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全世界都知道我爱你》

Work Text:

omega成长的速度就像抽芽一样,小时候跟在他身后跑的奶白奶白的团子,不知道什么时候长高长大,直到某一次大学暑假回家,段宜恩拖着行李箱,走到路口,看到正在路边逗猫的王嘉尔。

 

柔和的光暖洋洋的洒在少年身上,褪去稚气的脸庞,五官变得愈发精致,栗色头发衬着他白皙的肤色,脸上是纯真的笑,不带一丝杂质,穿着一件薄薄的T恤,下身是宽松的短裤,露出纤细的小腿,以及泛着粉的脚踝,每一寸都散发着omega特有的诱惑力。

 

那一瞬间,段宜恩忽然很清晰的意识到,王嘉尔真的长大了。

 

天太热,王嘉尔每天都要吃冰棒,于是从小开始,段宜恩一到夏天,就自觉去批发市场买一大箱冰棍,囤在家里,免得娇生惯养的小omega整天想吃,又怕热怕晒,使唤他出门去买。

 

晚上,王嘉尔喜欢躲在他屋里玩电脑,可惜打游戏水平太差,把把都输的一塌糊涂,段宜恩在旁边看得头疼又无奈,恨不得把鼠标夺过来自己玩。

 

玩的烂就算了,还贪吃,一边打游戏,一边让段宜恩给他喂冰淇淋,段宜恩叹了口气,随手拆了一个,往他嘴里喂。

 

王嘉尔吃冰淇淋,喜欢一圈圈的舔,舔出一个小尖尖,再用嘴吸,咬一大口,再吃进嘴巴,像只小猫似的,段宜恩原本盯着电脑的视线,不由自主的慢慢移到他的嘴唇。

 

红润柔软的双唇,嘴角沾上了乳白色的奶,粉嫩的舌尖湿淋淋的舔弄着冰淇淋,段宜恩觉得嗓子莫名有些干涩。

 

夏天的热气蒸腾,冰淇淋很快就融化了,黏糊糊的奶滴到他的手指上,他刚想去拿纸巾擦一下,王嘉尔忽然凑上来,舌头舔了舔他的指尖,湿润的口腔包裹着他的手指,直到把奶油舔干净,单纯无害的笑着说了句,

 

“好吃。”

 

那个辗转难眠的夜晚,他迷迷糊糊的梦到了王嘉尔。

 

梦里是潮湿闷热的卧室,王嘉尔坐在床边吃着冰淇淋,赤条条的光着腿,身上穿着他的T恤,他皱了皱眉说,别在床上吃东西。

 

王嘉尔撇了撇嘴,忽然跨坐在他腿上,喂他吃剩下的冰淇淋,房间里温度越来越高,冰淇淋融化的速度更快,他有些不耐烦,偏了偏头说不吃,一大块融化的奶油掉在了他的衣服和裤子上。

 

“对不起,哥哥,”梦里的王嘉尔比现实中要乖了不少,清澈的双眼望着他说,“我帮你弄干净。”

 

梦里的色调慢慢变得暧昧,周围的物体变得模糊,只有王嘉尔那张漂亮的脸是清晰的,像是电影慢镜头一样,那双柔软的唇凑近,吻了上来,舌尖舔了舔他嘴角的奶油。

 

湿软的吻只停留了很短的时间,又往下移到他被弄脏的T恤,粉嫩的舌尖一直舔弄到他的裤子,下身顶起了一个鼓包,王嘉尔抬起头,懵懵懂懂的表情望着他问,

 

“哥哥,我可以舔这里吗?”

 

他的呼吸愈发沉重,梦里的镜头又转到了omega为他口交的画面,漂亮的脸上满是情欲,性器在他红润的嘴唇里进出,王嘉尔含糊不清的问他,

 

“哥哥,唔舒糊嘛……”

 

“嗯,舒服,”他抓着王嘉尔的头发,没轻没重的往里顶弄,哑着嗓子夸赞他,“乖孩子。”

 

梦里的王嘉尔,躺回到床上,脸颊泛着潮红,掰开自己的双腿,有些羞涩的又问他,“哥哥想进来吗?”

