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恋与凌肖×你】骤雨

Work Text:

“想去天台?好啊,刚好我也要去,捎上你吧。”

你被他困在身体和露台边的玻璃围栏之间,有些头疼自己当初怎么会心大到给出这么个提议。但你的后悔没能持续多久,耳垂很快就传来一阵刺痛,凌肖不满的声音紧紧追上来,“啧,不许分心。”

你手中还握着刚才顺手带上来的半瓶酒,被他劈手夺过来狠狠灌了一口,趁你还在晃神便撵着你的唇吻了下去。你的抗议声还没来得及发出便被他咬住你下唇的牙齿碾成了呜咽,他口中的酒液并没有完全咽下,便就着这个吻顺着他撬开你牙关的舌渡进了你的口腔,淌进喉头火辣辣地滚了一圈。你只觉一股浓烈的酒气如落进油锅的火星一般,“滋啦”一声迅速蔓延开来,冲得你的太阳穴突突直跳,再也没力气去想别的事。

挣扎的力道越来越小,你脑中昏昏沉沉,口腔无意识地对他敞开,任由那个极具侵略气息的酒味的吻长驱直入,勾着你的舌在你口中肆无忌惮地扫荡出缠绵的水声。夏天的雨总是来得格外的急,楼下live house里震耳欲聋的乐音和欢呼隔了身后一层嘈嘈切切的雨,显得有些遥远,同他急促的呼吸和你口中细碎的呻吟混杂在一起。

“你…你别闹……回去再说……”你喘息着,想要推开他拉扯着你胸前纽扣的手,自己却不由自主地将他的腰搂得更紧了些。他的唇正接连不断地落在你的锁骨上,听你这么一说反倒动了火,在你锁骨顶起的细薄皮肉上恶狠狠地吮咬了一口,留下一个灼目的红痕。你疼得皱起了眉,身体却意外地因疼痛而兴奋起来,隐隐渴望着他那样不容反抗的拥吻与爱抚。他的手掌趁势滑进了你的衬衣里,三下两下便将内衣推了上去,食指和中指用力掐住乳尖,拇指的指甲在上面反复刮弄。

你经不住这样的折腾,声音娇媚得不成样子,微张着口不断轻唤着他的名字,甜腻而急促,像小猫爪子一样挠在他心头。纷纷扬扬的雨点很快就打湿了他的衣服,白衬衫变成了半透明,腰上的褶皱间透出线条分明的肉色。你一双手攀在他腰间,难耐地上下摩挲着。他见你这副模样,飞扬的眼角愈发轻佻,一把将你的短裙掀起,扯下底裤,二话不说便将手指插了进去,如愿以偿地带出一股温热的液体。

“哼。”眼见着你动了情,他倒是好整以暇地在你面上扫视了一圈,对着你满脸的红晕欣赏个够,这才抓过你的手搭在皮带上。“想要就自己动手。”

你委委屈屈地瞪了他一眼,眼睛湿漉漉的,愤恨极了。可他却丝毫不为所动,甚至还顺手在你腰上掐了一把,听着你的呻吟笑得格外恣意。你只得忍耐着他在你身上四处作恶的手段,哆嗦着手指替他解开了皮带扣,将他炙热不下于你的欲望放了出来,又偷偷抬起眼瞪了他一眼。

他这才满意地抽出在你身下搅弄的手指,还不忘恶作剧般地将手上饱蘸的水液在你大腿根抹了两下,激得你浑身又是一阵战栗。他收敛起脸上的悠闲神色,眼眸中染上暗沉燃烧的情欲,黑压压地将你笼罩其中。“啊!”你惊呼一声,一条大腿已经被他抬起缠在他腰间,滚烫的欲望正抵在你不住吐着水液的穴口。他的脸庞和锁骨都在远处的路灯下映出潋滟水光,不知是雨水还是汗水,混合在一起从他的额前凝聚,又顺着他的下颌滴落下来,滑进衬衫的领口。

——是无端的蛊惑,让你慌不择路,只能任由他勾引着你,沉沦于黏腻的情欲。

“好好夹着我的腰,不许乱动,不然我可不能保证不会把你摔了。”警告过后不待你反应过来,身下便被直挺挺地杵了进去。他适时地吻住你的唇,收下了你溢出口的呻吟,似乎你任何一丝一毫的娇态都合该为他一个人所霸占。他的动作比身后的暴雨还要急,顶弄得你在飘扬的雨丝里晃晃悠悠的,在夜色中不断地发出肉体相撞的淫靡声响。

你被他吻得昏昏沉沉,几近窒息,只能无力地抓着他的后背。暑气蒸腾,他身上的白衬衫早就被他不耐烦地拽开两颗扣子,揪着领口脱了去,此刻光裸的后背便被你的指甲掐出了几道血痕。背后传来痛感,他身下反而越发狠厉,一下一下都顶得极深。你几乎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如何紧紧地包裹着取悦着他的欲望,眼前浮现出穴口被他一次次撑开磨得通红的画面。你感到两颊烫得要烧起来,只能将脸埋在他颈窝里,口齿含糊地轻唤着,任由他肆意摆弄你的身体。

“凌肖……”

“说,喜欢我。”

总是张扬不羁的少年嗓音因情事带了难得的低哑,像是不容违抗的命令,又像是摄人心魄的引诱。

“喜欢你……永远喜欢你……”

你心甘情愿地,在迭起的情潮里说出平日羞于表露的真心。视野逐渐涣散,身后的万家灯火被雨水洇染开一片,点燃眼前共你沉沦的少年的脸。

酒气,盛夏,骤雨,汗水。狂欢的人群被你们远远甩在脚下。

空旷的露台不与人间烟火相连,是无人知晓的静谧。只有最远的人声和最近的雨声,以及你们制造出的暧昧声响,是属于这片暮色的唯一的低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