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情人节贺文-恋与制作人

Work Text:

前面的剧情是游戏原先就有的
【情人节贺文】

01
看着手机的日历提醒,你才意识到离开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坐了太久的航班,落地的一瞬脚都有些许漂浮。
直到到了家门口,才发现手机都一直没开机。
真是忙到什么都忘了。
刚打开,就被扑面而来的信息整的系统都卡住,微微张嘴,一个个连续二十多条的信息,你想…你死定了。
眼神落到李泽言发的最后一条信息:你现在在哪,我去找你。
糟糕,这位主子该不会是在机场一直等着吧。
钥匙刚插上门,门就从里面打开了。
铁青着面容的某个男人,一直打得一丝不苟的领带居然有些歪斜。
“我……”
在他还没开口之前就张开手扑到了他的怀里,“我回来了,李泽言。”
缓缓闭上眼睛,那双手又收紧了些,箱贴的胸口是他有力的心跳声,“……知道回来就好。”
行李也来不及收拾,就去洗了澡,从浴室出来,他还在。
“你怎么还不走?”
话说出口就知道错了,那明显就开始暗下去的脸色。
“你忘了自己说了什么?”
他眯起眼来。
记忆零碎的片段在脑海,依稀停留在有天发消息给他,“等我回来,想抱着你好好睡一觉。”
“没有没有。”讨好的赶紧上前,那脸色渐渐好转,“你的记忆看来还没有我想象的差劲。”
睡前吻是缠绵的,他的手指陷入你的发丝中,将你与他贴的更近,不容你闪躲,肆虐感受他的思念与占有。
“唔…”费力推开他,脸上尚有些缺氧的红晕,不是没有感受到他某处的变化,“ 我好累了,今晚先睡吧。”
“睡吧。”有吻落在发顶,陷入沉睡前忽略了他最后一句,“明天够你累的。”

 

02
一直很头疼在这样的节日里该怎么和几个男人共处,倒未曾想到他们用了这样的方式。
“早啊薯片小姐,我是你今日的第一个约会对象。”单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靠在车门上的周棋洛。
“诶?”完全没准备好,就被推上了车。
车一溜烟开了出去。
“早。”后座冒出个蓝灰色头发笑得促狭的人。
??
你开始觉得今天的约会一切都往不可控制的方向去了。
“可是为什么你俩要一起……?”而且…李泽言那家伙今天可是什么都没说就送她出门了。
提起这个,凌肖面色一变,小声嘀咕,“明明是那家伙在打架的时候作弊了。”
他说了什么没有听清,只是觉得,今天的周棋洛格外好看。微风拂过他的发丝,好看的侧脸和轮廓,感受到你的注视,扭头冲你一笑,还不忘揉揉你的头。
……
不得不说情人节来野炊真是个奇怪的选择,看着那少年兴致勃勃的铺好垫子摆上吃的,
“那家伙,有什么值得你喜欢的地方么。”凌肖望着前方问道,自然是知晓他说的不可能是周棋洛,那便只有白起了。
刚拆开一颗棒棒糖塞进嘴里,闻言一愣。
“啊……就……”不知道此刻该说些什么。
“因为什么?我比他年轻,也比他…久。”凌肖侧过头,极为认真的看着你。
“别…别开玩笑了。”躲避他的目光。
“躲什么?”手臂被他拉扯过来,一个隔着棒棒糖的亲吻,“是不是玩笑,你试过,就知道了。”

