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心怀鬼胎

Chapter Text

“你说他‘不知所踪’是什么意思?”

 

Dick喝咖啡的动作停住了。他正和Bruce一起呆在蝙蝠洞里。他原本是来向其他家族成员问个好的,却发现今天大多数人都出去巡逻了,只有蝙蝠侠自己得留下来为正义联盟做一些计算。在庄园里的成员只有Alfred, Bruce和Selina。

 

她的存在,尽管令人惊讶,却并不令人讨厌。Dick与她展开了一场半是争吵半是调情的对话,直到Bruce看起来就像是要把他们两个一起扔出去,但在他这么做之前,他接到了来自Kara的电话。

 

哈!就像Dick真会让Bruce在Alfred刚刚递给他一杯咖啡并递给Selina一杯茶时把他踢出去似的。

 

Dick看着愁眉紧锁的Bruce。他穿着他的蝙蝠制服——他们都穿着制服,但他们都摘下了披风和面具。在短暂蔓延的沉默之中,Selina假装全神贯注于她的茶叶,实际上却细细聆听着Bruce与Clark的表亲的电话。

 

“昨天?”Bruce的眉头越发紧蹙,他开始在他的控制台上写东西,“是的,我看到他了。”

 

Dick和Selina都看着屏幕。一幅哥谭码头地区的地图上出现一个红点,坐落在一个仓库上。

 

“好的,我会设法赶到那。”Bruce说着挂断了电话。

 

“怎么了?”Dick提问之后不动声色地喝他的饮料。

 

“也许什么事也没有,”Bruce告诉他,戴上面罩并向蝙蝠战机走去,“超人昨天飞往哥谭却失踪了。”

 

“昨天?”Dick有些惊讶而Selina露齿一笑,他两眼一亮问道:“大超在这里?”

 

Bruce对他们拧起眉毛就好像他们是两只烦不胜烦的虫子,接着他便坐上蝙蝠战机走了,一个字也没回答他们。

 

二人组注视着Bruce离去,在那之后更加厚重的沉默降临在他们之间。

 

最终Selina先一步打破了沉默,她挑起眉毛:“等等,这是不是意味着他在超人身上安了个追踪器?”

 

Dick嗤笑一声,喝空了杯子里的咖啡,呼出一口气之后他回答道:“他在所有人身上都安了追踪器。”

 

***

 

Bruce不会告诉Dick或是Selina他感到紧张。Kara告诉他Lois说Clark今天没去上班。她也记得Clark说过他已经在前往哥谭的路上了,那一天蝙蝠侠向稻草人发起了一场凶残野蛮的战斗,而他要去确认Bruce一切安好。

 

问题是Clark并没有出现。

 

Bruce将他的蝙蝠战机留在了距码头几个街区之外。他知道只要Clark想,他现在就能看到他。但他也知道Clark容易被转移注意力,而这位亿万富翁揣测真相与此相差不远。Bruce唯一要做的就是保持低调,偷偷接近他。

 

Clark的位置没有变化而Bruce在想,是否有人能抓住超人并躲过库房的监控。第一,这当然是难如登天的。而第二,这对整个正义联盟来说都是坏消息。

 

Bruce注视着那个男人应在的库房。它没有什么特别的——老旧、高大的建筑物,看起来不知哪天就会坍塌倒下。

 

他决定从屋顶进入这座建筑。他尽量悄无声息地经过通风口,然后将自己隐藏在两座摆满武器的货架之间——Bruce默默提醒自己晚点再来查看这间库房属于谁。货架又高又满,而蝙蝠侠已开始策划他可能的脱身路线。他运用他的热成像夜视,很快他就看到了他要找的那个人;他正在库房的正中央。

 

他谨慎地靠近他,缓缓行进,无声无息。Clark没注意到他,至少看上去是。他坐在一方板条箱上,背对着Bruce。他的脑袋低垂,肩膀下沉。从背后看,他有点像个伤心的小孩,但Bruce注意到他的呼吸频率是规律自在的。令Bruce疑惑的是他的呼吸与他的姿态不符。

 

那富翁的手放在他的多功能腰带上,正按在那个装有氪石的口袋里。他为所有的可能性做准备,从Clark将他的头踢掉到Clark试图拥抱他(而他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能更糟了),接着他又向那个男人靠近了一步,才突然意识到他停下了脚步。

 

虽然这位富翁无法言明,但有些不对劲的东西悬在空气里;有些令他如履薄冰,令他心跳如雷的东西,令人莫测……的东西。

 

