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炽热回忆

Work Text:

你用指腹在白起的唇上描摹,刚刚还有些起皮的薄唇已经润泽了不少,在主题布景灯光的映衬下泛起斑驳的光,晶莹透亮,诱惑得令你忍不住浮想联翩,连手上的动作也开始变得心不在焉。
“在想什么?”
“......没什么。”
白起的话让你回过神来继续仔细地帮他涂抹唇膜。
“还要......很久么?”
他的语气里透着一丝无奈,如果不是因为你,他应该不会答应擦这种东西吧。
“快好啦!”
白起看着你专注的样子,很轻地笑了一声,然后你看到他的舌尖在嘴角舔了一下,似乎是想尝尝唇膜的味道,于是你笑着逗趣道:
“怎么像小孩子一样,甜么?”
“嗯——”
白起故意拉了个长音,像是在思考,下一秒,他却突然张口咬住了你的手指。

白起抬起左手捉住你的手腕,右手也握上了你的腰。指尖被他湿热柔软的舌缠绕着,侧腰传来他掌心炙热的温度,你感觉身体里有什么东西被点燃了,很热。
你的内心一阵慌乱,唇膜罐从手中滑落到地上,在安静的房间中激起一串杂乱无章的叮当声,更是加快了心跳的频率。
“嗯,很甜。”
白起将你的手带到他的胸前,俯身靠近,原本纯净无杂的眸中此刻已经染上了情欲,他颈上的羽毛挂饰划过你的手腕,冰凉的触感让你微微颤栗。

“白起.....”
“嗯?”
他慵懒的声音带着蛊惑。
“这是在外面......”
“带我来这里拍情侣写真,不是想留下回忆么。除了照片,我还可以给你更多的私人回忆,炽热的回忆。”
他的语气里裹挟着暧昧,你听完心跳得更快了。
「难道他是想在这里......」

“害怕了?”
白起见你一脸紧张,在喉间发出一声性感的低笑,喉结也随之小幅地滑动了一下,视听的双重攻势让你无从招架。
你看着眼前的白起,这身衣服让他展露出平日里在你面前收敛起来的王者气,霸道而强势,却又不似军装那般肃杀禁欲,肩上披着的外套为他添了些随性的烟火气,仿佛圣洁的神明沾染了尘嚣,散发着该死的荷尔蒙,使你甘愿臣服。

白起每靠近一分,你的呼吸就加重一分,终于,他的吻落上了你的唇。他双手抚上你的背后,将你按进怀里,你抬起手抵在他的胸前,感受着他身上的炽热温度。
白起柔软的双唇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令你上瘾,唇膜香甜的味道在一呼一吸间若有似无地传递着,更是让你沉溺其间,难以自拔,他的舌在你齿间试探,慢慢深入,手在你的背上来回游移,阵阵酥麻一点点抽走了你的力气,让你的身子渐渐发软,不断下沉,然后你失去支撑跪在了地上,手也跟着一同从他的胸前滑落下来,却不小心碰到了他胯间微微隆起的那处。
白起口中挤出一声克制的轻喘,你的指尖感受到他的下身不安分地动了动,你还来不及移开手,他抱着你的手竟突然加重了力气,将你牢牢锁住,一转身,你已被他压倒在道具床上。

白起抬手将你凌乱的发丝别到耳后,然后抚过你的侧脸,捏住了你的下颌,仔细欣赏着你的样子,琥珀色的光在他眼中流转,令你目眩神迷。
“脸怎么这么红?”
你知道他是明知故问,却无心反驳,感官里充斥着让你迷恋的独属于他的气息,让你放弃了思考,只能乖乖就范,任他欺负。

白起的吻再一次覆上来,湿湿凉凉的,他用皓齿咬住你的唇瓣,探出舌尖轻扫,你也主动回吻,与他温柔缠绵。
他伸手探进了你的裙内,在你的腿上摩挲,你用最后一丝理智按住了他的手。
“唔......白起。”
你的声音含混不清地从唇间的痴缠中传出来。白起将唇微微移开,近距离注视着你。
“怎么了?”
他的声音很轻,伴着他温热的呼吸细密地钻进你的心里。
“......等一下,没有......那个......”
“哪个?”
白起的脸上扬起一抹坏笑,显然,他知道你指的是什么,却还是要你说出来。
“......套套。”
你边说边娇羞地在他胸口轻轻推搡了一下。他轻笑一声,将头探到你的耳边。
“我这里有。”
“哎?”

