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骨生香

Chapter Text

一转眼,我已经在李家呆了快半个月了。

每天都是被李泽言叫起来,然后牵着我的手在全府上下带着祝福的注视下去大厅吃早餐,中午他有时会离开处理公务,更多的是带我出去四处逛,晚上给我做一桌好吃的,再握着我的手在花园里一圈一圈的转。

我已经有些习惯这样的生活了。

自从那个拥抱以后,自从知道李泽言就是李家哥哥以后,我对李泽言的感情越来越奇怪。

既有对哥哥的依赖,又有对家人的信任,更多的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悸动。

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这么渴求他的触碰,希望他的目光在我身上长长久久的注视着。

我把被子蒙在脑袋上,咬着嘴唇。

喜欢?什么是喜欢呢?像我喜欢在初夏微风里嗅着花香?像我喜欢摸着小兔子身上毛茸茸的皮毛?还是像我喜欢冬天在火炉边吃着热乎乎的烤红薯?

感觉有点像,又感觉都不像。

在英国时我没有与别的男子有过过多接触,主要是因为我觉得应该要好好读书,不要辜负爸爸和姑姑的期望,其次是因为心里一直有一个身影,挥之不去。

我现在知道了那个身影就是李泽言。

可是喜欢到底是什么?我把被子掀开,看着天花板发呆。

“起来了吗?”李泽言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我胡乱的应了一声,把衣服穿好,拢了拢头发,开门。

李泽言把我脸上的碎发掖到耳后“今天早上吃炸酱面。你喜欢吗?”

我点点头,耳垂上仿佛还带着他指尖的触感,有点麻有点痒。李泽言牵着我的手,觉察到我有些发呆,他微微偏头“怎么了?瞧你一脸心不在焉的模样。”

我的心又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

“没事,”我眨眨眼睛“我还想要一杯酸梅汤。”

李泽言笑了笑,“好。只能喝一杯。”

我们两个坐在桌子前,我嚼着劲道的面,偷偷抬眼看李泽言。李泽言拿着报纸,一边微微的皱眉,一边喝着茶。

李泽言真的是非常的丰神俊逸,剑目星眉,是那种带着侵略性的男性美,我不敢多看,吃完最后一口面,还是犹豫着开了口

“李泽言,”我看着面前的碗,小声的叫了他。

“怎么了?”他把报纸放下,扬起眉毛看着我。

“如果你是因为李叔叔的嘱托才决定娶我的,我希望你能慎重考虑。”我摸着碗沿,不敢看他“因为这样对你我都不公平。我不希望你的婚姻是这样的,仅仅因为父辈一句虚无缥缈的约定就草率的定了下来。”

“……”我能感到李泽言的眼睛盯着我。我咽了咽口水“婚姻是很重要的。如果不能跟自己喜欢的人相伴一生,那将会是非常痛苦的事。”

“我知道。”李泽言坐直了身体,似乎叹了口气“这是我的意愿。与别人无关。你有时间想那么多,不如想想婚礼的礼服想要什么样的。”

果然还是因为要扳倒宗祥吗。

我心里那份小小的期待又被浇灭了。

就算有童年的回忆又怎么样。时隔了这么多年,那点模糊的爱恋也已经烟消云散了吧,他对我的好,对我的照顾无非是因为父亲的嘱托,照顾故人的孤女罢了。

我在期待着什么呢?

我点点头“那好。既然你决定这样了。那就这样吧。计划达成后我会离开的。”

说完,我起身,却被李泽言拉住,他沉沉的叹了口气“……你脑子里都在想什么?”

“没什么啊。”我抬头看着他有些受伤的神色,忍着心中的酸涩开口,“不是因为计划才决定结婚的吗?我是无所谓,只是怕耽误你。”

“我从来就没有觉得会耽误我。”他的眉毛皱的更深了,“我说了,这是我自己的意愿,与别人无关。”

我没想明白他话里的含义,于是就点了点头。李泽言看我这副敷衍的模样啧了一声“你还真是跟小时候一样不听人说话。”

“你就和小时候不一样了。”我毫不留情的怼了回去“只有我还留在小时候不肯出来。”

