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Viphoria

Work Text:

-

男妓泰 x 客人果

-

00.

1230包房,每个来SameSexuality酒吧的人都听过这个名字。

这个包房,可不是一个长期客户的,而是专门给一个男妓的。

推开门,等待着你的可是最有名的男妓Viphoria,传言这Viphoria长得好看,床上功夫也是了得,一个晚上可要好几千呢。

于是就有很多有钱人要长期包下Viphoria,但是Viphoria也从来没有答应过这个请求,明明这样,可以多赚很多钱。

01.

包房里传来的是欢愉的声音。

金泰亨皱着眉,接受着身上男人的一次次深入,他抬头看了看这个男人油腻的脸,便恶心地骗过头去。

“我们V...怎么不叫呢?”那男人趴在金泰亨耳边说,加快了身下的速度。

金泰亨不情愿地叫了几声,夹紧下身希望这男人快点射出来,结束这场性爱。

那男人要和金泰亨亲吻,带着烟味的舌头搅进来的时候,金泰亨是想呕吐的,但是身子却不自然地贴合上去。

真淫荡啊,他自嘲着。

男人射出来的时候,金泰亨感觉到体内有微凉的液体。

靠,这男的还没戴套。

不过送走这个恶心的有钱人,看到支付宝里的五千块钱,他笑了笑,走进浴室。

金泰亨,Viphoria,SameSexuality酒吧里最有名的男妓。

都是出卖身体罢了,这个名气,也给自己带来了更多的钱,也算是个好事。

02.

金泰亨喜欢钱,喜欢酒,讨厌烟味。

他以前也是个富家公子,整日拿着一张卡挥霍,也不误了学习,等待着继承家业。

公司经营不善,破产后,他开始堕落,没钱了,又喜欢男的,就跑来这家酒吧,每天和那么多男人做爱,也能赚个小几万。

不知道已经遇到了几个像这样大腹便便,油腻的中年男人花大价钱要和他做爱,接吻。

他最恶心这种人,但是这种人啊,又是给他最多钱的人。

刚刚那男人嘴里的烟酒味还残留在嘴里,他干呕几声,把牙刷放进嘴里用力清理着。

走进浴室,他将手伸进后穴,抠挖着那男人的残留物,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又笑了笑。

清洗完自己以后,他穿着那件艳红的丝绸睡衣走到房间门口,按亮那盏代表接客的灯,躺回床上,等待下一个客人。

门被打开,金泰亨看到一个姣好的面容笑着走了进来:“是Viphoria吗?”

03.

“是...是我...”金泰亨应着,等着他的下一步动作。

“我叫田柾国,”那男人坐到金泰亨旁边,“田氏集团长子,田柾国。”

说着,他靠近金泰亨:“现在是晚上九点,到明天中午十二点前,你都是我的。”

金泰亨显然有些愣住了:“那...我要...怎么服务您呢?”

好像....能赚很多钱呢....

“你想怎么样服务我,都可以,”田柾国顺势靠着床头坐着,“让我开心了,自然会多给你点钱。”

“好。”金泰亨应着,他跪爬到田柾国面前,吻上了他。

04.

这是金泰亨第一次主动和别人接吻。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伸出舌头,交缠着,发出响声。

一吻过后,金泰亨继续向下,细密的亲吻,田柾国的扣子也被一颗颗解开,露出结实的腹肌。

金泰亨摸了摸田柾国的腹肌:“柾国...练的不错啊?”

田柾国没有回应他,金泰亨继续向下亲吻着。

金泰亨伸手解开了田柾国的裤链,隔着一层布料抚摸着有些发硬的那处。

他脱下田柾国的裤子,脱下田柾国的内裤。

田柾国发硬的性器挣脱束缚,弹在他的脸上,他伸出舌头舔了一口,只听身前人一声低吟。

金泰亨笑笑,更加卖力地吞吐着,拿手套弄着。

田柾国喘声有些急促,金泰亨知道他要射了,便加快吞吐的速度。

最后一声拖长的声音,田柾国射了金泰亨满嘴,也溅到了脸上。

金泰亨咽下那些东西,田柾国想拿纸巾擦擦金泰亨的脸,却被金泰亨拒绝了。

“没事,这样不好看吗?”金泰亨歪歪头。

田柾国有些愣住了:“好...好看...”

