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骨生香

Chapter Text

我皱着眉,忍受着头剧烈的疼痛,艰难的睁开了眼睛。

陌生的床,陌生的摆设,陌生的房间。

我这是在哪里??

“在我家。”李泽言坐在床沿幽幽的开口,把我吓了一跳。

“……”我缩到床角,一脸防备“你你你你你你想干嘛!”

“干嘛?”李泽言失笑“跟你好好聊聊。”他顿了顿“我实在没想到,某个笨蛋的记忆力会差到这种程度,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昌瑞的前身是明瑞。这样说,你有点印象了吗?”

明瑞??我琢磨着咂咂嘴,好像有点熟悉。

“明瑞是你父亲和我父亲一起开办的,”李泽言耐心的开口“后来因为一些变故,明瑞分为了昌瑞和祺祥。”

“昌瑞太久不涉及船运行业,所以当祺祥被宗祥掏空了才意识到危机,再出手已经晚了。等我赶到的时候,你姑姑把图纸交给我,让我好好保管,不要落入宗祥手里。我带着图纸离开,没有来得及跟你见面。”李泽言把手中的碗放下,叹了口气,看着我的眼睛“我实在是非常抱歉。对于你姑姑的去世,还有祺祥。”

眼泪从眼睛里不受控制的掉了下来,不知道是因为眼前这个男人温柔的解释,还是因为别的,只觉得心痛的厉害。

李泽言明显慌了手脚“你…你是哪里不舒服吗?我去叫医生…”

“不,不用,没事,”我吸了吸鼻子,抹抹眼泪“真的对不起李先生…给你添麻烦了…”

“你不用向我道歉。”李泽言把碗拿起来递给我,神色复杂“…你真的…不记得我了?”

我喝着碗里的药,有些苦,一边摇了摇头“我们之前…没见过吧?”

“你手腕的伤,也不记得怎么来的了?”李泽言把空碗拿走,虽然是皱着眉,眼里却有些期待。

“是受了枪伤……”我嗫嚅着开口“但是……”

“是因为我。”李泽言开口“是你救了我。”

尘封的记忆被他这一句话开启。

我突然想起来,李泽言这个名字熟悉在哪里了。

大概是我五六岁的时候,爸爸带着一个叔叔和一个小孩回到家,那个小孩大我几岁,爸爸让我叫他哥哥。

“李叔叔是爸爸的好朋友,因为他的家被坏人烧掉了,所以暂时在咱们家借住,”爸爸摸着我的头“泽言哥哥也是你的哥哥。你们一定要好好相处啊。”

我特别特别喜欢那个哥哥,总是跟在他屁股后面叫他李家哥哥李家哥哥的。李家哥哥喜欢看我看不懂的书,但是他会耐心的把我抱起来哄着我,也会擦掉我嘴角的糕点屑。

后来,有天我在踢毽子,李家哥哥在树荫下给我数着,我就看见有个鬼鬼祟祟的身影趴在墙头,拿着一个东西对着李家哥哥。

我想都没想就扑了上去,但是子弹还是划伤了我的手腕。

那个人跑了。

李家哥哥哭了。我还是第一次见他这么大声的哭。

以前都只是他在被窝里缩成一小团,轻轻的啜泣。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会爬起来,走到他的床前,再爬上去,缩进他的怀里,抱着他,给他唱歌。

可是李家哥哥这次哭的好大声,眼泪砸在我的脸上,流进我的嘴里,是苦涩的。他把自己的衣服撕开,裹着我受伤的手腕。

其实我真的没觉得有多疼,但是看见李家哥哥哭,我觉得心痛的不行。李家哥哥把我抱起来,一边哭一边跑到爸爸的公司,求人来救我。

我在他怀里一直说,李家哥哥不要哭,我给你唱歌,我真的不疼的。

然后,我发了三天高烧。李家哥哥在我门口跪了三天。

我听到李叔叔给爸爸道歉,不停的道歉,然后眼睛红红的来到我的床前,摸着我的头,对我说了一句

“谢谢。”

我就再也没有见过李家哥哥和李叔叔。

爸爸在李叔叔和李家哥哥离开以后苍老了很多。

是我做错了吗?

