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梦貘x你】美梦

Work Text:

与梦貘在一起的时候,你常常能发现生活中细微的幸福。一些往往在日常中被你忽略的事物,在梦貘的指引下皆数化作美好的感动。
比如你们一同坐在屋顶,看到夕阳下落之时的天空不仅仅是红,还有温柔的粉、跃动的橙与妖异的紫,交揉成五彩斑斓的织锦;比如梦貘摘下路边毫不起眼的灯笼花,抽出花蒂后展露的是晶莹的花蜜,送进你嘴中融化成清澈的甘甜;比如炎热的日子里,二人来到溪边纳凉,欣赏高低不同的礁石用泼洒的水花勾画出小小的彩虹……
梦貘总是能发现现实中隐于平凡的奇迹,因为日常中的每一瞬风息、每一滴雨露与每一片绿叶对他来说都是新奇的、独一无二的。他成长于离奇扭曲的噩梦之中,见识了无数的混沌邪恶,却保留着最纯粹的赤子之心,对所见所识的事物温柔以待,真挚地热爱着这个世界。
所以你觉得与梦貘相恋是如此美妙的一件事。你透过他眼睛所见的世界,通通被镀上了梦幻的色彩。
这夜,你本应无梦好眠一觉到天亮,却在凌晨四点就从沉睡中醒来。你似有所感,起身步入庭院,在朦胧中见着一个暗色身影蹲在墙角。
“梦貘?”
背对着你的身影闻声动了动头顶的圆耳朵,是梦貘没错了。他回过头来有些疑惑地问:“时间尚早,你怎么醒来了?我现在的力量应该不会让你被噩梦惊扰才对……”
“不是噩梦。也许是我们有心电感应吧,感应到梦貘在这里,所以我的身体就自发清醒来见你啦。”你走过去同样蹲下身,借着蒙蒙亮的天色观察梦貘,“这么早你又在这里做什么呢?”
“……这里的牵牛花要开花了,我想和你一起看。”梦貘示意你看向墙角,那里丛生的心形绿叶捧起枝丫,使蜿蜒的细藤随着墙篱攀岩而上,结出好似收束的洋伞一样的花苞。梦貘用被手套包裹的纤细指节轻抚过闭合的梭状花瓣,尖利的指是不会使花芽颤动的温柔。
老实说,你之前都不曾注意到这个不起眼的角落生长着牵牛花,这是梦貘带你发现的又一惊喜。你依稀记得牵牛花有着“朝颜”这样一个文艺的别名,象征着它日升而绽、午时而败的特殊习性。和恋人一同静观其开花,想来是异常浪漫的事吧,你因这个想法生出雀跃的情绪,索性拉着梦貘一起席地坐下,与他挤在一块儿,对着花藤露出期待的微笑:“那我们一起等它开花吧。”
梦貘见你只有满脸的兴味盎然,既不奇怪他不合时宜的行为,也毫不在意尘土弄脏衣裙。他觉得心里涌现轻飘飘的满足感,不禁更紧地牵住你的手,也露出笑容来:“好。”
牵牛花开的时节正值夏日,黎明的潮湿气流也带着暖意,即使久坐于地也不会感到寒冷。微弱的虫鸣伴着摇曳的树影,记录着悄然流逝的时间,蛰伏的一切生息都在倒数第一缕晨光的到来。
当太阳从地平线升起,牵牛花便被撒下的光辉唤醒。柔软的花瓣吸饱了水分,以缓慢的节奏舒展开缩卷的躯干,紫色镶边的圆摆向外铺洒,逐渐撑起半掌大的小喇叭。
“好美……”你为这自然的奇景而赞叹不已,“梦貘,你看到了吗……”