还没等你问出口他为什么会随身带着这种东西,他又继续说道:

“因为我时刻都想占有你。”

白起说这句话的时候,他胸腔的震动清楚地从你掌心传来。明明很轻的一句话,却在你脑中爆裂开来,你感觉自己的脸似火烧一般,下意识地攥紧了他半开的衬衫边缘。
白起见了你的反应,脸上的笑意更浓,平日里绅士的他今天似乎特别喜欢逗弄你。
“逗你的,之前买了准备昨晚用的,后来放在口袋里忘记拿出去了。”
他的话让你想到了昨晚自己在家等他,可是他深夜结束任务回来的时候你已经睡着了。

白起将头埋进你的颈窝里,又补充了一句:
“不过刚才那句话是认真的。”
你听了心下一阵旖旎,但是很快又想到了什么。
“可是......把床弄脏了怎么办?”
白起停下动作,微微皱起眉,似乎是有点不高兴你如此破坏气氛,他刚要开口门外却传来了脚步声,只好意兴阑珊地叹了一口气,起身将你拉起来。

后来拍摄的时候,你有点恍惚,好在白起稳稳把控住场面,一切才得以顺利完成,只待半个月后出片。

离开工作室前,你看到白起无意间瞥了一眼样片上被蛛网困住的模特,心想他毕竟是男人,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如果你穿成那样出现在他面前,他应该会很开心吧。

回到家,你看看他情绪不高的脸,想想刚刚的事,你小心翼翼地问他:
“你生气啦?”
白起看着你,嘴角勾起一个坏坏的弧度,回答道:
“没有,你说得对,是会弄脏。”
你闻言回忆起之前每次自己都会被白起弄得将床单濡湿一片,脸上一片绯红,只想赶快避开他灼灼的目光。
“那个......我先去洗澡。”
说完你跑进了浴室。

洗过澡,你穿着居家服在沙发上等白起,此刻他正在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流淌在你的心间,浇灌着你心底的欲望不断生长。
想到之前白起看杂志的一幕,你起身去衣柜里翻出买了很久却一直没有穿过的情趣内衣。
换好内衣,你坐回沙发上,侧过头看到白起放在沙发上的外套,是他刚刚穿过的那件。你拿起来感受着他身上的味道,然后将外套穿在了身上。为了给他惊喜,你仔细地系好扣子,把自己包裹得很严实,内衣被完全藏在了里面。

浴室的水声停了,白起走出来边擦头发边看看沙发上的你。由于衣服太大,你一多半的大腿都被遮住,手被困在袖子里,让他觉得很可爱。
然后你站起身,费力地将手从袖子里伸出来,在白起惊喜的目光中,慢慢解开扣子,脱掉了外套,露出里面黑色透视蕾丝内衣,两条吊带在颈后打结,下摆堪堪遮住腿根,不规则的撕裂和破洞让雪白的春光若隐若现,呼之欲出,一只手腕和一条大腿上还缠着红色的绷带。
你看到白起微微张大了双眼,眼中的惊喜变成了惊讶,之后便像狼锁定猎物一样注视着你。见了他的反应,你满意地笑笑走到他身前。
“喜欢么?”
“你什么时候买的?”
白起双手握住了你的腰,与你耳鬓厮磨,你觉得心里痒痒的,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
“买了挺久了,一直没机会穿,刚刚看到你偷瞄了一眼样片上的模特......所以就换上了。”
“我对模特没兴趣,我只是在想你穿上会是什么样子。”
白起说得很直接,没有一点心虚,说话间他又将你拉近了些,灼热的呼吸都落在了你的脸上。
“那现在看到了,觉得怎么样?”
“......很好看。”
白起在你的耳边轻声回答,但是后半句却没说出口。

