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Chaste as Ice

Chapter Text

Bucky就是苦寒之地的一汪暖泉。

在他恢复记忆之后,Rogers更清楚地认识到了这一点。Bucky怀孕的身子柔软甜美,笑脸温和,语气轻柔,仿佛就是最大限度包容所爱之人的完美omega,让浴血奋战挥剑杀敌的Rogers在回归营地之后能够将紧绷的情绪连同武装一并卸下,沉浸在这脉喜人的清泉里,让安抚的暖流滑过自己的每一寸肌肤。

Rogers将军率领战士经历了异常艰辛的一战,回归的士兵呻吟着分散在营地四处,清理伤口。远处的狼烟在紫红的晚霞中渐渐淡去,Rogers撩开了营房的门帘,还未看清室内陈设就被一个散发香甜气息的人撞了个满怀。

他立刻扶住了那人,带着熟悉笑脸的棕发omega盯着他的脸瞧了一会儿,随后展开双臂抱住了他。Rogers微笑着回抱住Bucky,埋进那柔顺的棕发里呼吸着伴侣的味道。身型更为瘦小的omega正与他紧密相贴,Rogers甚至能感受到Bucky隆起的腹部正柔柔地顶着自己。

Rogers的手缓缓滑到了Bucky的臀瓣上,在omega疑惑的视线里一手扶着他的脊背,另一手搂起他腿弯将他抱了起来。

突然上升的高度让Bucky惊呼了一声,但很快他就放松了身子,靠在Rogers的颈窝上笑了起来。手中的重量让Rogers感到无比安心,他似乎忘记了自己正身处战乱时代,那股刺鼻的血腥味仿佛也随之消散殆尽,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真正的家的气息。

为了Bucky,他失而复得的妻子,他必须从始至终强大得无人匹敌,直到这荒唐的战争终结。他想要Bucky活在安全的地带,像过去一样做着他喜欢的事情。Rogers希望看到他能干聪慧的omega穿着漂亮的衣服,依偎在自己身上,样子幸福得就像是得到了整个世界,孩子们则在他们膝下牙牙学语,稚嫩脸蛋上的双眼亮晶晶的,流露出被亲人宠爱的喜悦。

Rogers跟Bucky说过他的幻想,这个温柔的omega当时就抱紧了他,水润的眼睛泛红,点头说着这一定不只是奢望。

而现在,Rogers走到行军床边上坐了下来,Bucky则坐在他的大腿上,伸手帮他脱下战甲,一边为他检查身体。

“我没有受伤,Bucky,别担心。”Rogers无奈地说道,而Bucky仍固执褪下他的里衣,显露的精壮身躯上只有偏白的旧伤疤,经过漫长的年月也无法消退,如今交错着分布在Rogers的肌肤上。

“以前你的身体虽然瘦弱,但分明是完好的。”Bucky叹息道,手指轻轻抚摸那些已成为战斗勋章的伤疤。新生的皮肤比原本的更加敏感,Bucky触摸的地方渐渐蔓延起一阵酥麻,Rogers颤动了下,反手抓住他的手腕制止了他的动作。

“你不喜欢?”Rogers问道,但问出来的下一秒他就后悔了,没人会喜欢这种狰狞的伤口,即便是深爱自己的人,那些伤疤的存在只会让他们徒增伤感。

而Bucky只是摇摇头,脱出了Rogers的桎梏,柔软的嘴唇在Rogers的脸上轻轻刻下细密的吻。

“我宁愿替你承受这些伤,”Bucky皱起了眉头,“你一定很痛。”

Rogers笑了起来,摇摇头搂过Bucky的身子,捕捉到他的唇瓣将舌头深深探入,舔弄着他的口腔。

在Bucky透不过气之前Rogers就放开了他,Bucky喘息着扭动了下,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坐在Rogers的怀中。

“Steve,你知道吗,”Bucky的手抚摸着Rogers金棕色的头发,与他额头相抵,“有些时候,我总希望自己是个alpha,这样一来我就能跟你一起上战场,帮你干掉那些敌军,替你挡箭雨刀花。但我又无比庆幸自己是个omega,因为我能怀上你的孩子,孕育我们相爱的结晶。我能感受到我们的骨肉在我体内一天天变得更有活力,就像孩子的父亲一样,小时候身子骨明明脆弱得不行,却是个活蹦乱跳的可爱的淘气鬼,被他的omega深深爱着。”

