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财隐】实验室

Work Text:

睁眼依旧是日复一日的纯白,刺目的白光让隐逝的双眼隐隐刺痛。实验的后遗症还没有过去,研究员在实验时给他注射了过多的精神药物,以至于异能暴动后他的每一根神经都仿佛被无数细针扎了一般,太阳穴突突地发胀,疼得厉害。
失去理智的感觉并不好受,隐逝完全不知道自己在精神暴动的时候会做出什么,也没有那时候的记忆,讽刺的是,他几乎没有多少时间是清醒的,隐逝睁着眼睛望着白色的天花板,珍惜着自己久违的清明。
已经在这里呆了多久了?
记不清了。
日复一日的实验和永无止尽的疼痛让他有些麻木了。
他一动不动躺在实验床上,面无表情的想。
这样活着是为了什么呢?
好想……回家。
在实验室里呆得太久了,久到九岁之前本来就零碎的记忆已经变得模糊,只记得隐隐约约的温暖,在每一次漫长的失控后成为他理智中不变的颜色。
就连这些,也开始遗忘了。
“最近科研遭到的独狼袭击太多了,听说今天会有行动部的人来给我们的警卫培训。”
行动部,独狼,那是什么?
被束缚带绑缚的四肢有些僵硬,隐逝微微阖上因为长时间直视光源而干涩发红的双眼,无端的恼怒不知为何窜了上来,负面的情绪再次无限扩大,无法压抑,失控,憎恶和痛苦一起爆发,席卷而来,将他的理智卷进深渊撕裂殆尽。
“警告,警告,检测到0192号实验体情绪波动超过阈值,自动注射抑制药剂。”
有财顺着警报朝隔离室里看过去,穿着实验服的少年,被紧紧绑着,清晰可见他裸露在外的部分青筋暴起,双目充血,他似乎是愤怒极了,嘶吼着奋力想要挣脱束缚,指节因为用力而发白,连脚趾都绷紧了,汗水浮在他的皮肤上,让他整个人看上去湿漉漉的。程序开始执行,冰冷尖锐的细针扎进了他的脖颈,少年仿佛承受了什么巨大的痛苦一般,浑身发抖起来,面上登时就没有了血色,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冷汗顺着他的额头流下来,流到眼角,好似眼泪一般,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有财总觉得他的眼尾微微发红。
好像哭了一样。
少年终于冷静了下来,整个人陷在实验床上急促的喘气,企图从疼痛的余韵中缓过来。
有财收回目光,微微敛眸,食指和拇指轻轻摩挲。
似乎……很可口。
隐逝抬起头就看到了站在隔离室外的男人,第六感告诉他这个男人不同于他寻常见到的研究员,一旦有需要,男人身上的制服包裹下的肌肉会迸发出巨大的爆发力。
这就是他们说的,行动部的人吗?
隐逝对上男人的眼睛,不同于研究员看死物一般的视线,他的目光带着一点温度,让见惯了研究员冷漠目光的隐逝意外的喜欢。
刚注射过抑制药剂的实验体是可以被接近的,有财低头看着床上的少年,对上他毫无波澜的目光,隔离室的隔离板被他升起来,隔绝了外界窥视的目光。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少年还没有变声,嗓音意外的清澈,他仰面躺在床上,瞪着天花板。
“七月十三。”有财显然对少年突如其来的问题有些惊讶。
“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啊。”隐逝的语气淡淡的,像是只是随口说的一句话,然后便再没了声音,有财也没有出声,两个人沉默着,连简单的眼神交流都没有,却意外有一种与世隔绝的错觉。
