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Chaste as Ice

Chapter Text

“你知道私藏一个omega对你可没好处吧,将军。”

Albert对迎着冰霜跨上战马的Rogers说道,他没有忽视那股甜腻的omega香气,与正常的气味又有细微差别,更像是——

“一个怀孕的omega,”Albert饶有趣味地望着Rogers瞬间阴沉下来的脸,“没有alpha能抵挡孕期omega释放的信息素。他会落得跟那些婊子一样的下场。”

“他不会。”

Rogers的双眼像反射阳光的冰棱,直直望向面前之人。Albert笑着用腿夹住马腹,无奈地摇了摇头。

雪下得越来越大,像是泼下了一座城池的棉絮,密密麻麻的雪花遮蔽了视野,军队迎着极度冰冷的寒风踏在厚厚的积雪上,拉载军资的一架马车里传来淡淡的奶油香,转眼便被袭来的风雪吹散。

 

“嘘,Bucky,小声点。”

Rogers从后面抱着Bucky。军队在行军途中驻扎生火,马车周边除了几个巡逻的alpha士兵外一片冷清。Bucky身上披着厚厚的毛皮,被Rogers抱在怀中。

怀孕让Bucky整个人都昏昏沉沉,他嗅着伴侣身上散发的信息素,嘴唇颤抖地缩进他的怀里。

“很难受吗,Bucky?”Rogers伸手探进他的衣领,抚摸着他的脖颈。Bucky难耐地呼出白气,抬头亲上了Rogers的嘴唇,在对方瞪大双眼的同时用胸口挤压着他的胸膛。

Rogers很快就沉浸在omega甜美的气息中,他舔吮着Bucky柔软的唇瓣,探进嘴中搅弄他的舌头,同时掀开了Bucky身上保暖用的毛皮,罩住他发涨的胸口,用大拇指拨弄着肿胀的粉嫩。

“唔……痛……”Bucky眯起眼睛,嘴唇被Rogers叼在嘴里轻咬。

怀孕让omega的胸部发生了变化,Rogers按揉着Bucky胀痛的乳房,小巧的顶端渗出了几滴白色的液体,沿着他的身体曲线往下流淌。Bucky坐在Rogers的大腿上,将头埋在他的颈窝里躲开视线,不去看Rogers揉捏他胸部挤出多余乳汁的动作。

“呜呜……”Bucky咬住鲜红的下唇,感受到Rogers捏着他乳房的力度加大了,小股液体喷溅出来的水声在狭小的空间里响起,白色的乳汁带着淡淡香气,洒在了两人的衣服上。

“Bucky,喷出来了。”

Rogers说着让Bucky感到羞耻的话语,靠近那颗闪着水光的乳头,抬头望着Bucky绯红的脸颊。

Alpha呼出的热气喷洒在敏感的胸口上,Bucky瘫坐在Rogers怀中,柔软的棕色发丝垂在他的脸上。

他嗅到了alpha身上逐渐强烈起来的信息素,偏过头看向马车外辽阔的夜空。

漆黑的世界里,飘落的雪花在风中打转,缓慢坠落到窗口的横栏上,凝结着细小的冰晶。Bucky的眼角渐渐溢出了泪水,迷茫地望向天空那一轮象牙白的圆月。他的Alpha吸住了他右边的乳头,小小的敏感被嘬在口中吮吸,颤栗的快感瞬间从乳尖蔓延至四肢,Bucky呜咽了一声,抓紧了Rogers的衣服,朦胧的深蓝视野浮上了一层水汽。

“Steve……”

Omega的声音温柔发颤,轻声的呻吟就像在情人耳边的呢喃。

Rogers喜爱这个omega的一切。Bucky温暖的乳汁带着一丝甜味,缓缓地流进他的嘴中。他的Bucky会是个好母亲,因为他比任何人都要善良勇敢,体恤弱小,憎恶战争。Rogers会让他一点一点记起他们的过去,在他标记了这个完美却又残缺的omega后,他对伴侣的爱和执着比以往更加强烈。

