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秘密/Secret

Work Text:

01
你出了摄影棚,却被人捂住嘴拉进了某个房间里。
即便屋子里黑漆漆的,你还是凭着那股淡淡的香水味判断出了来人。
“周棋洛!”你挣脱开他的手,转了个身。周棋洛那一头金发在黑暗里显得额外耀眼,你可以预想到他的脸皱成了苦瓜。“薯片小姐——不要生气嘛,我只是想来找你,但是又怕远哥他们发现……”
他可怜兮兮地抱住你,你能感受到他的鼻息打在你耳侧,热热的、酥酥的,顺着肌肤惊怵般落下。
“一个小时以后还有访谈,我可是抓紧时间来见你一面的……”周棋洛一边说着一边把头埋在你脖颈里,他像只大型犬一样抱着你撒娇,发丝触上你的脖颈,痒痒的。你忍不住抬手拍了拍他的背以示安抚,周棋洛的手指却顺着你的脊柱一路摸下去,动作逐渐放肆,他的手指抚摸着你裸露的肌肤,带上一点凉意——大概是戒指。闷热的小屋子里这种带上暗示意味的触碰额外让人意乱情迷。
周棋洛抬起头一下一下轻轻啄着你的唇,仿佛是蝴蝶轻触,触碰着他最宝贵的易碎品。即便你看不大清,却还是感受到了他某处的硬度,你的腿动了动,感受着那份灼烫感。
“薯片小姐——”周棋洛怔了一下,你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巴:“嘘。”
你在一片漆黑里摸着他结实的小腹:沈远一直在严格控制着周棋洛的饮食和运动,青年的腹肌紧实,手感颇好。你忍不住多摸了几下,被捂住嘴的周棋洛呜呜呜在说着些什么,你听不清。他的热气呵在你手心,痒痒的,你却无心去管,一种奇特的感觉炸得你浑身发麻,情绪也从小腹流窜到全身。你在男孩的腹肌处停留了一会,又一路向下,伸手勉强解开腰带,“咔哒”一声。
手隔着内裤轻轻握住了周棋洛的性器,只是试探性地撸动了几下,那里就已经硬得发疼,直白地抵着你的手心。他的内裤被扯下,黑暗里你摸索着撸动着周棋洛火热的肉棒,青年的包皮不长,而常年没有被触碰过的嫩肉却额外敏感,你的手上下套弄着周棋洛的肉棒,指尖不时刮擦过他的龟头,马眼处分泌出兴奋的粘液染湿了你的手指。
周棋洛把头深深埋进你脖颈里,浑身发烫,他似乎想喊你,言语却化作了低沉的呻吟。你猛得起了恶作剧的心思,快速撸动着粗长的性器,手指连蛋囊也没有放过,好好地压榨了一番。
你们两个都压抑很久了,周棋洛的工作一忙就是一个月,连现在的时间也是勉强挤出来的。这种匆忙里欲望陡然增强,像是达到了极限。
周棋洛像是只鸵鸟般将头埋进你的脖颈,火热的脸颊传来灼烧般的温度,青年的双手放在你的腰肢处,颇为色情地揉捏着你裙下的两瓣臀,又时不时揽紧一些,好让你顶上他的性器。
两个人的喘息在这种黑暗的环境里额外清晰,周棋洛低低的喘气声呵在你耳侧,他反客为主将你的裙子撩起,大掌将两团柔软从内衣的束缚中解脱出来肆意揉捏着,你的乳头被周棋洛的两指捏住肆意玩弄,冰凉的指环触上软肉,一声低喘从你的喉头滑出。
周棋洛在黑暗里吻住你的唇,探进牙关纠缠着。这个吻热情而霸道,几乎要夺走你全部的氧气。
你被他玩弄的腿有些软,却还是不肯认输一般努力加快了手上的动作,上下撸动着周棋洛的肉棒,湿漉漉的淫液落在了你手心,明明只是握住撸动,声音已经臊人得很。
周棋洛猛地扣住了你的腰,把你揽进他怀里,语气里带了几分压抑,他低喘着开口:“薯片小姐……快一点……”
在几十下之后,周棋洛闷哼一声,咬住了你的肩膀,温热的精液尽数射在你的小腹处,一股一股,从小腹滑落。
“可以吗?”他低着头,似乎是在询问你,可手指插入你花穴时响亮的水声却已经做出了答案。你被他抱起来,放在桌上,他的手指拔了出来,取而代之的是湿漉漉而温热的东西。
