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长篇HE】归魂·25

Work Text:

第十三章A

  真是要命!
  白宇觉得自己自从和朱一龙确认了关系,心里响起这句潜台词的几率就特别高。这真的不怪他,朱一龙身上总是有着各种反差又和谐的魅力,纯情又充满诱惑,羞涩又极具侵略,看似一直坦然接受着白宇张扬肆意的主动和玩闹,其实却是掌控着这段感情关系的一方。

  白宇总是忍不住纵容他,好像他怎样自己都能接受,都觉得好,都觉得开心。白宇老觉得自己有点付出型人格,以前总是习惯了被自己在意的人辜负,骤然遇到他龙哥这么一个仿佛不顾一切倾其所有来爱他的人,他更是无法抽身,总想着把收到的爱再翻几倍,包装好打上蝴蝶结送还给朱一龙才好。你来我往,彼此相欠,永不停歇!

  就像现在,被反压在床上的手腕其实有些痛,朱一龙的亲吻和动作都有点凶狠,他的身子上很快就有了星星点点的吻痕。
  朱一龙今天显然有点不对劲,白宇在情欲的热浪中艰难的回想,却怎么也不知道他在别扭什么。说实话,在这种情况下思考也很艰难。白宇的两粒胸乳被吸的红肿,酥酥麻麻的。从锁骨一路往下,胸口,小腹,细腰,大腿,都能看到鲜嫩嫩的吻痕。已经高高翘起的阴茎被朱一龙握在手里照顾着,略微有点粗鲁,却是白宇现在需要的。他自由的那只手放在朱一龙宽阔的肩背上,满足的抚摸那平常掩藏在衣料下的肌肉。

  朱一龙有时候会在亲吻中抬起眼帘看白宇,他那双水光潋滟的眸子从这个角度看过来,显得更加无辜和纯情,却也分外诱惑和撩人。
  白宇觉得自己的心跳得快要冲出胸腔,他早就知道朱一龙其实很撩人,只是平时不怎么表现这一面,因此反差起来就格外震撼。他还记得当初拍镇魂的时候,明明马上是一场对抗的戏码,他却忍不住去撩面面的长发。他也记得那次在监视器后面看面面嚣张撩人,他脱口而出“帅,龙哥确实是帅”……
  白宇咬着嘴角,忍不住发出低低的喘息,下体一下快过一下的快感逼的他脑子空白,他终于一声低吟,攀上了第一个高潮,射在了朱一龙的手里。

  朱一龙抽了纸擦干净了手,重新压上来抱住了白宇。确定关系后的几次亲昵,他们就是这样,因为拍戏劳累,更因为朱一龙的腿伤。而现在,这些借口都消失了,明天他们俩都没有戏,朱一龙的腿也早就好了。朱一龙正被架在火上烤,已经不满足于现在的程度,满脑子都是想彻底拥有他。他只有一丝丝的清明神志在考虑,如果他要的更多,小白不会生气吧……

  白宇是个不知死活的,或者说,白宇是个心软宠溺的。他能感觉到朱一龙这时候喷在他颈窝的呼吸烫的吓人,下身一大包硬硬的顶着他。知道他还难受着,白宇伸手下去探进去帮他揉。朱一龙低喘了一声,不由自主的挺动着胯部在他手里小小的蹭着。他的声音有点低沉却带着可怜的奶音,在白宇耳边小声道:“小白,我要你……你给我吧,我真的好想要你……”

  似乎是过了几秒,白宇轻轻抬起一只手,小臂盖在自己的脸上遮着眼睛,轻声说了一句:“哥哥……你会吗你……你可,轻一点……”

  仅剩的衣服被很快的脱了丢下床去,朱一龙不知疲倦的吻着白宇的嘴唇,掰开了他又直又长的腿揉着那个没人造访过的地方。白宇说实话还是有点紧张,毕竟他这也算是为爱做受了,头一回,自然是紧张。但朱一龙的吻着实安抚了他。很快他感到爱人的下体硬的要命,却还在小心翼翼的挑动他的情欲,白宇的心就呼啦啦的软下去,化成一江春水。白宇抬手从朱一龙的腰背搂过来,忍不住舔他的喉结:“哥哥,快点……”

  朱一龙觉得喉头一阵痒,那诱惑的邀请仿佛不是通过空气进入耳朵,倒像是通过他喉头软骨的骨传导,震得他脑中“嗡嗡”,深刻的撩动了他的心。他撑起身子,探身去床头柜抽屉里摸,动作太急,把抽屉全部拉了出来,掉在地上发出了很大声响。白宇抬起上身去亲吻朱一龙的胸膛,模模糊糊的说:“没事,不管它。”朱一龙扒拉了几下,翻出了一小瓶润滑和安全套,这是酒店的常备。

  朱一龙显然也不是什么老手,身体被扩张的滋味还是让白宇觉得疼痛和异样,不过好在他几乎全部脑子都沉浸在他龙哥情欲色彩的美貌,顾不得其他了。朱一龙觉得自己大概是花了一辈子的自制力去耐心的扩张,但身下的小猫蜷着四肢,睁着带着水光的眼睛,渐渐来了感觉。
  白宇小声的哼哼唧唧,突然在朱一龙按到某一块的时候声音高亢了一下。反应过来的白宇脸颊立刻红透了,马上咬住了嘴唇,用爪子盖住了自己的眼睛,试图假装没有这回事。下一秒,硬实巨大的性器就缓缓的插入了他的身体。

  不是很疼,毕竟前戏和润滑实在已经做了太久了。但是感觉很异样,那是从冒出一个想法:难怪不论男女,都无法不在乎性的重要,性将占有和被占有彻彻底底的实体化,带来巨大的安全和满足。

  忍了太久,终于进入的朱一龙忍不住挺腰抽插起来。很热,很爽,身下的小白很乖。朱一龙几乎觉得自己是在某个梦境里。梦里的小白也好诱人,也好乖,梦里的小白没有人能看到。
  他湿漉漉的眼睛只能看到自己,也只能属于自己,也没有旁人能看到他,没有旁人能觊觎他。朱一龙一贯平和豁达,但就是这一刻,他觉得自己能理解沈巍了。
  爱情将神魔拉下了人间,成为一个狭隘而幸福的凡人。

  白宇终于忍不住呻吟,他龙哥不是什么好人,次次都顶在他敏感的前列腺附近。忍不了索性不忍了,白宇的双手无力的搭着朱一龙握着自己腰肢的手臂,呼吸都一下一下被撞的破碎。白宇已经射过一次,但现在被顶弄的又快到了巅峰。朱一龙本就一直在忍,第一次得到白宇的兴奋感让他也快到了,飞快又大力的抽插。“啪啪”的击打声充满了整个房间。

  “哥哥……啊!嗯啊……我……啊!”白宇眼神都有点涣散,实在是性感的要命。朱一龙猛的操进去,紧紧抱住了白宇:“小白……我真的好爱你……”猛烈的射精伴随着温柔爱语滚烫的烙印在了白宇身体里,白宇也迎来高潮,射出来弄脏了两人的小腹。

  事后的白宇实在是累极了,摊成一个猫饼,朱一龙也完全没留力,两个人都汗津津的厮磨在一起。朱一龙抱着白宇亲了亲:“去洗澡?”白宇眼睛都不睁:“我睡着了!你个禽兽……”朱一龙低低笑了,抱他去洗澡。半道上白宇踢着两条长腿挣脱了下来,自己去洗澡,他已经为爱做了受,不能再像个娘儿们一样被公主抱。

  洗了澡两个人长手长脚的纠缠在一起入睡,仿佛这世界上任何一对恩爱的伴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