是被强行拖出贝壳的寄居蟹,将自己最柔软的部分裸露在了外面,又因为何九华的钳制,根本合不上双腿,只能任由何九华向自己的下身抚摸。

何九华见尚九熙哭得伤心,心疼的吻去了他的泪水,一边心里疑惑的紧。

知道他摸到了一个不应该出现在男人身上的小缝的时候,这些问题突然有了答案,心中的欣喜开始翻腾。

“九熙,别哭,很漂亮”何九华安抚着身下哭的直打嗝的奶熙熙,小心的揉着花蒂,希望为尚九熙带去一些快感。

“嗯…真的吗…嗯唔,你,嗝…你别嗯呜,骗我”尚九熙边哭边说,又因为下身不断流窜的快感止不住呻吟。

“当然,我的宝贝儿最漂亮了”何九华温柔的亲吻着尚九熙,说道。

扩张的手指逐渐增加到了三个,尚九熙浑身发抖,不断有甜腻的呻吟从唇里露出来。

突然,何九华撤去了手指,突如其来的空虚让尚九熙疑惑地看向下身,紧接着,被一个滚烫的物什搞得一激灵。

“等!别,何九华!疼…”来不及阻止,就被何九华一下子抵到了那一层薄膜上。

“九熙,可以吗?”看着何九华隐忍的神情,尚九熙最终点了点头。

就算是这样,我也还是想跟你有点关系,哪怕是用我这个畸形的身体…

进入的疼痛尚九熙完全没想到,不停地推搡着何九华让他出去。何九华也是为难,尚九熙内部温暖紧致,像是有无数个小嘴吸着他的肉棒。

他忍着抽插的欲望,待尚九熙神情缓和之后,开始了运动。

“嗯…嗯哈…何九华,啊啊!轻点…好深!”

“这就受不了了?可不行啊,我还要顶到你得子宫口,射在里面,让你给我生个大胖小子呢”何九华满嘴骚话,故意羞着尚九熙。

“唔…嗯嗯…你…闭嘴哈啊…不要说了…”果不其然,尚九熙被这直白的骚话臊得满脸通红。

突然,何九华顶到了一个地方,尚九熙的呻吟声突然拔高。

“你…你顶到哪里了…好奇怪…唔啊啊…不要再顶了…要穿了啊啊啊”

何九华知道是顶到了子宫口,更是兴奋了起来,骚话归骚话,他没想到尚九熙的女性器官长得这么完善,真的连子宫都有。

“爽吗九熙,嗯?好好感受一下,我的肉棒在敲你子宫的门呢!”何九华继续骚话不断。

“爽…啊啊啊啊…九华,好舒服…哦哦…又顶到了…再…再快点…操死我…啊啊啊”尚九熙早就爽的不知今夕何夕,何九华说什么是什么,听话的紧。

“那你跟六小姐做的时候有这么爽吗?嗯?”何九华突然恶劣的问道。

“我们…嗯,嗯额…没做过…嗯嗯…好棒啊啊…九华啊啊,太深嗯…了…”

“那我们这是在行夫妻之实啊,你应该叫我什么?说不对就别做了”得到了满意回答的何九华像是吃到了葡萄的狐狸,笑的花儿一样。

何九华逐渐慢下来的动作让尚九熙有些慌,被何九华传染了一般,骚话张口就来“夫君啊啊…好相公嗯,快点啊啊…娘子穴里面好痒,求夫君用大肉棒给止痒嗯额…啊啊啊啊!”

“既然娘子都这么说了,那为夫就恭敬不如从命咯!”说罢加快了速度。

四更天过,屋内的春宫大戏才逐渐落下帷幕,尚九熙已经累的睡着了,肚子被何九华的精液灌得满满的,甚至撑出了一个微小的弧度,不过倒是贪婪的把精液都吃了进去,硬是没漏出来啥。

何九华从后面拥着尚九熙,摸了摸他的肚子。他就是故意没有给尚九熙做清理的。

也许里面已经孕育了一个小生命呢?

反正只要尚九熙生的出来,我就能养。何九华亲了亲尚九熙的脸颊,睡意逐渐上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