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心沉】减压文学2.0

Work Text:

韩沉查过何开心的行程确认过第二天并没有预约,但他依然起了个大早,小心翼翼出门。在回家后随意追问了两句就不出意外地得到对方躲闪的目光。

原本甜蜜黏人的恋人像换了套芯子一般规行矩止,何开心忽冷忽热的态度令韩沉不明就里。而异于常人的生理构造导致他自开苞后便变得十分敏感,原本普通的跑步训练都能令隐秘的部位在摩擦间湿得一塌糊涂,平日浅尝辄止的亲吻根本满足不了他心中深不见底的欲望。

韩沉捧着手机一言不发地坐在休息室,湿淋淋的头发向下滴着水,他随意在头上盖了条毛巾。‘叮’地一声,是罗浮生发来的消息。他只瞥了一眼就抑制不住心头蹿涌而起的怒火,抄起手边潮湿的内裤一把扔了出去,柔软的布料砸得柜门发出沉重的声响。

他攥紧手机的指节有些发白,纤瘦的手臂青筋暴起。

“妈的!”

计划的催动只需要一瓶简单的迷药,韩沉没花多大功夫就把被迷晕的何开心扒了个干净,五花大绑在床上,斟酌再三又往他嘴里塞了个口球,掐着时间等他转醒。

睡着的恋人安静且沉稳,包括他与脸完全不相称的粗大性器也软趴趴地伏在腿间。韩沉舔了舔唇,腿间隐秘的部位潺潺淌着水,他烦躁地抓了把头发,索性把前几天买好的小玩具取出。随意摩挲两下刚刚开始情动的肉缝,伸出两指别开紧密闭合的阴唇,失去庇护的花蒂很快在微冷的空气里瑟瑟发抖。

他把胶条固定在两侧,将塑胶制成的跳蛋对准娇弱的部位,跨坐在何开心的小腹上,按动了开关。高频率地震动使得那处充血肿胀,粗暴直接的快感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软着腰夹紧双腿低吟出声。

他加快进度往湿热的阴穴里塞了根手指,抵着敏感的甬道大力抠弄,失控的身体慢慢紧绷,饱满的肉唇不由自主地裹住手指贪婪地吮吸。翻涌的快感一浪接一浪淹没他脆弱的理智。随着手上愈发急促的动作,韩沉闷哼一声软倒在何开心身上,下体剧烈的痉挛,喷涌出几股黏稠的淫液。他就着趴伏的动作撅着屁股,借以滑腻的肉唇将潮热的液体在何开心腹部铺开。

臀下腹肌慢慢紧绷起来,韩沉抽出手指,看着一脸茫然地何开心,用彻底湿透的手指捏了捏他圆润的脸颊,轻笑着说:“醒了?”

何开心还没反应过来,就看着韩沉起身,伸手把他流下的爱液均匀抹开在他身上。一把抓住他苏醒的庞然大物粗鲁的上下撸动,润滑不太够,韩沉索性先将它在肉缝间滑动了几下,食髓知味的穴口夹着青筋虬结的柱体不住吮吸,他皱了皱眉,轻声抱怨了句真麻烦,就扶着何开心的鸡巴抵住穴口,一屁股坐了下去。

高潮过一次的阴穴湿热柔软,粗长的性器长驱直入,韩沉慌乱地撑住身体哑叫出声,火热的甬紧缩着夹紧入侵者,密密麻麻的吮吸令何开心呼吸一窒,差点呻吟出声,又被口球悉数堵回了嗓子眼里。他奋力挣扎了两下,却使得性器在机缘巧合下撞上了宫口,韩沉软着身子呻吟,下体剧烈地抽搐,紧咬着硕大的龟头不肯松口。何开心见挣扎不开,索性把理智绕到九霄云外,就着这动作粗暴的往上顶。

敏感的宫口被翻来覆去的蹂躏,蛮横的顶用几乎撞得他弹起来,却又因为重力的原因只能跌坐回何开心的身上,湿润的液体从穴口不断往外喷涌,抽插间撞散的泡沫悉数落在了交合的部位,滑腻的淫液黏得俩人下体处一片狼藉。

韩沉神志不清地喘着粗气,伸手扣紧何开心的手掌,哑着声音讨饶,“别……啊……轻点儿……”

何开心从善如流,停止了身下的动作,却又在与韩沉十指相扣后扭腰让性器在湿热的穴里温柔地摩挲。口球的带子没扣紧,激烈的情事里被蹭开来。他把口球吐到了一边,“沉沉,给我解开,嗯?”