 

艹,他的内心在正人君子和衣冠禽兽之间来回游荡,然而,还没纠结出一个结果,他就被王嘉尔一脚踹醒了。

 

段宜恩下身还硬着,被硬生生的踹醒,窝了一肚子的火,看了眼睡在他身边,睡姿极差的omega,把被子蹬了一大半,睡衣也卷起来,露出白白的肚皮,睡觉的样子像个小猪,段宜恩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叹了口气,帮他整理好睡衣,又搭好了被子,弯下身,很轻的吻了一下他的侧脸。

 

 

王嘉尔高考结束的暑假,硬拽着他去毕业旅游。

 

别的情侣去旅游都是看海看山看日落,王嘉尔倒好,非说要整个刺激的项目,最好能让他们俩终身难忘,拍了拍大腿就说要去蹦极。

 

段宜恩拿他没辙,收拾好行李就陪着他去了,地点是在一个山里,空气清新,风景也挺不错,只是路不太好走,他提前订好了一个民宿,等走到了,王嘉尔已经累趴下了。

 

偏偏到了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山区,王嘉尔大概是水土不服,刚到就发烧了,段宜恩去前台问了药店地址,匆匆跑去药店买完退烧药,一进房间就听到浴室里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

 

靠,段宜恩有点头疼,放下药,敲了敲浴室的门,“出来先把药吃了。”

 

浴室里的水声慢慢变弱,隔了好一会儿,王嘉尔才磨磨蹭蹭的走出来,穿着浴衣,头发也没擦干,段宜恩无可奈何,拿了条干毛巾,擦了擦他的头发,低声问,

 

“还难受吗?”

 

“嗯……”王嘉尔瓮声瓮气的回答。

 

“我买了退烧药,吃完睡一觉就好了。”

 

“我不是发烧,”王嘉尔脸有点红,“我是……”

 

段宜恩等了半天没等到下文,“什么?”

 

王嘉尔有点难为情地说,“我发情期快到了。”

 

“啊……”段宜恩愣了愣,“差点忘了你是个omega。”

 

“你什么意思!”王嘉尔瞪了他一眼,“我不像omega吗?”

 

段宜恩笑而不语,勾着嘴角,望着他笑着问道,“那怎么办?我去买个抑制剂回来?”

 

“你放心让我一个人呆在酒店里?”王嘉尔委屈又生气,“你太不负责了!”

 

段宜恩有些哭笑不得,无奈的说了句,“我要是现在就把你办了,那才叫不负责。”

 

“为什么啊?”王嘉尔撇了撇嘴,他们俩有婚约在身,就算酱酱酿酿一下,也是情有可原,一点也不过分。

 

段宜恩摸了摸他的脸,叹了口气说,“宝贝,因为你还没成年。”

 

王嘉尔郁闷坏了,趴在床上,脸埋进被子里,闷闷不乐的说,“我虚岁满18了。”

 

“你也说了是虚岁,”段宜恩揉了揉他的头发,声音温柔的说,“我不着急,我愿意等你。”

 

王嘉尔有点脸红,但依旧不满意,“你不想和我做吗?”

 

“想,现在也很想,”段宜恩语气很淡定,“我下边还是硬着的,不然你摸一下,感受一下它的硬度。”

 

王嘉尔撇了眼他的下身,脸更红了,“我才不摸呢!”

 

“我不希望,我们俩的第一次,是很仓促的在一个随随便便的地方,没有任何准备就开始,”

 

段宜恩笑了一下,语气很认真的说,“我想给你最好的,最完美,最印象深刻的体验,至少,不是趁人之危,在你17岁,还不够成熟的时候,就草率的标记你。”

 

王嘉尔想到那些事,更加羞耻起来,段宜恩握住他的手,低下头,吻了吻他的嘴角,低哑的声音笑着说,“等到那一天,一定和你大战八百回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