当他距离Clark仅仅一个手臂长度的时候(如果外星人决意要杀掉他,这点距离也无济于事),Bruce再次停下并盯着他朋友的后背看了几秒,简直度秒如年。他几乎能完全肯定Clark知道他在这,只是不能开口说话。不能立刻说话。所以他仅仅是站在那里,看着Clark的披风。几分钟之后,他让他的身体进入一种不战就逃的模式,然后他于寂静中低语,心中明了另一人能够听见他:“超人。”

 

没有任何反应;Bruce等了整整一分钟而Clark的姿势分毫未变;他的脑袋依然低垂,肩膀依然下沉,而他的呼吸依然放松。

 

Bruce等了几分钟之后缓缓绕着Clark转动。当他站在他面前时,他仔细地端详另一个男人的脸。那记者的眼睛阖拢着,而他的眉峰间有一丝褶皱。他令Bruce想到睡美人。这个亿万富翁再次开口,略微提高了声音:“Clark。”然而又一次地,对方没有任何反应。

 

他令自己的手自那个装着氪石的口袋滑向一个能向正义联盟的其他成员发送位置并请求支援的按钮上。之后,他距Clark更近一步并在他面前蹲伏下来。“Clark。”他又说了一遍,伸出左手按在那记者的肩膀上。

 

就在Clark以他无法捕捉的动作快速地抓住这个亿万富翁的手腕时,Bruce一步没退,他猛地抬起头。他们用了过长的几秒中来直视对方,接着Clark用疑惑的声音问道:“Bruce?”

 

一条深深的沟壑自Bruce眉间拧起:“Clark,发生什么事了?”

 

Clark盯着他看了至少一分钟,什么也没说。但接着,Bruce看到了。Clark眼中的精光和他唇角的弧度,那么细微他差点错过。这就是Bruce得到的全部警告了;在他能做出反映之前,恐慌便砰砰地敲打着他的心房,他听见响亮的断裂声的同时感到一阵尖锐、熟悉的疼痛自他手腕传来。

 

Bruce在表面上没显露出任何痛楚,他快速地向正义联盟发出信号,并希望是Diana在那接收信号。但在他能想更多之前,Clark一拳打在他胃上送他飞过了整个仓库。Bruce知道如果Clark乐意的话,他将不仅仅只是穿过几个货架,而是直接撞穿墙;只要他想,他吹一口气便能杀死他。一些板条箱落在了他身上,而他需要操心的远远不止这些——此时此刻,他得专注于Clark,那个试图伤害他的人。

 

是时候奋命一搏了,Bruce。

 

“Clark!”他大喊一声,没有选择起身。Bruce完好的那只手伸向万能腰带找寻氪石但在他有机会碰到它之前Clark就出现在咫尺之间踢开了他放在腰带上的手。Bruce咆哮一声试图说些什么,但他最终只是在Clark抓住他的右腕像拎起一只猫一样拎起他时剧烈地吸了一口气。他半心半意地预料着Clark会扭断他的另一只手腕,但那并没有发生。而他直直地看进超人的眼睛里。

 

Bruce一直在构想他会怎么死去。会是在某次危害世界的危机之中吗?会是因为某些寻常不过的歹徒吗,子弹不长眼?只有两件事是他几乎能百分百确定的。一是他不会自然死亡。二是他将永远无法自心灵、或肉体上抹去那邪恶的嬉笑,那冰冷的大笑。那嘲讽的声音说道:‘被耍了吧,蝙蝠!’但即使是他也不得不承认他没预料到那笑容会出现在Clark的脸上;听到那笑声自超人口中传出。

 

“哦,为你的手腕感到遗憾,Bruce。”Clark朝另一个男人撅了撅嘴,拙劣地伪造出一个抱歉的表情,“我真不是故意的,你还好吗?”

 

Bruce咕哝了一声但他没有试图挣脱他朋友抓住他的手;他知道现在一切都枉然了,于是他决定先跟他说说话,“Clark,听我说!你得打破困境!”

 

Clark的嘴唇扭曲成一个丑恶的笑容,他越笑越大声,他说:“嘻嘻,打破?”

