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Chaste as Ice

Chapter Text

他们坐着马车奔波了数日,最终经过要塞,到达了王城的中央。

保留下来的金碧辉煌的皇宫就像只会出现在童话故事中的城堡,威严地矗立在王都的最高地带。当Bucky踏在那锃亮光洁的华美地砖上时,顿时感到了自己的格格不入。

在Bucky眼中,Rogers自然是个王者,他是个英勇强悍的alpha,完全有着坐拥大权俯瞰城池的资格。相比之下,Bucky则感到很自卑,每当他跟在Rogers身后行走,看着他猩红的披风威风凛凛地展开,一瞬间身旁掠过的华丽殿堂仿佛为他而造,衬托他的英姿。而跟在他后头的自己就像放在Rogers床头的布娃娃,他能够一直陪伴Rogers,但也许根本配不上完美的国王。

距离Bucky的预产期只有不到一周的时间了,他多少感到了焦虑,在幸福不已的同时也感到了惶恐不安。

但Rogers毕竟是标记了他的alpha,总能敏锐地察觉到他的不对劲。在一个晚上,Rogers抱着他的omega倒在床上,哭笑不得地听Bucky嗫嚅着说出心中所想。Bucky哪里都好,就只是跟Rogers一样,在面对伴侣的时候总是担心自己哪里配不上他。最后Rogers说尽了情话,才让他的王后恢复了自信,微笑着窝进他怀里与之缠绵。

三天后,Bucky为皇室诞下了王子。

在婴儿清脆嘹亮的啼哭中,皇城里飘散的雪花凝结在了地上,停雪初晴,阳光柔和地洒遍华丽宫殿的每一个角落。生产过后的Bucky极度疲累,苍白的脸蛋被汗水打湿,抱着孩子的Rogers朝他投去心疼的眼神,轻轻将宝宝放在他的怀中,伸手撩起他汗湿的棕发别到耳后。Bucky虚弱地微笑起来,怜爱地抱住宝宝小小的身子。

淡金色的光辉照在洁白的床上,还有几束透过帘子洒向Bucky同样白皙的脸蛋。他的身体裹在宽松的纯白睡袍里,躺在富丽堂皇的寝殿中央,漂亮而纯净得就像坠入凡间的天使。

微弱的阳光照进了Bucky的眼睛,空气中的浮尘飘动着,时间仿佛凝滞在这个瞬间,他的双眼胜过整个皇宫最明亮夺目的蓝宝石,澄澈得空灵,眼里是无尽的柔情。他微微张开淡粉的嘴唇,轻声呼唤着Rogers的名字,亲吻着婴儿小小的额头,缓慢低语着“我们的宝贝……Stevie和我的宝贝……”

战争停歇,新王上任,皇室后裔的降生,三重喜讯让整个国家沸腾了。人们讨论着国王和他疼宠的从未露面的王后,感激涕零地过着从未有过的和平生活。

降生的小王子十分健康,初次生育的Bucky也恢复得很快,没过几天就已经能像个优秀的母亲那般哺育并照看自己的孩子了。平日里Rogers总是事务繁多,每当空暇时便立刻回到Bucky和宝宝身边,给予母子俩尽可能多的宠爱。

Bucky从来不知道自己还能过上那么幸福的生活,如今他为Rogers诞下了子嗣,他的alpha陪在他的身边,他们深爱着对方,举国和平,再没有那些纠缠他的噩梦,成为王后的他也不再是当初那个容易受到欺凌的omega。也许是上天大发慈悲,终于愿意把从他们那里夺走的幸福归还于他们。

 

两个月后的一天,Rogers忙完了事务,匆匆来到了王后的寝殿。

精美的帘纱在微风中拂动,Bucky穿着珍珠白的睡裙,背对Rogers站在窗前。带卷的棕发披散在光滑的后颈上,睡裙的衣领很大,斜挂在Bucky的左肩上,另一边则松垮地垂在右手臂上。

Rogers从后面靠近了他,听到脚步声的Bucky回过身来,看到Rogers的下一刻就露出了甜美的微笑,而这时Rogers才注意到,原来Bucky正抱着小王子喂奶。小小的婴儿躺在Bucky的怀里,含着他的右乳不愿松口,肉嘟嘟的脸蛋因为吸吮而鼓鼓的。

“Steve,忙完了?”