你反应过来时下意识地要夹紧双腿,周棋洛那颗毛茸茸的脑袋蹭着你的大腿。
“薯片小姐,放松。”他说完,舌头又舔舐上了你的蜜穴,淫液将你下面染得一片泥泞,周棋洛啾咕啾咕舔弄的声音更是色情,他的舌尖浅浅刺探着花穴,模拟着性交姿势抽插着,时不时向深处舔弄着。
你的脸已经烧得通红,语无伦次地拒绝着周棋洛:“那里脏……不可以舔的……洛洛……”
青年的手按住你的大腿,不许合拢。他轻轻含住你的阴蒂,舌尖慢慢蹭弄着,不时用小虎牙轻轻拉扯。你几乎要被快感的浪潮吞没,而他却一下一下更加卖力,阴蒂被牙齿拉扯着,花穴还在被吮吸舔弄,快感一波一波袭来,蜜水顺着周棋洛的唇边流下来。
你扭动着腰肢求饶,却被不留情面地压制住了。
“洛洛……要……要高潮了……”快感一波一波涌来,而你是漂浮在这情欲汪洋里的一叶小舟,被风雨掀翻,坠入溺毙似的快感中。
周棋洛紧紧抿着唇不言语,汗顺着他的鬓角滑落,青年的手指探进甬道快速搅动着,紧致温热的内壁吸附住周棋洛的手指,一副贪吃的模样。你的敏感点被他完完全全照顾到,连呻吟都失去了力气,青年加快了速度,舌尖微微拉扯着小肉粒,在几次快感累叠下,仿佛感觉有什么东西泄了出来,你的大脑几近空白。
“啪”一下,灯开了。

02
你下意识捂住了眼睛,眼泪却莫名地流了下来,眼前突然笼罩着一片阴影。
周棋洛的声音在你耳边响起:“阿薯……”他的手指替你揩去眼角的泪水,却发现怎么也擦不完似的。
“你在害怕吗?”周棋洛拉开你捂住眼睛的手,他的眼里倒映着你红肿眼睛的模样,语气里多了几分愧疚,“都怪我不好……碰开了灯,让我的薯片小姐这么害怕。”
你终于肯抬头望着他:周棋洛的上身还是整整齐齐,小棋洛却因为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垂头丧气。而你被放在了私人化妆间的桌子上,腿弯挂着内裤,还有些淅淅沥沥的液体落到地上,你突然觉得脸都在烧,别扭地扭过了头:“你不要看……”
你想蜷起腿,却被他握住了脚踝。青年半蹲下去,他一点点舔舐着你湿漉漉的花穴,粉嫩的肉瓣一缩一缩,周棋洛的手指再次深入了进去,又很快拔了出来。
“薯片小姐,可以吗?”他这样问着你,肉棒却昂扬成一个亢奋的形状,撑着他的牛仔裤。周棋洛望向你的眼神是你未曾见过的澎湃情感,让你无法拒绝,只能点了点头。
青年抿着唇,握住肉棒一点点向深处开拓,翻出包皮的前段敏感得紧,刚刚插入一点便被你吸得忍不住发出呻吟。他把演出服脱下,露出精壮的腰身,青年的青涩与成熟在这里恰到好处的融合,他的腹肌紧实,人鱼线一直延伸到黑森林两侧,精壮的腰身充满了力量。
周棋洛抬起你的臀,你的腿缠在他的腰上,紧紧的,火热的肉棒一寸寸挤进甬道内,两个人喘不过气似的紧紧拥抱,他的汗不断地落了下来。终于整根没入时,周棋洛忍不住发出一声压抑的低喘。
而很快他又抱着你抽动了起来,在灯光下青年的肉棒明晃晃地操干着你的蜜穴,你的两团软肉被顶得乱晃,又被周棋洛的手掌握住。他揉捏着你的双乳,拇指指腹按揉着小乳粒,时不时伏下身来舔弄着。周棋洛身上还有好闻的香水味和淡淡的汗味,混杂在一起落在你的鼻息间,像是最好的催情剂。
他不知疲倦地抵住你的骚心重重碾磨,你被迫抬高了臀部,再狠狠地被青年贯入,湿滑紧致的肉穴不断吞吐着面前人那火热坚挺的性器,交合处的水声越来越明显,你的淫水似乎是失禁一般无法停止,与周棋洛的连接处一片狼藉,连带着身下都是一片湿漉漉。
你努力迎合着周棋洛的动作,臀抬得越来越急,呼吸也越来越急促,“洛洛……快一点……要受不了了……”你的蜜穴入口与男人的肉棒碰撞着发出啪啪的声响,将周棋洛交合处的毛发都沾上了淫水。