说罢,我甩开他的手,离开了。

我不知道我在生什么气。

我一边期待着李泽言愿意跟我在一起是喜欢我,一边又害怕他同我结婚不过是为了照顾以前的旧时光。

我希望李泽言喜欢的是我。我想要他,纯粹的,没有任何杂质的喜欢。

我好像明白喜欢的含义了。

我真的喜欢上李泽言了。

喜欢到想要自私的占有他,想要让他的眼睛里以后只有我一个。

可是我又希望他能真的幸福。哪怕不喜欢我也可以。

我无比厌恶着我这种肮脏又可悲的心态。我被左右拉扯着,快要被撕裂了。

我坐在我房间的床上,心思乱的厉害。随手把那张图纸取了出来,准备进行破解。

破解到一半,门外丫头的声音响了起来“太太,先生差人给您送东西来了。”

我手下用力,铅笔的笔尖折断了。

见我半天不说话,丫头又道“那就给您放外面了。”

我把铅笔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我粗粗地喘着气,心里是没由来的沮丧和烦躁。我讨厌这种被人左右的处境,我讨厌我的心会因为一个人而难过心痛。

可我又不舍得离开。

这就是喜欢吗?

喜欢可真残酷。

我心烦意乱的不行,最后还是开门把东西拿了进来。是一个精美的礼盒,里面都是巧克力。巧克力圆滚滚的模样似乎在叫我不要生气。

我把礼盒合上,继续把图纸进行解译。解译完成以后,去跟李泽言道个歉吧,然后和他一起吃好了。

这么想着,我心里舒服了一点,等解译完成后,我拿着图纸兴冲冲的跑到李泽言的房间,却在园子里看到一个女人正拉着李泽言说着什么。

李泽言脸上带着无奈的微笑,那个女人脸上都是幸福。

我之前本来以为自己可以放李泽言去找寻真爱。可事情发生了我又容忍不了。

我真的很嫉妒。嫉妒的快要死掉了。

我嫉妒那个能够以一个女人的身份拉着他撒娇的女人,而不是我这个童年玩伴,故人之女,可笑的妹妹的身份的可笑的人。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走回房间的。

我没多少东西。等同他说好了就离开吧。

我接受不了因为他而变成如此丑陋的我留在他身边,禁锢着他。

我把图纸仔仔细细的叠好,看着那盒本来想跟他一起吃的巧克力,气不打一出来。

凭什么跟他一起吃!我自己吃!

咬开第一个,里面是甜甜的酒。原来是酒心巧克力啊。我狠狠的嚼着,时不时还喝几口水。这种好东西,我一点也不要给他留!

李泽言再来找我的时候我已经醉了。而他似乎心情很好的敲门

“我可以进来吗?”

“嗯。”

在得到准许以后,李泽言推开门,一脸惊愕的看着我。

我晕晕乎乎的,拿着那张解译完成的图纸,拍在李泽言胸口上。

“老子不结婚了。”我瞪着他“图纸给你,不合作了。”

“你又在闹哪一出?”李泽言哭笑不得“脸怎么这么红?哪里不舒服?”

“我没有!”我摇摇晃晃的把收拾好的包裹背在背上“老子不结婚了!再见!”

李泽言生气了。他伸手捏住我的手腕,眉毛皱的厉害“……你在说什么胡话?你喝酒了?”

“跟你没关系!去和拉着你的小女人结婚去!去!”我动动手腕发现挣不开,一拳锤在他胸口上“去啊!”

“什么女人?你到底在说什么?”李泽言把住我的肩膀,强迫我看着他。

“不想跟你说话!”我用力想挣开却挣不开,“你放开我啊!”

李泽言看着挣扎的我,眉头松了一下,“你吃醋了?”

“对!……不对!谁吃醋!”我红着脸抖着嘴唇“你快把我放开!老子要走!”

“那是我堂妹…来送她的结婚请柬。”李泽言无奈着,但是唇角终于弯了一点“你吃光的那盒巧克力就是她送给你的礼物。”

“堂…堂妹?”我的眼中终于出现了一丝清明,挣扎的动作也小了下去。

“你今天到底怎么了?一直在闹脾气。”李泽言把我背上的包裹扯下去,微微弯下身子,眼睛直视着我的“心情不好?”

“我不想再当你妹妹了。”我闷闷的有些委屈的把头抵在他的胸膛上,又说了一遍

“我不想以妹妹的身份呆在你身边了。”

说完,就一头歪在他怀里,睡了过去。

李泽言的身体僵了僵,似乎还低低的笑了一声

“谁说是妹妹。”

“是李太太。笨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