如今Bucky的反应很大程度上出于本能,而令Rogers欣慰的是他渐渐接纳了自己,像是以前千百次那样,年龄较大的Bucky总是止不住对那个小个子alpha的保护与疼惜。他会下意识地寻找Rogers,露出难掩的担心和恐慌,Bucky害怕自己的伴侣负伤,更害怕他会再一次消失。

Bucky攀在Rogers身上,胸部酸麻的感觉让他下意识地挺起胸膛,将乳头送进alpha的嘴里。Rogers吸着他的奶水不停吞咽,手掌轻轻揉着Bucky另一边被冷落的乳房,稍稍用力挤出里面的汁液。

“啊……Steve……不……”Bucky夹紧了双腿,胸口蔓延而下的酥麻让他的小穴开始渗出液体,很快就浸湿了他的长袍,将身子底下的alpha战袍也弄得湿嗒嗒的,让Rogers粗大阴茎的轮廓更加明显。

“Bucky,你想要吗?”Rogers的手压住了Bucky蹭着他下身的大腿,朝外望了望,确定周边没有别的alpha的身影,然后回头将Bucky搂进怀中,吻住他微张的唇瓣,用舌头将口中残留的乳汁渡到他嘴里。

“唔……想……”Bucky因快感皱起了眉头,他尝到了自己乳汁的味道,带着羞赧将它咽下。

Rogers对他微笑了起来,像是融化的积雪反射着耀眼的阳光,散发着让人心甘情愿地妥协,向往和追逐的热度,这是一个杀敌无数的将军脸上应该有的表情吗?Bucky脑子迷糊地想,此时Rogers的手已经撩起了他的长袍下摆,顺着修长的小腿摸到了大腿内侧,包住了那个在不停流出淫液的小洞缓缓揉搓。

“Steve……?”

Bucky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他的眼神飘移,害怕军营里那些凶狠的alpha发现自己。他们和Rogers不一样,脸上总是带着暴虐的神色,只想着破坏和夷平村庄,跟他们残害那些无辜的omega战俘一样冷漠无情。

“Bucky,别担心,我在这里。”Rogers低语着,另一只手握住Bucky的手覆在心口。

他开始动作起来,手指顺着窄小的入口探入,直直插入湿润穴道的最深处。Bucky将脑袋凑到Rogers的颈窝里摩擦着,这是omega寻求安全感的下意识动作,Rogers清楚地知道,于是他细碎地亲吻Bucky的脸颊,手指开始抽插那个紧致的湿热穴道。

柔软的内壁包裹住他的手指,而不断渗出的液体让内壁吸附不住入侵的硬物,只能颤抖地绞得更紧,以至于Rogers的手指每次抽插都会发出滋滋水声,透明的汁水从缝隙里挤出,弄湿了Bucky光裸的股间。

“嗯嗯……慢点……Steve……”发痒的肉穴被摩擦带来的快感让Bucky想要尖叫出声,而他只能渴求Rogers用嘴唇堵住他的嘴,让他的声音消散在狭小的空间里。

Rogers知道伴侣的心中所想,他吮吻着Bucky柔软的双唇,和他微微探出的舌头交缠在一起,插入的两根手指更加快速地穿刺着,带出一小股一小股的淫液。

Bucky浑身颤抖,他将双手攀在Rogers身上,闭上双眼和他深深地舌吻。alpha热情地爱抚他光裸的下体,粗糙的指头捻弄着深处的敏感点,让他微微隆起的小腹因快感而抽搐起来。

他的孩子,他怀着Steve的孩子。这个认知让omega感到莫名的幸福。

Rogers抽插的速度加快了,omega发出低低的呜咽,眼角滑落的泪水掉在自己身上。敏感点被持续戳刺的Bucky高潮来得又快又猛,他的阴茎几乎不需要抚慰,只要两指捅他的肉穴就能让它颤抖地射出来。那个湿润的肠道骤然绞紧,溢出了更多汁液,而Rogers没有停止动作,反而掰开了Bucky的大腿,用三根手指高速地戳着Bucky的小洞。