03
周棋洛回过头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蓝发少年半撑着手,耳机挂在脖子上,另一只手托着女生的头,唇舌相依。
凌肖见他走近,松开了你,眉目半挑,“情人节礼物。”
“那我的情人节礼物呢?”周棋洛向你伸出手。
诶?
回来的过于匆忙,根本来不及准备,望着眼前的殷切目光,流露出抱歉的神色,“对不起,我……”
“不用道歉,对于我来说,薯片小姐就是最好的礼物。”本该青涩的少年目光幽暗下来,手指顺着你的大腿,一点一点抚摸上去,“而这个礼物,我会一点一点,慢慢拆开。”
……
摸上来的手,缓慢而色/情的褪去你的裤子,而后将你拉下,口腔中还残留着糖果的甜味,被他唇舌搅动着无法吞咽。
被周棋洛抱在怀里,双腿也被拉扯开,风光一览无余,有些羞耻的扭头,凌肖却凑近了些,花唇被手指往两旁拉扯,有个异物钻入了小洞之中。
刚刚的……糖!
“凌肖你不要!啊……”
棒棒糖钻过的地方,舌头紧跟着入,灵活的抽插着,甚至用牙齿啃咬。
哆哆嗦嗦着喘息,已经无法去思考会不会被别人看见这样的事情,抓着周棋洛胳膊的手指不断缩紧。
“知道了,宝贝想吃更大的……棒棒糖了是吧。”
周棋洛握住你的腰往下一沉,花穴猝不及防被顶开,紧紧包裹住他,腰肢下意识扭动迎合,花穴分泌的液体把肉/柱打湿的光滑。
腰上的手扣的越来越紧,他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04
“哈,不要…要…慢点呀。”说不上一句完整的话,胸前也被凌肖的口舌包裹着。
“到底是不要呢,还是要呢?”
在体内的肉/柱进进出出,腰被扣着,上上下下的套弄。
被一次次捣开,只能抓着他承受一次一次的撞击,迎来绚烂的同时又换来第二人的侵。
唇舌被含吮地啧啧有声,
“呜……你轻一点。”
“你喜欢温柔的?那他呢?”想到上一次看见的暧昧淤青,凌肖动作间不由带了丝粗暴,也不管能不能受得住,放了肆地去操/弄,抬起你的腿在你耳畔,“在我身下的时候,别想别的男人。”
身子颤栗不止,口中一左一右塞着两根不同的手指,脚趾随着一波又一波的快感蜷起又松开,继而又蜷起。
“哈啊,嗯…要啊”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被两个人翻来覆去的侵占,深入的感觉让人格外期待眷念,唯独要残留一份脸面不好意思提出口。
周棋洛太过了解你的微表情,“这样会舒服,对吗?”手指往着花蒂重重一按,哆哆嗦嗦之间,依稀看见了白起的脸。

 

05
这么快就到时间了。
薯片小姐,下一次再玩。
似乎是听见这样的说辞,但的确是被白起抱在了怀中。他还穿着警服,看上去像是出勤赶来一般,浑身都发软,被他抱在怀中,他一手搂住你,另一只手将内裤往下一拉,手指便探入还湿润的花穴。小声呜咽了一声,将头埋在他肩膀上。
“含紧了。”
便听见男人轻笑了一声,有风声起,完全能感受到身体的腾空。
啊喂!
顾不上他刚刚都说了啥,只知道抱住他,长外套顺着垂下,遮住了不该被看见的地方。
“白起,白起,别在这里好不好。”小声哀求,抱着他的手根本不敢放开,殊不知这样紧张的环境更加刺激男人,恶意至极的又研磨了好几下。
“这里,哪里?”
“呜呜,只要不是天上,怎样都可以。”只求他能赶紧找一个地方,这也太离谱了些。
“怎样都可以是吧。 ”他回抱住你,殊不知答应了什么的人胡乱的点头。
嘴上是这样说着,调动风场时依旧会故意下降又上浮,埋在小人体内的东西又进去几分,等到终于到了白起家时,他怀里的女生已经像没有骨头一样软了,除了二人连接处的那根东西,坚硬。
“我,我还饿着……”
肚子一阵咕噜声,想想刚刚那两人,从接你开始就顾着自己享乐。
白起面容划过一丝窘迫,“冰箱里有甜点,给你买的…我不会做……”
啵地一声,他肉柱从你体内拔出,某个穿着警服的男人一本正经的站在那,直挺挺硬着个东西冲你摆手,“去吃吧,我也,饿着呢。”

 