韩沉被他温柔的攻势激得骚水一捧一捧的往外喷,被粗长的性器全数堵在穴里,随着动作发出咕叽咕叽的声响。韩沉红着耳根哆哆嗦嗦地替他解开绳子,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掀翻在床上。

好不容易得了自由的何开心一把将他的腿扛在肩上,挺翘的阴茎抵着深处就开始发了狠地肏弄,手下也没忘了捏着肿胀的阴蒂粗暴地抠挖。韩沉只能被动地提着臀被迫承受何开心的怒火,既痛又爽地呻吟。意识模糊的韩沉环着何开心的脖颈凑上去献吻,却又被按回床上。

何开心打桩似的破开宫口长驱直入,不留余地地挠搔着敏感的软肉,柱体上的青筋仿佛有了生命般不停地跳动,尖锐的疼痛混杂着快感激得韩沉下体一阵剧烈的痉挛,他拼命拽住何开心,哽咽着哭叫出声,夹紧体内的性器,失控地泄出一大股淫水。

何开心红着眼看他,叹了口气,才低头吻住他,温柔地捏住胸前挺立的红点轻轻抠弄,韩沉闷哼出声,搂住他吸了吸鼻子。

“你找小南干嘛去了?”

“啊……?”何开心眨了眨漂亮的眼睛,反应过来才气鼓鼓地对着韩沉的脸颊啃了一口,“不是你先去找谢南翔的吗?”

韩沉舔了舔发干的嘴唇,“我只是去找他做身体检查而已。”

“婚前不是检查过了吗?”何开心对他的回答不甚满意。

“我是去,检查这套器官……”

韩沉握住他的手放到了腹部,薄薄的腹肌下甚至能感觉到粗长的性器在阴道深处沉眠。

“何开心,我不能怀孩子。之前一直没有答应你,是因为我在等检查结果。那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找小南什么事了吗?”

何开心哭笑不得地看着他,“我调查到你背着我去仁华检查,就去问谢南翔要你的病历,但他不肯给我……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

韩沉亲了他一口,把他细软的发丝缠绕在指尖,“我不能生孩子,你不会失望吗?”

何开心噗嗤一声笑出声,提着跨在他汁水四溢的甬道内顶弄两下,舔着他的唇角轻声说:“我不会失望,我就是孩子,需要爹地每天喂养。”

“幼稚。”

何开心眨眨眼,焦糖色的瞳仁眯成了一道细缝,韩沉被他望得心下一怵,刚想逃脱,就被何开心一把捏住了需要关爱的阴茎,用食指上的薄茧按住敏感的尿孔,将稀稀拉拉的前液悉数推开。何开心把韩沉整个人环起来,还未释放过的硬挺性器埋在门户大张阴道深处狠狠顶弄起来。

经过两次高潮的身体软得像一滩水,韩沉泄愤似的咬住何开心的喉结,任他在身上予取予求。

窄小的穴此时被操成了特有的形状,柔软的甬道湿得一塌糊涂,何开心一边温柔地亲吻他的额头,一边狠厉地顶弄,长期受到刺激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住过量的疼爱,只好夹着为非作歹的入侵者噗嗤噗嗤淌着水儿。

何开心干脆将他抱了起来,抵在墙上,失重的感觉使得韩沉只能像个树袋熊一样紧紧扒在何开心身上,泉涌似的淫液很快滴答了何开心满腿,青筋虬结的巨物因身下淫靡而色情的景致又胀大了一圈。韩沉难耐地低吟出声,下半身已经麻痹至只能感受到体内这根可怖的肉柱,抽身想跑,却无处可逃。

何开心捏住他肉乎乎的臀部向两边用力扒开,整个人将他完全抵在墙上,硕大的龟头对着软穴蛮横地操干,一次又一次地撞上发麻的宫口,韩沉呜咽着呻吟,紧缩的腔道几乎夹不住粗壮的性器。韩沉恨及了何开心异于常人的持久力,一团乱麻的思绪里甚至冒出来要给他颁奖的念头。何开心似乎注意到他的走神,不满地捏着他小巧乳头用力拉起,又摁回柔软的胸部里揉捏抠弄。

突如其来的痛感吓得韩沉一激灵,夹得体内的巨物进退维谷,何开心被贪婪地甬道夹得头皮发麻,紧绷着小腹,伸手撸动韩沉的性器。浑身上下的敏感处几乎被开发到极致,小巧的阴蒂在顶弄间被粗黑的阴毛磨得酥麻胀痛,随着何开心的一个深入,前方的性器射出清白的稠液,过度使用的宫腔也难以自持地夹住何开心的阴茎不停收缩。整个肉道过电一般剧烈地抽搐,韩沉崩溃地咬住他的肩头,从宫腔喷出几道有力的水柱。

何开心咬咬牙,费劲地在痉挛的穴里抽插了几十下,闷哼着在濡湿的穴道深处射出一股股浓精。韩沉失神地趴在他肩上,累得一根手指头都抬不起来,麻痹的穴口无意识地咬着何开心的根部吮吸。何开心看着向来体能至上的恋人累成这样,心软得一塌糊涂。就这这个姿势,环保着韩沉进了浴室。

温热的水很快令疲惫的身体放松下来,韩沉靠着何开心坐在浴缸里,任由对方替他按摩放松。

何开心一边哼着小曲儿一边捏着韩沉的肩膀,调皮得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他轻轻舔了舔韩沉的耳廓,“谢谢款待,我吃饱啦!”

韩沉连个白眼都懒得施舍给他,“你一顿按照一年的量吃,撑不死就不错了。”

何开心撇了撇嘴,“谁让沉沉喜欢吃醋呢?”

“……那算我求求你了,下次还是玩后面吧。”韩沉无奈地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