金泰亨看看钟,分针指向8,他离田柾国越来越近,几乎是贴着他说:“接下来,我要用另一张嘴,吃你的东西了。”

田柾国点点头,没有下一步动作。

金泰亨有些疑惑:“不帮我扩张吗?”

“谁付给谁钱啊?”田柾国笑笑,“你自己扩张,我看着你。”

好像也不是第一次在别人面前做这种事情了,但是为什么这次,金泰亨感到了一种莫名的羞耻。

他从床头柜拿出那瓶用了一半的润滑剂,准备背对着田柾国给自己扩张。

“坐我面前来,我看着你。”田柾国的最后四个字咬得很重。

金泰亨的脸瞬间红了,他挪到田柾国面前,对着田柾国张开腿,将润滑液倒在手上,将手指放到后穴前。

先是伸进了一只中指,因为今天的几场性事,金泰亨并未感觉很疼痛,只是有些麻。

但是当他睁开眼,看到田柾国正盯着自己时,便越觉羞耻,失声叫了出来。

“啊....呃啊....”

“疼.....柾国...柾国....”

“柾国...你来...干我....”

睡衣胡乱地被解开,挂在身上,丝绸贴紧身子,随着金泰亨微微颤动着。

不知是什么时候,身下轻易塞进了三根手指抽动,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田柾国翻身将他压在身下。

他们离得很近,听着对方炙热的呼吸声。

田柾国开口,是低沉的嗓音:“Viohoria,你知道吗,以前我旁边的人一直给我推荐各种男的女的,有一些都坐到我床上了,我也没有同意。”他顶了下腮。

“然后他们给我推荐了你,”田柾国嘴角上翘,“果然啊,很合我胃口。”

05.

田柾国扶着自己的性器,对准金泰亨湿润的后穴,插了进去。

金泰亨发出一声呜咽,他仰着头,咬着唇。

这些最普通的动作,对田柾国来说却像催情的药。

不愧是头牌Viphoria……

田柾国一个挺动,全部进入了金泰亨。

“啊——”金泰亨仰起脖子。

田柾国尺寸是真的大,金泰亨从未感受到过这么强的异物感,泪止不住地从眼眶里流出。

田柾国吻去他嘴角的泪,并向下亲吻着,吻仿佛化为粉色的花瓣轻落在金泰亨白皙的身子上。

他不断用力冲撞着,无数次磨过金泰亨的那块软肉,惹得金泰亨阵阵颤粟。

田柾国先拔出性器,将金泰亨翻了个身,金泰亨顺从地翘起浑圆的臀,用手支撑着。

田柾国用手拍了一下金泰亨的臀肉,留下鲜红的掌印:“这个样子,就是天生用来给人干的吧,嗯?”说着,他扒开金泰亨的臀瓣,扶起性器对准金泰亨的后穴一下进入到底,用力抽插。

“呃啊...啊....太快了....”

“会坏掉的....柾..柾国....啊...”

金泰亨的声音很低沉,叫唤起来却别有一番味道。

“不会坏的,”田柾国从背后抱住金泰亨,直起他的身子,下身也没有停止动作,“干你,真爽。”

金泰亨红着脸,转过头,向田柾国索吻。

他自从到这里来时,从未感受过这么舒适的一场性爱,不需要刻意的迎合。

田柾国吻上金泰亨,又将他翻了个身。

“柾...柾国...要到了.......”