06
是自己爱的慕斯蛋糕,显然是刚放进冰箱没多久,生产日期都是今天的,解决了温饱问题,才发现白起还是在那站着,举着杯装蛋糕跑到他面前,“你要来一点吗?”
白起微微低下头,有湿润包裹住你的手,直到你仓皇后退,他笑意浅浅,“你的指尖,有着不一样的温度。”
“什…什么温度?”
“吸引我为你着迷的温度。”
且不说为什么这个人突然开始说起了土味情话,下一瞬,被拽入他怀中,从后方长驱直入。
双手扶着阳台的透明玻璃门,被身后的人干/的两腿发软,他还毫不客气的捏着两团柔软。温热的媚肉紧紧吸附住了硬物,深红与糜白交织,
“嗯哼,学长…”
与其说是在求饶,不如说是勾引,红彤彤的小脸侧过头看他,带着迷离和情欲,小嘴一张一合,嗯嗯啊啊叫个不停。
“小点声,你想整栋楼都听见么?”男人一边这样说,一边动的更大力。
“哈啊,不是。”夹紧了人,他的手从后面覆盖在你的手上,骨节分明,纠缠出最缠绵的姿态。
从阳台到客厅,再到他的大床上,坐在他身上的时候收缩了一下,他哼一声顿时将你反转去身下,“想袭警?”
“哈?不是。”都不曾反应过来,被他抓着双腿又是一顿毫无节奏的冲撞。
湿透了,不论是里面还是外面都湿透了,撞击处到他的小腹都是亮晶晶黏糊糊的水迹。
“小泡芙。”
承受着他带来的快感,白起咬着你的唇说了一句。
“什么?”
他送出最后一个深顶,“我想给你,灌满奶油。”

 

07
有东西在脸上蹭,有些凉,摇摇头,睁开了眼,果然,又换了一个男人,嗯…为什么要说又。
“睡醒了”他的衣服仿佛永远都是纯色系,干净而纯粹,微凉的果子送到嘴边,“下午茶时间,要来一个吗?”
“唔。”含住了一个,身子还有些酸软的很,半带着委屈,“你们一个个轮着折腾我。”
“并没有……至少现在,只看着我就够了。”下颌被他抬起,殷红色的樱桃顺着他的口渡过来,有些酸,又带着甜。果肉在唇舌齿缝间化为汁液,无意识吞咽,同他的舌追逐,你来我往。
“乖。”
深沉笑意的低语回荡在耳边,他的手掌如同潘多拉的魔盒,抚摸过肌肤的每一寸,酥麻和快乐尽数被打开释放,继而便是无比的空虚。
他捏着樱桃,在蓓蕾上缱绻,又流连去腰肢,在带着湿润的花穴附近游走。
“上面的小嘴吃了,下面的呢?”
这并不是一个问答题,只是单方面的询问,下一瞬,那小巧的果实就随着他的指尖,滑进了甬道。
“哈啊,许墨…不要,吃不了的!”
弓起了身子,他点点你的唇,又塞进去第二颗,“只是樱桃罢了,吃的下的。”
毕竟…连男人的那…都吃的下。手指跟着滑入,搅动着果子,两颗圆圆的果实并不安分,随着甬道的一收一缩更是刺激,女孩仰着头喘息,手指无处抓扯只能抓住了身下的床单。
手指搅弄,果汁混合着白色的体液,还带着残骸的果核,塞得满满当当。
尝到了快感和欢愉之时,许墨拔出了手指,当着你的面,舔舐了一口。
“脏,脏的啊……”去扒拉他的手。
他一笑,“不脏,没有你甜。”

 

08
身为老道的猎人,许墨无疑是经验丰富的,将猎物一点点吸引到陷阱边缘,一跃而入,随后慢慢地,拆之入腹。
“哈啊,嗯,啊,不行。”
动作停歇。
“那你是想要轻一点,还是重一点?”
如果是轻一点,他会一点点研磨,让那酥麻和空虚愈发折磨人,如果是重一点,他会毫不怜惜冲撞,让叫声的走了调。
“呜…我。”
半晌说不出个所以然。
“那我帮你做决定。”在入口处磨蹭了许久的肉/柱浅浅抽插了几下,深深捅入。双腿架在他的肩膀上,私处贴合着私处,湿润的趾毛也磨蹭着他的小腹。时不时还会九浅一深几下,继而又按住你敏感的花蒂。
男人在床上都有一个劣性,就是喜欢欺负自己喜欢的女孩子,看她红着眼睛求饶的样子,继而再欺负的更狠。
许墨教授无疑在床上比较温柔的,他会先咨询你的意见,然后由着你的意见把你做到…哭出来。
呜咽了嗓子,软声求男人射给自己,而后一起去洗澡又是一番好生缠绵。
看他扒开那已经深红的花瓣,手指伸入扣/弄,白灼混着流淌出来,大腿间一片污浊不堪,许墨喉咙又是一动,终究还是给你披上浴巾,隔着浴巾揉揉你的头。
“送你回家。”