「比我性幻想中的你更好看」

呼吸交缠间,暧昧的气氛将你们包围。他低头轻咬上你的耳朵,探出舌来回舔舐,你整个人像触电般不受控制地颤抖,将手伸进他的上衣里在他的腰间流连。
白起的手在你的身上作乱,将炽热的温度带到你身体各处,最终停留在你胸前的两团柔软上。
“嗯......”
你在他的爱抚下,忍不住娇喘出声,之后你感觉到他手上的力气又加大了一些,整个身子开始发软前倾,想要靠在他身上。
白起的手移到你的背后,将你搂进怀里,你把头枕在他的胸膛上,听着他加速的心跳,感受着他胸腔的起伏,他火热的气息从你头顶上洒下来,让你觉得更热了。
白起的手从你的背后,经过腰间,到了你的臀上。他先在你的臀瓣上揉了几下,然后拉起了内衣下摆,将中指按在了你花瓣的缝隙间摩挲,你那里已经是湿滑不堪,微弱的水声断续地传了出来。在他生着薄茧的指尖的挑弄下,你的身体开始变得紧绷,不自觉抓紧了他的衣角,在他怀里微微扭动,嘴里发出破碎的呻吟。
“哈......啊......”
“舒服么?”
“嗯......”
他的指尖慢慢游移到花核上按揉,力度时轻时重,速度由缓及快,你身体里早已升温的血液,在这一刻全部汇集到被他触碰的一点,快感一浪高过一浪,拍打在你的心尖上。
“啊——”
体内的快感终于超出负荷,你被白起送上了巅峰。片刻的失神过后,你瘫软在他的怀里,要不是被他揽住腰,整个人就要滑坐到地上。

等你缓过来,才发现自己已经坐到了窗台上,白起就站在你的身前。你惊慌失措地转头看看窗外,回过头正对上他清澈的目光,一瞬间竟然安心了不少。
白起一边解下你腕上的绷带,一边安抚道:
“别怕,外面没人。”
然后,他将拆下来的绷带拉到你的齿间让你咬住,将两端绕到你的脑后打了个结。
你帮他褪去了衣物,他将方形的铝箔袋送到你的眼前。
“帮我戴上。”
你听话地接过来拆开包装,拿出里面的东西帮白起套了上去,你感觉手中之物在你的套弄下又长大了一些,滚烫的温度灼烧着你的掌心。

白起一只手撑在窗玻璃上,另一只手分开了你的双腿,然后他一点点靠近,他身上的气息逐渐清晰地传来,让你的心跳越来越快。
终于,你感觉到花心在他的顶撞下本能地收缩了一下,之后又被撑开,紧接着花径被完全打开,将属于他的炽热温度传递到你的全身。
“唔——”
尽管已经做了好多次,可是你却依然不能在第一时间适应他的尺寸,你有些痛苦地呻吟一声,眼角不自觉泛起了生理性的泪花。
“疼么?”
你咬紧了口中的绷带,轻轻摇了摇头。白起抬手拭去你眼角的水痕,在你额头上轻吻,很温柔,可是下身的动作确是既快又猛,丝毫不会怜香惜玉。

最初的不适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花径被不断摩擦,最敏感的秘境被冲撞所带来的舒适感。
不知不觉间,你口中的绷带已经湿透,津液也顺着嘴角流出来,被白起看在眼里,他低下头用舌尖帮你舔了舔,然后吻上了你的唇。
快感如巨浪般袭来,你觉得自己像大海里飘摇欲坠的小船,在风浪中迷航。眼前的男人是你的灯塔,他眼中闪烁着的琥珀色辉光为你指引着方向,你张开双臂紧紧抱住他。
之后,你将头埋进他的颈窝,隔着绷带在他的胸膛上吮吸,直到口腔里传来淡淡的血腥气,你才微微抬起头,看到自己在他身上留下了深红色的吻痕。

你的主动似乎让白起更加兴奋,他下身的动作明显加快了,强烈的刺激让你无暇分心,只能死死抱着他,在他耳边带着喘息呼唤他的名字。
“白起......白起......我爱你......啊——”
你低下头咬住了白起的肩,感觉花径先是在一瞬间锁紧了他,让他终于暂时停止了横冲直撞,随后便是一阵阵收缩,带动着你的全身都不由自主地颤抖着。
你回过神来才发现他肩上深深的齿痕,却连害羞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服帖地趴在他的身上,大口喘息。