你侧过头去问梦貘,却望见更加使人屏息忘神的美景。你看到朝阳为梦貘镀上毛茸茸的金边,夜的星光都尽数纳进他带笑的眼睛里。而那灿烂的星辰只顾专注地看你的脸,一直没有移开目光去瞧花开。
此刻你听见“嘭”的轻响,不知是牵牛花绽放的声音还是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
梦貘被你发现,他不仅没有错开视线,反而更加温柔地注视你的眼睛。他开口:“其实看牵牛花只是借口,我晚上来到这里只是因为想要见你,控制不住自己来到你的房前……”
不等你展露讶异,梦貘与你十指相扣继续道:“只有你愿意费力攀上屋顶和我一起看夕阳,只有你会高兴地接受我给的粗劣花蜜,也只有你愿意牺牲睡眠,花上很长的时间陪我等待花开……和你一起经历的这一切对于我来说就像美梦一样,明明是现实的生活,却幸福得不真实。有的时候我甚至不想入睡,满心只想在现实中早点见到你,就像今天一样。”
“这些事情很普通啦,我哪有你说的这么特别……”你羞赧地眨眨眼,率先从对视游戏中败下阵来。
“你就是特别的,一点也不普通。因为只是这样看着你,我就觉得好高兴啊。”梦貘一脸认真地说出这种话,撩拨得你的心像躁动的小鹿一样乱跳。
情到浓时,氛围正好。你情不自禁凑近梦貘的脸颊,双唇缓慢靠近的距离却被他后仰的动作拉来了开去。
啊,亲吻又被拒绝了。
梦貘会欣然回应你的拥抱和触摸耳朵与尾巴的要求,但是更多的亲密接触就不行了。他总是刻意回避,你便不好强求,于是你们始终维持着纯洁无性的交往。所以硬要说你与梦貘相处时有什么不满,大概只有欲求不满……这样的说法有些羞耻,但事实如此。
你将一直以来的疑问说出口:“梦貘为什么不愿意和我更亲近一点呢……不说赤裸相见,我甚至都没见过你手套下的手指长什么样子。”
梦貘听出你的低落,他变得慌乱起来:“我……我只是害怕被你讨厌,也害怕带给你伤害。”
“为什么你会有这样的顾虑呢?我喜欢着梦貘的一切啊,也从不觉得你会伤害我。”
“我和人类长得很不一样,你总是夸我好看,说我的尾巴和耳朵可爱,但我身体的其他地方甚至称不上可爱啊。人类容易对不同于他们的样貌产生恐惧,我不想你也恐惧我。”梦貘惶惶地垂下耳朵,“而且我在梦中看到,两性繁衍的行为总是伴随着流血和受伤,我能感受到那些带给女性的是痛苦。我喜欢你,所以不想让你痛苦,只想让你快乐……也希望你对我的感情只有喜欢。”
梦貘的小心翼翼使你突生心疼。大概梦貘以前在噩梦中窥见的这种事都是扭曲的欲望呈现,从而造成了他错误的认知吧。这不难理解,因为性行为难免会与暴力、疼痛、低俗等字眼挂钩。所以你猜测,也许是可怖的梦境给没有经验的梦貘留下了负面印象。
错误需要得到改正,顾虑需要被消除,这一切只要用正确、美好的回忆覆盖掉噩梦就好了。你想,你首先需要强硬一点的开场,于是你扯住梦貘的衣领,乘其不备就吻了上去,这次丝毫不给梦貘回避的时机。
湿润的唇舌短暂交叠后,你放开愣住的梦貘,说:“亲密行为无非就是这样的事,我既不会感到难受,也不会受到伤害。那梦貘你呢,会讨厌这样吗?”
