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Chaste as Ice

Chapter Text

Bucky最终没有告诉Rogers。

他只是偏过头,瑟缩成一团埋进伴侣的怀中,嗅着萦绕在他身上的气味。那味道让他想起了棕色的笔墨泼洒向牛皮纸,暖黄的、柔柔地洒在院子里的阳光,还有晒得暖烘烘的散发出温馨香味的棉被。

那就像深埋在脑海里突然跳了出来的记忆,一开始只是零星的一点碎片,接着便是大块色斑汇聚成的清晰图像。浑浑噩噩中他睁开眼,看到掠过他身旁的苍白破败景象——这是他不熟悉的冰冷世界,也就只有这个抱着他的男人才会让他感到安全,让他知道自己究竟有多重要——Bucky早已在Rogers心中占据了一个无法取代的位置,他绝不是一个随便惨死在哪里都可以的战俘。

直到一条粗糙的毛毯将他裹了个严实,Bucky才终于动了下身子,双臂搂紧了身旁唯一散发热度的东西,将湿漉漉的脑袋抵在上面。

Rogers感到诧异,他看到那棕色的脑袋急切地往自己的怀里钻,紧张的表情像是害怕伴侣随时会离开。

Bucky表现出的依赖让他心酸,他回想起了他们的过去,那时候他们仍住在那间破旧的小木屋里。作为村庄里貌美而刚强的omega,Bucky却出乎意料地很容易被邻居孩子们的小玩笑吓到,那些小鬼头总爱逗这个好脾气的omega,每当他们扮成诡异的怪物从角落里窜出来吓唬他的时候,Bucky总会慌张地抱紧身旁那个比他还要矮小的alpha,直到对方气喘得几乎透不过气,才后知后觉地放开双手连连道歉。

不同的是,现在的Bucky再也不需要放开Rogers了。过去那个瘦弱的alpha早已褪变,Bucky不用再顾忌自己一个不小心就会弄痛自己的伴侣,事实上,他可以完全按自己喜欢地拥抱Rogers,无论动作多么急迫多么用力,Rogers都会温柔地回抱住他,甚至用上比Bucky还要大上许多的力气。

在安置好Bucky之后,Rogers才走出营房去惩处那些不知好歹的alpha。

战争冷漠无情,分秒之内便会有人丧命,参战的alpha们大多冲动暴躁,即便是一个军队的人也难免会为了琐碎小事大打出手——没人会在意几个士兵的死亡。

他本就不是什么圣人,更何况他们伤害了他心爱的伴侣,只消这一个罪名就足以让他们冰封的尸骨在悬崖下摔个粉碎。

也算是便宜他们了。

Rogers低头看了眼悬崖下的深壑,冰蓝之下便是黑黢黢的一片,毫无生机,只有时不时席卷而来的寒风,将冰沫吹成一阵阵的白雾。

 

Bucky在半梦半醒之间徘徊了许久,意识才终于有了一丝清明。他眨了眨酸涩的眼睛,麻痹的感官再次感受到冰冷的空气。他慢慢从床上坐起来,四处环顾,却没有看到Rogers的身影。

一瞬间他的心就悬了起来,一种急迫和担忧的情绪充斥了他的脑海。他连忙撑着床板站了起来,发现自己身上换了件简单的银白长袍,质地柔滑而轻薄。这个时候他才真正意识到自己确实脱离了危险,他缓缓呼出一口气,颤抖地伸出手摸摸自己的肚子。

他双脚赤裸地走了几步,就听见有人的脚步声从门帘外传来,逐渐靠近。

“Bucky?”Rogers看到自己的omega走下了床,连忙快步上前扶住他的腰。在嗅到伴侣的气息的下一刻Bucky就软了身子,双手搂着Rogers的脖子不放,几乎整个人都挂在了他的身上。

Rogers的身上很冷,战甲上凝结着粗糙的冰粒,而Bucky似乎感觉不到,单薄的身子与他紧紧相贴,嘴里发出轻轻的呜呜声,像是一只依恋主人的小动物。这个亲昵的举动让Rogers的心不禁漏跳了一拍,他猜想Bucky也许还心有余悸,本能驱使下的omega会更加依赖自己的alpha。