Bucky握着Rogers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腹部,声音轻飘飘的,像是在讲一个童话故事。

“我知道你这些年来经历的痛苦,也许失去记忆的我根本无法和你分担,但现在的我希望能安抚你,给你力量,让你真正感受到自己是被爱着的——你孤身一人太久了,我想要补偿你……”

他的声音有点发颤,双眼一直盯着面前的Rogers,看着这个alpha的眼神逐渐变得深邃。他能感受到Rogers圈住自己腰身的手臂隐隐发颤,似是急欲发力将他压入怀中,微红的眼眶让Rogers看上去像是感动得想抱住自己的omega大哭一场。而且就算他真的这么做了,Bucky也只会和以前一样,抱住alpha埋在他胸前的脑袋,让他或流泪或抱怨地发泄一些小情绪。即便最后演变成Rogers撕扯他的衣服、操干他小穴的情形,他也愿意承受。

因为他太了解Rogers对他的爱,那份患得患失的心情若是演变成绝望,也只会是Bucky使然,他愿意用身体和细言软语安慰自己的alpha,让他一直爱着的Rogers坚信Bucky永远属于他一人,没有任何人和事能改变。

余晖透过晚霞照射在冰冷的雪地上,反射出了诡谲的暖色光芒。营地里的士兵们开始围绕篝火坐成一团,发出嘈杂的议论声。

他们嚼着军粮,诅咒那些在他们身上划拉开血口子的敌军。他们筋疲力尽又满腔愤懑,没几个人会去留意Rogers将军的踪影。

Albert跨过堆得横七竖八的刀剑,踏在厚厚雪地上朝将军的营房走去。他猜想将军多半在他的omega的香软身躯上汲取气力,但他得去查看一下状况,若有必要还得给他们把把风,毕竟这也是Rogers吩咐他做的。

而当Albert走到营房外面,伸手稍微撩起门帘时,一股甜蜜得像是融化的奶油般的气息瞬间喷涌而来,他甚至没来得及把门帘放下,就已经将室内缠绵的两具肉体看了个仔细。

床上的两人浑身赤裸,肌肤相贴四肢交缠,Rogers那根涨大成紫红色的alpha肉棒正疯狂捅着omega的小巧肉穴,将里面的透明汁液像朵小水花般地挤出来,棕发的omega哭叫着揪紧床单,另一手扶着自己明显隆起的肚子,眼泪流个不停,却是一脸心甘情愿。

Albert感觉手脚僵硬,许久未闻到的发情omega的香气让他忘记自己应该立刻放下门帘,但他只是伫立在那儿,两眼紧盯着omega被操得翻出殷红穴肉的屁股,以及布满了深红的指痕和吻痕的白皙肌肤。

Omega根本不需要压抑尖叫,因为呼啸的风声和战士们的叫喊完全掩盖了他的声音。很快Rogers就抱起了omega,将这个成年男人像个布娃娃般轻松地抱在怀里,肉棒狠插着他痉挛地喷出透明汁液的肉穴。Omega的叫床声渐渐变为细弱的哭哭啼啼,撩得人心痒难耐,红润的唇间不停溢出呻吟,断断续续地呼喊着“Steve”,随后在男人更猛力的抽插下哭叫求饶,委屈地抱怨着太用力了、要插坏了。

若不是Rogers之后就将白浊灌满了omega的穴道,甚至还满溢出来滴落在地上,Albert怀疑Rogers真的会就这样把他怀孕的妻子操晕过去。

发泄之后的Rogers注意到了空气中多了一丝陌生alpha的气息,他回过头,用Albert从没见过的凶狠眼神瞪着他。

结合当中的alpha对自己的omega怀有异常强烈的占有欲,迎面而来的压迫感让Albert一慌神松开了门帘,灰绿色的布料当即遮住了里面的火辣场景。

Albert感受到自己的下身早已硬挺了起来,可惜他只能在心里咒骂出声,背对着营房坐在雪地中,看着军营里的士兵走来走去。此时太阳刚巧落山,昏黄的背景逐渐暗淡下来,燃烧得劈啪作响的篝火充当了营地里星星点点的光源。

