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金东】身坠无间(26)

Work Text:

李鹤东点了点头,主动往谢金身上贴,他已经习惯了谢金抱着他睡,身边没人在睡不踏实。然而手在谢金身上胡乱摸着时李鹤东感觉到好像摸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鼓鼓囊囊的还挺大……等会,挺大……谢金这个老兔子他硬了!

想到这李鹤东瞬间清醒,慌里慌张的从谢金腿上起来,低头看了一眼谢金支起帐篷的地方翻了个白眼,拿过手机把话打出来。

“你怎么突然有反应了?偷着看片儿了?”

谢金看完笑了笑,把李鹤东搂到怀里,捏起他的下巴,说:“看片儿哪有你劲儿大啊~看你在这翻来翻去露个腰就有反应了……东东~我难受~帮帮我吧~”

他已经想好该怎样跟李鹤东玩个刺激的游戏了~

“在这?”李鹤东不可置信的看着谢金,手指在屏幕上飞快按动,“这也太羞耻了吧,万一有人进来看到了怎么办?我…我可不想被人看到……”

谢金看李鹤东担心的不行赶紧跟他保证,“放心,他们有事汇报都是会敲门,我不同意他们是不会进来,东东是不会被看到的~”

“可…可是……你打算在哪啊,除了在地上哪都容不下咱俩躺着……”

谢金笑着亲了亲李鹤东的脸,解下自己的领带,“在哪里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次会给东东不一样的感觉~乖,听我安排不会难受的~”说完就准备用领带把李鹤东眼睛蒙上,但是被李鹤东拦下了。

“事先说好,听你安排可以但是不准欺负我!你要是敢欺负我,我就不理你了!”

谢金哪敢欺负李鹤东啊,天天哄着都来不及那能欺负啊。

“不欺负,不欺负,难受了你咬我,我慢点~”

李鹤东撅了撅嘴,放下手机没有别的意见,谢金说到底是他男朋友,俩人又不是没做过怕个啥,只是在办公室里做这种事也太羞耻了吧……唉…小电影里的情节是要发生在他身上喽……

谢金摸了摸他的脸蛋亲了亲唇,等人稳定下来才蒙住眼睛,扶起人慢慢引导着往办公桌旁走。谢金收拾了桌上的文件腾出空间就把李鹤东抱到桌上,一边亲吻一边解衬衫扣子,把衬衫褪到肘间挂着。

蒙住双眼以后各处感官变得敏感,李鹤东在谢金每一次亲吻时身体总会不可控制的颤抖,谢金看着这样的反应轻笑一声,吻过脖颈锁骨,最后停在胸前,温热的鼻息喷到皮肤上,让李鹤东感觉到谢金对他迫切的需要。

谢金并没有着急对乳尖下手而是褪去短裤,之后又故意隔着内裤揉弄着胯间的物件,让李鹤东有些难受,刚要伸手去抱谢金就被谢金用手铐把拷到身后。李鹤东也是乖,动了动手腕见挣脱不开便不再动,尽可能撑住身体以免从桌上掉下去。

“东东真乖~”谢金捧起李鹤东的脸认真亲着他,李鹤东不舍得让谢金离开,衔住谢金的唇,伸主动伸出舌头去勾谢金,身体更是一个劲儿往人身上蹭,小腿勾住腰就不放下。

“着急了?”谢金笑着问。

“嗯……”李鹤东哼哼唧唧的拧了拧身子,头埋在谢金颈间不停蹭着,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

“前天还不这样呢,怎么今天就这么着急?是不是没喂饱你啊?”

李鹤东听不得这种浑话耳朵红的不行,哼哼两声让他不要再说下去。谢金看他憋的难受脱了他的内裤,把拘束着的性器放出来。

“宝贝儿,你都湿了,在办公室里做这种事对你来说这样兴奋吗?”

李鹤东被调戏的脸红,从谢金身上起来别过头不理人,谢金却很乐意看他这样,拉开抽屉拿出润滑剂和套子放在桌上,准备进入正题。

“要正式开始啦~东东准备好了吗?”

都到这份上了就是准备不好也得准备好了,李鹤东咬着唇点头同意让谢金进行下一步动作。谢金护着人把上半身躺到桌上,实木桌面有些凉挨到后背皮肤上刺激的李鹤东一激灵,不过好在衬衫没脱干净垫着还能缓解一下。

谢金怕人紧张从肩头开始抚摸,被摸过的地方热热的很舒服,与此同时脖子上也是湿热一片,这片湿热还慢慢向下滑过锁骨,最后停在胸膛上,下一秒胸前最为敏感的地方便被含入口中被唇舌戏弄。舌尖拨动着肉粒,时而在上面转圈时而按进乳晕,不断吮吸舔咬,而另一侧也在手指的揉捻挤压下变得充血硬挺。

“东东的身体真敏感,只是揉一揉就会变硬,腿也是不用我说就会张开~真贪吃~”

李鹤东听见谢金这么说下意识去合腿却被谢金更大的打开,双手撑在腿窝处压着腿,炽热的性器顶在未扩张的穴口上不断用着力仿佛不打算扩张就进入,那他是会难受死的。

“啊……啊嗯……”李鹤东费力的撑起上身对着谢金摇头,他不能就这样进去的,那样会坏掉的。

谢金当然知道这样会坏掉,他这么做不过也是为了逗一逗李鹤东,如今的李鹤东手被拷在身后,眼睛被蒙着,说不出话只能哼哼的可怜模样可是让他兽血沸腾,要不是李鹤东是他男朋友他才不管人的死活,倒出润滑剂给人做着细致的扩张。

“说真的,做1是真的累啊,现在东东是不是已经习惯当0了?”

