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骨生香

Chapter Text

睡梦中,我感觉有人来到我的身边,轻轻拍着我。我去抓他的手,呓语道“别…别走…”

那人身体僵了僵,而后在我身边坐下,手依然不停,还带着一丝安抚的气息。

我其实自从回来以后睡的特别不好,总是会梦见姑姑去世的样子。

说来奇怪,自从到了李家,我每一天都睡得很好,因为我能感到安心,非常的安心。

我把那只手拉到我脸前,珍惜的用脸蹭了蹭,那上面有木质香的味道,沉稳而温柔。

李泽言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喜欢上小姑娘了。

一开始可能只是因为她跟在自己身后,努力地踮着脚想要给他喂一块枣花糕,后来是在自己想家和母亲的时候偷偷来到他的床边,小小的身体努力的拱上来,缩进他怀里,用小手抹掉他的眼泪,小声的给他唱歌。

他也越来越熟悉小姑娘的存在。喜欢照顾她,哄她开心。他还听到父亲同小姑娘父亲曾经说要把小姑娘许配给他。

他欢喜极了。面上却淡淡的,只是会把自己的点心都分给小姑娘吃,在小姑娘睡不着做噩梦的时候拍着她。

如果没有那天。

他的小姑娘向他扑过来,手上突然就全都是血,像极了那天家里的火光。那种害怕失去的感觉又出来了。他抱着小姑娘一路狂奔,希望能有人救救她。

小姑娘一直说她不痛。她要给李泽言唱个歌,叫李泽言别哭了。

李泽言看着小姑娘被她父亲抱走,抹了一把脸,发现全都是水。也不知道是泪水还是汗水。

小姑娘没什么大事,却还是高烧昏迷了三天。他跪在小姑娘门前,一面自责自己为什么不再强大一点还需要小姑娘保护,一面祈求小姑娘能够快点好起来。

“我们该走了。”父亲从屋里出来,把李泽言拉起来“如果自责,就要记住今天,记住那些人,妹妹受伤都是因为你能力不足和那些作孽的人导致的。知道吗?”

“……知道了”。李泽言跌跌撞撞的起身,随父亲准备离开。小姑娘的父亲追了上来“李兄!你当真要走?”

“只要我和泽言在,你们家就不会安生。”李泽言的父亲摇了摇头“我会安排人手把妹妹送出国。明瑞的股份我们四六分。我四你六。”

“我在乎的不是这个!”小姑娘的父亲有些愤怒“你们两个还能去哪里啊?!你我多年好友,你还能去哪里啊?”

“天地之大,四处为家。”李泽言的父亲握着小姑娘父亲的手,郑重的鞠了一躬“多谢你这段时间的照扶。有缘再见。”

李泽言给小姑娘的父亲也深深鞠了一躬,跟在自己父亲身后离开了。

然后就听说小姑娘被送到了英国读书,再后来,就是小姑娘父亲身死,姑姑病重,苦苦支持着祺祥。

祺祥已经被宗祥吞食的不成模样。在李泽言的帮助下,勉强存活了三分,本来以为宗祥会收手,却没想到他为了新技术痛下杀手。

李泽言赶到的时候姑姑已经喘息不匀。姑姑把那页图纸塞给他“好…好生保管着…等…见到…见到她以后…你们…一起用…”

“您别说话,医生很快就到。”李泽言把手中的图纸放到一边,拉着姑姑的手。

“听…听话!”姑姑重重的攥着李泽言的手“那个…那个人的手段…阴毒的很…他会再回来找的…你快走!”

“……”李泽言皱着眉毛。事发突然,他确实没来得及带更多的人手,如果徐瑞祥杀个回马枪他的确是没办法……

“她这…这两天就回来了…你…你一定要保护好…好她…”姑姑断断续续的,“泽言…泽言…她再没有别的…别的亲人了…只…只有你一个…你一定要…好好对她…”

“您放心,我会的。”李泽言握着姑姑的手“我…一直在等她,如果她不嫌弃,我会用我的生命来保护她,爱她。”

“你啊。可算是开窍了。”他轻轻捏住我的鼻子,我有些烦的打掉他的手。他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确认我已经睡熟,起身离开。

 

我头痛的不行,勉强的眨眨眼睛,终于清醒了。

“醒了?”李泽言坐在我床前的桌子旁,手里还拿着什么东西。见我醒了,他向我走过来,坐在床沿,摸着我的额头“头很痛?”

