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签名代价

Chapter Text

-
“你想要我的签名?”木子洋透过墨镜好奇地看着眼前的中年男人。中年人穿着灰色的西装,双手握着五六张照片。他知道自己有很多姐姐粉、妈妈粉、弟弟粉等等,但爸爸粉还是头一次见到。

高铭本来对拿到木什么洋的签名已经没什么希望了,今早那么多粉丝围着他挤都挤不进去,挤进去的时候人又坐上车走了。

灰心丧气的他破天荒的随便钻进了路边一家酒吧。独居这些年他没去过酒吧,因为家里有呼噜在,而现在,连呼噜都要离他而去了。

坐在吧台前高脚椅上的他闷头喝了好几杯威士忌,企图麻醉自己。

就在高铭快要喝死过去的时候,他无意识的一个斜眼,竟然看见了独自一人坐在卡座里的一个年轻人。……好像女儿喜欢的木子洋啊。高铭当下清醒了几分。他不太确定那个人是不是木子洋,那个高挑的男子穿着卡其色的大衣,还戴着墨镜。但是下颚线的弧度确实很像他今早看见的木子洋。

抱着赌一把的心态,高铭抓起吧台上的照片准备过去。谁知刚刚喝过的酒偏偏这时候发作起来,弄得他落地的腿虚晃了一下,差点跪在地板上。

幸好一个碰巧路过的年轻人好心扶了他一把。

高铭好不容易拖着被酒精弄得迟钝的身体来到了疑似木子洋的年轻人旁边。

木子洋被突然出现连招呼也不打一声就坐在自己旁边的人吸引了注意力。一开始感知到沙发陷下去的重力时,木子洋还以为是自己哪个粉丝认出了自己,偏头一看,却发现是个喝醉酒的中年男人?

“额…先生,你还好吗?”木子洋出于好意地问。

“你…你好。”高铭找回了更多的清醒,他微微眯起眼睛打量着年轻人墨镜后的双眼,不知不觉间已经和年轻人肩膀碰肩膀了,在酒精的作用下有点口齿不清地说,“请问你是木子洋吗,可以帮我签个名吗?”

木子洋意外地挑挑眉,好脾气地没有推开压在手臂上的高铭。

像是感受到了木子洋的疑惑,高铭慌忙解释起来,“不、不、不是我要你的签名,不、不是、是我想要你的签名,我是帮我女儿要的,我女儿挺喜欢你的,我拿不到你的签名回去,我女儿就要带呼噜走,啊呼噜是我养的猫,但是我把它当朋友看,要是连呼噜都走了我就太失败了……”

高铭一喝醉,话就会变多,他自己从来不知道。

木子洋笑眯眯地看着眼前絮絮叨叨的男人,竟然觉得有点反差萌,还挺可爱?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木子洋制止了高铭越说越远,再不制止,高铭怕是连银行卡密码都要说出来了。“我给你签名也不是不可以。”

听到木子洋答应签名,高铭的双眼惊喜地瞪大了看着他,忍不住地对着人家傻笑起来。

木子洋的心跳莫名加快,为什么这个眼角带着细纹的中年男人笑起来竟有点好看?

“你跟我走,做完了就给你签。”木子洋现在有种拐骗良家妇男的感觉。

谁知高铭想也不想立刻答应,还主动拉着他的胳膊问他去哪儿,说现在就去。

直到木子洋把他带进酒吧的厕所单间,并把门扣上,高铭还没弄清楚情况。

明星签名还要搞得这么隐私,果然是明星啊。高铭在内心里暗暗感叹做明星真不容易。

木子洋抽走高铭手里的照片,放在厕所门板安置的闲物放置柜上,他看了一眼,照片里没一张是他。接着他又把墨镜放了上去,戴着墨镜影响情趣。

“嗯?不是要给我签名吗?”高铭疑惑地看着这个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年轻男孩,这是要弄的哪一出?

“我说了,做完就签。”年轻人欺身把中年男人逼着贴到门板上,“现在,跪下来,给我口。”

高铭这时候已经被吓得酒醒了,他感觉被侮辱了。被一个小年轻关在厕所里,小年轻还不知羞地口出狂言。即使退无可退,他还是拼命地想往后缩。他侧着头不看木子洋,眉头微蹙,双唇紧抿成一条严肃的线。

木子洋玩味地垂眼注视着紧张的高铭,看来是第一次?那待会他还是不要玩得太过火好了。

“你想喊救命?还是想拒绝?”木子洋低头凑在人耳边,循循善诱道,“各取所需不是天经地义嘛,没有我的签名你怎么留住你的呼噜。”说罢,抬起手勾住高铭的下巴,迫使他正视自己。

木子洋留意到高铭殷红的嘴唇,没忍住用拇指一下又一下暧昧地摩擦起来,力道越按越重。

“…你混蛋…”高铭握紧身侧的拳头,偏头躲开木子洋使坏的手指,憋出这么一句话。年轻人一身腱子肉,比他高比他壮,再说他没去健身房也有两年了,在这里打起来,吃亏的只会是自己。

木子洋知晓高铭的心理防线被自己击破了,那接下来就好办了。他摁住高铭的肩膀往下压,同时天真无邪地笑着,“你知道怎么做吧。”

高铭没有反抗,双膝跪地。木子洋满意极了,从高铭在卡座里用湿漉漉的眼睛瞧着他时他就硬了,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木子洋一手垫在高铭的后脑勺,一边恶趣味地用鼓鼓的裆部摩擦他的脸。

