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Chaste as Ice

Chapter Text

皇宫里的积雪已经融化得差不多了,蔚蓝的天空中没有一片云彩,柔和的日光直直照耀在沾着露珠的鸢尾花瓣上,显现出晶莹剔透的质感。

小公主还不满五岁,穿着粉白色的蓬裙,和她的双胞胎姐姐在花丛中追着鸟雀玩耍。远处雪白的鸟笼上的轻纱帘帐向两边撩开,Bucky半倚在软床上,温柔地看着那两个摇摇晃晃的金色脑袋。

但Bucky明显有些体力不支,他的身体不冷反热,皮肤渗出了细小的汗珠,微微浸湿的长袍贴在他的身上。可他难得看到女儿们,即使浑身虚软也执意带她们来到这个花园之中。

可小孩子总是能找到好玩的事物,也不需要大人陪同,一来到这个如同仙境般纯白美丽的空间便睁大了好奇的眼睛,肆意在花丛中玩闹起来。

他听着女儿们稚嫩甜软的童音远远传来,恍如天籁。

朦胧之中Bucky仿佛看到了过去,曾经也有那么一个漫无边际的白色花海,盛开在他们村庄旁最高的山峰顶端。他和Rogers去过那个圣地,就像误闯天堂的傻小子一般,沉醉在无与伦比的美丽奇景中。

但没人知道,后半程是他背着体质虚弱的Rogers走完的。

这其实并不是什么最美好的回忆,只是他想起了幼年的Rogers——那令他的心柔软极了,他从一开始就喜欢那样的Rogers,金色的脑袋,和他双眼一样湛蓝的眼睛,永不服输的倔强气焰,却只会在Bucky的执拗下改变心意,做出一些不那么有男子气概的事,比如说被一个omega当成年幼的猫仔一样护着,比如说让Bucky像背着个残疾人一样将他背到了海拔五百米的山顶。

他回想了很久很久,久到晴朗的天空中飘来了几片乌云,遮住了太阳明媚的光辉。这对双胞胎姐妹也玩累了,于是一路小跑来到鸟笼之中,扑到Bucky的身上撒娇。

但Bucky紧闭着双眼,在两个小肉团的推挤下一动不动,也没有和往常一样开心地抱住她们亲吻,看样子是睡着了。

 

Rogers一整天都心神不宁,陪着大儿子练剑的时候握剑的手都在发颤,像是急欲砍向什么。这种躁动不安的情绪让他难以静下心,却不知这种莫名的情绪从何而来。

但等到他来到Bucky的寝殿时,一切都明了了。他的两个小女儿一溜儿小跑从花园里跑进来,扑进了Rogers的怀抱,嘴里含糊地说着母后不理她们,气嘟嘟的圆脸蛋像极了Bucky小时候的样子。

Rogers无奈地摸摸她们的脑袋,告诉她们母后只是生病了,要多关心他 ,毕竟Bucky是世界上最宠爱她们的人了,千万不能让他伤心难过。

小家伙们在Rogers的教导下一直乖巧懂事,于是皱了会儿眉头就舒展开了,然后用力点了点头。

 

那天剩下的时间里,Bucky的记忆都是混沌的。

他感受到了狂风大作,暴风雨竟然顷刻间席卷了这片土地,而他甚至无力站起身。他的长袍早已被打在身上的雨点还有大量分泌的淫水浸湿,湿透的冰凉布料贴在他火热的身躯上,让他难受得想哭。

恍惚间他嗅到了alpha的气味,异常浓烈而狂暴的信息因子令他兴奋得浑身战栗。此刻的他只想爬到那个alpha身上,掏出那根能满足他的大肉棒塞进自己空虚发痒乃至于疼痛的小洞,他想被压着狠狠侵犯,想被凌辱,甚至想要流血,他知道光是那种痛感就绝对比折磨好上一百倍。

但他又害怕起了这样的自己,害怕自己随时会背叛Rogers。他觉得自己的理智就快消失不见,就跟他第一次发情时一模一样,他渴求任何一个alpha,只要那滚烫巨大的阴茎结能塞住他不停流水的小洞,就算alpha再得寸进尺地捅入他的最深最隐秘的入口射精让他怀孕,也完全没有问题。

他在雨中大口喘息,嘴里呻吟着Rogers的名字,他知道自己不会真的去找别的什么alpha侍卫和他交媾,但他害怕如果再没有alpha前来操干他,他很可能会因为过度亢奋而死。

“Bucky!”