没有啊。如果我不扑过去的话,李家哥哥就会被子弹打中脑袋,他会死的。

就像我和李家哥哥一起养的最后死掉的小兔子一样,身体会变冷,变僵硬,会长很恶心的虫子。

我不要李家哥哥变成那样。

“你没有做错,”爸爸摸着我的头“你做的很好。是那些人,那些人做错了。”

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爸爸,以后我不会再见到李家哥哥了吗?”

“还会见到的,”爸爸把我搂进怀里“还会见到的。”

我沉沉的睡去,再醒过来已经在英国了。我也渐渐忘记了这些事,忘记了那个曾经温柔抱着我,给我擦嘴,又抱着我哭泣的哥哥。

“你…你是李家哥哥?”我皱着眉,有些迟钝的开口。

李泽言仿佛松了一口气“还好。脑子还算好用。”

“……”故人相识竟然是以这样的故事作为开端。我有些尴尬“李叔叔…还好吗?”

“父亲身体还不错。等你好一些了带你去见他。”李泽言突然伸手拍拍我的头。我的心怦怦地跳了起来。

怎,怎么回事?

一定是药的问题!一定是!

我用力眨眨眼,把心底里的那份悸动压下去。

“现在,我们来说说怎么对付宗祥吧。”李泽言轻轻的说。

 

“你确定…要这么做?”我听完他的计划,挠挠头。

“宗祥的老总你也知道,老奸巨猾。”李泽言看着我“如果不做到这种地步,我怕他不信。”

“可是…这真的不太好吧…”我哭丧着脸,心却有些雀跃。

“有什么不好的。”李泽言偏头,眼睛里带着一点笑意“咱们两个本来就有婚约。而且,”他突然凑近,气息暧昧围绕着我,“你小时候还哭着喊着要嫁给我呢。”

“那都是小时候的事了!不作数不作数的!”我捂着脸“而且你应该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吧!!”

李泽言有些无奈,重新坐回床头“我还当某人长大了会更开窍。没想到还不如小时候。”

嗯???

“所以,你答应吗?”李泽言抱着胳膊,看着我。

计划是这样的,由于接头的人被李泽言干掉了,所以没有人知道我被李泽言救走,宗祥那边应该还在等着我。李泽言要我跟宗祥的老总说我蛊惑住了李泽言,但是图纸还没拿到,需要再过些时日,与此同时,李泽言会搜集宗祥违法的证据,等待一击必杀。

蛊惑我可以理解,但是一定要结婚吗?

但是很奇怪,我没有厌恶或者反感这个计划,只是觉得非常的害羞,非常非常的害羞,还有一丝自卑。

李泽言如今已经是如日中天的昌瑞老板,而我只是一个破产船运的孤女。就算有婚约,有以前的记忆,我也不知道李泽言是不是喜欢我,还是单纯的觉得自己应该履行以前的承诺。

如果因为前者也就算了,可是如果是后者,那我不就是耽误他找到真爱了吗。

“那…那事先说好,”我看着他的眼睛,认真的说“我同意这个计划,但是,如果你找到喜欢的人了以后一定要跟我说。我会走的。”

李泽言的脸色越发阴沉,似乎我说了什么得罪他的话。

“……”他叹了口气。

“我…我就当你答应了啊。”我慌乱的说。

“……你再睡一会吧。等安排好了我叫你。”李泽言起身,扶着我躺下,又把被子紧紧的给我裹好,摸摸我的额头,“睡吧。我就在这里。不要怕。”

我闭着眼睛,李泽言一下一下的拍着我。

像回到小时候一样。在他身边,我就特别的安心。

看着我睡着了,李泽言伸手摸摸我的脸

“……真是个不开窍的笨蛋。”

然后慢慢起身,离开。

我再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床边放着新的衣服,我换上,意外的合身。头已经不痛了,我起身,动了几下,却听到门口有丫头在聊天。

“哇!!听说屋子里这个小姐是先生抱回来的,还不许别人碰!”