 

在Albert离开后,Rogers才回过头来,抱着Bucky压在床上。Bucky的身上覆着层薄汗,胸口不停起伏,两条腿仍环在Rogers的腰侧,那双失焦的眼睛湿润而又迷人,弯翘的眼尾似乎带着笑意。

就在Rogers将精液射进他小穴的时候,Bucky也同时绞紧穴道高潮了。Rogers知道Bucky的身子比起不少omega都要淫荡,这个omega不需要多余的抚慰,只要自己的alpha用肉棒捅他的肉穴,或者只是揉捏他储存了奶水的胸部,他很快就会颤抖尖叫着射了自己一身,小穴和乳头也跟着溢出大量的汁液。

但这样的他只属于Rogers一人,Rogers也独钟情于Bucky敏感又柔韧的身体。众人敬畏的将军在面对自己的omega时总像一个毛躁的小伙子,饥渴地发掘Bucky身上的更多的敏感点,将他玩弄得汁水淋漓,湿透了身下的床单,到了最后只能不停啜泣,哀求他的alpha停下,或者给予他更多。

而Bucky也喜欢配合Rogers玩这种游戏。

“Bucky,还有力气吗?”Rogers捞起Bucky的腰,让他以骑乘的体位坐在自己身上。

Bucky眨了眨眼睛,看上去有点疲惫,但更多的是食不餍足。怀孕之后他的欲望便比以前更加强烈,他喜欢Rogers用浓厚的alpha气息将他整个包裹,撩拨他的感官,让他兴奋得只想和自己的alpha再度缠绵。于是他点点头,双手攀在Rogers的肩膀上。

“可我饿了,”Rogers这样说道,双眼却紧盯着Bucky的胸口,“你愿意等我回来再继续吗?”

话音刚落Bucky就皱起了眉头。

察觉到自己的alpha开始挪动身子,貌似真的有离开的打算的Bucky连忙伸手拉住了Rogers,双腿交叉夹紧了他的腰。

“不愿意。”Bucky咬了咬嘴唇,蓝色的眼睛直直地盯着他。

Rogers本来还想再逗他几句,但下一秒他就感受到散发着奶香味的柔软胸部贴在自己脸上,挺立的红色乳粒划着他的嘴唇。Bucky挺起胸脯凑向Rogers,看上去像是想给自己的alpha哺乳,却因自己淫猥的动作而感到些许羞耻,紧贴着Rogers的肉体甚至在微微发颤。

没几个alpha能抵挡omega伴侣的勾引,即使是自制力超群的Rogers也一样。于是下一秒Rogers就接受了他的施与,张嘴咬住了Bucky的乳肉,粗糙的舌头接着用力舔过敏感的乳头,收缩口腔吸吮出里面的微甜奶水,Bucky一下子就浑身酥软,跌在Rogers怀抱里,嘴里控制不住地发出带有哭音的呻吟。

Rogers的动作急迫得像是多天未汲取水源的沙漠旅人,他将Bucky的乳房吸得酥麻,大量奶水顺着流进嘴中,Rogers不停吞咽,上下滚动的喉头给Bucky带来了不小的视觉冲击。

就在这个窄小的行军床上,将军搂着他的omega,在他胸口埋头吸吮,交替榨取着两颗粉嫩乳头中的奶水,直到把omega吸得蜷起了脚趾,口中无意识地发出呜呜声,双腿蹬动着不知是感到难受还是舒适。

等到Bucky的乳汁都被吸光之后,Rogers才松开口,嘴唇上沾着的奶白色液体让Bucky感到有些眩晕,他红着脸注视着自己的alpha,然后凑上前伸出舌头舔掉了那几滴甜蜜的乳汁。

他以为Rogers这就尽兴了,于是推动着他的胸膛,催促他去吃点真正的食物。然而Rogers纹丝不动,依旧紧盯着Bucky的身体,像是还想做些什么。

“Steve,怎么了?”