雨声中突然传来了男人的声音,密集的雨点让Rogers的样子看不真切,Bucky唯一感受到的是一双有力的臂膀,将他从湿透的布料中抱了出来。他反射性地抱紧了男人的身子,触碰到alpha的一瞬间两人的皮肤仿佛燃起了呲呲的火花,他甚至搂不稳Rogers的肩膀,全身湿滑得要往下坠。Alpha的气息极短时间就灌入鼻腔滋润全身,引燃了更加强烈的欲望。

Bucky的动作已经不受控制,他整个人挂在Rogers身上,在男人行走过程中不停扭动身体。湿成一绺绺的发丝遮蔽了他的视线,他哭泣着将脑袋埋入Rogers的颈窝,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有多羞耻,只是在Rogers耳边不停地呻吟着:“求你……操我……Steve,快点操我……好难受……”

在Omega动情的催促下,Rogers很快就将他抱进了寝殿,而当Bucky回过神来的时候Rogers已经把他丢进了丝绒般柔软的床中央,正赤红着双眼撕扯他的长袍。

Bucky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衣服被撕得粉碎,浓稠辛辣的alpha信息素如巨大的网将他牢牢罩住,让他每次呼吸都会吸进大量诱发情欲的因子,被挑拨得潮湿不堪,躺在床上饥渴地扭动无暇的肉体。四周堆放的巨大而精美的艳色布匹将他白皙的身体衬得更加小了,他就像被alpha猎人捕获的可怜小鹿,就快化为男人嘴中的美餐,但却毫不自知地乞求男人的进犯,嘴里还哭喊着再不操他就要死了。

他已经完全准备好了,Rogers甚至不需要给他扩张,两手掰开他的脚腕下身一挺,就将粗硬得不像话的肉棍捅进了汁水泛滥的小洞中。

Bucky发出了一声极度舒适的浪叫,他只是被操了第一下就高潮了,下意识地夹紧了双腿,同时穴内涌出的大量淫液冲刷着Rogers的阴茎前端,沿着边缘挤出了肉穴,破闸而出般浇在床上。

在Rogers看来,他的omega已经彻底变成了一块淋满了蜜糖的鲜奶蛋糕,极度的香甜能瞬间剥夺人的理智,让接近他的任何人变成欲望控制的野兽。而Rogers则在这股飓风中心,被Bucky口中呼出的,还有浑身上下散发的催情因子完全唤醒了兽性。

由于Bucky的热潮期被连续的怀孕延后,这次发情对他来说几乎是个全新的体验,他的身子仍和最初一样青涩无措,堆积到这个时间点爆发的情潮无疑危险而又致命。

但Bucky仍浑然不知,迷茫而依恋地搂抱着他的alpha,用力弹起的小屁股迎合着Rogers捅向自己的大肉棒,被操得又疼又舒服。他满足而性奋地舔着自己红透的唇瓣,就像个饥渴的以精液饱腹的淫物,时而发出尖细的媚叫诱惑Rogers穿刺得更加用力。

而作为深爱着Bucky的alpha,Rogers迫不及待地想要奉陪到底,他会一次又一次操穿这具饱满多汁的肉体,操出所有淫靡的汁液,让他的妻子变成为了承欢而生的完美造物。

在接下来的一星期里,女仆们几乎看遍了国王和王后交媾的场面。

她们私下里相互嘀咕,说王后果然是不知廉耻,明明长着一张天真无辜的圆脸蛋却又会如此骚浪地扭摆湿淋淋的腰胯,执着于勾引国王和他交媾。

而她们没想到,她们那英俊而不苟言笑的国王竟是如此急色的人,轻易就被王后勾去了魂魄,单手搂起王后相比之下娇小的身躯,用上手指或是那根大得可怕的阴茎捣弄王后不知餍足的骚穴,再者掌掴那圆润的翘臀发出啪啪的声音,在王后的哭喊中吮咬他红肿的唇瓣,或是在那刻下了斑驳红痕的白皙肌肤上再度添上几个吻痕。

几个女仆说,自己还不小心看到了王后那处——小巧的不停翕张的肉穴就像个殷红的小嘴,色泽像是被alpha操干了无数次那般艳丽,而且湿软得要命,稍经撩动就脆弱不堪地喷溅出淫水,撒得满地都是。