高铭吓得当机了一会,这么变态的事情他是第一次遇到,他的鼻尖甚至可以闻到年轻人的麝香味,这让他羞耻得红了脸。

玩够了,木子洋拉下裆部的拉链,伸手拨弄了下内裤,男性阴茎便直挺挺地弹出来,正好打在高铭的左脸。

高铭震惊地看看青筋凸起的阴茎,又抬头看看带着玩世不恭笑容的木子洋。开玩笑吧……这么大的东西他怎么可能吃得下去……

“乖,张嘴。”木子洋拍拍他的脸颊,示意他赶快。

高铭第一次给男人做这种事,完全没有经验。

他犹犹豫豫地伸出舌头,轻轻舔了舔马眼,然后将龟头含进嘴里,舌头打着转地抚过马眼。高铭不太确定接下来要怎么做,嘴里含着这庞然大物,抬眼委屈地看着木子洋。

木子洋像撸猫一样摸摸他的后颈,“慢慢吞进去。”

高铭得到了命令,登时红了眼角,赶紧垂下眼,他不想让一个毛头小子觉得自己怕了。不看不要紧,一看更委屈了。青筋凸起的阴茎占据了他所有视线,他怎么可能吞得进去这么长这么大的东西!

但他还是顺从地一点一点把木子洋的雄根含进嘴里,过程中一直感受到龟头在他上颚不停地戳刺,这令他羞愤难当。渐渐地,龟头都要戳到他喉咙里去了,可还有一半的阴茎肉身裸露在空气中。一阵恐惧涌上高铭的心头,这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用用你的舌头。”木子洋不耐烦道。他稍微用力一下拉扯着身下人的后脑勺上的发丝。

“唔嗯!”高铭被突然的疼痛弄得忍不住发出可怜的呻吟,同时喉咙不自觉地吞咽,使卡在里面的龟头受到了挤压。

“啊哈!”木子洋仰起头赞叹,手下力道不知不觉加重。

高铭的口腔被挤得满满当当,软乎乎的舌头被阴茎压着,他只好费力地卷起舌头包裹住柱身,巨屌上凸起的一些小颗粒就像要划破他的舌苔似的。这发生的一切都超出了他的想象,他只是想要个签名,怎么就沦落到要做这种事?

木子洋本来放在高铭颈后的手掌移动到他的耳垂上,不轻不重地色情研磨,“别咬到我。”

闻言,委委屈屈的高铭不得不尽力用嘴唇包裹住牙齿。

木子洋觉得已经可以了,他硬的时间够长了,是时候该安慰安慰自己了。这回,他两只手放在高铭脑袋两侧,揉了两下,把人头发弄得乱糟糟的,“要来喽。”

话音刚落,他一个挺胯把整根阴茎捅入高铭的喉咙里。被温热紧致的空腔包着使他舒服地发出野兽般的低吼。

而高铭整个人都害怕得愣住了。嘴里面的东西到达了前所未有的深度,这让他忍不住地反胃想吐。年轻人气势汹汹的样子似乎要把他的喉咙给捅破。嘴巴也撑开到了极致,他连声音都发不出去,之前没来得及咽下的口水都一个劲地沿着嘴角滴滴答答地落在他的西装裤上。

木子洋不再忍耐,两手固定住高铭的头,大操大干起他的嘴来。

巨屌不停地抽出又捅入,高铭的喉咙和嘴巴都在被狠狠侵犯着,粗暴的抽插使得他嘴角出现了微小的裂纹,暗沉的血珠和着涎水滑落在下巴上,一塌糊涂。

“呜呜呜……”高铭慌乱地用双手推木子洋的胯部,太多了,他要承受不住了。

木子洋看见身下人的脸颊鼓鼓的,是他的形状,巨屌瞬间又胀大了几分。

高铭显然也感知到了这变化,推搡的力道也大了,可无论他怎么推,木子洋还是能牢牢固定住他的头,把他的嘴当成一个飞机杯一般使用。

凌虐般的行为还没有停止。

木子洋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力度也越来越大。高铭的眼眶绯红,不知什么时候流了满脸的泪。

“……呜呜”喉咙被长时间的使用,高铭反胃的感觉越明显,他终于忍不住,喉头突然收紧。

龟头被突然夹紧,给木子洋带来的刺激使他一下沒稳住,浓厚的粘稠精液悉数射进了高铭的喉咙里头。

高铭下意识地就吞了下去,吞完了才发觉这冰冰凉凉的感觉不对。刹那间才明白自己刚才咽下去的是男人的精液。嘴里还含着屌的他震惊地抬头望着木子洋,眼角红红,可怜兮兮。口都口了,道理他不是不懂,可、可是连精液都要喝的吗?这也在服务范围里面?

木子洋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连忙把阴茎从高铭的嘴里抽出来,虽然还硬挺着。他蹲下查看高铭的状态,用手指探入他的嘴巴里扣扣挖挖,干干净净,看来是真的全吞下去了。

“唉。”木子洋没想这么干,虽然他是让高铭给他口,但他保证他绝对没动过让高铭喝他的精液这种脑筋。

高铭咽进去的分量可不少。

“唔唔、里、里愣不愣送守呜。”

木子洋没发觉自己检查完之后就一直用手把玩着高铭的舌头。“啊抱歉抱歉。”说着连忙松手。

高铭抬手擦了擦嘴,下巴上的口水眼泪和血弄湿了袖子。“那个……签名。”说完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极了。他现在可是在问一个刚操完自己嘴巴的人要签名!

木子洋眨巴着眼睛,失声笑出来,“好好。”他站起来,从外套口袋里掏出记号笔在那些照片上一一签下名字,“好了,现在我们继续吧。”他顺手把马桶盖打了下来。

“你你你、你干嘛!”高铭唾弃上一秒还在心里感谢木子洋的自己。

木子洋一把把人抱上马桶盖。

“我还硬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