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某某同人|元宵

Work Text:

由于过年太忙没时间,两人应了盛明阳的要求,在元宵前夜从国外赶了回来。

灯光调的是最舒适的暖色,盛望还在被窝里,雪白的绒被蹭着他的脸颊,随着他的呼气一颤颤的。

江添的时差倒得很快,现在已经在厨房里倒腾了,别的饭菜他不会,煮点汤圆他还是可以的。

速冻汤圆一个个跳入锅里,溅起一层涟漪,然后沉入水底冒起泡来。

江添的手捏着勺柄,将亲昵的几颗汤圆给荡开了,没一会一颗颗的汤圆便饱满起来,从惨白变得透明,映出里面的馅儿来,然后就慢慢悠悠浮起来了,像个气呼呼的河豚。

他盛了一碗,给那位盛大少爷送过去了。

“望仔,起床吃点东西。”

盛大少爷难得睡个懒觉,便抱紧了怀里那点绒被,哼哼唧唧埋了进去,他脚后的望仔也压着绒被把自己团得更圆了一点,是个花色的汤圆。

江添无奈地托了一下额角,将瓷碗放在了床头。

“再不起床,我就掀了你被子。”

说罢,江添就去扯盛望怀里的被子,哪知盛大少爷把被窝里的腿一抬,将被子给压住了。被子一受到拉扯,望仔就被吵醒了,它“喵呜”一声跳下地板,找了个有地毯的地方又睡了起来。

“望仔……”

江添很是无奈,虽然他嘴上说着要扯被子,手却是不使力的,毕竟哪怕室内温度刚刚好,只剩单薄的睡衣也有着凉的机会。

更别说盛大少爷睡觉懒得穿睡裤,那双大长腿白白嫩嫩,一半被绒被掩着,一半却掩着绒被,活脱脱一个蛋饼,将被子夹得死死的。

暖色的灯打在盛望侧露的肌肤上,可以看见他细密的绒毛,乖乖巧巧的赤裸在空气之中,微微起伏。

江添看了一会,喉结突然就紧了些。

他俯下身,撩拨着盛望额头上沾着的碎发,然后轻轻吻在了那因毫无防备而微启的唇。

盛望就是这样被彻底吻醒的,连起床气都给吻酥了。

望仔本来睡得迷迷糊糊,还没伸半个懒腰就被拎出了卧室。挪了窝的它拿爪子试图挽留江添的裤腿,却被一道大门给隔离了,它不满地叫唤了几声,里面的人却不再理会。

盛望从温暖的被窝里出来了,却掉入了滚烫的锅里,周面都是燥热的水,冒着一个又一个的泡,在他脑海里炸开。

江添注视着盛望素白的肌肤立刻染上绯红,就好像锅里的汤圆显出内里的芝麻馅,看起来就很美味。

“哥……别闹……等会还要去我爸那。”

盛望嘴巴这么说,那双大长腿已经缠上了江添的矫健的腰肢。

肌肤的触碰几乎是致命的,江添喉结微动,被眼睫遮挡眼睛里暗沉得如化不开的浓墨。

元宵节,该吃汤圆的,可速冻汤圆又没有什么吃头,自然是要自己做的。

盛望·大汤圆从面团做起,被厨师江添在手里暗暗揉搓,江添干这行不久,但早就熟能生巧了。揉捏的地方,力度,乃至温度都控制得刚刚好,让盛望整个人都控制不住蜷缩起来。

绒被在盛望手里皱得一发不可收拾。

将汤圆搓得饱满可口,就该下锅了。

“……哥”盛望拿手肘抵了抵江添的胸膛,却只被灼烫了一片肌肤,软弱无力。然后江添俯下身,堵住了盛望的嘴。

既然汤圆下锅了,哪里还有捞回来的道理?

想得美。

原来恰当的温度现在已经显得特别热了,盛望拉扯了几下自己身上挂了一半的睡衣,没成功,便去扯江添的衬衫,好好的衬衫就这样变得皱皱巴巴,不过江添并不在意这些。

他热得沁出了汗,额头,背脊,手心全都是汗,顺着江添手指划过的地方游走,然后被被褥吃掉了。

江添也同样,两个人的汗水如同身体一般融合,汇聚成河,散发出了浓烈的荷尔蒙味。

盛望感觉自己被勺子晃得头有些眩晕,只能一遍又一遍喊着:“哥……哥……”

最后江添的汗水落在他身上,像给汤圆撒上了桂花。

盛望沉沉浮浮,最后不动了。

汗滴挂在江添的眼帘上,但他仍然看得清楚,盛望的蝴蝶骨几乎展翅欲飞,他给一口含住了。

汤圆就是这样的么,又软又甜,江添用舌尖细细描摹着盛望背脊的弧度,心里有说不出的满足感。

盛大少爷·汤圆在热锅里走了一回,累的一发不可收拾,只有微红眼角絮絮叨叨埋怨着江添的不可控。

之前被放在一边的汤圆的热气随着两个人的缱绻早就在半空打了好几个转,给嗝屁了,这下冰冰凉凉,彻底被人遗忘了。

两个人在床上拥眠了一会,又洗漱了一番,一看时间发现已经差不多,便出发去找盛明阳了。

盛明阳正在厨房里倒腾,盛望便凑上前去:“盛明阳老同志,做什么呢。孙阿姨不在?竟劳烦您下厨。”

“今天元宵你忘了,你孙阿姨给你们做了汤圆后让我给赶回家了,这不,我正要下锅。”

盛明阳把一个个饱满的汤圆给赶下了煮沸了热锅。

盛望猛地一怔,突然想起床头柜上那碗没吃的汤圆,接着又回忆起没吃汤圆的原因,突然有些无法直视这些汤圆了。

“行,那您忙……”盛望是揉着酸溜溜的腰逃出厨房的。

汤圆很快就出了锅,是芝麻馅。

盛望盯着那碗漂漂亮亮的桂花汤圆,趁着盛明阳同志专心致志看电视的时候一个又一个往江添那拨:“我不饿。”

“……”

拨得只剩下五个以后,他鼓起勇气吃了一个,一口下去,那浓稠的芝麻馅味就在他唇齿指尖炸开,经久不散。

孙阿姨的手艺不是白搭的。

江添看着盛望吃完他自己那五个汤圆以后又盯着自己几乎满出的碗看了半天以后,又把那几个汤圆往回拨。

“我只是觉得孙阿姨的手艺以后不能老吃到。”

“……”你吃,别找借口。

一碗汤圆下肚,人就热乎了,胃连带着心。

电视里正播着元宵晚会,一眼望去,处处红火,仿佛仍然在过年。

盛望胳膊搭着江添的肩,与盛明阳老同志开始斗嘴。

此后岁岁年年,都应如此,热热闹闹,皆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