贱货,迷惑君王的淫物。

她们背地里骂得难听极了,只是因为自己得不到完美的alpha国王的垂怜而心有不甘。她们想着凭什么国王只对王后一人上心,将他当作宝一样捧在手心呵护,甚至不给外人看他一眼,变相地将他囚禁在这个偌大的宫殿之中。

而王后也从来没有怨言,对国王百依百顺,连一点忤逆之心都没有。她们把王后判定成一个空有其表的,只会用肉体满足国王的梦淫妖,若王朝最终覆灭,也全都是他一人的错。

对于热潮期的伴侣们来说,他们则完全没有闲工夫去在意别人的眼光。发情的omega会极大程度损耗对方的精力,然而对于Rogers来说并不奏效,反而是Bucky消耗过度,在Rogers野兽般不停歇的操干下几乎浑身散架。

到了热潮期的最后几天,Bucky就像个害怕被侵害的处子omega一样缩在床头,紧紧夹住双腿挡住他的嫩穴,一旦Rogers靠近就两眼湿润,不停摇着头往后缩。

Bucky不想让他的alpha再轻而易举地掰开他的双腿,操进后方那个就快被磨破的肉穴了。因为他累极了,但Rogers最喜欢在他体内成结,喜欢揉挤他的肉体榨出汁水,还喜欢将精液全部灌进他的体内,用肉棒堵在穴口,不许他射进去的白浊在操干下流失。

这样一来的结果是,Bucky好几次被操醒的时候都浑身酸痛,躺在湿嗒嗒的一滩淫靡体液中哀鸣呜咽,小肚子里则被灌入了满满的种子,像是怀孕了一般微微隆起。

 

热潮期总算过去了。

在结束发情的第二天,Bucky被照在脸上的日光弄醒,脑子还迷迷糊糊的,全是昨夜被他凶猛的alpha操到晕厥的记忆。

他扭动了下疼痛的四肢,下一秒就感受到身后结实而火热的宽广胸膛。他下意识地翻了个身,侧躺进Rogers怀中,依恋地圈住男人的腰。

他的alpha心疼地吻着他的额头,撩起一绺挡住眼睛的棕色发丝别到耳后,出神地望向Bucky明亮的蓝色眼睛,然后捏了捏他柔软的脸蛋。

“我们又会有孩子了。”

Rogers说完,Bucky便一声不吭地低下头,整个身子赖到了Rogers身上,像是想要伴侣将他完全抱进怀里。

这是一个十足的撒娇举动,Rogers无奈地笑笑,将Bucky抱在胸前,夹住他冰凉的双腿,然后隔着厚实的被子将他牢牢圈在怀中,只露出一个脑袋。

“怎么了,不开心?身体还难受?”Rogers轻声问道,小口吮吸着omega光洁的脸蛋,麻痒而亲昵的动作令Bucky舒服地眯起了眼,却只是微微摇了摇头,仰起头寻找Rogers的嘴唇,想要和他接吻。

“告诉我,Bucky,你知道任何事都可以和我说。”Rogers捏住了他的下巴,讨不到吻的Bucky扁了扁嘴,样子有点苦恼地垂下眼帘。

“我已经好久没出去过了……”

Bucky的眼睛湿润了,像是想起了什么,那圈蓝得如同静谧的天空般的虹膜收成窄小的一圈,漆黑的瞳孔里似乎映出了他们出生地的璀璨夜空,“就算回去看一眼也好,那里毕竟是我们生长的地方,不管村庄是否已经被夷为平地……但我想,那座山还在……”

他抬起头,在皇宫待了那么多年来第一次用乞求的眼神望着Rogers。

“我想和你一起去——并不是说这里就不好,只是……我就是好想出去……”

Rogers没有说话,只是将一手探进被窝里圈住Bucky光裸的腰身,让他贴向自己火热的身躯,缓慢地拍着他的背鼓励他说下去。

Bucky的脸上浮现红晕,犹豫了好一会儿才继续说道。

“快要七年了,我给你生了那么多孩子……十一个可爱的王子公主,你就不犒劳一下我吗?”omega的尾音听起来有点埋怨的意味,软糯的音调让他这句话显得可怜兮兮的。Rogers被他的话逗笑了,含住omega的红唇就来了一个热情的舌吻,把Bucky亲到浑身无力,抵抗似的耸动身体,想从他的怀中逃出来。

“是的,我确实该好好奖励下我的王后,你真是我的宝贝——”

Rogers说着,双手开始四下抚摸起了Bucky光滑的肌肤,引得他一阵阵颤栗,“拥有你是我毕生的幸运,我愿意为了你做任何事。若你想回去,那我们干脆这周就出动,把那儿修建成王后的度假场所,以后你随时都可以回去,休憩、游玩——只要你开心,一切都不在话下。”

这下子Bucky的脸彻底红透了,他惊喜地盯了Rogers好几秒,然后才发出一声兴奋的欢呼声,整个人窝进Rogers的怀里开心地蹭蹭,抬起头用晶亮的大眼睛望着他。

“天呐……真的?Stevie……我好爱你!”