Bucky看上去也有了些气色,微红的圆脸蛋上几乎看不见以往的防备和猜疑。

“好些了吗?Bucky,你昏睡了一天,需要吃点东西。”

他抚摸着Bucky的脸颊,忍不住将他搂进怀里深吻,他的omega被吻得喘息不已,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任由将军将身子发软的他打横抱了起来。

 

漆黑的天空里有一道银色的轨迹。

Rogers从后面抱着Bucky坐在篝火旁,看着第一片雪花落了下来,随后便是第二片、第三片……纷纷扬扬飘落,粘结在覆盖了一层积雪的地面上,仿佛认为这个世界还不够寒冷。

下雪的频率越来越高,一次比一次势头更大。军队将会在几天后到达王都,而Rogers还在做最后的思想斗争。他知道自己不能将Bucky带上战场,但也不能贸然将他留在这里,考虑到Bucky终究还是个地位低下的战俘,而且是个怀孕的omega。他不放心。

“Steve?”

Rogers的注意力被Bucky轻声呼唤了回来,他将纷乱的思绪抛到脑后,低头看着怀里的男人。此时的Bucky正披着他的大衣和皮草,裹得鼓囊囊的,柔顺地躺在他的胸口,似乎感觉很温暖。Bucky歪过头打量了下自己的alpha,接着便被什么东西吸引了视线,从衣服里伸出手,想接住一片摇摇晃晃飘落的雪花。

那一小块结晶轻巧地坠在他手心里,Bucky的样子似乎有点开心,回头朝Rogers微笑了起来,这也许只是个无意识的动作,但对Rogers来说,这感觉像是将一丝火星扔进了干草中,毫秒之间燃起了熊熊大火。

下一刻,Bucky看了看自己被握住的手腕,朝Rogers眨眨眼。那无辜又澄澈的双眼极大程度上地引诱了Rogers,他的呼吸变得粗重,拉过Bucky的手腕吻上了他的嘴唇。

入口的香软唇瓣令Rogers忍不住大力吮吸,Bucky的喉头发出小声的呜咽,配合地整个人贴在Rogers身上,让alpha浓重而侵袭性十足的气息将他牢牢包裹。

与那些粗鲁残暴的alpha们不同,Rogers的味道对Bucky来说太美好了,而他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气味对于Rogers来说也是一样,男人揉捏他身体的动作急迫得像是想将他拆吃入腹。Bucky的双腿无意识地踢蹬着,两手攀在Rogers宽广的肩背上,红着脸回吻他。

那柔软的舌头乖顺地舔弄Rogers的嘴唇,挑拨着Rogers的舌头,让温厚的软肉深深舔进自己的口腔,一直舔到深处的软腭,Bucky当场就被刺激得流下眼泪,Rogers的舌尖搔刮着他敏感的口腔深部,像是想用舌头操进他的喉咙。

Rogers的双手开始脱Bucky的衣服,实际上他只用将那几件厚衣稍微拨开,就会发现Bucky银白的祭司袍早已被乳汁浸湿了一片。

“Bucky……我的宝贝……”Rogers低语着,揉捏起了Bucky的胸部,和正常男人形状大小无异的乳房却对他有致命的吸引力。或者说,只要是Bucky,无论他变成什么样子,Rogers总是无法抗拒。

他用指尖拨弄Bucky柔软的乳头,听着omega哼出带有哭音的呻吟,Bucky扭动着腰,来自胸口的刺激似乎取悦了他,但身体直接的反应却让他感到羞赧。

乳白色的奶水大多渗透了衣服,而总有几滴滑到Bucky的腹部,麻痒而微粘。Rogers看起来想说些什么,他的眼睛凝视着Bucky,双手则巧用力度地给他揉着胀痛的胸部。

“Steve.” Bucky澄澈的双眼望着Rogers,黑而圆的瞳孔里似乎装着夜空中的银河,浅笑中带着许久未见的温柔。

“Steve……”

Bucky又变成了情动时只会呻吟伴侣名字的omega,音调软糯带着些微的鼻音。他双手扶过Rogers的后脑勺,将他的脑袋按向了自己的胸口。

下一秒,Rogers的嘴唇就隔着衣服抿住了Bucky的乳头,舌头扫过乳尖,舔去了淡淡的奶味。Bucky软了腰倒在雪地里,任Rogers双手捧着他腋下,埋头在他乳房上吸吮。