 

“Clark-”他开口道但另一个人没等他说完便将拳头甩在Bruce脸上,颇有效率地将他再次放倒,令他穿过数个板条箱。一时间那亿万富翁除了他自己耳边的嗡鸣之外什么都听不见了,但当他瞧见Clark位于他上方,那么用力地嘲笑着他直到几乎后仰翻过去,他的手紧紧地攒着他自己的头发,那么用力Bruce都以为他会拽下几根。Clark在这个笑容里展露了他所有的牙齿,它们看起来比以前锋利,也恶毒多了,仿佛威胁着将Bruce撕成碎片。Clark的双眼阖起于是Bruce抓住机会再次快速够向氪石。

 

人们总是对超人产生先入为主的推论。说他完美无瑕。说他天真无邪。说他从不生气。说他不太聪明;这是人们犯下的最大错误之一。Clark Kent也许不如蝙蝠侠那么机敏,但他也足够聪明到能预测出他的下一步动作了。

 

也许自最开始他就意识到了Bruce的计划,因为自Bruce移动双手的那一刻起,Clark就已经在那里了,不再发笑,面容冷酷,他砸向另一个男人的手臂,将它钉在地上,使出的力量足够使它布满淤青却不足以折断它。

 

而Bruce的大脑忽略了疼痛开始高速计算,试图寻找一条打败Clark的道路。他的Clark拥有分寸;他的Clark永远不会做出这么离谱的事情。但这次的小丑毒素显然抹消了那些分寸。这个Clark什么事都做得出。Bruce此时得争取时间,专注于别被杀死,可在面对如小丑这样无法预料的人时,这种事困难重重。

 

“这下,可有点粗鲁了,你说是不是,Brucie?”Clark的嗓音里浸满了假情假意的心疼。然后他又一次踢开了那只手并俯下身,像是刚刚抓到他玩牌出老千那样盯着Bruce的万能腰带。

 

“Clark,”Bruce再次作出尝试,让足够的绝望蓄满他的声音,让那听起来像是祈求,“听我说,这不是你。这是他,你必须反抗。”

 

Clark爆发出一阵大笑,接着探向了他的腰带。Bruce立刻试图阻止他,用手指缠住Clark的手腕,嘶嘶地说:“停下,Clark!别让他赢。”

 

“哈哈哈哈哈哈!”Clark咯咯大笑,他在Bruce触碰下的手腕是滚烫的。“拜托了,Brucie!从你的条条框框里走出来,亲爱的!我们一起将有多少乐趣啊!”他将腰带从Bruce身上扯下来就像扯下一条珍珠项链,腰带自带的电击对于超人强力的躯体来说形同无物,接着他把它抛得远远的,远非Bruce可及。这就是Bruce感到万事失控的一刻。

“那么,你想怎么度过这个迷人的夜晚呢,Brucie?”Clark以假意善良的口吻问到,可他的眼睛里闪烁着疯狂的光芒。他卡住Bruce的下巴,轻易便挫伤了人类柔软的皮肤。“也许绕着城飞一圈?或者我们可以去附近的学校,你懂的,享受晚辈们的陪伴!或者去动物园?你喜欢动物,不是吗?我可以用它们的毛皮将你包裹起来!你将明艳动人!”

Bruce想象着那个画面,看到了燃烧不已的建筑物,嚎哭不停的孩子和被动物皮囊包裹着的他,鲜血滴滴流下。他想要说些什么,他想要争取时间,但在他有机会行动之前,Clark用力地朝他脸上扇了一巴掌,“Brucie,别用沉默对付我!跟我说话!”

那个亿万富翁忽视了口中鲜血的味道与耳朵里的嗡鸣,他张开嘴试图说些什么,随便什么,可Clark又扇了他一次,这次他从Bruce嘴里敲掉了两颗臼齿。不知怎么的,这些巴掌比他击出的拳头更加糟糕。

那个外星人像孩子那样咯咯直笑,他将双手放在Bruce的脸颊旁,轻轻将他汗湿的发丝捋开,动作几近温柔。而Bruce在被迫直视Clark那双癫狂的眼睛时几欲作呕。

“哦我滴个神啊!我很抱歉,Brucie!”Clark再次咧嘴笑了起来,“我不是故意的,但你知道我们男人!我们在那些我们喜欢的人身边时总归是有点疯的!”

“Clark,”Bruce再次尝试,他的手放在另一人胸前,试图忽略在这一刻汹涌而上的晕眩感,“你得与他抗争。这不是你。”

“嘻嘻嘻!这不是你!”Clark嘲弄地重复着,同时重击了Bruce的腹部。一声巨响传来,这是超人打碎了Bruce蝙蝠装上的什么东西,一阵尖锐的疼痛尾随而来,但这感觉并不像是断了哪根骨头。Bruce没时间细想因为下一秒,Clark便在Bruce的脖颈上收拢了手指并再次将他扔向房间的另一头。