他说着就献上了好几个吻,像只磨人的小母猫般和他的主人玩闹了起来。Rogers哭笑不得地安抚怀中兴奋的妻子,到了后来则擦枪走火地与之交缠起来。

得到想要的东西的Bucky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这让他看上去美极了,就连被操干的时候嘴角仍挂着慵懒的微笑,诱惑得不行。情爱进行到中途的时候,Rogers甚至忍不住将笑得温柔又勾人的Bucky抱了起来,走到华丽的宫殿中央将他按倒在光洁的地面上,在不少女仆的侧目中侵犯了他的王后。

仅此一举,Bucky就怕羞地啜泣起来,到了后头便开始抽抽搭搭地求饶,再一次在众目睽睽下被alpha粗硬的肉棒干到昏厥,眼角还带着泪痕,软绵绵地任Rogers将他抱回了寝殿。

 

三日后的夜晚,王都再次飘扬起了鹅毛大雪。

Bucky在半梦半醒间感受到了光亮。他困难地睁开双眼,惊讶地发现Rogers正在给他穿衣服,还朝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即使他感到很奇怪,但仍听话地整装完毕,让Rogers拉着他的手走出了皇宫。

皇城外的冰天雪地中,几辆马车停在雪白的道路上,他可爱的儿女们正坐在车里兴奋地朝他们挥手,就像灰蓝色的雪夜中集聚的漂亮的小精灵。

Bucky微笑着和子女们打完招呼,就被Rogers抱上了马,随后alpha就用强健的手臂圈住他的腰身,拉起了缰绳。

尽管Bucky感到有些疑惑,却是满心雀跃。他回头看着Rogers的脸,漫天飞舞的雪花蒙住了人的视野,而Bucky的视线却透过了斑驳的雪白,对上了Rogers湛蓝如海的双眸。一瞬间他的心脏都好似停止了跳动,静静地等待着什么。

“我们今夜就走,去我们初遇并相爱的地方。”

Bucky的心跳骤然加速,他回头看着冰封的雄伟宫殿,在广阔的天地间渐渐缩小,成为了苍白大地上的一小块点缀。

他的脑子乱成一团,犹豫着想要说些什么,他觉得自己必须问出一个问题,却由于困意而组织不了语言,于是到了最后,他只是缓缓地呻吟了一句“Steve……”

他微弱的一声呼喊凝聚了所有复杂的情绪,Rogers笑着亲吻他的脸侧,让他以一种舒服的姿势躺在自己怀里。

“我爱你,Bucky。我的行动准则里只有你的名字,你想要什么,想去哪里,或是想要我成为什么样的人,我都会倾尽全力达成你的愿望。”

Bucky闭着的眼睫毛颤抖了下。

“Stevie……我也爱你……”

他低声说道,然后像是真的睡着了,一言不发地窝在Rogers的怀里,眼角还亮晶晶的。Rogers又亲吻了下他的脸颊,然后轻轻舔吮着他的嘴唇。

“睡吧,我的宝贝,你可以在到达之后告诉我你还想要什么。”

而Bucky并没有睡着,就在Rogers将他紧拥在怀之后,他感觉到Bucky动了动身子,然后靠在他颈窝里,小声地说了一句:

“……这片大陆的和平多亏了你,不要让你的子民失望了,Stevie……”

Rogers总能听懂Bucky话语中的含义,他怜爱地拍拍Bucky的背,在他耳边低声说道:

“我知道。”

他们披星戴月,在冰雪之夜离开了王都。驶出城门的最后一刻,Rogers回头看了看高耸在王都中央的皇宫,壮丽的建筑在飘着冰晶和雪片的夜空中像是个巨大的鸟笼,而如今它的笼门开放了,放走了国王,王后,以及他们的子嗣。

“我们还会回来的。”

Rogers亲了亲Bucky的头发。

“我不会让我的子民失望,也永远不会让你失望。”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