夜空中出现了满天的繁星,亦或只是缓缓坠落的雪花造成的错觉。Bucky泪眼朦胧地望向辽阔的夜空,感受到Rogers撩高了他的长袍,将厚实的衣服垫在他身下,用火热的身躯紧贴着他不让他受冻。

Bucky已经浑身赤裸,发情的香气飘散在寒冷的空气中。Rogers将那两颗乳头吸到红肿,直到湿润的两点耸立着,再也流不出更多奶水,便开始吮咬起了他的乳肉。

远处的营房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黑暗中只能看到模糊的人影,那也许是几个被omega气息撩拨得难以入睡的士兵,却不敢上前与将军分食。Bucky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腿被Rogers捞起,纤细的脚踝被抓着放到嘴边,用舌头向上舔舐着,轮流含吮冰冷的脚趾。

Bucky被Rogers的动作逗笑了,而当Rogers湿滑的舌头插进他的趾间的时候,一股快感迅速顺着腿脚蔓延到下体,没受到抚慰的阴茎竟颤巍巍地硬挺了起来,Bucky瑟缩着抽回了腿,转过身蜷成一团。很快辐散到后穴的酸麻感迫使Bucky扭起了身子,收缩着肉穴想要缓解痒意。

“Bucky,夹好它。”

Rogers覆在Bucky的后背上,地面的积雪冰冷刺骨,但他已被无法消退的热意冲昏头脑。他将自己勃大的阴茎插进了Bucky柔嫩的大腿内侧,火热的硬物被两边又冰又滑的皮肤挤着的快感让Rogers低吼出声。

Bucky的双腿听话地夹着Rogers的阴茎,下一刻便感受到男人模仿性交般的大力抽插,火辣辣的感觉从冰凉的腿间蔓延而起,将Bucky刺激得惊叫出声。

“我真想插到你的小洞里去。”Rogers的唇贴着Bucky的头发,呼出的热气洒在他脸上。

“可我担心我们的孩子……”Bucky小声提醒,将呜咽吞回了肚子里。

“我知道,”Rogers低语道,他的声音因兴奋和克制而发颤,“如果你不愿意,我会等你把孩子生下来。”

他就这样许诺了些什么,Bucky的脸烧得红扑扑的,握住了Rogers圈在他腰部的双手。

炽热的肉棒在Bucky大腿内侧飞快地穿梭,渗出前液的龟头一下下戳着Bucky的阴囊和会阴,柔软的细嫩皮肤似乎快被摩擦到破皮。Bucky被撞得前后摇晃,张着嘴巴哭叫出声,身子向后靠向Rogers的怀抱,偏过头寻找伴侣的嘴唇。

Rogers轻易地捕捉到了Bucky的唇瓣,他的omega是如此的香甜,比以往更甚。他深爱的妻子将身体完全展露,散发着怀孕omega奶油般甜美的气息,引诱着他上前将那美味的身子舔个彻底。

而冰雪中这样一抹艳丽的色彩却只为Rogers一人所有,这让他的动作像是带有某种罪恶的满足感。这是他的omega,是他那不该被任何人染指的妻子。若他许诺给Bucky幸福,他必须为此打赢战争,为Bucky建造一个安全而华美的宫殿,让他成为自己唯一的王后。

Bucky睁着迷茫的双眼,脸上是未曾流露的情感,结合后的他似乎能感受到alpha的纷杂想法。Rogers一言不发,吮咬他唇舌的力度是如此急迫,像是想将他一口一口吞食下腹,又像是害怕再也尝不到他深爱到骨子里的伴侣。

“Steve……我想看着你……”

Omega被吻得几乎窒息,他扭动了下身子,下一秒Rogers就抽出阴茎,将他翻了个身面对自己,接着将粗硬的性器再度插进了Bucky湿淋淋的腿间。

“呜……”Bucky搂紧了Rogers的肩膀,双眼朦胧地望着他。他湿润的棕色长发贴在脸上,Rogers近乎粗暴的抽插让他大腿内侧被摩擦得滚烫,两具相贴的肉体似乎就快在雪地中燃烧起来,而他甚至觉得这样也无所谓。他的脑海中呈现了某些荒谬的想法,他们就像两只缱绻缠绵的不死火鸟,凤与凰在冰雪中的结合散尽了最后的热度,彼此相依相偎冻结成冰,再也无法涅槃重生。

