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第九章

Work Text:

  浴室的水“哗啦啦”地流,朱一龙躺在床上刷手机。

  手机里正在运行的软件是微博,朱一龙一条一条地往下划,却什么也没看进去,想着接下来的事就开始紧张,还隐隐有些期待。
  没过多久,浴室的水停了。朱一龙立马就注意到了,心里一提,然后就听见了吹风机运作的声音。于是他纠结了一会儿,决定主动出击。

  刘昊然正对着镜子吹头发,浴室的门就被打开了。一双手环住了自己,肩膀上还搁了一个毛茸茸的脑袋。

  “你好慢啊。”

  刘昊然关上吹风机,本来就很短的头发拿毛巾薅两下已经干的差不多了,所以吹风机虽然没吹多久,他的头发已经全干了,蓬松的刘海搭在额前,衬得男人眉目更温柔了起来。

  “男人可不能说快,等不及了?之前做的时候不是还哭着喊着不要了。”

  朱一龙挂在刘昊然的身上,就像一只大型的树袋熊,被刘昊然带出了浴室。

  刘昊然反手一压,把朱一龙压到了床上。

  床上的男人虽然不施粉黛,五官却好看的近乎妖异。

  俗话说“岁月是把杀猪刀”,现在看来,这句话也不是对于每个人都成立的。

  刘昊然压着男人静静看了片刻,说了句“你真的好美”就被男人给拍了头。

  男人一把把他掀翻,压在他身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要做就做,你废话好多。”

  他扯着男人的衣领,一把将他扯了下来含住了他的唇,左手扶着男人的臀部往上托,然后轻车熟路地往裤子里的神秘地带摸索。

  朱一龙也不甘示弱,扯开了刘昊然的浴衣带子,驾轻就熟地摸了摸他的性器。

  手里的东西已经很硬了,顶端微微上翘,顶部的小眼已经分泌出了晶莹的液体。

  朱一龙靠着自己平时diy的技巧,轻轻撸动着那个地方,套弄了两下,就压着刘昊然的胸膛抬起了身子。

  刘昊然捏了捏手上的软肉,坚挺正对着朱一龙臀间的缝隙,提胯往上顶了一顶,问了句“怎么不继续了”。

  朱一龙学着上次刘昊然做的,一路往下吻到腹部,然后盯着刘昊然昂首翘立的地方迟迟不敢下嘴。

  对于这种事情,他想给自己的伴侣做,但是一想到这个东西平常的用途他就有很大的心理负担。但是爱人上次都给他做了,为什么他不行呢?

  刘昊然也看出来他想做什么,看着他盯着那里后没有动作,也猜到了他心里正想的什么,主要是本来就敏感的地方被火辣辣的眼神盯着就更不好受了。于是他正想劝说自己的爱人算了的时候,朱一龙一副下定了决心的样子,伏在他的腿间,用舌头轻舔了柱体。

  硬了很久的丁丁没有得到释放,反而来了更大的刺激,本来就粗的茎部又粗壮了几分。

  刘昊然拉下了男人的裤子和内裤,一边享受着男人的服务一边帮男人扩张。

  朱一龙也早已情动,因为是O的缘故,后穴分泌了滑腻的液体,使刘昊然帮他扩张得并不困难,很快三指就可以轻松地在里面进出。

  朱一龙两只手抓着柱体舔了一圈,然后微微抬起头,含住了顶端。他小心地收着牙,怕伤到男人脆弱的地方,然后模仿着交合的动作吞吐着。因为嘴巴一直被撑开,口里的津液顺着柱体滴在了毛发上,看在刘昊然的眼里十分的淫靡。

  刘昊然揉了揉朱一龙的头,示意他停止,然后就着后入的姿势,扶着朱一龙的腰慢慢的进入了他。

  男人的进入给朱一龙带来的不再是不适而是满足,他呻吟了一声,引得身后人有力地向前顶撞。

  “哥哥,你好紧啊。”

  “你别叫这个。”朱一龙头埋在手臂里,高高翘起的臀被人拿捏在手里,身后人一边揉捏着他的臀肉一边侵犯他。

  “为什么不叫?你不是爱听吗?”

  刘昊然一边喊着哥哥一边挺动腰部,把身下人的喘息声都撞出了节奏感。

  突然而来的电话铃声打破了一室春光,刘昊然不耐烦地抱着怀里的美人接听了电话,东西却还深埋在美人的体内。

  朱一龙一脸紧张地夹着刘昊然的性器不敢动,屏着呼吸等他打完电话。

  电话那头是刘昊然的好友,听闻刘昊然最近没有工作想约他出来玩。

  刘昊然看着朱一龙一脸的紧张,坏心眼的大力挺动着,一只手还握着朱一龙 腰不让他逃。

  朱一龙被顶得深吸一口气,忍住已到嘴边的呻吟声,用眼神辱骂着刘昊然。腰上的力量格外的大,而且本来腰就被顶得软了,更逃不脱男人的桎梏。

  刘昊然声音低哑地回绝了朋友的邀请,坏心地不挂电话,东两句西两句地跟电话那头扯皮。

  朱一龙眼睛都忍红了,身后人的冲撞却越来越用力,进得也越来越深,好几次碾到了他的敏感点,害得他险些叫了出来,呼吸声也无法控制地越来越重。

  最后刘昊然终于大发慈悲挂了电话,还炫耀地跟电话那头说最近要陪媳妇儿,不跟你们出去鬼混了。

  挂了电话,将手机随手扔在一旁,掐着朱一龙的腰就拼命地碾过他的敏感点,嘴上还不饶人。

  “媳妇儿,我发现顶这里你夹的我特别紧,是不是很爽啊?”

  朱一龙被顶得“嗯嗯啊啊”说不出一句话。

  刘昊然也不废话了,手握着朱一龙的臀,掰开了他的臀瓣,看着自己的阴茎在小穴里进出,撑得小穴的褶皱都平了。阴茎进出带出的汁水,浇得两人相连的地方一片泥泞。

  随着越来越高亢的娇喘,朱一龙夹紧了后穴射了出来,猛然紧致的后穴夹的刘昊然精关失守,深埋在里面射了出来。

  精液灌满了朱一龙一肚子,高潮后的身体突然无力,趴在床上一动不想动。插在后穴的东西也没有拔出去,阴茎的主人压在他的身上,炽热的喘息扑面而来。

  度过了不应期,朱一龙夹了夹后穴,示意男人拔出去,却感到体内的东西又慢慢坚挺起来。压在他身上的男人也各种撩拨着他,使得他又一次情动了。

  男人就着姿势继续抽插,体内的精液随着动作飞溅出来,弄得两人的胯间都是一片白浊。

  直到两人偃旗息鼓的时候,已经至深夜。刘昊然帮朱一龙做清理的时候,人已经是半睡半醒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