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Happy Ending

Work Text:

HAPPY ENDING IS MINE.

Hey guy, happy ending is mine.
娇俏的尾音和漫不经心的口哨吹在郑云龙的耳边,轻松愉快得像是声音的主人没拧着他的手腕把他按在自家玄关的墙上也没把匕首放在他的颈动脉上。他试着挣动,被后腰上顶着的膝盖威胁地按在了墙上。
“嘘,乖乖的别喊,去厨房给我煮碗面吧,我现在好饿啊,小郑老师。”
啪,白炽灯灼得人眼痛。

小郑老师的长相人如其名,所有见过他的a大学生都对这句含蓄的夸赞表示认同。小郑老师全名叫做郑云龙,在遍地取名届文豪父母的时代远远算不上什么洋气的名字,但是在脸能改变几乎一切的时代,搭配起来看非常洋气。
在a大学生的眼里,小郑老师留校任教简直是剧场的损失。直到有音乐剧系的学生在《摇滚年代》的sd通道要Stacee的签名,盯半天不确定地对着一脸欧美drama风格的大浓妆的演员,“小郑老师?”学生收获了浓妆Stacee会心笑容一个,和小郑老师的算不上潇洒的签名一张。当天晚上a大的论坛,郑云龙的名字一路屠版。

不过这些都和突然出现在小郑老师家的不速之客没什么关系。小巧的匕首被她捏在手里打转,锋利的刃面擦着指背的汗毛滑过去再回到白嫩的指缝之间,她正在围观据说从没有在人前失态过生气过的小郑老师,唔,煮面。
“你家就没有泡面吗?”
居然有人会慢吞吞地洗菜切肉给一个前一刻把他按在墙上摩擦的陌生人煮新鲜的海鲜面。不是他疯了,就是这个世界疯了。
“那个不健康,女孩子少吃。”郑云龙在适应光线的几秒里看到了她一身没多少布料的短衣短裙,“不好意思只有昨天的手工面了,一个人过得比较将就,今天回来没买新的。”
阿云嘎笑得腰酸,绝对是他疯了。
“怎么了吗?”眼镜上蒸满水汽的人转身看他,他笑得太大声了。
阿云嘎从喉咙里哼出一声嗯,是一句千回百转的否认。
“你可以先坐下,同……”郑云龙卡了一下,“这位女士。”
“却之不恭。”

作为学校论坛常年占领热门版面的优秀青年教师,根据最近a大学生的无死角观察,小郑老师好像,在家里新养了一只猫咪?这条最新八卦能够现世,还要归功于小郑老师住的教师公寓楼下的超市里勤工俭学的学生,他注意到了小郑老师最近在生鲜区的采购突然丰富了起来,不止表现在菜篮子的丰富程度,还表现在采购时间和挑选新鲜菜品的时间都变长了。
“郑老师,是家里来亲戚了吗?”
“嗯?亲戚?没有,只是最近收养了一只小猫。”
小郑老师弯起眼睛笑了,虽然是垂着视线对着篮子里的鱼笑。
a大学生在表彰完功臣之后很快倒戈批评他怎么没留下这张珍贵的历史照片,那可是笑起来的小郑老师啊!该是怎么样的和世界和解的笑容啊!
好在后来大家发现,养了猫的小郑老师好像是真的和世界达成了某种和解,在课堂上老教授似的表情渐渐一去不复返了。猫,真是世界上最神奇的一种生物啊,修过一轮冷面小郑的选修课的当届毕业生纷纷回炉围观,并留下真心的感叹。

小郑老师本人,小郑老师本人没觉得生活有多少变化。
他是真的当家里养了一只猫,虽然这只猫喜欢网购各色他家里从没出现过的膨化食品,而且会在他的布艺沙发上看着偶像剧大嚼特嚼,满沙发的碎屑真的很难清理。不过,谁能对着娇俏可爱穿a字百褶小短裙的漂亮小嘎说不呢,虽然他包到大腿根的连裤靴内侧插着不能辨认清楚的各色刀具,虽然,嗯,阿云嘎小朋友有对a的平坦身材。小郑老师给脑内的想法喊了卡,这不是一个合格的绅士该有的想法。
“你回来了~亲爱哒~”阿云嘎扒在沙发靠背上 扭着腰半转过来看他,“喵~今天吃什么呀~”
小郑老师收获了今日份的下班专属语音,以及专属wink。说真的,这种情况下把目光从阿云嘎因为扭着身露出的细腰以及摊在沙发上的长腿上转开实在很难,按照当代绅士小郑的审美而言,除非是因为阿云嘎的脸实在太好看了。
这张脸简直是上帝在他的审美神经上跳着华尔兹捏出来的。这么日常的画面,为什么让他有在博物馆欣赏世界名画的错觉,老天爷,今天从窗外照进来的阳光真是刚刚好,为什么他就没有点绘画天赋。
小郑老师松了松领带给自己缓口气的余地,压着快要从嗓子眼里咕噜出来的愉快,“今天做新菜,你没吃过的鱼,只有这个季节有。”

