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Chaste as Ice

Chapter Text

在那次谈话之后,Bucky几乎再也没见过Luke了。那个年轻人仿佛在躲着他,平日里只要瞄到他的身影就迅速闪到一边,就连大家围在饭桌旁吃饭的时候也不见人影。

这对Bucky来说反而是好事,至少他不需要绞尽脑汁,想着用什么样的表情来面对那个青年了。

接下来的日子就跟以往一样和平。 Bucky不时会抛头露面,去村里的集市购置一些Marie家需要的用材。一开始Bucky总是胆战心惊,以前的遭遇让他对陌生的alpha十分警惕,再加上作为omega的他还大着肚子,伴侣又不在身边,这意味着他得一个人应付所有的突发事件,思想负担自然重了许多。

所幸的是,这个村庄的民风相当淳朴。他不敢想象,若是在以前他和Rogers生活的那个村落,出门闲逛的omega绝对会遭到别人的白眼和奚落,他们的独立会被视作离经叛道,忽视自己的职责。他们就像alpha的生育机器,待在家里日复一日地做家务,哺育孩子,伺候自己爱或不爱的伴侣,就这样过完单调的一生。

可在这里却恰恰相反,也许是beta占了绝大多数的原因,也有可能只是因为Bucky是个异邦人。村民们最多只会用好奇的目光打探Bucky,或者愣神了几秒便继续干起手头上的活。

 

流沙瓶里的沙子不紧不慢地滑落,时间流逝的速度在分离时总是慢得令人烦躁。

距离Rogers离开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月,而他这一去便是渺无音讯。Bucky对他的思念转变为了空前的恐惧,在最近更是愈发严重。他经常抚摸脖子上残留着的Rogers的标记,而事实上,他根本连Rogers是死是活都无法确认,只是不断地麻痹自己,只要颈侧的印迹不退,Rogers一定不会惨遭不测。

尽管白日里Bucky可以强颜欢笑,装作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还能帮Marie干不少小活。但每到夜里,那些纠缠他的梦魇便阴魂不散,好几个晚上他都被满目的鲜血和遍体鳞伤的肢体吓得呜咽,最后尖叫着从床上坐起。听到响动的Marie立刻匆匆赶到他房间,用毛巾给他擦汗,轻拍他的背部安慰他睡下。Bucky糟糕的精神状态让这个老女人提心吊胆,她担心Bucky再这么折腾几次迟早会得心病,这对他肚子里的孩子来说绝对是不利的,但她却想不到更好的办法去开导他,让他相信Rogers将军会平安归来,与他相见——毕竟她心里也完全没个准数。

一天下午Marie叫住了Bucky,当时的他正挺着圆隆的肚子,打算去院子里收衣服。

听到女人声音的Bucky停了下来,回头发现Marie正坐在饭桌旁朝他招手,于是便走了过去,小心翼翼地坐在她对面。

“孩子,你听我说。”

Marie的两手交握着,打量了下Bucky的脸色说道。

“我还是觉得你得好好休息。我知道,也许你对借住在我们家感到过意不去,但可别忘了你肚子里还有个小生命,千万别累着自己,那些活交给我来做就行。”

“没事的,Marie,”老女人的关心让Bucky微笑起来,“我并不脆弱,我知道怀孕时哪些活可以干,哪些活不可以干。”

Marie叹了口气,脸上的沟壑皱到了一起,“可是……万一你有一点闪失……”

“Marie,”Bucky握住了她的手,澄澈透亮的大眼睛直直地望向她的眼底,“对不起,我只是——需要做些什么来占据我的脑海。”

他咬了咬嘴唇,垂下了眼帘。

“我不能只是待在家里,懒洋洋地坐在椅子上晒太阳。事实上我害怕独身一人待在原地,那让我感到十分惊慌。在短短时间里,会有无数种可怕的景象在我脑子里横冲直撞,霸道地重复闪现,指不准其中哪个就是我们的下场。我知道,我应该对自己生活在和平的地带而心存感激,但每当我想到Steve正身处混乱的世界,与敌鏖战,生死未卜,我就根本无法呼吸……我宁愿和他一起作战,至少我们可以不用分离,同生共死,不需要过上这种坐卧不安的生活——”

Marie心疼地看着这个omega缓慢诉说着,Bucky的眼眶有些红,聚集的泪水只是沾湿了睫毛,没有掉下来。

“但现在的我终究只是个会让他分心的累赘,所以我才答应了他,在安全的地方等着他回来。”