青年的性器有着自带的混血优势,长且硬的肉棒顶到了你前所未有的深度。你的汗打湿了刘海的碎发,只能无助般地抓住周棋洛的腰迎合着,甬道深处某个地方泛着奇怪的酸痛,他只是狠狠一顶,你便被那里的反应酸得止不住呻吟,又被周棋洛重重吻住了唇。
青年吻着你,把你抱坐在桌子上,肉棒深深一顶,你便只剩下无助的溢出来的呻吟。你的腿紧紧缠住周棋洛的腰,被他抱着上下顶弄。周棋洛身上出着汗,抱住你时湿漉漉的有些滑,让人有些害怕地抓紧了他。
性器随着这个姿势顶到了更深的地方,你的脚趾都蜷起来,这快感带给你头皮发麻的愉悦,敏感的软肉被一次又一次地顶弄到,快感成倍累增。你想叫,却被周棋洛的湿吻把呻吟都堵在了嘴里。
虽然戴了安全套敏感度降低了许多,却不能妨碍你不可控制地主动张开腿。
周棋洛低头衔住你涨得如小石子的奶头舔弄,金灿灿的脑袋拱在你胸口,到两边都亮晶晶的才放开。这种舔弄让人忍不住发出呜呜的求饶声:“洛洛……快不行了……唔唔……好快好深啊……”生理性泪水不断滴落,最深处的花核被龟头一下一下顶弄着,周棋洛放慢了速度,舔舐干净你的泪水,抓着你的臀部发起更猛烈的冲刺。这下你连呻吟都喊不出来了,只能呜呜叫着,嗓子几乎哑掉了。这种敏锐的快感刺激得你整个人都亢奋起来,快感一波一波袭来,你被情欲冲刷地腰膝酸软,而周棋洛的动作却没有停,在这闭塞的小屋里他抬起你的腿狠狠操干,布满汗水的腰腹显得额外性感。
他重重操干了十几下,才拥吻着你射了出来。青年的脸上淌着汗水,却有着致命地吸引力,明明才刚被喂饱,你却又感觉到了空虚,身体叫嚣着不满足,可是意识已经有些模糊了。你软软地趴在周棋洛的怀里眯起眼,他把肉棒从你体内拔出来,精液灌了满满一套子,青年把安全套打了个结,丢进垃圾桶,又亲昵蹭了蹭你的鼻尖:“薯片小姐,等采访后,可以在我家等我吗?”他一边说着又揉捏了你的臀几下,这种隔靴搔痒的喂不饱感吊起你的胃口,迷迷糊糊地,你攥住了他递过来的钥匙,无意识地哼哼了几句,大明星亲亲你的嘴唇,语气里都是欢快:“那,等着我。”

03
你在周棋洛家等待时借用他的浴室洗了个澡,手指抚摸过自己的阴阜,将那些润滑油都清洗干净。你小心地抚摸着被使用过度花穴,莫名红了脸,穴口“噗”一声,吐出些淫水来。你吓了一跳,赶忙站起来冲洗干净自己,裹着浴巾找出件周棋洛的宽大T恤来。衣服还残留着周棋洛身上那淡淡的香水味,很熟悉。
你看了一眼时间,周棋洛似乎还要一段时间才回来。
他的味道很好闻,一边想着,你坐在了沙发上一边玩弄起自己的小花蒂,周棋洛舔这里时牙齿轻轻拉扯过,你的手指模仿着周棋洛的模样玩弄揉捏着。背后是他的布偶熊,像他给予了你拥抱。
“洛洛……”你念着他的名字,手指一点点插入自己的甬道,这种隐隐的快感始终比不上他的那根肉棒来得舒服,你半瘫在沙发上,喊着周棋洛,手指抽抽插插,带出些亮晶晶的淫水。
正当你喊着周棋洛的名字闭眼自慰时,门突然打开了,周棋洛开门那句“薯片小姐我回来了”被活生生噎在了喉咙里,他看着你穿着自己的T恤,双腿分开,手指在两腿间抽插,淫水几乎打湿了沙发,一副舒服到不行的模样,莫名感觉喉头发紧。
周棋洛似乎忘记了言语,他只是快步靠近你,一只手握住了你的手腕,在你脸颊上落下一吻:“薯片小姐,被我抓住咯。”他一边轻轻吻着你,一边控制着你的手指抽插着,啾咕啾咕的水声额外明显。
你猛地睁开了眼,身体也不可遏止地颤抖了一下:“洛洛……”你羞赧地想拔出手指合上腿,却被他制止了:“说好等我回来,薯片小姐怎么可以一个人吃独食!原来薯片小姐还没有被喂饱吗?”