一连半个月,有财在培训警卫之余都会来隔离室呆一会,隐逝有时候也会问他一两个问题,他显然很享受这种能和人清醒交流的感觉,即使身体里还残留着实验后漫长的疼痛,他也意外的感觉到了活着的滋味。
半个月的培训很快就要结束了,有财敛眸看向实验床上的少年,在他的看顾下,少年偶尔也能偷偷解开束缚带放松一下了。
隐逝弓着身体大口喘着粗气,抑制药剂带来的疼痛在身体里不断盘旋。有财的食指微微颤动,慢慢地放在少年脖颈上,轻轻地婆娑,隐逝猛地一颤,不知是药剂效果还是生理使然,一股从未体会过的电流窜了上了,既而扩散到四肢,有那么一瞬甚至盖过了身体的疼痛,让他忍不住低喘了一声。不同于实验时施加在身体上的强电流,这股电流仿佛小刷子似的,不仅没有如蛭附骨的疼痛,还勾的人莫名心痒。隐逝忍不住贴近他,有财的喉结微微滑动,整个手掌都贴上了隐逝白皙脆弱的脖颈,顺着他的后脊慢慢下滑,宽松的实验服随着他的动作滑下来,露出了因为常年不见光而白皙异常的身体,上面有着细密的细小的伤口,但是并不影响整个背部的美感。隐逝微微发颤,整个人向有财靠过去。他短暂的记忆中第一次出现除了疼痛之外的感觉,让他忍不住想要体会更多。
从来没有经历过情事的实验体少年。
有财的眸光忍不住柔和了些许,他让隐逝靠坐在自己怀里,从后面拥住他,背后成熟男人的怀抱坚实而温暖,隐逝忍不住把自己团了团,往他怀里钻,像个柔软的小动物。
有财颇有耐心地安抚着怀里刚刚开始学会粘人的小东西,逗猫似的挠了挠他的下巴,然后往下揉了揉他刚开始发育的喉结,有点痒,说不出是舒服还是什么,隐逝猛地一颤,然后顺从心意地扬起脖子,任由有财逗弄。
太乖了。
有财敛下眸,食指勾了勾隐逝的乳珠,怀里的小东
西立刻缩成了一团,然后又试探似的慢慢放松,把乳珠往他之间送,诚实的小家伙,有财的手指从善如流地轻捻他的乳尖,微微朝外拉扯,揉弄,碾压,一股酥麻感慢慢升腾,乳珠很快变硬,隐逝的也微微充血,悄悄抬起了头。
“很舒服?”有财含住他的耳垂,用牙齿轻轻碾了碾。
“嗯……”隐逝发出一声含糊的鼻音。
有财的喉咙里发出低沉的笑声,带得他的胸腔都开始震动。
隐逝有些不解地偏过头,白皙的脖颈毫无防备地展现在掠食者的眼前,有财毫不客气地笑纳了眼前的美景,低头舔了舔他颈侧的大动脉,隐逝似乎有点痒,不自在地扭了扭,嘴角咧开笑来。真可爱,有财的眼里带着纵容的笑意,一只手继续照顾被玩得殷红的乳尖,另一只手沿着腰线向下,伸进实验服的裤子,隔着底裤覆上他尚未发育完全的昂扬,慢条斯理地轻轻揉捏,隐逝被有财刺激得蓦然扬起头,身体更近的贴近他,喉咙里发出猫儿似的呻吟,绵长而甜腻。隐逝的前端已经吐出晶亮的液体,在底裤上晕开一小团水渍,快感沿着血管传遍四肢百骸,迅速冲淡了抑制药剂使用后遗留在身体里的疼痛,隐逝很快就开始不满足起来,他在有财身上磨蹭,鼻子里发出有些不满的声音。
小家伙学会得寸进尺了。
有财慷慨的满足了他的愿望,因为常年使用武器而带着茧子的手伸进了隐逝的底裤,握住了他已经完全挺立的昂扬,粗糙的指腹刮过昂扬的前端,引来他的一阵战栗,毫不掩饰的喘息在禁闭室蔓延开来,偶尔带着勾人的鼻音,有财的欲望也被怀里的小东西挑了起来,他的呼吸渐渐粗重,硬物抵在隐逝的臀间,让他有些不舒服地扭了扭。
“别动。”有财的声音有些低哑,他颇有技巧地套弄着隐逝的昂扬,揉捏囊袋,上下滑动的速度渐渐加快,连自渎都从未有过的少年自然无法承受这般厚重的快感,随着一声短促的呻吟便泄了身,乳白色的液体喷了有财满手。
有财让他转过身面对自己坐着,扯掉了他实验服的裤子,再拉开裤链,把早已蓄势待发的昂扬解放出来。
“摸摸他。”
有财引导着隐逝抚摸他的粗硬灼热的昂扬,隐逝有些好奇的照做了,有些冰凉的手指触碰到了硬物,让有财忍不住发出一声粗喘,低头咬了咬隐逝的耳廓。