呼吸相交的柔软触感带来心跳加速的悦动,梦貘无法对此撒谎:“不……完全不讨厌。”他揪住自己胸口的衣料,脸上似是疑惑又似是羞涩的纠结表情。
“实际上我喜欢这样和梦貘亲吻的感觉,而且一直渴望着更多的身体接触。既然你说我是特别的,那请你相信我吧,相信我也喜欢你与人类不同的身体,相信与我肌肤相亲是只会给双方都带来快乐的事。”说完这些,你又试探着吻了吻梦貘,这一次没有被拒绝。
当心意相通的人全情投入亲吻,每一丝的触碰都变得温柔而缱绻。催生的多巴胺使大脑被兴奋感包裹,不只是心跳加速、呼吸加快,连体温也逐渐升高。你们彼此都产生了无法忽视的热意,却绝不是因为夏日的影响。
花藤前的长吻结束时,你们看到对方的脸在阳光下俱是通红一片。
“和我一起进屋吧。”你扣紧梦貘的手,意思已经足够明显。
“……好。”
进入房间,你先给了紧张的梦貘一个拥抱。双手环住他的腰,将脸颊贴在他的锁骨感受他的心跳——只是这样一个轻巧、安静、长久的拥抱。慢慢地,你感觉到梦貘僵硬的身体逐渐放松下来,他的双手也回抱住你,最后一丝不安也在相拥中得到安抚。
你蹭蹭梦貘毛茸茸的披肩,缓缓道:“帮我脱掉衣服吧。”
梦貘顿了顿,沉默地覆上你的衣扣做为回应。
你胸前的扣子很容易就被解开了,梦貘掀开肩头的布料,轻薄的睡裙便从你身上滑落在地。
“还有内裤……”你尽量直视梦貘的眼睛,控制自己挺直腰背做到自然坦荡,尽管脚趾已经羞涩地缩起。
梦貘的手指插入你腿侧肌肤与内裤的间隙时,你查觉到了他手套下的颤抖。而后当你一丝不挂,你反而彻底放松下来。因为梦貘即使慌乱得耳朵不停闪动、红晕蔓延到了脖颈,他明亮的眼睛也一瞬不瞬地注视着你。此时你只会想:他现在的紧张会是因为期待吗?会是因为惊艳吗?
你问梦貘:“现在轮到我帮你,可以吗?”
“嗯……请你帮我吧。”梦貘乖巧地微微弯腰,方便你的动作。
繁复的衣饰在梦貘顺从的配合下被一一解开,与你的衣服一同随意地重叠在地板上。最后梦貘完全与你赤裸相对了,静静地等待你的观察。
渐高的太阳晒进窗明几净的房间,把每个角落都铺满亮光,连空气中的纤尘也清晰可见,所以你们身体的每一处细节都暴露给了对方。
梦貘藏在衣服下的肌肤白得近乎发光,修长的身体比你想的还要清瘦,纤细异常。他的手与足部一样,腕关节以下被覆着细短的黑毛,指尖是质厚且坚硬的利爪,仿佛能轻易撕碎一切。而腿间的性器已经微微抬了头,阴茎整体形如弯勺,顶端中部凹陷、边缘翘起,白色的柱身布满凹凸不平的经脉,这粗硕又可怖的东西与他柔和秀气的脸极度不符,就算称之为凶器也毫不为过。
梦貘知道你已经在沉默中将他非人样貌的仔细看过了,他心中明明应该满是忧虑,身下的性器却不受控制地变得更加硬挺了。他的嘴唇紧抿,喉头滚动,望向你的眼神像个等待审判的犯错小孩。
你对梦貘露出安抚的笑,主动拉起他的手环在自己的腰上,然后抵住他的肩膀直接将他推倒在床上。你悬在他的上方,只是说:“你太瘦了,以后我得让你多吃点才行。”
梦貘陷进柔软的床里,洁白的床单衬得他的身形愈加单薄。你觉得他的肤色没比床单深多少,仿佛快要融进身下的苍白里。而他呼气时柔软的腹部微微凹陷,轮廓清晰的肋弓便被拱起,更是凸显出几分嶙峋的味道。
梦貘不自觉地握紧你的腰,把你的重量往他身上带。他有些不敢相信你的反应如此平淡,仰头问:“……只是这样吗?”