Bucky发出一声哽咽般的低泣,咬住了发红的唇瓣,Marie伸手抚摸着omega脑袋,慢慢地梳理他柔软的棕发,像在进行无声的安慰。

“事实上,那一天你和你的丈夫出现在我家门外,我就知道了,你们之间的连结过于强烈,我活了那么多年,几乎没嗅到过融合得如此完美的气味。没什么比硬生生分离一对璧人更叫人难过的了,孩子,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只是一定要小心,你要知道Rogers将军绝对不会希望你受一点伤害。”

Bucky点点头,望向窗外白茫茫的一片,太阳的金光温柔地晒在地面上,将雪地里的冰屑照得晶莹剔透,却没有丝毫暖意。

“……我好想他。”

他的声音很低,沙哑中带着浓浓的鼻音。

“我好想他,想得心脏绞在一块儿……我的Stevie……”

Marie有点手忙脚乱地擦去omega脸上的眼泪,不停抚摸他的脊背。

“Omega可是珍稀的宝贝,要是让你的alpha看到你掉眼泪心都会碎了。”Marie叹息着低语,苍老的手掌拍了拍Bucky的手背。

Bucky只是轻声哭了一会儿就停了下来,用手背擦擦眼泪,吸吸鼻子,勉强恢复了正常的样子。

“出去散散心吧,孩子,冬天快要过去了,集市里会有些有趣的小玩意,卖艺的人们总在午后表演,希望他们能让你开心一点。”

Bucky无言地点头,坐了一会儿便站起身,在走向门外之前Marie又叫住了他。

老女人干枯的手抓了抓围裙,仰头对他说道:“你的丈夫一定会回来的。孩子,要有信念,即使是它是一种飘渺不实际的东西,但总比毫无依托要来得好,指不准哪一日上天就会听到你的心声,把你的另一半归还于你。”

他“嗯”了一声,朝Marie投去一个浅浅的微笑,走出了大门。

 

户外的阳光非常暖,Bucky漫步在村里的小道上,穿着盛装的男男女女从他身边经过,朝同一个方向走去。

这片土地的冬季十分漫长,一年里只有不到四个月的时间气温会回暖,有些日子甚至会融雪。对于人们来说春季便是一年之中最盛大的节日,而如今,距离冬天结束只有一个月了,村民们张灯结彩的似乎在举办迎接春日的盛典。

穿得花花绿绿的小孩子们从人群中飞快穿过,旁若无人地嬉戏打闹,Bucky在人群中央被推着往前走,差点被四处乱跑的小鬼头撞到。就这样来到了村中央的广场,人群较为疏散了,Bucky才舒了口气,走到围成一大圈的摊上挨个参观打量。

出来摆摊的大多都是中年的女性beta,卖的东西从生活用品到精细的手工艺制品都有。Bucky心不在焉地闲逛,眼睛打量着身旁的摊子,并没有怎么注意前方的路,结果一不小心撞到了前方的男人,踉跄地后退了一步。

就在Bucky回过神的一霎间,他嗅到了一股毛骨悚然的气息,过去那些恶心的回忆顿时涌上了脑海,他畏惧地后退了一步,那个高大得像堵人墙般的壮汉骂了句粗口,转过身俯视着他,眼里闪过一丝诧异。

“喔?一个omega?”男人玩味地笑着,不顾Bucky的挣扎,伸出粗壮的手臂握紧他的手腕拉到身前。

“这个村子里居然还有这么可爱的小东西吗,喂,你们快过来看!”

这个Alpha就像在炫耀刚逮到的兔子一般,回头朝同行的男人说道,另一手还隔着裤子下流地捏了把Bucky的臀肉。Bucky立刻惊叫起来,蹬动四肢打在男人身上,一边奋力挣扎一边大声呼救,而身旁的村民似乎在忌惮着什么,纷纷躲得远远的,用同情的眼神望着他。

“操,性子那么烈,大肚子会让你的骚穴更加痒吗宝贝,要不让我的老二来给你捅捅?”那男人恬不知耻地摸着Bucky的肉体,腥重的alpha气息让Bucky惊吓得几欲晕厥。就在男人打算硬把他抱走时,一记闷棍突然从后面敲在他头上,男人吃痛地捂着脑袋哀鸣,挥棍的人立即抓住了Bucky的手腕,带着他奔跑起来。

Bucky还未从刚刚的事中缓过神,就已经被带出了人群,脚步虚浮地跑动着。而此时他才发现面前这人竟然是Luke,但让他害怕的是,Luke身上散发的是同样陌生的alpha气息。

“你冷静点……并不是所有的alpha都是恶人。”