郑云龙在两个人第三次碰面的时候才知道后来经常出没在自己家的小猫的名字,也是那次他拿了新配的钥匙给她,告诉她他不想再换家里任何一块窗户的玻璃了,还有防盗窗,预算有限,要是再这样下去,她下次就别想吃上酸菜鱼了。
显然,警告很管用,小猫学会了走正门,有一回猫猫祟祟在走廊里徘徊准备开门的时候还被下班早了的他逮了个正着。
“咳,哈哈哈,那什么,你下班这么早啊今天?”拢不起来的小卷发细碎地铺在她额前,显得皮肤更白眼睛更亮。
“是啊,下课早,”小郑老师听见左边胸口心脏跳动的声音,两个人离得太近了,他看着她的眼睛,心想,完了,郑云龙你完了,然后听到自己说,“我把课表给你,你就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等我了。”
小郑老师今天也感受到了自己的完蛋,并且甘之如饴。
“郑老师又买鱼啊?昨天剩下的一袋鱼杂要不你拿回去喂猫吧,也不能总养得这么金贵,养得口味刁了以后要不好搞的。”超市老板热络地要帮他省钱。
“没事,她就爱吃新鲜的,谢谢您啊。”小郑老师笑着去结账,顺手又拎了一桶鲜奶,心想,就是口味养刁了才好,就不会跟着别人走了。
当然他也没想到阿云嘎成为常客的一个关键原因就是被他养刁了的胃口。

小郑老师没问过阿云嘎做的什么工作,虽然从装扮来看非常不简单,如果他的生物本能没错的话,那些绑在他腿上的玩意儿都是真家伙。是的,他。
阿云嘎圣诞夜的时候给他惊喜还原了初遇的场面,对他来说依旧是惊大于喜就另说了,不过这次没有短裙没有过膝袜,清爽的顺毛刘海下面阿云嘎的眼睛笑弯了,男青年的声音刻意压低了,胸腔的震动从背后传导过来,“小郑老师,圣诞快乐啊~”
很好,语气没变,还是他熟悉的猫。
“阿云嘎,”小郑老师认识大半年头一次叫他的全名,“圣诞快乐。”
阿云嘎看起来真的是特意来和他过圣诞的,带着一只看起来会很好吃的,很大只的,生的火鸡。郑云龙哭笑不得地告诉他家里没有那么大的烤箱来处理这只火鸡,穿着圣诞配色毛衣的顺毛美人扁扁嘴说,那好吧。
他穿好大衣要跟着自己一起出门采买的时候郑云龙有点惊讶,“这样没问题吗?”
“嗯?什么问题?”
“我以为你做的是涉密工作,不能轻易见人。”
“唔,有道理,不过,”阿云嘎从带过来的一堆纸袋里翻出两条围巾,“他们没禁止我在非工作时间和人便装出门逛街,除非你有制服癖,你有吗小郑老师?你有的话我也不是不可以配合你一下。”
小郑老师哑火地由着他给自己圈上一条围巾,再看着他戴上另一条。
“呼~暖和多了~下雪天就得围条围巾才能出门。”
“嗯,红色的,很衬你。”小郑老师觉得自己的耳朵一定有点红。
“也很衬你,亲爱哒~”这是阿云嘎又换了声线逗他。
下雪的圣诞夜真的会有好事发生,小郑老师半张脸埋在围巾里笑,反光的镜片下的眼睛弯了起来,有只手挽上了他的臂弯。他侧脸看了看,问阿云嘎他不冷吗,阿云嘎对他摇头,实际上露出来的半边耳朵都发白。
路灯很好,光撒下来是金色的,照着近十年来郑云龙见过的最大的一场雪。
他停住了脚步,阿云嘎没吱声跟着他停下来,歪着脑袋看他,好大的雪落在他的头发上,落在他的睫毛上。郑云龙没让他等太久,荷尔蒙的红顺着脖子爬上来,郑云龙把挎在他臂弯的手握住了,一起放进了自己的口袋。
“小郑老师你的脖子都红了?”
“嗯,因为围巾很暖。这么好的白色圣诞节……除了火鸡和酸菜鱼,”小郑老师觉得充满胸膛的柔软情绪已经溢出来了,从他的眼睛里,从他握着他的手的发烫的掌心溢出来,“你想要一棵圣诞树吗嘎嘎?”
“嗯哼,”阿云嘎拖着他往前走,他的鼻尖已经冻红了,“要,我要,圣诞夜的happy ending少不了圣诞树,我还要最亮的星星和灯,哦,当然还有酸菜鱼。”

小郑老师曾经看过世界上最美的雪。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