“啊啊……不要……受不了了……”高潮中遭到男人更大力度指奸的Bucky快哭了出来,从小穴蔓延至全身的快感让他的乳头甚至溢出了奶水,细小的白色水流汩汩淌下他的身子。

“再多射点,Bucky。”Rogers舔着他的耳朵,看着omega嫩滑的小穴在高频的抽插下喷出了淫液,将他的手掌弄得湿淋淋的,透明的液体顺着他的手腕滴在地上。

被榨出过多体液的Bucky瘫软在Rogers的怀里,喘息着呼出白雾,任这个alpha用布擦干净自己的身子。

“好点了吗?”Rogers将Bucky打横抱在怀中,面对着窗外的圆月。Bucky有点疲乏地点点头,怀孕中的omega容易被信息素撩拨,在充满alpha的军队里,处于孕期的Bucky更需要伴侣时不时帮他纾解欲望。这让他感觉很羞耻,但Rogers几乎是无条件地呵护着他,这种被爱的感觉令他怀念而沉迷。

他想自己也许会越来越喜欢Rogers——他的伴侣,他的丈夫,也是如今唯一会珍惜他的男人。

Rogers抱着他的omega,轻声哄着他入睡。这依偎的感觉就像是回到了他们以前生活的村庄,他还记得那个吊床,总是挂在两颗老树间缓缓摇晃着。黄昏里,温柔而甜美Bucky将小个子的alpha抱了上去,自己踩着枝桠爬上了吊床。Bucky一直微笑着,抱着他的小Steve让他压在自己身上,任他好奇地磨蹭自己散发出omega清香的柔软肉体。

时过境迁,当年的暖色调变为了如今的冷色调,Rogers依然爱着他的omega,尽管他的记忆缺失,容颜也随岁月改变。在Rogers眼中,这个硝烟纷飞的世界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他必须保护Bucky,还有他们迟早降临于世的孩子。

 

次日午后,停雪的营地里燃起了篝火。

Albert走出帐篷整理兵器,他听见了几个驻守的alpha士兵的喧闹声,吵得他心烦意乱。而当他走到营地的另一侧时,恰好见到两个alpha士兵将一个男人从马车上拽下来,扔在雪地里。

那个男人棕发散乱,一手护着肚子,淡蓝色祭司袍下的白皙双腿若隐若现,几乎和雪地融为一体。

那是将军的伴侣——不妙的预感直击他的心头。他知道Rogers独占军队里唯一幸存的omega长达好几个月,而这做法让许多得不到发泄的alpha士兵心生不满,如今将军不在,他们很可能会受到肮脏的alpha本能控制,对那个怀孕的omega进行残忍的侵犯。

若是放在以往,Albert会默许他们的举动,事不关己地走开或者干脆加入其中。但这次的情况和以前完全不一样。

他看到那些alpha们从后面将Bucky抱起来,拿剑的粗糙手掌隔着衣服揉搓他的身体,口中说出下流不堪的淫秽话语。

“喂,放开他!”

Albert冲了过去,发现那边至少站着四五个alpha。被抱着的孕期omega由于集聚的alpha信息素的刺激而面色潮红,湿漉漉的样子就像从美酒中打捞上来,连Albert都难以抵抗他散发出来的香气。

“他是将军的人,你们不要命了吗!”

“嘿,Albert,我知道你是将军的铁哥们,但这可不是你说的算,”紧搂着Bucky腰部的alpha冷笑了声,“弟兄们饿了那么长时间,凭什么那个Rogers就能天天吃到这种美味?开什么玩笑!”