“对啊!哎,你说有没有可能这个小姐就是咱们以后的太太啊!”

“说不准说不准!毕竟这可是先生头一次往家里带女人啊!”

“李家终于要有女主人了!”

我的脸一定红透了。

我真说不上来现在是什么感觉。心跳的厉害。

我这是怎么了。

我正心慌意乱的捂着脸,门外却传来了

“先生好!”

李泽言敲了敲门,我稳了稳声音“请进。”

李泽言推门而入,看我身上的衣服,似乎有点满意。“去吃早饭。然后去看看父亲。”

他自然而然的牵起我的手,他大拇指有一个红宝石的戒指,宝石贴着我的皮肤,而我已经感觉不到手的存在了。

我的心跳个不停,却又希望这样的时光再长一点。

李家的府邸很大,他拉着我的手带我穿过了半个李府,被无数个人看见,才到了大厅,桌子上是简单的白粥豆浆,还有别的吃食。

“我不太知道你的口味变没变,就一样都做了些。”李泽言给我拉开椅子,“你看看,合不合你的口味?”

我点点头,盛了一点豆浆,又拿了一块烧饼。果然都是甜的。

看我吃着,李泽言的眼里都是柔软。他慢慢的伸手,重复了那个他重复过无数次的动作,他轻轻擦掉了我嘴边的芝麻粒“都吃到脸上了。”

他的手指尖蹭到了我的嘴唇,被他碰过的地方像火烧一样,温度蔓延到了耳根,烧的我恨不得拿冷水浇头。

李泽言看着我的脸,唇角又弯了起来“怎么脸这么红?嗯?”

“没有!是豆浆太热了!”我赶紧埋下头。

他低低的笑了出声。

饭很快就吃完了。李泽言又拉着我的手,带我来到了他父亲的房间。

李叔叔身体确实还不错,我们进去的时候他还在浇花。

看着李泽言拉着我的手,他顿了一下,李叔叔又抬头看了我的脸,他的眼眶突然红了

“……”李叔叔拉着我的手,让我坐下“你吃苦了。”

“没有!李叔叔!”我摇了摇头,笑了笑“您身体还好吗?”

“好,好着呢。”李叔叔又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你父亲他……”

“爸爸五年前因为肺痨去世了。”我轻轻的开口,“不过,他应该会很开心看到您身体康健的。”

李叔叔拍了拍我的手“再不怕了。再不怕了。你回家了,孩子。”

李叔叔就像爸爸一样,我的眼泪又忍不住了。

“爸,”李泽言开口,“她昨天刚回来,已经哭过一阵了,别惹她了。”

“对对对,不惹你哭了,都怪叔叔不好。”李叔叔眼角也有些泪花“我昨天听泽言说,你们的婚礼定在两个月后了?”

我怎么不知道??我抬脸看着李泽言,李泽言却是一脸理所当然。

“对…是这样。”我点点头。

“真好。”李叔叔慈祥的看着我,又把李泽言的手拉过来,覆在我的手上。李泽言紧紧握着我的手,而我僵硬了身体不敢动。

“我终于能有颜面去见你父亲了。”李叔叔老泪纵横。我不敢去看李泽言,只觉得他的手也在微微的颤抖。

“你一定要好好对她。”李叔叔看着李泽言,一字一句的说。

“我会的。”李泽言点点头,“您放心吧,爸。”

“从一而终,永不续弦。”李叔叔道“李家家训,一定要记得。”

 

告别了李叔叔,我还在思度这两句话。这就是李叔叔再未娶妻的原因吗?

等等,如果李泽言跟我结婚了的话,那岂不就是意味着他要永远跟我在一起了??

如果他是因为李叔叔的嘱托才决定跟我结婚,那这种婚姻我宁可不要。

禁锢了他人的自由而换来的爱,不是真正的爱。

我一定要跟李泽言说清楚。

“到了,”李泽言开口“进去以后万事小心,如果有不对劲的地方立刻出来。”他顿了顿“千万不要以身犯险。听到了吗?”