在实验室长大没有羞耻心的少年自然也不知道害羞为何物,他大胆地模仿着有财刚才的动作,在昂扬上上下套弄起来。
有财眸色沉沉,沾染了浊液的手指探到隐逝的后穴,在穴口揉了揉,插进了半个指节,立刻被穴肉紧紧包裹,隐逝微微一缩,后穴被异物入侵带来一种古怪的感觉,层层的软肉不断地吮吸着有财的手指,他微微用力,带着老茧的手指摩擦过内壁,激起一阵电流。隐逝手上的动作都慢了几分,他往有财的怀里钻了钻,似乎想要逃离这种异样的感觉。
有财扣住他的腰,中指在柔软的内壁旋转抽动,轻轻戳刺,隐逝忍不住抓住有财的衣摆,喘息渐渐加快,小穴很快适应了一根手指的入侵,有财又加了一根手指,借助着浊液的润滑挤进后穴,模仿着性交的模样慢条斯理地抽插顶弄,缓缓地碾压。
“哈啊~”
手指按压到一小块突起,激烈地电流登时就窜了上来,隐逝猛地往有财的怀里撞,喉咙里溢出高昂的呻吟,第三根手指顺势而入,撑得后穴隐隐胀痛,但是这对于习惯疼痛的隐逝来说显然不算什么,他软软地趴在有财怀里,承受着他手指的顶弄,三根手指每每进出都要重重碾过他最敏感的地方,奇异的电流在他的身体里乱窜,让他四肢发软,他的毫不掩饰的喘息甜腻又绵长,勾得有财眸色愈发暗沉。不断叠加的快感让少年再一次达到顶端,白色的浊液弄脏了有财的衣服,他干脆把衣服扯下来,和小少年坦诚相对。
“嗯……哈~”
高潮的余韵让隐逝微微抽搐,他的眼神有些涣散,有财把他放倒在实验床上,滚烫粗大的硬物沿着他的股缝摩擦,每一个来回都重重地碾过穴口和会阴,隐逝下意识地夹紧腿,前端在这样的刺激中再一次慢慢精神起来。
隐逝的股间愈发湿滑起来,昂扬偶尔刺进穴口,便被被紧紧箍住,有财的喘息愈发粗重了,他低头含住隐逝的下唇,撬开他的牙关,温柔地在他的口内搅拌交缠,隐逝的目光有些迷离,有财趁机沉腰,粗硬的昂扬一挺而入,立刻被软肉层层包裹,尽管经过了充分的开发,后穴被撑开填满还是带来了撕扯般的胀痛,但是这比起实验时的疼痛简直不值一提,肠肉被摩擦的感觉夹杂着疼痛和致命的饱胀感猛得窜上来。有财掐着隐逝把昂扬整根送进去,灼热的后穴让他忍耐多时的欲望猛地爆发出来。粗热的性器将后穴狠狠地填满,男人的每一次进出都碾过他最敏感的一点,干进更深的地方,远比三根手指粗硬的炽热死死地顶在后穴,酥麻的快感让隐逝全身酥软。
“嗯~唔……哈啊”
隐逝的瞳孔都因为剧烈的快感变得有些涣散,有财的体力比常人都好许多,就连顶撞都比一般人更快更用力一些,实验床发出吱呀的声响,夹杂着隐逝绵长的呻吟,有财不断地往穴里冲撞,穴肉死死地绞住他的昂扬。隐逝开始微微抽搐起来,难以承受快感再一次将他带上高潮,他的后穴猛地收缩,吸得有财呼吸一滞。
有财加快了顶弄的速度,让隐逝的高潮不断延长,隐逝被干得瞳孔涣散,津液顺着唇角流下来,肌肉不断地抽搐,有财死死地抓住他柔软的腰肢,顶进穴里的动作愈发狠厉,连穴肉都被他操成晶亮的瑰红色,隐逝根本承受不住这样持续的高潮,前端吐出的精水已经稀薄透明,有财又重重地顶了几百下,囊袋打在穴口混着汩汩水声,高潮来临的那一瞬,他的昂扬顶进了前所未有的深度,滚烫的精液狠狠地射进去,让隐逝的肚子都微微鼓胀,他软下眼神,拔出微微有些疲软的昂扬,乳白色的液体从艳色的穴口一团一团地涌出,极尽绯糜,有财的眼中欲色未褪,但是少年的身体显然承受不了更多刺激,隐逝已经累得睡过去,他目光温和地揉了揉少年柔软的头发,用热毛巾给他做了清理。小少年不自觉地往他怀里拱了拱,安心而安稳。
也许,科研的警卫还需要加训一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