Bucky问道,手掌轻轻拍着宝宝的背部。Rogers从后面拥住了Bucky的身子,点了点头,埋首在他颈间深吸了一口气,让Bucky发痒地瑟缩了一下,笑着回头用鼻尖蹭了蹭alpha的脸颊。

“我们的宝贝怎样,Bucky?”

“嗯?很好啊,”Bucky勾起嘴角,晶亮的眼睛眨了眨,而之后他“嘶”了一声,皱起眉低下头看了眼,“啊……”

“怎么了?”Rogers紧张地问道,Bucky摇摇头,引导宝宝松开乳头,此刻Rogers才注意到他湿漉漉的乳尖,红肿的顶端似乎被宝宝吃破了,呈现了殷红的色泽。

一股热流瞬间从下腹蔓延而起,这样的场景让alpha的本性蠢蠢欲动起来。生育过后的Bucky基本上恢复了原来的体型,而身体曲线却比原来柔和了许多,除了脸部还是圆润得可爱之外,四肢已经变回了原来那般纤细。Rogers看着Bucky抱着宝宝来到了小床边,小心地将他放了进去,盖好被子,轻拍着他的身体哄他入睡。

在那个角度,Rogers可以看见Bucky半透明的宽松睡裙下的身体,在阳光照射下显得隐晦而情色,一举一动都美得令人窒息。

Bucky刚站直身子,就被Rogers从后面抱住,搂起腿弯和腰身打横抱了起来。Bucky惊叫一声,连忙后知后觉地捂住嘴巴,眼睛瞄向睡着的宝宝,生怕将他吵醒。

“Steve……?”Bucky小声呼唤男人的名字,接着就被抱出了寝殿,来到了花园之中。这是Rogers命人给王后修建的天地,种满了大片的白色鸢尾,其中还建造了喷泉和水池,而在中央则是一个雪白的巨大鸟笼,里面是供王后休憩的软床。

而当下,Rogers抱着他的omega走进了鸟笼,将他压在柔软至极的床中央。Bucky的睡裙早已凌乱不堪,露出了大片白皙的胸脯和修长的双腿,半遮半掩的美好肉体就这样被他强壮的alpha笼罩在身下。

“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好好做过了。”

Rogers的眼神阴沉,两眼燃烧的欲火几乎能将Bucky灼伤。

如今日光暖暖地洒在他们身上,在户外交合的做法依旧令Bucky感到害羞,但他的身体在这些日子里一直叫嚣着alpha的疼爱。他抬头看着Rogers的脸,从中读出了深情,还有浓重的占有欲与侵略欲,赤裸的情感烧得他两颊发红,只能犹豫地咬咬下唇,点了点头。

 

在这个闲适和晴朗的午后,白色鸢尾还在散发淡淡的香气,飘散在偌大的花园中,偶尔几只不知名的鸟雀飞过鸟笼,都会吓得Bucky夹紧了Rogers的肩背。

Rogers体内的alpha猛兽已经完全被Bucky散发的暖香唤醒了。

Bucky还在担忧地四处张望,而随后Rogers就拎起了他的脚踝,用一手握住,让那桃子般圆润的臀部露了出来,白皙的臀肉还带着粉,看上去既鲜美又肉感十足。Bucky松松垮垮的睡裙早已被扯开,远远地扔在一边,他的肉体完全暴露在户外的阳光下,白皙的肌肤几乎泛起了淡金色,笼罩了一层模糊的光晕。

“Steve……不要只是看……”他小声说道。

男人接着就分开了Bucky的双腿用力往下压,让他的膝盖抵住肩膀,Bucky甚至能看到自己高高翘起的臀部中央的鲜艳肉穴,正紧张地吐出透明的汁液。

他的alpha盯着那翕张的小洞看了一会儿,便开始用手指扩张那个入口。Omega的恢复力让Bucky的洞穴几乎和以往一样紧致,手指插进去的一瞬间,Rogers就感觉他挤入了温暖的蚌肉之中,柔滑又细腻的肉壁紧紧咬住他的手指,蠕动着向内吮吸,在他使坏地突然抽插时还会受到惊吓般溢出大量淫水,若是再快速戳刺几下,那些清甜的omega汁液就会失控地喷溅出来,将身下的丝绒打湿,汇聚成亮晶晶的一滩。

“呜……”

Bucky有点难为情地看着alpha在他股间榨出汁水的场面,而Rogers似乎注意到了他的害羞,于是倾身向前吻住了Bucky的唇瓣,吸食他嘴里的津液。

“Bucky,你好甜,不管哪里都是……”Rogers吻着他,嘴唇逐渐向下滑动,停在了那颗红肿的高高挺立的嫩红上,“会痛吗?”