Rogers看着Bucky疑惑而天真的表情,视线往下扫视着那赤裸的白皙肉体,上面尽是自己印下的斑驳红痕,胸口挺立的深粉两点闪着水光,淫靡得引人遐想。

“你太漂亮了……不管哪里都是。”Rogers低语道,双手罩上了Bucky饱满的胸脯将他压在了床上,而Bucky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Rogers就用手向内聚拢了Bucky的乳房,形成一道小小的沟壑。

“Steve……你在做……啊啊!不!”

Bucky的话语说到一半,Rogers就用大拇指拨弄起了脆弱的乳粒,之前被不停吸吮的乳头现在敏感得要命,Rogers粗糙的指腹磨蹭着那两颗软粒,带来的强烈酥麻感瞬间席卷了Bucky的全身。与此同时,Rogers硬挺的阴茎插进了那道乳沟,在双手握住Bucky乳肉的同时用力往中间挤压,半包住他的肉棒开始大力抽插起来。

“呜……唔……Steve……”

Rogers的龟头不停撞击着Bucky的嘴唇,被将军强迫乳交的omega只能乖顺地张开嘴,等着每一次顶进后吸吮他的龟头,用猫一样的软舌舔过前端敏感的小孔。

“天啊……Bucky,你的嘴……”Rogers挺动下体,将肉棒频繁插进Bucky湿热的口腔里,硕大的硬物压迫喉咙的感觉让Bucky的眼里浮现了泪水,他努力伺候着Rogers的肉棒,用舌头一下下舔掉顶端渗出来的前液。

Rogers抓着他乳房的力道大得将最后的一点乳汁给挤压了出来,Bucky怔怔地看着自己红肿的乳头上渗出了奶白色的汁液,随后被Rogers的指腹抹去。

这种尝试让双方都情难自制,就像之前Bucky给Rogers腿交的时候一样,充当甬道的大腿皮肤被阴茎摩擦得火辣,而如今,滚烫的胸部肌肤和乳头上如同蚂蚁咬噬般的快感几乎让Bucky扭着身子想要脱离。他的嘴唇濡湿,一下下含进Rogers的肉棒,泪水和alpha的前液将他的脸湿得一团糟,露出一副与平时的端庄迥异的放荡姿态。

敏感的Bucky在Rogers释放之前就射精了,而他的哭叫声被堵在了半路,因为Rogers随后就射了他一嘴的精液,粘稠的白色液体还有些许附着在他脸上,缓缓向下流淌在凌乱的床单上。

高潮后的Bucky有些晃神,他用手捻起嘴边的白浊,喉头跟着吞咽了一下,在Rogers喘着气的凝视中将指头含进嘴里,把alpha射给他的精液吮吸干净。

即便做出了这样的举动,这个omega似乎还对自己无意识的勾引浑然不知,表情迷茫而无辜,Rogers深呼了一口气压下自己的欲望,躺在床上从后面将Bucky抱在怀里,双手缓缓地抚摸着他的肚子。

“Steve,我累了。”Bucky有些困倦地小声提醒,Rogers笑了笑,又将他抱得紧了些。

“你还没吃东西。”

“我不饿,”Bucky闭着眼睛哼哼,“我只是很想睡……小东西被我们折腾得可够呛。”

意有所指的话让Rogers有点难为情,即便他很清楚胎儿并不会知道发生在他们之间的火辣性爱。

Rogers不知道当自己操干怀孕的妻子时那种异常的兴奋是从何而来,他只是沉迷其中,沉迷于Bucky身上那股源源不断的香味,感受着平时清甜的气息变为热潮时甜腻的奶香。也许是因为他的Bucky是如此甜美可口,就连怀孕时的魅力也丝毫不减,甚至在床上还更加娇俏磨人,仿佛只有插出他体内过多的汁液才会消停下来。

Rogers怜爱地抱着Bucky,双手轻柔地抚摸他的肚子,听着怀中之人的呼吸音逐渐变得规律。

就在Rogers昏昏欲睡的时候,手下突然传来一丝轻微的颤动,他立刻就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惊喜地盯着Bucky微微发颤的浑圆腹部。

紧接着他就感受到孩子踢动的触感,轻轻的,持续了好些时间,就像是他们的孩子想隔着母体跟父亲互动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