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狐仙(贤香,何尚)

Work Text:

那狐仙庙是这十里八村最偏僻的庙,但偏偏香火不断,只因为这山里住了狐仙和他的一众狐子狐孙,狐仙也算是半个山神了,村民们自然也会去拜拜,祈求春耕秋收的顺利。
这十里八村有一个墨守成规的习俗,如果哪家出了寡妇,必然是要去那庙里跪一夜的,如果第二天醒来睡在庙外,就可以平安回家,为相公守丧后再改嫁,若第二天醒来睡在庙里,就得收拾行装去那庙里,狐仙会亲自将他们引进狐仙住的地方,成为狐仙的新娘。村民们将山上寡妇们住的地方称为寡妇村。
今晚狐仙庙可热闹,这十里八村出了两个寡妇,死去的相公刚下葬,他们就被村民们赶上了山,毕竟寡妇晦气,在村里呆久了容易出事,只有去了狐仙庙才能洗去这一身的晦气。
原本规规矩矩跪在内殿中的两个寡妇此时正撅着屁股挨肏。一肥一瘦的两个肉嫩的屁股被同样粗大的阴茎插着。
瘦一些的叫尚九熙,原本是嫁到原先的相公家冲喜的,大喜那天病重的相公也有了起色,哪知突如其来的大雪竟是这样把他冻没了,还没有过新婚之夜的双儿就这样成了寡妇,被夫家赶上了山,被狐仙按住时还懵懵懂懂的,直到被扒下了裤子破了处才害怕起来。
另一边胖一些的叫孙九香,嫁出去几年了,前些日子刚生了个儿子,只可惜儿子刚出生,相公就在打猎时失足坠下悬崖,虽然按照习俗上了山,但心里仍记挂着家中的儿子,刚想着与尚九熙一起偷偷溜出去,那狐仙就来了。
殿内点着特殊的熏香,两个寡妇被熏得浑身酥软,想要起身时才发现力气早已被抽空,胯下的双穴也隐隐发痒。狐仙们刚一进来,内殿的烛火突然全灭了,他们只能通过月光照进来的样子看到两只巨大的狐狸正伏在他们身上。
巨大的狐尾扫过尚九熙的脸,引来他的一阵战栗,直到大腿被凉风吹冻着了他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被扒了个精光,混混沌沌的脑子被冻出了几分清醒,狐仙修长的手指正在搅动着他的女穴,从没被其他人碰过那私密位置的尚九熙脸都红了,拼命想着向狐仙求饶的话,但嘴一张开便是一声带着色情意味的喘息,惊得尚九熙捂紧了嘴不敢再说话,狐仙笑了一下,尚九熙还没从羞耻的状态缓过来,一根滚烫的铁柱便抵上了穴口,尚九熙还没反应过来那是什么,那东西便插了进来,一路直插到底,将尚九熙的处子穴烫得涌出了更多的水来。
旁边的孙九香努力挣扎着想要爬到门外,如果被狐仙留下,他就不能再看到自己的儿子了,但是他现在的状态又能爬多远,刚挪开没两步就被狐仙按着腰拖了回去,孙九香嘴里喃喃着求饶的话,狐仙反而抱着他的肩膀蹭了几下,像个撒娇的孩子,这个动作让孙九香愣了一下,狐仙转而按住了他的肩膀开始啃咬起来,孙九香这一身肥肉又软又嫩,不仅抱起来软绵绵的口感也很好,狐仙爱不释手地到处掐到处咬,直把孙九香疼得直抽气,嘴里的哀求从放他走变成了暧昧的轻点。狐仙硬挺的阴茎正顶着孙九香的屁股不得章法地乱蹭,孙九香任由他蹭了一会才意识到这怕是个雏。孙九香心里立刻打起了算盘,向狐仙商量着让他肏一次就放他出门,只要天亮时他在庙外,他就还能回去,但是狐仙只回了他一句不够,孙九香心里急,回问他几次才够,但是又等不及狐仙的回答,自暴自弃地说出了让狐仙做多少次都可以的话,狐仙许是被他的主动吓到了,一时间没有动作,孙九香唯有自己把裤子脱下,手往后摩挲着,将狐仙尺寸可观的粗大引到自己的女穴前,那狐仙倒也不傻,孙九香的手刚一离开就掐着孙九香的腰插了进去,很久没被滋润过的孙九香一时间也被顶得说不出话来。
狐仙们粗大的阴茎狠狠顶撞着他们的子宫,女穴的嫩肉被抽插得发红,噗嗤噗嗤的水声在安静的殿内尤其响亮,尚九熙脸皮薄一些,早就红了耳根,咬着嘴唇不愿发出更多羞耻的声音,而孙九香也没有好到哪里去,那阴茎太长了,一下一下凿进子宫口,喉咙里控制不住地随着对方抽插的节奏发出压抑着的喉音。
两人的闷哼和被肏弄的水声混在一起反而更加色情,两只大狐狸爽得尾巴上的毛都舒张开来,力道和速度都是两个寡妇从未体验过的,不多时便被肏上了高潮,被狐仙们翻来覆去地按在这内殿里纵欲。
尚九熙完全是个雏,被经验丰富的狐仙肏得眼神涣散,让抬腿就抬腿,让扭腰就扭腰,肚子里涨涨的,不知道被狐仙射进了多少泡精液,现在仍被狐仙按在墙上,啪啪地插着穴。狐仙将手指插进了尚九熙的后穴,准备玩一玩别的地方,好将这小寡妇完全染上自己的味道。
孙九香虽然经验比他这边的狐仙多,但是经不住对方旺盛的体力和无止境的索要,特别是对方知道了孙九香那大奶真的能射奶后,更是不断欺负着不让孙九香射精,这样就能逼出更多的奶水来。孙九香身前的一小块地已经被自己的奶水全喷湿了,乳头又胀又痛地肿着,狐仙已经吸饱了一轮奶水,此时啪啪地插着他的穴,将手指捅进了他的后穴里,从没被插过后穴的孙九香有些害怕地挣扎着,但是已经知道他敏感点所在的狐仙用力一掐那肥嫩的大奶,孙九香便呜咽着控制不住地射出奶水,再没力气去阻止狐仙将手指伸进他的后穴。
两个寡妇又被狐仙们压着好好玩了一轮后穴,尚九熙的肚子都被精液灌得鼓起了一点,也不管狐仙的阴茎仍在他的后穴里抽插着,精疲力尽地靠着狐仙的大尾巴睡了过去。而孙九香此时仍想要出去庙外,但是他身上的小崽子正不知疲倦地插着他的后穴,浑身的狐狸骚味连孙九香自己也不信没有被狐仙留下,只能不甘心地枕着狐仙的大尾巴,支撑不住地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