“……嗯?”Bucky还沉浸在肉穴被翻搅的酥麻感中,恍神地盯着Rogers的脸,然后点了点头。

“唔……有,有点……”他吸了口气,看着Rogers伸出舌头快速地舔了舔他的乳尖,全身像通电一样颤栗起来,“已经很多次了……宝宝他总是……呜……会吃破乳头……”

Rogers的喉头发出一声轻笑,宽厚的舌面卷起娇小的乳头,来回舔舐让它东倒西歪,湿黏黏的沾满了男人的津液。破了皮的乳头比以往还要敏感得多,被男人整个含住的时候火辣辣的仿佛要烧起来一般,又痛又爽,直接逼出了Bucky的一声哭吟。

“因为你的乳头太嫩了。”Rogers说着,用力一吸,让香甜的乳汁突破小孔涌进口中,吞食下腹,手掌还握紧那柔软的乳肉,让他的奶水聚成小水柱射进嘴里,Bucky受不了地哭叫起来,双臂无力地搂住Rogers的脑袋,扭动水蛇般细瘦的腰身,性感得让人血脉贲张。

“但你又是一个优秀的母亲和妻子,你的双乳在哺育儿子的同时还要伺候丈夫。”

“Steve……不要说了……”

Bucky微弱地呻吟起来,他的肉穴已经痒得发麻,Rogers一直在慢悠悠地扩张他的小洞,最深处得不到抚慰的失落感让他难受得想哭,肉穴里跟着流出了大量汁水,将男人的手整个浸湿,甚至连身下的软床都打湿了一大片。

“想被操吗?”Rogers问道,嘴唇吸吮着Bucky敏感的耳垂。

他的伴侣很少会说出这么露骨的话,Bucky当下就羞红了脸,抱住Rogers缩在他怀中,难为情地点了点头。

“我们已经做过那么多次了,你不需要感到害羞,”Rogers笑着亲亲他头顶的发旋,将肉棒对准了那个不停收缩流水的小洞,“虽然这样的你可爱得令人发狂——我的王后,我只想狠操你的软穴,让你放声淫叫,把汁水喷得到处都是,害得我不得不用阴茎结堵住你的穴口。”

Bucky被男人说得语塞,眼里泛起了水光,而下一秒那根火热的肉棒就挤进了湿泞不堪的小穴,一瞬间插到了底,甚至溅出了一朵小水花。

“呜啊……Steve……”Bucky哭叫了起来。Rogers插入之后完全没有等他喘口气,就用双手捏住Bucky的臀肉提起来,倒着插起他多汁的屁股。

他被alpha的身影完全笼罩,背光下只能看到男人硕大的阴茎高频地穿插自己发红的小洞,他的屁股被抬高,柔软肉穴被粗大的肉棒翻搅出了水,然后被旋转研磨着捅到最深。

这样淫靡的场面近在咫尺,Bucky看着他殷红的穴肉被阴茎不停拉扯翻出,甚至在男人发狠撞向穴心之后,过多的淫液会被挤得喷溅出来,还有不少洒在了他脸上。

“啊啊……不可以……太快了……”

饥渴许久的alpha就像出闸的凶猛野兽,完全有能力将omega一次又一次地操翻。Bucky不停哭泣求饶,间或斥责出声,之后又撒着娇求男人轻一点儿,哭诉着肉穴会破的、会被插坏,但他软糯的哭声只会让Rogers更加兴奋,反而抱起他的身子站起来,火热的肉柱兀地撞向最麻痒的一点,Bucky立刻泪眼朦胧,绷紧双腿浑身巨颤,直接就被alpha插射了。

而Rogers始终没有停过,他抱着Bucky走出了鸟笼,边走边狠操着omega美味的肉穴。颠簸之下Bucky害怕地抱紧了他,Rogers趁机咬住了Bucky肿胀的乳头,大力吸吮里面的奶水,同时抱着Bucky的屁股上下套弄,溅出大量的水花,肉棍插到底的时候还左右旋磨,直把他的王后操得抽抽搭搭地掉眼泪。