Bruce在空中翻转了几圈,穿过了几座货架,他在地上撞击了几次,然后万幸地撞在了一面墙上。他身体里的每一个零件都在疼,他尽可能迅速地爬了起来,双眼本能地搜寻着他的万能腰带。

而那笑声又来了,在Clark出现在他面前之前便警告他,而Clark将他推向墙壁。这次Bruce没有反抗他而是笔直地看着他的眼睛,紧锁眉头,怒目圆瞪,愤怒于Clark深陷疯狂,愤怒于小丑将他的朋友置于这种境地。

“停下来,Clark!”他坚持道,再次抓住了另一人的手腕,试图将这只手扯开,可他心知肚明他所用力量于事无补。

Clark大笑着,他牙齿外露又一次将寒意送上Bruce的脊椎。随后,他骤然停了下来盯着Bruce的眼睛。他看起来那么像平时的那个他,而Bruce的一小部分思考着,盼望着一切就此结束。

“你表现得非常,非常坏,小蝙蝠,”Clark告诉他,非但没有停下,还再次吃吃地笑了起来。“而我们会对坏男孩做些什么,Brucie?”Bruce拒绝回答这个问题即使Clark掐着他的脖子将他举了起来,用力收紧手指将蝙蝠侠喉咙中的空气阻绝。他打量了他几秒种,接着将嘴咧得更大;他靠近了点,贴着另一人的耳朵细语:“他们会被惩罚。”

Bruce感到心跳漏了一拍,他冲着Clark皱起眉头,不太确定这个人打算做些什么。他感到毛骨悚然。

Clark将他扔在地板上,沉默地瞧着他,那笑容一直没从他脸上褪去。在其他情况下,他看上去几乎是和蔼可亲的。几乎是。Bruce按下从Clark身边爬开并在他的心室深处蜷成一团的本能,与此相对,他冲着悬浮其上的男人怒吼到:“Clark,这不是你!你必须与之抗争,你不想做这个!”他的心脏在肋骨之下怦怦直跳,响亮得他自己都能听见。而Clark再次大笑着俯冲下来,入侵Bruce的个人空间,让他更加胆战心惊。这唤回了Bruce想要远远逃离的本能,但他不能动弹一分。在他能决定做些什么之前,Clark抓住他的下巴吻了他。

Bruce立刻试图抽离,抬起双手极尽所能地推拒着Clark的胸膛,忽略手腕上的痛楚,但无论如何他都无法挣脱另一个人的手掌。他可以闻到Clark特有的味道——新修剪的青草与咖啡,但那熟悉的、曾多次安抚他的气味,此时只令Bruce胃部翻滚,几近作呕,只因那不是Clark;这气味在向他说谎。

Clark用力地咬住Bruce的下唇,逼出鲜血,然后用他的舌头侵入Bruce的口腔,全然无视另一人的反抗与挣扎。他将全身重量压在Bruce身上,将他钉在库房坚硬、冰冷的地板上。与Clark之前所做的一切相比,这才更像是一种袭击,这感觉比之前的巴掌和殴打更错得离谱。

Bruce感到恐慌自他的胸膛攀升,感到有必要做些什么来推开Clark,但他大脑中此时尚未罢工的理性提醒他即使他真的攻击了Clark,他很可能只会打断他的另一只手。

但他没有停止推拒。Clark的手离开了他的下巴,挽住了他的腰,无视他的挣扎将他更近地拉向那具过于火热的身躯。处于他身下的男人感到恐慌一寸一寸刺进他的心脏,他越来越用力地试图自Clark的臂弯间挣出,而那个人正压在他身上吞食着他的嘴,吞食着他,步步紧逼,他的舌头阻断了他的呼吸。

正当他感觉他要晕过去了的时候,Clark抽身而出,嘻嘻发笑:“怎么啦,Brucie?欲擒故纵吗?”

“操你的!”Bruce啐了一口却像个不听话的小孩那样被扇了一巴掌,接着他再次听见那空洞又冰冷的笑声。

“得了吧,小蝙!我们都知道你向着比我更糟糕的男人张开过双腿!”Clark哈哈大笑,欣赏着他的一巴掌在Bruce脸上留下的晕眩表情。然后,他的牙齿陷进了亿万富翁的脖子里,标记他,像标记一头牲口一样给他打下烙印。“你是个荡妇,Bruce,所以你干嘛不帮你朋友一个忙呢?我们是好哥们啊,记得么?”

