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炤云】解药

Work Text:

缙云关上厕所隔间的门,仔细擦干净马桶盖子,确保门已经锁好万无一失后旋开了那个小小的开关。顿时,隐秘的蜂鸣响起,淹没在厕所不间断的换气扇噪音里。他从鼻子里哼出一声甜腻的呻吟,解开裤子坐在马桶上撸动起自己的命根来。肉穴里的小玩意忠实的震动着,缙云无声的喘息,手指摸索着将它又推进了几分。成倍的愉悦席卷而来,前后夹击的快感下缙云绷紧了脚趾,在这一瞬间彻底放纵自己,无声的高潮。
他短暂的沉浸在余韵中,随即起身将自己收拾干净,扣好制服,按下冲水键便开门出去洗手。洗手台上的镜子映出一张冷俊的面容,眼神清澈明净,让人完全想不到刚才发生了什么旖旎的事情。

“哎,你看,那个人。”巫炤顺着怀曦示意的方向看过去,一下就找到了目标,即使是在灯红酒绿喧闹沸反的本市最大酒吧,那人细腰长腿挺拔如松的背影也足够醒目。
“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那个冰山美人。”
然后两人就看着旁边一直在搭讪的高大金发外国男人贴在冰美人的耳朵边说了什么,那人似乎犹豫了下,最终点点头。金发男欣喜的搭上他的肩,一起往洗手间的方向去了。

巫炤挑挑眉,“冰美人?”
怀曦略微有些尴尬,“这个……”
“看来人家只是胃口高,颜值身材尺寸一样不漏而已。” 巫炤摇摇头,“再说你为什么会觉得挑战难度高了就能解决我的问题?”
怀曦挠挠头。“可你这个……”他压低了声音悄声说道,“老是缺临门一脚也不是个办法啊。”
“你跟嫘祖说,让她别担心,我自有分寸。赶紧离开姬轩辕那个不靠谱的才是正经事。”巫炤云淡风轻的说完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起身离开。
怀曦在后面着急上火的喊“你去哪?”
巫炤遥遥指了下卫生间的标志,随即淹没在了群魔乱舞的人群中。

说实话缙云原本没想过要发展成这样。通常他不会来这种吵闹的一夜情圣地,虽然看不出来,缙云其实更喜欢图书馆植物园这种冷清人少的地方。
他今天是来找“鬼师”的。上次的诊疗他的心理医生异常认真的警告他必须要有所尝试,不然情况只会越来越严重。再不合作他会考虑把治疗不理想的情况告诉姬轩辕。百般无奈之际,缙云在网上看到了“鬼师”的传闻。
这位传说中“鬼师”有着不亚于缙云的怪癖。他技巧高超,总能轻易的挑逗起人的欲望,能用各种方式让人高潮——在绝不插入的情况下。有不少人跟帖笑话“鬼师”是不是性冷淡或者性无能。但是那些爆料的亲历者总是用十分遗憾的语气表示“鬼师”那话形状大小都很完美,可惜就是不让骑。”
“他也会让人打手活,要是哪天心情好了还会允许你舔一舔。啊~要是能让他插进我屁股里去,我愿意瘦上三十斤!”
缙云一头黑线地在一片鸡笼叫中执着的翻看了许久,终于找到了一点线索。

“鬼师”出没于本市最大的酒吧“巫之堂”,有极大的可能性就是酒吧老板。

所以他才会坐在这个他从没考虑来过的地方,忍受着嘈杂的人声和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肢体碰触,学着他看过的电影点一杯马提尼酒,假装无意地向酒保问起老板来。
酒保倒是丝毫没有要维持自己老板神秘的觉悟。他十分干脆的告诉缙云现在并不是老板来查店的时间。通常“巫之堂”之主一周会来至少两次,要么周末要么周一,反正不会在今天——周五尽老板的职责。
缙云正失望自己白跑一趟,旁边那只一直晃来晃去的金毛犬上来搭讪。“来都来了。”缙云想,“这么贵的酒都喝了,今天没有点突破简直对不起自己。”
他跟着人进到厕所隔间,忍耐着对方胡乱的亲吻和在自己胸上屁股搓揉,最终还是在金毛犬把手伸进裤子里碰到他老二时破了功。

巫炤并不是想去偷看什么活春宫。他只要想,许多男男女女都会争着爬上他的床,试图让自己成为那个“破例”。他对性事更多的时候像是在完成任务,就好像到点了就得要吃饭,而对于吃饭本身而言,他已经失去了品尝美食的快乐。
所以他只是单纯的来开闸放水而已。另一头隔间里头乒乓作响,他心想怀曦的情报未免错得太过离谱,这是多么热情的冷美人。
下一秒,巫炤眼睁睁的看着厕所门和金发男一起飞了出来,重重的砸在地上。他赶忙拉上拉链,还草草冲了下手才走过去看发生了什么。在金毛友情献唱的各种F开头的BGM中,那个怀曦认为的冰山美人,他认为的打劫犯人撞进了他的怀里。视线交织,两人都楞住了。
“缙云?”巫炤试探着问。
那人回过神来,急冲冲否认道:“你认错人了。”他扭头对着地上的金毛犬陈恳的道歉“抱歉,我不是有意的。”说完便快步朝厕所门口冲去,仿佛有什么天敌在追他一样,完全没有理会巫炤的追赶呼喊,快速消失在沸腾的人群中。

姬轩辕刚刚下才下班,又累又饿。干他们刑侦这一行的即使赶上了好年月,一旦有了案子也得没日没夜的忙活。更何况还有很多陈年旧案等着“闲时”解决。没有能干活的人真的是事半功倍。思及自己的得力干将,姬轩辕忧心忡忡的拨通了一个号码。
“医生你好,我是姬轩辕。请问关于缙云的治疗还顺利吗?”
“你好姬警官,好消息是缙云答应了去尝试,坏消息是,尝试能有多少效果很难说。”
“哈哈哈……,毕竟缙云挺顽固的。你说这个毛病也不是什么大毛病,就是干工作不太方便……”
“姬警官”医生不悦地打断道,“这并不是什么小问题。缙云有着严重的心理障碍,这个病只是他表现出来的一种症状。如果心结不解,会引发越来越严重的病症。最终影响他整个人生。”
姬轩辕张口结舌,“已经到了这么严重的程度了?”
“这倒不是。”心理医生的语气舒缓了下来,“只是给你提个醒,别不当回事帮他逃避治疗。”
“好的好的,我一定好好劝他,督促他。劳您费心哈。不早了,打扰您休息了,再见。”
“哎……”挂了电话,女医生长叹一口气,关上了灯走出书房。她之前翻阅的记录露出一角,上面写着——患者名称:缙云 诊断结果:症状显示为性爱成瘾,生理性因素可能性排除。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