Albert正要上前阻止,剩下的几个alpha通通举起了刀剑,明晃晃的刀刃对准了他。

那个alpha笑了起来,他抱着Bucky柔软的身子,双手揉起了他的胸部。

“操他娘的,这个omega还会喷奶!”那人震惊地看着Bucky胸前蔓延的水渍,omega紧咬着鲜红的下唇,暴露在众多alpha的视线下让他感到羞耻和恐惧,寒冷的空气让他火热的身子开始打颤。那个alpha像发现什么新大陆似的,凑上前隔着薄薄的衣服吮住了Bucky的乳尖,大力地吸吮着。

“啊啊!不要!放开我……”Bucky当即就挣扎起来,恶心的感觉流通了他的肢体,他感受到自己的乳汁被陌生的男人饥渴地咽下,衣服被打湿成半透明的样子,能看见衣服底下若隐若现的深粉色乳头。

Alpha们被从未有过的性奋席卷了大脑,蠢蠢欲动地上前肆意摸着Bucky的身体,Albert呆愣地站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不敢冒险从alpha群中将omega救出来——他虽然强壮,但也绝对敌不过好几个欲火上脑的同类。

他看到一个alpha绕到omega身后,撩起了他的长袍,暴露出来的纤白长腿立刻被搂起分开,湿润而粉嫩的omega肉穴就这样袒露在alpha们面前。他们饥渴地蜂拥而上,却因抢夺起了先后次序而大打出手。

Bucky摔在雪地上,衣衫凌乱,他慌张地想从alpha堆里爬出来,却在下一秒被个相貌粗野的alpha拽着脚踝扯了回来,光裸的皮肤在冰雪里摩擦得通红。

那个男人掀过他的身体,撩高他的长袍直至暴露出腹部,怀孕的omega难受地在雪地里挣扎,但阻止不了陌生alpha将皮糙肉厚的手掌覆在他腹部的动作。

“这贱货还怀着将军的种吗?”他狞笑地抓握着Bucky微微隆起的腹部,巨大的恐惧让Bucky流下眼泪,拼命摇着头求饶。

Albert几乎是瞠目结舌地看着那个alpha将手指掐进omega柔软脆弱的腹部皮肤。那人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上帝,若是Bucky和他肚子里的孩子有个三长两短,作为局外人的Albert也无法保全己身。进退两难的境地让他甚至在寒风里渗出了冷汗。

雪地中的omega已经湿得不成样子了,透过人群中的空隙可以看到压在他身上的alpha将手指插入了他的肉穴,Albert听到omega发出了低低的哭泣,跟以前那些被轮奸的omega一样无助地挣动四肢,像是以为自己的反抗除了惹火并挑拨那些alpha外还能有什么用途。

就在Albert以为这会是事情的最终走向的时候,一支箭从远方倏地飞来,从后颈进入穿透了那个alpha的喉咙,喷出的血液溅在omega的下身。

Bucky惊惧地看着面前的alpha缓缓倒下,浓重的血腥味让alpha们回过神来,紧张地四处张望寻找箭的来源。

那只能是Rogers,他站在不远的地方,手里握着把弩弓,沉默地踏进雪地里朝他们走来。驰骋沙场多年的alpha们见识过Rogers对待己方士兵的残忍手段,深知面无表情的Rogers是比敌军更加可怕的存在。

他们本想着将那omega操上几回,威胁几句封住他的嘴,就能背着将军享受他的omega的味道。可如今被将军发现,他们只能忐忑地低下头四散着后退。Rogers将那个死去的alpha拎起来扔到一旁,然后温柔地将那个omega横抱了起来。

他回头将alpha们挨个扫了一眼,一句话也没有说。这种无声的压迫感甚至让alpha们感到畏惧,他们惹恼了将军——输给了alpha的冲动本性猥亵了将军的omega,只消这一个罪名就足够让他们在将军的剑下死个千百次。

阳光下,将军耀眼的铠甲和金色发丝冰冷得不带一丝温度。

他怀中的omega还陷在受惊的情绪中,双手紧紧圈着Rogers的脖颈,将脑袋埋进alpha的颈窝里。重新回到Rogers怀抱中的Bucky一刻都不敢放开他的alpha,被强奸以及失去孩子的恐惧,还有对伴侣的依赖化作一团复杂的情绪。他只想依偎在Rogers怀里,嗅着那令人安心而沉迷的强大气息,让他相信自己是安全的。

“Bucky,这些人里有谁碰过你?”

Rogers轻声在他耳边问道,让自己温暖的气息笼罩omega冰凉的身体。

“告诉我。我会让他们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