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楚路】但愿从今后你我永不忘

Work Text:

01
即将下船的时候,楚子航意识到他们的分别并非以半年为度量。
塔耳塔洛斯①具备一切用来度假的小岛的特点,它像那些值得被写进旅行攻略的地方一样拥有温柔的暖风,细白的沙滩,美丽的植物,这个被命名为深渊尽头的岛屿并不像它的名字一样可怕,至少不像路明非曾经讲过的故事那样,所有的海水流到某处就变成巨大的瀑布,人落下去就再也不能回头。但这岛上还有那些不知存在于何处的致命武器,这些东西决定了我们的停靠是静悄悄的,唯一的迎接者站在距离码头很远的地方,等待着楚子航穿越岛上的封锁线,然后给他一个拥抱。
“怎么样?这里是不是比你想象里的好多了?”路明非看起来也比他想象的好一些,对于学院所界定的“正常”混血种来说,塔耳塔洛斯代表着万劫不复,被发配到这里的人一辈子再不能离开,楚子航听过很多年轻的学员的讨论,在他们心中这座岛屿阴风阵阵,巨大的炼金锁链囚困着凶残的爬行类。
“我就知道这次会是让你来。恺撒还是芬格尔安排的?”
“是恺撒。”
“老大是好人呐,喜欢成人之美。”
凶残的爬行类穿着清爽的T恤和沙滩裤,他像个普通人类一样怕热,汗水把T恤浸透后呈现一种半透明的质地,他看起来倒不急于回到清凉的房屋中去,潮湿的手抓着不放。
“我觉得接下来你该说台词了。”明明楚子航的衬衫已经被扒掉一半。
“我可以吻你吗?”
他们倒进茂盛的丛林里去,通天彻地的森林是海,轮船,房屋,灯火,枪炮,情人的秘密,都随着绿色的潮汐呼吸起伏,被温柔地吞没。
02
“我不会告诉姐姐,但这样是不对的。”②
下一秒楚子航意识到自己说了句蠢话。
“告诉什么?”路明非笑得滚倒在床上,“说我跟年轻姑娘搞上了?”
“你知道我没有,”楚子航看着路明非侧过身来,呼吸的热气喷在彼此脸上,“我只会跟你搞上。”
一切开始于一个吻,很轻。路明非的身体灵活的下滑,叼住了楚子航的阴茎。在属于鹿芒的记忆里他三天解决一次,动作与力量都中规中矩,可十五岁的男孩很快意识到路明非似乎比他更了解自己,年轻的男人带着不知从何而来的驾轻就熟,他的身体跪成一个奇异的角度,美丽但处处破绽。此刻鹿芒如果暴起应该会让路明非受重创,但他没有,因为他失控了。
读过很多书的中学生不足以应对这样的场面,楚子航手足无措地射在路明非的嘴里。
“这个秘密我倒是很欢迎你去告诉姐姐,”路明非一边咳嗽一边笑,“如果这件事早早被广而告之的话我应该不至于落到现在这个里外不是人的局面,至少老大会帮我。”
“不对,”路明非笑了一声表情又扭曲起来,“那样的话我就会被时间线强制许配给那个中东佬。”
事实上,楚子航听不懂这个人在说什么。这些胡言乱语被他自动地存到脑子里某个未命名的分区,占据更多意识的是路明非鲜红的唇舌,乳白色的液体在其中搅动,沿着嘴角滴落下来。
轰。
楚子航觉得自己的脑子要炸掉了,他从那座豪宅里逃出来,与路明非一起踏上这趟不知开往何处的列车,还在想自己那些为年轻女孩喜欢哥哥产生的酸楚,接着他被哥哥以这样一种方式告知一个秘密,他们是恋人。或者在更早以前,楚子航想起一些更多的事,从那辆房车上路明非的哭泣开始,他每一个神情与动作都在讲述这个秘密,他们是恋人。
“师兄。”师兄与师弟被滑稽地倒错过来,但情谊总是在的,楚子航抱着路明非躺在床上,火车不顾一切地穿越茫茫风雪而他们缩在温暖的车厢里,这趟旅途终于有了一些私奔的意味,楚子航觉得自己该说些什么,他在“对不起”和“我爱你”之间犹豫了一会儿。
“我会保护你的。”
03
“不用怕。”
“其实我还真不怎么怕了。”路明非坐在副驾驶整理装备,“有这么帅的男朋友我还怕什么,对吧?”