Luke停下来回头喊道,Bucky缩回手臂的动作停住了,他怔了一下,犹豫地打量着面前的青年,而很快他就听到后方传来男人的叫骂声,他没时间过多思忖了,于是只好咬咬嘴唇,扶住肚子继续跟着Luke在道路间奔跑穿梭。

“那是村长的儿子,一个嚣张跋扈又风流成性的alpha,他就是个恶棍,从来都不把omega当人看。”

青年的声音听上去义愤填膺,但Bucky没有说话,只是在吃力奔跑的同时不停回头张望,他们已经快离开村中央的广场了,正朝一条杂草丛生的弯折小道前进。可是Bucky没有办法再得跑更远,因为一阵疼痛兀地从他腹部蔓延,迅速扩散到下肢,令他双腿发软,冷汗直冒,他连忙停了下来,脸色苍白地捂住腹部。

“天啊……你,你怎么了……?”Luke神色慌乱地扶住面前的omega,他可从来没有应对过这种事,想要帮忙却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上帝啊你是要生了吗?”

Omega虚弱地摇摇头,“不……我只是……需要休息一会儿。”

“可是……”Luke看向后方,通过枝叶缝隙隐约能看到一阵骚动,“他们会追上来的——”

Luke看他嘴唇发白身子不稳的样子,只能咬咬牙说道:“这条路走到尽头就是村口了,到时出了村子你得反方向兜个大圈回去,路程虽然比较长但至少安全。你先坐下缓缓,我尽量帮你引开他们。”

“什么……等下,你一个人太危险了。”

“我可是alpha,”Luke难得对他笑了笑,腼腆地说道,“alpha应该保护omega,而不是伤害他们。”

青年说完便转过身,朝他们前进道路的反方向跑去。

 

Bucky休息了好一阵子,等到腹部的疼痛感渐渐淡去才站起身。

他按照Luke所说的出了村子,绕着外围回到了那栋熟悉的木屋前。

以往孩子们追逐打闹的空地上如今没有一个人影,Bucky走在空荡荡的道路上,发现雪地中分布着杂乱的脚印,而他还没来得及看清,先前那股张狂而暴戾的alpha气味就窜入了鼻腔,他连忙转身后退了几步,只见不久前对他动手动脚的alpha就站在他面前,缓缓逼近。

“美人,你真像被堵在墙角的小猫。别以为你找了个帮手兜了条远路我就找不到你了。”

男人迅速伸手掐住Bucky的手腕,另一只粗糙的手掌探进他的腿间,无视了他的尖叫摸起了那股间的柔软。

“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的味道太他妈重了,又浓又骚,甜到要化掉的气味飘得到处都是,你就那么饥渴想要alpha来侵犯你吗,嗯?我看你被搓几下都能弄湿我的手了。”

“呜……放开!”Bucky剧烈挣扎起来,过于浓烈的alpha气息熏得他头晕脑胀,男人恶心的举动更是气得他浑身发抖,颈侧的标记如同烧灼般疼痛起来,他挣脱出了一只手,然后毫不留情地一拳打在alpha的脸上。

“操!你个婊子竟敢打我!”

男人气红了眼,拉扯着Bucky的衣服想把他摁在雪地里,Bucky虽然怀着孕但力道也并不小,他拼命地抵抗,一时之间两人竟僵持不下。

就在混乱之中,冰冷的空气里出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辛辣气息,渐渐变得强烈起来,熟悉的因子让Bucky瞪大了双眼,浑身窜过了一道凶猛的电流,险些摔在地上。

而之后,一把明晃晃的重剑便架在alpha脖子上。

举剑的金发男子阴沉着脸,周身环绕的怒气如同数不清的无形利刃,仿佛下一秒就要将男人千刀万剐。

“你在对我的妻子做什么。”

Rogers低沉的嗓音十足骇人,而他没等男人做出任何反应,就一言不发地砍向男人猥亵着Bucky的手臂,任飞溅的鲜血洒得到处都是。

男人倒在雪地里哀嚎不已,Bucky错愕地站在那里,似乎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他震惊的表情迅速染上了喜悦,而很快就变得泪眼汪汪。他可怜兮兮地盯着Rogers,仿佛一眨眼他就会消失一般。

Rogers走到了他心爱的Bucky面前,将他朝思暮想的伴侣用力抱入怀中,手掌抚摸着他的脑袋,深重地呼吸着那股甜美诱人的omega气息。过了好久,他的伴侣才仿佛从梦中清醒,颤巍巍地伸出双手,不顾一切地紧紧回抱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