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皆醉3

Work Text:

崇利明等了一会儿,实在忍不住了,一脸正直的摸去了阿易换洗房间门外,本着要尊重姑娘家的精神,崇利明没偷看,只是撅着个屁股将耳朵贴在门上听着。

“姐姐,这个是什么呀?”阿易的声音糯糯的,带着点小孩子独有的好奇。

“这个是玫瑰花瓣哦。”负责给阿易梳洗的丫头估计也很喜欢阿易,声音笑呵呵的,“用这个洗完身上会香香的哦。”

“香香的?阿易想要香香的!”

“好嘞,来过来一点姐姐给你搓背。”

“谢谢姐姐。”

崇利明听得开心,阿易的声音像个小天使,在他心里射了一箭又一箭,所以他完全没注意身后突然冒出一个人,还整个人趴在他肩膀上,小声的问。

“你这听什么呢?”可颜辛搭上崇利明的肩膀,“偷听小姑娘洗澡?”

“可颜辛?你给我松开松开。”崇利明把可颜辛从身上甩下来,“你怎么来了?”

“嘿,你忘了?咱们今晚还要去那儿呢。”

“今天没空。”

“说好的!”可颜辛不乐意了,“而且还是你先提起的好不好?”

“你烦不烦,我今天有事,去去去,你去找瘟狗陪你去。”

两人正争执着,房门打开了。

“哟,少爷,你怎么过来了,阿易还没洗好呢。”原来是丫头出来了。

“咳咳,我是想来接她,没洗好你干嘛出来?”崇利明一把将可颜辛推到一边去了,怕这小子偷看!

“我出来拿毛巾啊,快好了,你再等等,就是头发有些难干。”丫头捂嘴笑着,“啊对了,少爷,真的要拿裙子吗?阿易他……”

“怎么了?阿易穿裙子肯定好看的!”崇利明不满的打断她,怎么现在连个丫头都敢质疑他说的话了。

“行行行,你们两个先去前厅玩吧,别围在这儿啊。”丫头看上去就不怎么怕崇利明,相比较那些小厮面对着崇利明自在了许多,都敢直接赶人了。

可颜辛也见怪不怪了,他这个好友一向对女性很尊重友好,以至于家里的丫头们都拿他当弟弟那么相处的。

“是崇哥哥在外面吗?”屋子里的阿易突然喊道。

可颜辛乐了,“哟,崇哥哥呀,还挺甜蜜的?”

崇利明手上做着要揍可颜辛的动作,嘴角都要咧到耳根了,边回应道:“唉,阿易你好好洗,我去前厅等你啦。”

说完就和可颜辛打打闹闹的跑到前厅去了。

玩闹过后,两人毕竟还是小孩子心性,崇利明拉着可颜辛就去院子里爬树,崇利明家外面有颗矮树,身子弯弯的,两小孩最喜欢爬到上面去坐着,手里还要拿着根枝条模仿骑马举剑杀敌的动作。

等丫头带着阿易过来的时候,两人正玩得开心,没注意看到阿易,巧的是那丫头正好被路过的管家叫去厨房了,丫头看到崇利明少爷就在前面,就蹲下来让阿易自己过去,而阿易胆子也不小,点点头就接受了这个任务。

可是意外就是意外,不会因为你的身体较小,你的年龄稚嫩,就会放过你。

“啊。”一声痛呼,崇利明看到的就是被自己用枝条打倒的阿易。

“阿易?我打到你了?”

阿易一脸呆滞的坐在地上,没什么反应,但是脸上已经出现了不浅的红痕,眼圈一下就红了,眼泪不要钱的就往下掉,在那小尖下巴上汇聚成一滴往下落,落的崇利明又自责又心急。

“阿易,对不起,痛不痛?”崇利明跳下来,一把将阿易抱坐在怀里。

“……不痛。”阿易没有大哭也没痛叫,只是在崇利明抱起他时顺手抓紧了崇利明的衣领,“阿易知道哥哥不是故意的,所以阿易不会哭的,哥哥也不要难过啊。”

崇利明咬着下唇,他觉得很难过,阿易太懂事了,比他这个七岁的大孩子还懂事,他宁愿阿易哭闹,这样他还能哄哄阿易。

“看来眼睛没事,我去找你家下人那点药膏来,你看好她啊。”可颜辛说完就跑了。

阿易大概看出来崇利明的不高兴了,努力忽视脸颊的刺痛,打起精神的大声说:“哥哥你们刚刚在玩什么啊?阿易也想玩!”