“当然不只是这样,我还没有称赞你啊。”你顺着梦貘的力道放任自己坐在他的胯上,伸手抚摸他的脸颊。
“你的皮肤光滑得像玉一样,”你的手指滑过梦貘的下颌和颈线,停下摩挲他微凸的胸骨,“骨头的形状也很漂亮。”
然后你顺着他手臂的线条盖住毛茸茸的手背,能感受到毛皮之下是纹路清晰的手筋,“即使只是摸,我也知道你的手是我喜欢的样子。”
“不、不用再说了……”梦貘白皙的脸已经红得要滴出血了。
“梦貘的身体每一处都在吸引我,为什么不能说呢?”你继续向后摸去,握住了臀后的火热物什轻轻摩擦,“而且你这里已经完全精神起来了,正高兴地贴住我……它倒是个诚实又可爱的家伙啊。”
“啊……”梦貘第一次被这样触碰,不禁瑟缩了一下,他收紧的爪子陷进了你的腰肉里,却没有掐疼你。
梦貘这样青涩的反应引得你愈加情动,你手上更加认真地抚慰起他的肉棒。尽管结构迥异,但性器的敏感大抵是相同的,不一会儿你就感觉到肉物兴奋的搏动,勺状的顶端溢出黏黏的前液,滴落在了你的臀肉上。你问有些低喘的梦貘:“觉得舒服吗?”
自觉不堪的身体被恋人毫无芥蒂地温柔爱抚,所有的负面情绪都早已烟消云散了。梦貘只想诚实地回应你:“很舒服……哈啊……”
“梦貘也摸摸我吧,”你将梦貘的手放在自己的胸脯上,“我同样会因为你的抚摸变得舒服。”
形如水滴的白腻乳团落入掌心,是沉甸甸的饱满肉感,微微用力便能将其捏得变了形,柔软得不可思议。梦貘的呼吸更乱了,他小心翼翼的试探着揉弄,生怕锋利的指甲划伤了你脆弱的皮肤。
你被梦貘手心的细毛蹭得发痒。敏感的乳尖挺立起来,被他的手指不经意地夹住拉扯,便生起酥麻的微小快意。你不禁也呻吟出声:“嗯呃……对,就是这样。”
你快慰的表情是对梦貘最大的鼓励,他观察着你的变化,摸索你的敏感点。当他感受到你腿间温暖的湿意沾染了他的腹部,他本能地将手探了过去,指腹只是轻轻碰了一下花核,便让你弓身颤抖起来。
“哈啊……梦貘……已经足够舒服了,再摸下去我就没力气了,我想要你先插进来……”你跪立起身子,低下头吻吻他的嘴角。
在相互的爱抚中,梦貘的喘息早已变得急促而沉重。当你的臀部抬高的时候,梦貘挺立的雄性器失去支撑,向前打在了他自己的小腹上。他的长指稳住自己胀痛的的柱身,让宽大的顶端对上了你的花户。
性器在外部摩擦着,各自情热的爱液交互着润湿了对方。
梦貘此时还有些无措的犹豫,而你为了方便他进入,率先用手指撑开了自己的花穴,让入口含住了肉棒的前端。你微微下压身体,在“叽咕”的水声中,狭小的腔道将粗长一点一点吞没。
“唔……呼啊……”夸张的龟头进入后,你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因为你知道接下来将柱身吃掉就会容易许多。看来即使是不匹配的器官,也同样适于交合。
“你还好吗?”梦貘的嗓音低沉得像变了一个人,这是他强忍着欲望的结果。他担忧地扶住你的大腿,似乎只要看出你的难受便准备退身出来。
“没关系的……嗯……一开始会有点胀,只要适应一下就好了。”虽然真实的感官并不如你说的这样轻松,但你还是坚持扭动着自己的腰部,让肉棒旋转着进入了深处。直到龟头顶住了花心,再无可进了,你才停下来调整呼吸。