田柾国加快抽送的速度:“我也是。”

“啊——”一阵拖长音的吟叫,金泰亨射了出来,两人身上都有了乳白色的液体。

射出来时金泰亨的后穴一阵收缩,他刚想拔出来射在金泰亨小腹上,金泰亨却在他耳边轻诉:“射在里面吧,我同意。”

田柾国没有忍住,泄在了金泰亨体内。

停留一会儿,田柾国离开金泰亨的身体。

两人缓了一会儿,田柾国抱起金泰亨走向浴室清理。

06.

田柾国清洗着金泰亨的后穴,金泰亨软趴趴地瘫在田柾国身上,两只手无力地勾着他的脖子。

“你知道吗?”他缓缓开口,“这么久,你是第一个愿意帮我清理的人。”

“是吗?”田柾国笑笑。

滚烫的泪不止地从金泰亨的眼里流出,他埋在田柾国的颈窝里哭泣着。

田柾国拍着金泰亨的背,抚摸着:“怎么突然哭了?”

“谢谢...谢谢你...”金泰亨抽着鼻子。

田柾国亲吻了一下金泰亨的额头,将他擦干,抱回床上。

可能是太久没有感受到这样的温暖了,没有人在做爱的时候会关心他的感受,更不要说帮他清理了,田柾国是第一个。

金泰亨久久没能缓过来,哭湿了枕头。

“哭了...难...难看....你不要看着我...”金泰亨抽噎着拍开田柾国。

田柾国一把将金泰亨抱进怀里:“不难看,你怎么样,我都喜欢。”

田柾国一直抱着金泰亨,亲吻着他,抚摸着他,轻拍着他的背,直到他睡着。

田柾国盖上被子,确认金泰亨呼吸平稳后,也睡了过去。

07.

田柾国知道金泰亨很久了,从他读的那个贵族学校开始。

金泰亨一直都是最耀眼的存在,看似不努力学习,但是成绩却一直很好,长得也好看,受到了很多人的喜欢。

田柾国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因为父母有钱有势被塞进来的中等生罢了,和金泰亨就像两条平行线,虽然在同一个班,却从来没有交集。

但是他喜欢上了金泰亨。

高三,他开始努力学习奋进。

当他拿到不错的成绩单时,他却发现他找不到金泰亨了。

他接管公司的一部分事务,一边在全力寻找金泰亨。

「金家破产,金泰亨在SameSexuality酒吧,头牌,叫Viphoria,挺贵的。」助理发给他这一条消息。

「好,帮我推掉晚上到明天下午的所有行程,剩下的我自己来。」

「会长...?」

「我让你做的事情你就去做,我走了。」

「哦...好。」

-

田柾国讨厌钱,讨厌酒,喜欢金泰亨。

他花大价钱买下了金泰亨的这几个小时,推开了1230包间的门。

07.

早上,田柾国是被下身的一阵躁动弄醒的。

低头一看,金泰亨正在帮自己口,看着还一脸无辜。

“我看你硬了。”话说得轻巧。

田柾国没用什么力,将金泰亨拉到自己身上,再翻身将金泰亨压在身下:“现在硬不行了,光靠你这张嘴,没用。”

他温热的呼吸洒在金泰亨脸上,让金泰亨的脸微微发红发烫。

三根手指拔了出来,田柾国撸动了几下自己手中的性器,插入金泰亨湿润的后穴,缓缓开始抽动。

“呃啊...啊...”几声细密的呻吟从金泰亨喉咙里挤出。

唇又碰撞在一起,舌头不自觉地伸进去,搅动着,发出响声。

金泰亨的声音全被堵住了,田柾国一次次激烈的冲击让他有些承受不住,却又不想离开。

他对上田柾国清澈如水的眼睛,用最情欲的眼神勾着他。

田柾国被勾进去了,丢了魂。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近乎同时地射了出来。

-

田柾国抱着金泰亨从浴室出来,又躺在床上,看看时间,已经十一点整了。

“泰亨啊,”田柾国唤着金泰亨,“和我走,好不好?”

“好,”金泰亨笑笑,“三年四班,三十六号,田柾国。带我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