“我们在骑马打仗哦,一会儿你崇哥哥就带你一起好不好?”崇利明摸摸阿易的头,只觉得这个小人儿换了一身新衣服,身上干净后,漂亮的像个小谪仙,淡色的衣裙也十分合适,白嫩的脸颊倒显得那红痕越发明显了,看的崇利明脸上刚有点笑意就消失了。

“哥哥?”

“哥没事,你还说不痛,眼睛还在掉眼泪呢。”崇利明轻轻蹭过小孩的眼角。

“哥哥,如果阿易一直找不到娘,你也会一直和我在一起吗?”

崇利明突然就懂了阿易为什么这么懂事,为什么都不做一个四岁小孩该有的撒娇和任性,即使受伤了也不哭不闹,原来她早就因为失去了亲人这件事而害怕,她甚至会害怕自己也在下一秒就丢下她,所以才会这么乖巧懂事。

“阿易,我的阿易,哥会永远和你在一起,就算找不到你娘了,哥也会永远保护你爱你的。”崇利明再也忍不住了,紧紧的抱着阿易,鼻涕眼泪都蹭到阿易衣服上了。

可颜辛带着人过来的时候,就记下了这个他大概一辈子都忘不了的情景,甚至想回去画下来永久保存,那个平日里趾高气扬心比天高无恶不……咳咳,的大少爷,据他自己说除了刚出生(和挨他爹的揍)就再也没哭过了,今日竟然抱着个小姑娘哭成这个样子,实在是太有趣了。

……

“怎么样了?不会毁容吧?”崇利明坐在石凳上抱着阿易,眼神紧张的盯着管家。

“瞎说什么呢,没什么事,明天估计就好了。”管家无语的敲了一下崇利明的额头,给阿易擦了点药膏后就抬头看天,“晚膳应该差不多好了,可颜辛少爷留这儿吃吗?”

“行啊。”

崇利明那颗心总算放进了肚子里,抱着阿易往用餐的地方走,可颜辛边摇头追上去边心里吐槽着,现在就见了媳妇忘了哥们,要命!

餐桌上,崇利明非要抱着阿易喂她,审修和他夫人看阿易这么可爱的份上,也就随他去了。

“阿易你要吃啥?跟哥说,哥给你夹。”

“哥我想吃肉。”阿易还有点害羞,头也不敢看餐桌,只盯着崇利明。

崇利明很享受这种被需要的感觉,一口一口的肉就往阿易嘴里喂。

用完了晚饭,到了该睡觉的时候了,阿易被安排在了客房睡,审修还安排了一位带过孩子的厨房大娘陪他,崇利明虽然也嚷嚷过想和阿易一起睡,但是被他爹以照顾不了阿易这么小的孩子为由拒绝了。

崇利明撇嘴,边向在帮他解衣服的娘抱怨,“阿易是我未来媳妇,我怎么就不会照顾了,我可以学啊!”

“行了,才多大啊你就媳妇媳妇的叫着,不害噪!”

“有什么害噪的,您不也是我爹的媳妇?我以后肯定对阿易比我爹对您还好!”

“那这个目标可不容易实现了。”

“您瞧好了吧。”崇利明钻进被子里躺好,闭上了眼睛,他娘出门的时候就帮他把灯灭了。

半夜睡得迷迷糊糊的,崇利明感觉有什么东西挠的他脸上痒痒的,抬手就发现被窝里多了个肉乎乎的东西,脑子清醒了一些,睁眼就对上一双大眼睛滴溜溜的看着他。

“阿易?你怎么来了?”

“我想和哥哥一起睡。”

崇利明乐了,把阿易往怀里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