白起将你抱到床上躺好,把你腿上的绷带也解下来捆住了你的双手放在你的头顶。
他将手伸到你的颈后拉开了吊带的结,然后他把吊带缠在手上,轻轻一扯,你的两颗蜜桃就露了出来,在他眼前晃了晃。
不知什么时候,那盒唇膜已经被白起拿在手里,他在掌心涂了一层,然后握上了你的蜜桃。丝滑微凉的触感从胸前传来,让你原本滚烫的身体感到格外舒适,偏偏白起的手掠过的地方又会再次撩起一片片火热,忽凉忽热间,你觉得身体变得异常敏感,原本已经软下去的红心又一次挺立起来。
“唇膜很甜,我还想再吃一次。”
说话间白起已经低下头吻了上去,他先是用舌尖在红心周围来回打转,试探了几下,之后便一口咬了下去,他用皓齿在你的红心上轻咬磨擦,你只觉得触电般的酥麻感钻进了身体里,让你的心尖发颤,下面的花径也跟着起了反应,汁液从花心处流出来,润湿了花瓣。

他伸手探到你的花心,感觉差不多了,便起身将你的双腿抬起来搭在他的肩上,然后又一次发起进攻,探进了你的花径。
这样的姿势让他可以进入得更深,对花径中最敏感的那处秘境的刺激也更强烈,秘境泛起阵阵酸涩,源源不断涌出的汁液被白起在进进出出间带到了花径各处。
“嗯......嗯......白起......”
“我在。”
白起不断攻城略池,在他逐渐加强的攻势下,你已是丢盔弃甲,沦陷其中,放弃了挣扎,连呻吟声都变得支离破碎。
“啊——”
终于到达了临界点,你彻底缴械投降,堆积的快感在一瞬间爆发,在你的叫床声中得到释放。

就在你以为可以休息一下的时候,白起却没给你机会,将上身欺压下来,你的腿被困在你们的身体之间,贴在蜜桃上,整个人以一种折叠的姿势被他压在身下。
为了让你舒服一点,白起用双臂撑起上身,明明是消耗极大的姿势,可是他身下的动作却依然轻松自如,不愧是白起。
这种角度的刺激实在太强烈,刚刚登顶的你,异常敏感的花径非但没有感到任何不适,反而贪婪地渴求着他的占有。

你感觉白起火热的温度在你体内反复冲撞,所经之处留下串串火种,将你的血液点燃,手腕处和口中绷带的束缚感此刻也都变成了助燃剂。心脏仿佛在火海中焚烧,逐渐被欲望的火苗吞噬。
汗水不断从皮肤上渗出来,湿热的身体也变得越来越敏感。沸腾的血液在身体里四处流窜,将快感传遍全身。花径开始不自觉得收紧,潮湿的柔软将白起包裹住,不停吮吸,让他的呼吸也变得粗重起来。
“白起......我......啊——”
你的花径又一次剧烈收缩起来,这一次你感受到白起也收紧了小腹,在你的花径里抽动了几下,彻底释放了自己。

“哈......哈......”
白起从你体内退出来,把你的双腿放回床上,又将那层东西从身上取下来打了个结丢进床边的垃圾桶,然后他俯下身将绷带从你口中扯出来拉到颈间,吻上了你的唇,你还未平复的喘息都被他吞进嘴里。

等到你的心跳终于恢复了正常的频率,白起才起身看了看你。双手还被绑在头顶,颈间挂着绷带,黑色的蕾丝内衣凌乱地缠绕在腰间,象牙白的肌肤上不规则地泛起几片淡淡的绯红。

「你这样子真性感。」

心里这样想着,白起轻声笑了一下。
“笑什么?”
“没什么。”
白起说着拆下了你腕上和颈上的绷带,然后帮你把内衣脱了下来。
“这件内衣你可以经常穿,很好看。”
“好......”
“还有,床单又脏了。”
白起将你拉起来打趣道,你赶紧害羞地蹭进他的怀里,转移话题。
“......去洗澡吧。”
“好。其实......”
“其实什么?”
“其实洗澡也可以留下回忆。”
还不等你反应过来,白起已经一把将你抱起来,翻身下床,走向了浴室。

天色还早,今夜白起还可以给你更多的炽热回忆。

- The End -
2020.02.14 By 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