那也无妨,他们毕竟不拥有凤凰那高贵的使命,他们只是有血肉爱欲的凡人。

Bucky全身泛起了粉色,后穴渗出的液体将自己下体弄得湿泞不堪,方便了Rogers搂紧他的身体,用力抽插,从敏感的会阴和大腿蔓延而上的快感让Bucky四肢发软,脚趾颤巍巍地蜷缩起来,他感觉自己攀住Rogers的双手在晃荡下就快折断。

在一阵更为强力的抽动后,Rogers狠狠挺进,将大量粘稠的精液射在Bucky的穴口,吐着透明汁液的肉穴泡在温暖的白浊中,收缩着像是想要吮吸伴侣射给他的精液。

“Bucky……”

Rogers的喘息声近在咫尺,他伸手握住了Bucky的阴茎,下一刻Bucky便浑身猛颤,他的身体太过敏感,不知是火热还是冰冷的触感和他高涨的欲望交杂在一起,他的身体仿佛失去了控制,在伴侣的爱抚下兴奋不堪。捏揉柱身的指头滑蹭到他的顶端,高速摩擦起他的小孔,粘腻的水声下Bucky哭叫着揪紧了Rogers的衣物,颤抖地射在了他手里。

高潮后的omega依偎在伴侣胸前,身子痉挛般发抖,凌乱的棕发让他的脸蛋看上去精致却脆弱,Rogers那只沾满了Bucky精液的手绕到了他的屁股上,开始摸着他滑嫩的臀瓣,享受那美好的感触。

“我爱你。”Rogers另一手止住了Bucky的小挣扎,在他耳边低语道。

那一刻,Bucky的动作停滞了,他抬起头,像是感到不可思议。Rogers苦笑着搂过他的腰,嘴唇贴在他额头上。

“我爱你,Bucky,就算你丢失了记忆也不会改变。我会等你想起一切,想起我们以前是多么相爱……不,即使你再也想不起来也没关系……我爱你,一直都会。”Rogers喃喃道,像是说给自己听的呓语。他那深蓝的眼眸望向Bucky的眼底,似乎在用视线描摹他身体的每一处细节,将它们印在自己的脑海深处。

“Steve……”Bucky深吸了一口气,双手捧着Rogers的脸颊,将两人额头相抵。“我知道的……Steve……”

刹那间Rogers便睁大双眼,浑身猛地颤动了一下。他近乎呆愣地看着Bucky露出了灿烂得耀眼夺目的微笑,恰似过去那个深爱着他的omega。

“我也爱你,Steve。”Bucky的唇轻轻蹭着Rogers的下巴,说出令他震惊不已的话语。

“我想起来了,Steve,我全部都想起来了。你怎么还没发现呢?我的小傻瓜……”

Omega温柔地笑着,眼尾弯翘成Rogers无比熟悉的弧度。他挪动身子爬到Rogers身上,就像他以前允许那个小个子alpha做的那样,用他通透的双眼望向仍处于惊喜中的Rogers。

“我想你了,Steve……这就像是一个漫长的梦,我想我是等不到生下孩子那一天了。”

Bucky用光裸的臀部蹭着Rogers的下体,语气轻柔地说着挑逗的话,脸却红得不像样。

“插我……插我好吗?Steve,我想要你,比任何时候都想要你。”

他的声音越来越弱,有点害羞地说完了这段话,下一秒,Rogers就像重新投入到战争中的意气风发的将士,紧搂过Bucky的腰就将他压在身下,口中吐出的粗重呼吸喷洒在他的脸上,让这个放出蛊惑话语的omega紧张而兴奋地抱紧了他,张开细长的双腿环在他的腰侧。

“上帝……Bucky,我爱你,我爱你……”

Rogers激动地吮吻他的每一寸肌肤,让Bucky动情难耐地扭动起来,他的胸口甚至又汇聚了乳汁,在Rogers狂热的吸吮下喷溅流淌,滴落在雪地之中。

硕大的炽热硬物顶在不停渗出汁液的肉穴上,Bucky有些胆怯地咽了下口水,却是心甘情愿地放松后穴,等待着自己的丈夫将他狠狠操干。

天亮之前,他们有足够的时间感受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