周棋洛说着,一只手撑在沙发上,单手解开了裤子。青年还穿着今天的采访时的丝绸衬衫与黑牛仔裤,他解开衬衫的纽扣,落下的衬衫接触着你的肌肤,贴在你面前的蓝色眼眸显得额外性感。迫不及待弹出来的小棋洛昂扬着,紧贴着你的小腹,吐出的前列腺液打湿了龟头。周棋洛把手指抽出来,粗大的龟头抵住你的花穴,拨开肥厚的肉唇,流出的淫水把他的前段染得亮晶晶的。
“薯片小姐这里这么想我,那我……”他的话没说完,就将你向上一托,肉棒猛地顶入阴道中,膨胀般地快感摩擦着你的内壁,没有安全套的阻隔,你们两个完完全全地融为了一体,快感成倍地增长,宛如藤蔓般紧紧缠住你。青年开始顶弄着你的敏感处,你这时才听清他的后半句,“那我,可要好好喂饱薯片小姐这里。”
暴起的青筋狠狠摩擦着内壁,里面的骚水被“噗呲”挤了出来,打湿了你们的交合处,周棋洛隔着T恤揉捏着你涨起的奶头。
“我的阿薯居然什么也没穿,太过分了。”他一边说着一边撩开T恤,舔舐着你的乳尖,周棋洛的手玩弄着你的双乳,而戒指冰凉的金属感烙在你双乳上引得你惊呼阵阵,紧紧地咬住了周棋洛的肉棒。
周棋洛把玩着你的乳房,又吸又舔,他仿佛婴孩般吮吸着你的奶头,将你的奶头吸硬后又探出舌头用粗糙的舌苔刮擦着那里,你被舔弄地毫无招架之力,坐在周棋洛身上不安分地扭动着腰。直到你的双乳满是指痕和吻痕周棋洛才放开手,他手指刮过你肿起的奶头,轻轻亲了亲你脸颊。
周棋洛揽紧了你的腰肢,挺胯狠狠抽插了几下,每一次抽插弹囊都啪啪拍着你的臀,修长坚硬的肉棒飞快地在你的肉穴里抽抽插插。内壁被大力摩擦地滚烫,几乎要痉挛般地咬住周棋洛的肉棒不放,最深处的那里被顶得发酸,每顶一次,肉唇便狠狠收缩一次。
周棋洛抱着你躺在沙发上,身下是毛毯与玩偶熊,你的腿枕在玩偶熊两腿之间,身子被周棋洛压在身下,T恤被撩到胸口,青年的肉棒缓慢地拔出来,又深深地顶了进入。
“洛洛……洛洛……”你被顶到了子宫口,快感堆积在某一处纾泄不出来,修长的肉棒不知疲倦般在紧致湿滑的甬道内抽抽插插,周棋洛的脸上淌着汗珠,打湿了鬓角的碎发。
他解开衬衫,精壮的腰身一下下向前顶弄着,顶得你眼泪连连,只剩下一声声破碎的喘息。青年大力操干着要喂饱你,一只手抚摸着你被撑开的花穴外壁,又摸上你阴阜顶端的花核,他起先只是一圈圈的转着揉捏,又拉扯着花核玩弄着,你被这种玩弄调教地愈发敏感,肉穴绞着他的性器咬得更紧。
“洛洛……不行了……洛洛……”你的双腿胡乱蹬着,双乳一颤一颤,头脑一片空白。
周棋洛整个人压在你身上,狠狠动胯操干着你流满骚水的淫穴,又在身上留下一个个殷红的吻痕。汹涌的淫水被肉棒堵住,阴道死死绞住周棋洛的性器,没有带套的快感成倍的增长,肉壁被粗暴操干着快要痉挛。
你被快感一直托着游荡,眼泪止不住般得落下,花穴被周棋洛操干地发酸,少年坚挺的肉棒似乎不打算轻易放过你,“洛洛……洛洛不行了……想尿尿……洛洛……啊——”
你被周棋洛按着唐突地操到了潮吹,淫水冲刷着青年的龟头,淫水被噗嗤噗嗤地挤出来,显得淫糜无比。
“薯片小姐,这样就饱了吗?自己玩的得那么起劲,都不等等我……”周棋洛抱起你揽进怀里,语气里满满都是委屈。他和你交换了一个温柔的吻,而身下动作却丝毫没有停,青年狠厉地顶弄着你的软肉,发力猛操着那一点。
快感逼得你溃不成军,只能死死抓住周棋洛的衣角发出呜呜咽咽的细碎声音。周棋洛又猛插了几十下。
你一片朦胧里看到他身上汗涔涔的,忍不住抬起头主动吻了他一下,周棋洛动作停了一下,随即慢慢地抽出又狠狠地顶入,狠操了几十下后终于低喘着射了出来,他像是要把你揉进身体里一般拥抱着,精液顺着交合处缓缓流出,周棋洛的肉棒上尽是白色粘稠。
“薯片小姐,在没有喂饱你前,我是不会停下的哦。”他“啵”一声拔出了性器,擦干净花穴流淌着的精液,又狠狠顶了进入,“一定一定,会把薯片小姐喂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