“嗯。”我点点头“你怎么过来了?”

“……给你送个东西。”李泽言轻轻的按着我的太阳穴“还记得昨天你都干了什么好事了吗?”

“……”我茫然的摇摇头“我昨天……干了什么吗?”

完全没有印象。但是很奇怪的是,我也不再生气了,就像是被满足了被抚慰了一样。

李泽言摇摇头,把手中的盒子打开,是一对羊脂白玉的玉镯。他牵起我的手,有些笨拙“…疼就告诉我。”

我看着那对玉镯滑到我的手腕处,的确是上好的羊脂白玉,剔透无暇。

“这是我母亲的遗物。”李泽言看着玉镯,眼神深沉。

“那我怎么能收!这不合适!”我急忙的想要把玉镯褪下,却被李泽言按住了。

“…它属于李家未来的女主人。所以合适。”李泽言盯着我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

我的心又跳的厉害了起来。

我咽了一口口水,鼓起勇气“李…李泽言…我…我有些话想…”

门突然被激烈的敲着,是他身边那个人。

魏谦急切的敲着门“先生!出事了!”

李泽言起身,开门,走到门口,又偏头同我说“有话等我回来说。”

我点点头,摸着手上的玉镯,脸突然烧的慌。

手上还带着那个男人的温度,让我想要亲近。

我换了衣服,用过早饭后,丫头敲敲门,在门口道“太太,三位主子都到了,在大厅等您呢。”

“主子?什么主子?”我打开门,疑惑的问。

“是先生的姑姑呀。”丫头捂着嘴笑。

“姑姑?三个姑姑?”我惊到了,“那赶紧走吧走吧!”

还没到大厅,就听到几个女人的笑声。

我吸了一口气,走了进去。

是三个非常美丽的少妇。两个看见我就向我走过来,亲亲切切的拉着我,摸着我的脸

“你就是泽言领回来的那个?”

“真是个可人儿!大姐你快看看啊!”

“你们别把孩子吓到。”坐着的那个少妇终于忍不住,起身把自己两个妹妹各打了一下,又拉着我的手,细细的打量着我。

我哪里见过这么大阵仗啊。这些漂亮少妇身上的香味熏的头晕眼花。我连忙点点头,“姑姑们好,李泽言有事走了,您们有什么事儿吗?”

“没事没事儿!”少妇们把我拉到她们身旁坐下,“我们就是趁着他走才过来看看你的。他把你捂的可严实了!半点都打听不到你是什么样的!”

“对啊对啊,泽言第一次往家里领人,却又不肯告诉我们,只跟我们说她很好。”唇下有颗美人痣的少妇歪着头,又仔仔细细的看着我“确实不错。”

我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然后,就莫名其妙的开始打麻将。

“哎呀,不跟小辈玩钱!”三姑摸摸我的脸“玩钱怕不是要被泽言数落个够呛!”

二姑唇下的美人痣动了动“可不是,就算咱们仨在一起,在麻将桌上也斗不过泽言呀。”

大姑麻利的码着牌,“这样吧,你要是输了,我们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可好?”

“那……要是我赢了,也可以问三位姑姑问题吗?”我笑着说。

“当然啦!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大姑摸摸我的头“小丫头口气还不小!居然想赢我们姐妹几个!”

李泽言的姑姑都是很好很亲切的人。只不过我麻将打的的确不好,不一会就落败。

三姑一推牌“我胡啦哈哈哈哈哈!”

我也把牌一推。“您问吧。”

“你跟泽言怎么认识的啊?在哪里认识的?”三姑眨眨眼睛。

“您这算两个问题了吧。”我笑了笑“我跟李泽言从小就认识了。”

我娓娓道来,等我说完,三个姑姑眼睛里都泛着泪光。

“原来你就是泽言念叨的那个妹妹啊。”二姑掏出手绢抹抹眼睛“你们可算是苦尽甘来了。”

“他念叨我?”我疑问到。

“啊,对啊,他——”二姑还想继续说却被大姑打断了“等你赢了再告诉你!”