楚子航知道这只是玩笑话,他们的关系并非从此日才开始,路明非也并非从关系开始的一日才不怕。路明非的实力随着特训与日俱增,他的不安也随之慢慢消退。楚子航欣慰于此,同时也不可避免地担忧,或许是因为路明非将不再是那个一定会活下来的人了,他会与每个真正的“精英”一样冲向最危险的地方,任何人都再无理由将他保护起来。
他少了一个可保护、可托付的人。
每个男孩都无法避免地像自己的父亲,而某一刻,楚子航希望路明非像自己的母亲。
“我有没有对你说过我的父亲?”
“没有,师兄你对我说你妈妈的光辉事迹比较多。”
“他也是学院的成员,我妈妈不知道。”
“对他来说,把老婆和孩子保护好应该是最有成就感的事了。”楚子航垂下眼,“可惜我妈妈不记得他。”
“师兄,如果你这么想的话,我们应该立刻上报给学校,从此出任务天各一方,绝对不会有人死了遗言没发出去的情况发生。”路明非拉动枪栓,一声脆响。
“但我不会同意上报,所以如果你这么干了我会立刻让芬狗发论坛泼你脏水。”
被盯梢的目标出现在街道上,他们的车发动起来,学院的信任让他们可以短暂地说一会儿悄悄话,但任务开始后就不行了,公频里传来暗号,他们不约而同地结束了这个话题,讯号那边的负责人不会知道车里刚刚发生过一点小小的不愉快,他只听到了一点含糊的声响。
“这是什么声音?”
“饿了,吃个零食。”这么回答的时候路明非的唇舌还停留在楚子航的耳侧,在血管鼓动的地方留下了几个齿印。
“我很庆幸我不是个普通人。”
“什么?当然,我们的血脉让我们有能力承担这项使命……”絮絮叨叨的话没有人听,楚子航的余光可以看到路明非蹲在座位上看着他,直到他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
“我也是。”
04
“只有再见 再无言
在你的影子里 我的眼泪掉了下去”③
路明非的耳机掉了一边下来,里面响着他练了千万次的歌声,楚子航看了一会儿那个耳机,长长的线在微微晃着。
他终于凑过去,安静地吻了一下路明非。
所有人都睡着了,这是一件没有人知道的事,但他会记得。
他低头看着路明非,在飞机降落之后,他要去告白。
05
“走吧。”
夜色还未降临,他们从遮天蔽日的树林里钻出来,能看到天边粉红色的霞光。太阳从不吝啬每一寸能给予的温柔,路明非和他周围的一切都带着瑰丽的颜色,是美丽的情人,久别的母亲,任何柔软的词汇都能用于他,他柔软得就像他离开卡塞尔的那天。
或许没有人能向一个高危混血种兑现“保护”的承诺,而那些回忆也被阴差阳错的命运所阻隔,路明非永远的成为“哥哥”,而楚子航是他留给学院的孩子。
“走吧。”路明非拍掉身上的青草,拉着楚子航向码头走去。运送物资的专员动作很快,他们并没有时间去踏遍这座岛屿上的每一寸土地,那是路明非自己要完成的事。他们都有自己要完成的事。
“我估计下一次运输你应该没时间来了,”在分别前他们最后一次拥吻。“我会等的。”
等吧,等吧,也许再过几年楚子航可以成长为更强大的利刃,也许路明非的血统检测稳定后可以得到假释,也或许事情更糟糕,下一次楚子航带齐装备只能解救出一位龙王。
总是要等的,海岸不会知道下一次潮水什么时候来临,但海岸不怕等。有情人都不怕等。
——————————————
①塔耳塔洛斯,龙3原文中关押高危混血种的地方
②龙5克里斯汀娜离开后楚子航说的话
③龙三结尾路明非唱的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