Bucky知道自己的哭叫肯定早被花园周边的女仆们听见了,可以料想之后的日子那些女仆会用怎样的言语来形容那个放荡的王后,说他恬不知耻地引诱国王与他在光天化日下交欢。

“不要……不要再走了……呜呜Steve……你好坏……”

Bucky睁开朦胧的双眼,看着身边的景象瞬间颠倒,他们来到了鸢尾花丛中,而Rogers躺在地上,正扶住Bucky的腰让他骑着自己的肉棒。由于他们很少用这种体位,所以Bucky一时束手无措,双手撑在Rogers结实的胸肌上不知道该怎么办。

“宝贝,骑我,像这样。”Rogers笑道,双手猛地压下Bucky的屁股,让他的肉穴瞬间把肉棒吞到了底,Bucky抽泣着软了身子,听话地按照Rogers的指示摆动腰胯,尽力用小洞吞含涨得更加粗硬的alpha肉棒。

“你做得很好。”

Rogers称赞道,双手向上捏住了Bucky的乳房,拇指按着乳珠向中间挤压,像是想让他的两颗粉点互相摩擦。而Bucky的胸部只是相比正常男人要柔软一些,并没有明显的长大,所以并不能乳珠相抵,但Rogers的动作让两颗发痒的乳头当场溢出了奶水,破皮的那颗甚至射出了一小道奶流,洒向了Rogers的腹部,就连空气中都蔓延起了一股奶味。

Bucky软着身子倒在Rogers胸膛上,泪汪汪地乞求男人轻一些,而Rogers只是怜爱地亲吻他柔软的面颊,下体开始一通狂顶,猛力操开Bucky最深处的入口。

“啊啊!Steve!不……里面不行!不要插进去……”

“怎么了宝贝,再为我生个孩子不好吗?”

Rogers说着,阴茎狠命一戳,龟头就插进了那个隐秘的入口,紧窄的软肉箍着粗大的柱身,温暖又湿润至极,像是达到了Bucky最柔软脆弱的内里一般。这种感觉令Rogers的结迅速形成,Bucky在这种进攻下又被操射了一次,无能为力地任男人的阴茎结挤进了窄小的穴口,牢牢结住他不许动弹。

“呜呜Steve……好痛……会怀上的……”

“没事的,Bucky,我爱你,”Rogers吻着他的嘴唇,“我愿意用尽生命去爱你——你不知道我有多想把你一次次操到怀孕,让你给我生下一个又一个孩子,建造属于我们自己的王国。”

他将舌头探进Bucky的嘴中,舔舐着他的口腔。Bucky含着Rogers的舌头,轻轻啜泣着,男人的话让他的心快要融化了,随之涌来的是被爱的强烈幸福感。他能感到Rogers滚烫的精液正持续不断地涌进自己的深处,将大量种子浇灌在他的omega巢穴之中。

“嗯……Steve……”

在伴侣饱含爱意的亲吻下,omega很快就软化了,他感觉自己被Rogers的精液彻底充满,又疼又舒服的满足感令他发出了可爱的咕哝声,无意识地蹭起了Rogers的颈窝,想要男人紧实的拥抱。

Alpha的射精持续了很长时间,直到最后Rogers的结消退,抽出湿淋淋的阴茎时,大量混着淫水的精液瞬间喷出了红肿的嫩穴,浇灌在身下那纯白的鸢尾花上。Bucky早已无力地窝在Rogers怀中呻吟,昏昏欲睡,全身布满了红痕与淤青,屁股和乳房更是被彻底凌辱了一番,看上去淫秽得要命。

那就像是Rogers玷污了天使至高无上的纯洁羽翼,但他却丝毫不感到愧疚。因为Bucky是他的,他深爱着Bucky,只要有这份情感存在,他永远不会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Rogers抱起了Bucky软绵绵的身体,慢慢走回了寝殿之中,将他放在柔软的床上。

他凝视着Bucky温柔的美丽睡颜,甚至有种永远将他拘束在皇宫深处的念头,不想让任何人看见他,觊觎他,或是威胁他的安全。

他想让Bucky快乐地生活在他建造的温室中,外头的冰雪触碰不到他的分毫,他们的孩子会像小精灵一样围绕着他转。Bucky可以幸福地微笑,无拘无束地生活在最安全的地方,穿着华美的衣裳尽情享受国王的疼宠。

Bucky永远都是,也必须是独属于Rogers一人的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