梦貘轻抚你被汗意打湿的额发,还有尽力舒展的眉头。他无法分辨自己酸胀的心脏涌现的是心疼还是满足。他只是顺应心中所愿,以少见的强硬力度揽过你的肩背,把发软的你彻底压在他自己身上,用低哑的声音一遍又一遍轻念你的名字。
你们以相拥的姿态相互适应着,感知着彼此最近距离的温度与触感。
你觉得自己的小穴现在一定变成梦貘的形状了,因为他柱身上经脉的每一次跳动都是如此的清晰,总是激得你的穴肉也跟着收缩一下。你忍不住动动腰,想要套弄不断搏动的阴茎,但只是几下就无力败下阵来。
“哈哈,哈……终究我还是没办法熟练啊,”你伏在梦貘身上羞怯地笑,“还是拜托你来动吧。”
“嗯,我会尽我所能让你舒服的。”
挺动腰部这种事对于男性来说好像是天生的技能,一旦从中找到了快乐就难以停止。梦貘在湿热紧致的包裹中不断告诫自己要克制,他控制着速度和力度,仅以柔和的抽插刺激着你的穴肉。在刚才的爱抚中,梦貘已经学会了如何判断你感到舒适的表现,所以他很快就掌握了让你快乐的方法。
温柔的交合缓和了过分巨硕的硬物带给花穴的压迫感,使你在快感的涟漪中缓慢摇晃。蠕动的媚肉以热切的吸吮回应着梦貘的爱意,让他也被淹没在温暖的浪潮里。你们看到对方迷离的眼神里俱是沉醉,也许此时便是灵肉合一。
“哈啊……我好像要射了。”梦貘初尝欢好的滋味,他模糊懂得自己身体产生的冲动是什么,却并没有需要忍耐射意的概念,只是如实的将自己的反应告诉你。
“射吧,就射在……唔嗯……我的身体里。”你再次与梦貘十指相扣,真切地希望接纳他释放的一切。
于是梦貘不再律动,顶端深入抵住花心磨了磨,铃口便翕张着要射了。
在他射精前一秒,你突然感受到体内的肉物又扩大了一圈,而龟头粗糙的边缘竟然在最深处向外展开了,把你的穴肉扩张到了极限。紧绷的胀意让你喘得失去了说话的能力,你一瞬间陷入了无法控制的颤抖中,穴腔剧烈痉挛着达到了超乎常规的高潮。你只能紧紧抓住梦貘的手,把袭来的可怕快感通过指甲制造的疼痛传递给他。
梦貘此时却是感觉不到疼痛的,射精的快感占据了他的大脑,不顾一切将自己的种液灌进你的身体成为了唯一的意识。他并不知道自己的性器发生了变化,这变化只是非人的身体的本能反应罢了,是违背他温柔意愿的、为了将爱侣锁住的本能。
你们共同在失神中完成了最后的交融,神智回归的时候皆是感到昏沉的疲惫,一时只能一起虚软地喘息,相视一眼却又不自觉地浮现出笑意。
“呼——比我想象的更激烈,也更狼狈啊……对不起,弄伤你了。”你捧起梦貘的手,去亲吻刚才被你用力弄出的、皮毛都盖不住的掐痕。反观你自己,身上倒是一点指痕都没有,实在让人愧疚。
“没关系……只要你一直都是舒服的就好。”梦貘不甚在意手上的轻微刺痛,不如说甚至有些喜欢你在这个部位留下的痕迹。
梦貘已经充分认识到了交合之事美好的另一面,带来的餍足以前从未有过,仿佛与你融为了一体,再不分离。这样的想法使他心安,彻夜未眠的倦意此时便迟迟袭来。他翻转过身将你放在了床上,保持着将你揽在怀里的姿势,用已经有些迷糊的声音问:“我可以这样抱着你睡觉吗?”
“嗯,当然。”你主动贴得更紧了些,也安心地阖上了眼睛。
在清晨的暖阳中依偎着彼此入眠,美梦将就此延伸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