李鹤东沉重喘息着不理人,谢金看他不出声就去找前列腺,摸到那处凸起不断刺激着,直到听到李鹤东微弱的呻吟才停下,肉穴已经扩张到能够吞下巨物的状态,正当他准备进入时外面突然传来敲门声。

要是按着往常谢金一定会觉得这是打扰到他办正事,但是这一次并不是,来的还挺巧,他还没正经进入正题呢。

“东东,有人来了~你觉得你藏在哪好呢?”

李鹤东哪知道他应该藏哪,反正只要不让人看见他这样藏哪都行。

“这屋里没个能藏的地方,藏哪都会被看见,要不就先躲桌下吧,这里面能容下东东~东东躲是不躲啊?”

他当然是要躲的,点头同意以后谢金便把他从桌上扶起,早先脱下的短裤垫在地上谢金护着人藏在桌下,只是这个姿势有些不太好……谢金腿长,他躲在里面没地放,为了容下腿他只得跪在谢金腿间,头枕在大腿上,谢金那炽热的物件就贴在脸边,躲都躲不开。

“藏好了我就让人进来了,小心别被人发现~”

谢金说完话便把人叫进来,是来送文件的狱警,只是这狱警送完文件也不走又开始做上了报告,谢金不着急上人于是就一边摸着李鹤东的头一边听狱警给他汇报工作,还时不时的用鞋尖去蹭李鹤东裸露在外的大腿皮肤,弄的李鹤东痒痒的,想去用手挡又挡不了只能受着。

既然谢金不让他舒服那他也不让谢金舒服,李鹤东报复性的开始对着贴在脸边的大家伙吹气,伸出舌头舔着柱身和顶端就是不吃进嘴里吊着谢金。

谢金明显没想到李鹤东敢这样,身体不可控制的抖了一下,他本来没有想让李鹤东给他口交的想法,如今小家伙都这样吊着他了再不让他口也太不像话了,反正他们出门前都洗过澡,于是趁着狱警不注意按住李鹤东的头半推半就的给口。

当巨物进嘴的瞬间李鹤东还没反应过来,他没给人口过,突然含着倒让他惊慌,想吐出去可谢金就按着他的头不让他动。既然不能拒绝那就接受,李鹤东想着看过的那些片儿里是怎样舔弄的他就怎样做,唉,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当狱警汇报完毕离开办公室时谢金已经被李鹤东撩拨的到了极限,门刚关上就把人从桌子下面拽出来,反身按到桌子上,撕开套子给自己戴上。

“东东真是馋到不行啊,这上下两张嘴都想吃,现在就喂饱你~”

即使难忍谢金也没有蛮横的进入,李鹤东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点了火以后还给他火上浇油,让这欲望之火越烧越旺不说还要照顾小妖精的感受,不能太快也不能太慢,听着人哼哼声来判断人是否舒服,他又不是个声控的按摩棒。想到这谢金心里委屈,拉住拷在手腕上的手铐,拽着人往后走。

李鹤东看不见不知道谢金要带他去哪,有些抗拒的不想跟谢金走却被谢金一记深顶撞的软了腰,被人揽住腰,哼喘着跟着人挪动,谢金的性器还在里面,每动一下都会蹭到敏感处,给他带来巨大的快感。

谢金坐到办公椅上没给李鹤东喘息的功夫,扶着腰引导人缓慢坐下,背后骑乘这个姿势他可是想试很久了,不知道李鹤东会不会喜欢。

由于姿势的影响性器进入更深的地方,再加上谢金不合时宜的进出把李鹤东顶的软了身子,拷在身后的手抓不到东西借力就只能靠在谢金身上,但谢金腿长,他分腿坐在谢金腿上只能用脚尖点地,维持他不掉下去,可一波又一波快感刺激的他浑身无力,脚趾更是爽的都蜷起来,若非有谢金抱着就掉下去了。

“东东,知道自己错在哪了吗?”谢金一手揉弄着胸前硬挺乳头一手给他撸动性器,三方共同刺激让李鹤东爽上了天,根本不知道谢金问了什么。

“不认错啊,不认错可不是好孩子,是不想知道你哥哥的消息了吗?”

李鹤东意识混乱归混乱到听到有哥哥的消息也清明过来,不停用头去蹭谢金想讨好他告诉李云杰的下落。可谢金这回没有这样好说话,并没有直接告诉他,反倒是解了蒙眼的领带让他自己看桌上文件写的是什么内容。

“能看见吗?”

 

“唔……”李鹤东摇头,离得太远了他什么都看不见,只是隐隐约约看到李云杰的照片。

 

“想不想离得近一些?”

 

李鹤东点头,但下一秒他就后悔了。

 

谢金停止顶胯动作还松了手,任他干坐腿上后穴含着巨物,不管他怎么讨好就是不动。

 

“自己动吧,把我伺候舒服了我就让你看~”

 

为了能尽快看到文件内容李鹤东踮着脚尖控制自己的腰身小幅度上下运动可惜效果甚微,谢金不满的在他屁股上打了一下催他尽快动起来,可他真的动不了,谢金腿不放下去他就动不了。

 

“呜…嗯…没…劲……嗯……”

 

若有若无的气音冒出来让谢金听了心疼,也不跟打算再人再耗下去,快速顶撞几下伺候着人射出以后也紧跟着释放。高潮过后的李鹤东柔若无骨的缩在怀里,身体一个劲的打颤,更别提能走到桌前。谢金恢复过后退出身体,收拾完战场,解开手铐把人抱到桌前,让人撑着桌边稳定身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