“好吧。”我笑了笑,四个人又开始码牌。这回是大姑赢了。

大姑看着我,拉着我的手“丫头,告诉姑姑,你喜不喜欢泽言?”

我一下子怔住了,眼睛飞快的眨着。

“泽言这个孩子,永远是嘴上说一分,背地做十分。有时候还总是口是心非。”大姑看着我的眼睛“但是他认定一个人,就绝对不会变。”

“可是…我不知道他喜不喜欢我…”我低低的开口。

大姑的眼睛里却都是欢喜“你手腕上是泽言母亲留给他的,让他以后送给自己喜欢的女孩子。你说他喜不喜欢你?”

那是姑姑你不知道缘由吧。我叹了一口气,点点头。

大姑见我这副模样,摸摸我的头。

麻将继续。

我破天荒的赢了。

“嗯……”我摸摸下巴,“姑姑刚才说,李泽言经常念叨我,是怎么回事?”

“啊,是这么回事?”三姑心直口快“泽言又一次对外应酬喝的有点多,那时候我们几个还没有出嫁,就照顾他。他一直念叨着什么,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不要离开我。我们几个还不太明白当时,他就紧紧拉着我的手说,你别去英国。给我吓坏了。”三姑喝了口茶,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我从来没见过泽言那个样子。”

那么脆弱,那么不堪一击。

“刚才听你说,我才知道原来他念叨的就是你。”二姑刮刮我的鼻子“行了,泽言也快回来了。我们就走了。”

“好,”我点点头“我送送各位姑姑。”

送走了姑姑们,我回到房间,看着这对手镯发呆。

喜欢的女孩子吗?我是那个女孩子吗?

我趴在桌子上,闭着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怎么在这里睡?”李泽言的声音从我头顶传来,我睁开眼睛,看见他一脸疲惫

“就眯了一会——发生了什么?”

我站起来,把李泽言按下,“你歇一歇,同我讲讲。”

“库房出现了问题。”李泽言握着我的手,“和账目对不上。你晚饭用过了吗?”

“还没,你继续说。”我看着他。

“现在还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等下可能要通宵回查,我今天不能哄你睡觉了。等会吃点东西,自己睡吧。”李泽言松开了手,摸摸我的头。

原来不是梦!真的是李泽言每天晚上拍着我哄我睡觉!

“我跟你一起吧。”我也随他站起身,看他一脸疑惑,又开口“我在英国学的就是财会。你别看我这样,我学的还挺好。”

“……。”李泽言看着我。

“真的!”我赶紧抓着他的手,认认真真的点头“相信我!”

“好。”他拉着我的手“那我们先去看看。”

我往嘴里塞着糕点,一面翻着账本,李泽言也翻着帐。我把糕点往他嘴里塞,他也一声不吭的吃掉了。

“等等,这里有点问题吧。”我喝了一口茶“从去年开始这里的数目其实就有些问题了。”

“怎么?”李泽言偏头过来看,他身上好闻的木质香萦绕在我鼻尖,“哪里有问题?”

“你可能是没有进行实地考察。”我用手指在上面点着“在没有采用新技术的时候,仅凭人工不可能一天的产出量会达到这个数目,这家分工厂一面向你们索取大量的原材料,却又没有用新式机器,一定达不到这个数目,所以,自然会做假账。”

“……”李泽言把账本拿过来细细的看,我又开口“但是账目做的漂亮,我估计是因为分工厂的场主直接把原材料卖了出去,然后对汇总的人进行贿赂。”

“你说的有道理。”李泽言点点头。

“嗯!”我骄傲的扬起脖子,看着李泽言近在咫尺的脸,呼吸停了一瞬。

我忍不住伸手摸摸他的脸,他捉住我的手,扬着眉毛和唇角“怎么了?”

“没,没事!”我赶紧把手抽回来,站了起来“大…大概问题就是这个!明天你去分工厂瞧一瞧应该就能水落石出了。”

“我…我去睡了!”

看着小姑娘落荒而逃的背影,李泽言脸上的笑意扩大。

他轻笑出声,继续看着账目。

我真的被李泽言吃的死死地。我拍着脸,暗自想着。

“不行!等他忙完这一阵,我一定得跟他说!”

我抱着被子下定了决心。

我一定要同他说,我喜欢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