“嗯。”我点点头“你放心吧。”

他叹了口气“如果不是一定要你去……”

我已经开了车门,下车了。他无奈的摇摇头,让司机把车来到不远处的隐蔽街角。

我看着宗祥的老板徐瑞祥,虽然心里慌的不行,脸上却仍然是镇定自若的笑。

“你说,你没拿到图纸,但是蛊惑住了李泽言?”徐瑞祥脸上是一个讥讽的笑,而这笑在一个小厮过来同他说了什么之后烟消云散。

“没想到你还有这本事,”他点点头,“听说李泽言把你带回家了?”

“对。”我开口“我相信,假以时日,我一定会拿到图纸的。所以我们的合作继续。”

“当然当然,”徐瑞祥脸上是一个滑腻的笑“那,我就等着李太太的消息了。”

我转身就走。徐瑞祥的脸瞬间扭曲了,恨恨的盯着我的后背。

我的后背被汗湿了。腿也虚弱无力。我慢慢走进约定的首饰店,李泽言会来这里接我。

“小姐,您需要一点什么呢?”店员甜甜的冲我微笑。

我走到柜台前,都是风格迥异的首饰,戒指,项链,耳环。忽然,一抹红光吸引了我。

是一枚红宝石的戒指。女戒。造型古朴典雅高贵。我几乎挪不开眼睛。我一下子就想到了李泽言手上的那个。

“能麻烦您把那枚戒指拿出来我看看吗?”我指着那枚戒指开口。店员却露出一个为难的表情“小姐,真对不起,那枚戒指已经被预订出去做结婚戒指了……”

“没关系没关系!”我摇摇头,笑笑,“能戴上这枚戒指的女孩子一定很幸福啊。”

“您也一定会很幸福的!”店员笑着开口“您要不要再看看别的款式?”

门外一声喇叭响,我转头看了看,开口“不啦不啦,谢谢你,我要走了。”

“欢迎下次光临!”

我打开车门,钻了进去,对上李泽言那一双担忧的眼睛“你没受伤吧?还好吗?”

“没事没事,徐瑞祥完全没起疑心。”我眨眨眼睛,摸摸他的手“不要担心。”

李泽言的身体一僵。我的身体也一僵。

大事不妙。

我把手缩了回去,强装镇定的看着窗外,心却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心为什么会跳的这么剧烈呢?

“因为喜欢啊。”一个声音在我心里轻轻的说。

“喜欢?”我喃喃自语。

“喜欢什么?在那家店里吗?”李泽言开口,他心情很好的看着我“下次再去,有喜欢的东西直接拿就可以,同店员说一声挂我账上。”

“没有没有,”我摇了摇头,“我想买的东西我自己会买的。”

李泽言的脸色又阴沉了下去。

他怎么又生气了???这个男人跟记忆里的李家哥哥完全不一样!

“都马上是李太太了。记个帐怎么了。”他闷闷的开口。

他到底在因为什么生气啊??因为我不花他的钱??

“呃…那个…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

他弹了我脑门一下,叹了一口气“你啊。”

晚饭吃的也很丰盛,我吃的满嘴流油,幸福的不行,最后撑的肚子鼓了一圈,痛的要命,李泽言皱着眉毛“……你贪吃的毛病倒是变本加厉。”

他把我扶起来“我带你去转转。消消食。”

他握着我的手,带着我一圈又一圈的在园子里转。一边走还一边数落我“下次再吃这么多我就再不给你做红豆沙了。”

“我知道错了,哎呦,”我捂着肚子“主要是李家哥哥你手艺太好了我没忍住——”

哦豁。

熟悉的称呼。李泽言浑身一顿。

“你…你刚才叫我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我想挣开他的手,却被他拉进怀里。他的心跳跳的和我一样快,又重又快。

“你再叫一叫,好不好?”

他的怀抱温暖又熟悉。鬼使神差的,我也轻轻抱住他。

“我回来了。李家哥哥。再不走了。”

有什么东西打湿了我的后背。他的力度大的仿佛要把我揉进他的身体里。

“再不许走了。我也不会再离开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