 

09
即便是知道男人们为了今天也准备了很多,连带着帮你落实好了公司的所有资源,这才让今天这个重要的时间里,没有一个人来烦你。
可是……这轮番上阵的操弄,真的……
“还能走吗。”温文尔雅的教授打开车门,温柔伸出一只手来。
“不劳费心。”另一只伸出来的手,不由分说把你从副驾驶公主抱起来,是面无表情的李泽言。
许墨眼底划过一丝不明意味的光,耸耸肩,指尖在你唇上点了点,“节日快乐,我的公主。”一本正经的话,却让你想起他喂你樱桃的时候也是如此正经,脸颊莫名又开始灼烧。
不再停留,李泽言转身抱着你往家走去。
屋内显然被用心装饰过,扑鼻的红酒味,果然桌上是他最爱的红酒炖牛肉,尚且用心搭配了意大利面,另一侧精致的布丁和小甜点,不难想象今天一天他都在做这些东西。
双脚落地,被他放了下来,大着胆子在他脸颊亲了一口,“辛苦啦。”
“幼稚。”他侧开脸,依旧是替你拉开了椅子。
不是第一次看李泽言用餐,但他永远那么有条不紊,连带着你也跟着放慢了速度。
饱腹后的总裁大人是不可能干洗碗这一类的活的,那么便交给了你,收拾完了一切后,你看着放在桌上的红酒突然来了点兴趣。
“在干嘛?”
突然在身后出现的声音,手一哆嗦,正在倒酒的手就歪了一下,酒红色液体洒满了手掌。
“我有点好奇味道。”
回头,被他圈在怀中,本就是空间不大,这一下,完全的贴紧厨房的储物柜,也同他更近了几分。
掌心被温热的东西舔舐过,“你觉得,会是什么味道呢?”
李泽言的嗓音有些暗沉,望着你,是难得一见的认真,“怎么,忘记呼吸了吗?”

10
“啊,泽言,哈啊。”呻吟被撞的支离破碎,花心脆弱而敏感,根本经不起从后而入数十下的捣弄,高/潮而绷紧的身体,可体内依旧坚硬的东西宣示着他还没有到。
被翻转回身子,李泽言拉开你的双腿,火热狠狠抽出,又狠狠进入。囊/袋拍击在臀部啪啪作响,绚烂的快感根本无法去想别的事情,有几下突破花心直达子宫口,惊叫着往后缩,力气哪里比得过男人,按在床上,他整个身子压下来,不由分说。
“红透了。”李泽言不再那么快,而是放缓了节奏,软肉被一点点蹭来蹭去,你也不知道他究竟说的是你的脸红亦或者什么,只是接二连三的快感来的实在过于强烈,抓着他的手臂一遍遍叫着他的名字,他回应你的便是一下又一下的插/入,好似告诉你,他在。
红酒的作用有很多,不仅仅在于可以炖牛肉,还可以从你的胸口倒下,任由酒液在你躯体上肆横,随后他的亲吻跟着上来,从内到外,让你热了个彻底。
“呜呜,真的,不要了……”红着眼,眼底雾气弥漫。
动作顿了顿,他似乎想换姿势,“你的床。”李泽言皱眉,没明说,但实实在在表达了你床小这个意味。
“那你想怎样。”
“住我家,给你讲故事。”傲娇总裁破天荒的直白了一次。
“什么故事啊。”这一天下来几乎都在被不停输出,真的无法反应过来。
“……我看你脑子确实不清醒。”
“诶?”
男人身躯再度覆了上来,“故事太长,以后慢慢讲。”
……
情人节快乐啊,我的宝贝。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