Bruce再次感到窒息。那无力感将他淹没;他绝望地试图逃离这怪物。一阵模糊的记忆侵入他的神智;Talia坐在他身上,一边玩弄着他的头发一边在他身上操着自己,而他虚弱又可悲地试图从她身下逃开。这记忆,尽管模糊不清,却令此时的一切更加尖锐,更加糟糕。当Clark撕去他上半身的制服并将他的手伸入其下,划过这富豪光裸又脆弱的腹部。Bruce觉得自己像一块肉,像一只配种的动物那样被估量着价格。

“你可爱极了,Brucie!”Clark大笑着,这次他轻轻地吮吸着他的皮肤,“但你不用再表演了,我不会告诉别人你其实是多么放荡的。不过,我很确定大多数人早就知道这一点了。”

Bruce感到Clark无处不在。他可以在舌尖上尝到他,他的气味充斥着他的鼻腔,而他的手触碰着他的全身上下,含情脉脉地抚摸着他的皮肤,温柔可亲地刮擦着。最糟糕之处不过于他的触碰又轻又柔;而他意识到他更乐意Clark凶狠一点。

然而真正的恐慌尚未降临到他身上,直到那个外星人把手伸进那富翁的裤子。Bruce立刻感觉到冷汗自他的前额滑下,而他在Clark粗鲁地抓住他的阴茎时发出了痛苦的哀鸣。他恶心得不行而这一切在Clark大声嘲笑他时变得更糟。

“Clark!”Bruce不确定他是故意要让自己听起来这么绝望,好让真正的那个Clark听见他,还是他本就如此无助,“住手!你不想这样做!我知道你还在那里!别让他赢!”

那个记者冷笑一声,张嘴打算说些什么,可就在这时一捆金色的绳索在他的咽喉锁紧。他皱了皱眉,扭头看去,接着热情洋溢地大声喊道:“哦,嗨,Diana!想加入我们吗?好戏正要上演!”

这不寻常地花了Bruce很长一段时间来弄明白发生了什么,而在这之前,Diana已发出一声战斗的怒吼拉扯绳索,将Clark沉重的身躯拉离那个亿万富翁。伴随着巨大的撞击声,她将超人甩向货柜。

Bruce从没像现在这样乐于见到她,即使她愁眉紧锁而他从没在她脸上看到过这样怒不可遏的表情。可这份高兴里也混杂着苦涩和屈辱。

“发生什么了?!”她愤怒地询问道,故意站在两个男人之间,直面Clark并用身躯遮挡Bruce。

“没什么,Diana!”Clark站了起来,没向他们靠近一米却依然冲着她大笑。“我和Bruce只是在享受一个妙不可言的浪漫时刻而已。”

Bruce以他伤痛所允许的最快速度迅速地站了起来,一边说着:“我认为他被某种新型小丑毒液感染了。我们得控制住他并弄出解药。”

在Bruce能说完之前,Clark便使用了他的热视线。Diana和Bruce都预料到他会在他们注意力分散时攻击他们,于是Bruce用足够的时间跳开而Diana举起双臂用手镯挡住了攻击。而这正是超人想让她做的;他飞向那个战士并一拳砸在她的脸上。

Diana咆哮着,她的身子在地上砸出一个小坑,而整座建筑都为超人使出的力量而颤颤发抖。但Bruce并没留在那里等着他们在这场肉搏中分出胜负;与此相对,他跑向了他的万能腰带。

可就在他够向它的时候,他听到Clark咯咯窃笑着:“你要去哪里,Brucie?”这将一阵寒流送上他的脊椎,他感到冷汗在他的前额凝聚,但他意料之中的那来自Clark的一拳却迟迟未来。他反而听见在他身后的那人发出一声野蛮的低吼。Bruce扭头一瞥,只见Clark就站在他身后而Diana的绳索已缠住他的胸膛与臂膀。她在他后方昂首挺胸地站着,她发丝翻飞,但完好无缺。她看起来一点都不在乎她狂野的模样。那个战士将Clark往后拖去,还了他片刻前打向她的那拳。

Bruce利用那片刻的分神拿到了他的万能腰带。他感受到手指的震颤,他的身体仍在从那场袭击之中恢复。他迅速找到正确的口袋,拿出了铅盒,打开它。他忽视掉断腕处的疼痛,拿出了氪石。

他听见Clark陷入痛苦的呼喊,而当他转过身,Clark的眼睛盯在他身上,那之中终于露出了真切的、赤裸的杀意。他看起来就像一头凶残的野兽,而若非Diana在那里用绳索捆住他的胸膛与双臂,将他按在地上,Bruce确定自己将在刹那间死去。

接着Clark的双眼变红了。Bruce剧烈地吸了一口气,堪堪避过热视线。Diana怒吼着,抓住他的头将他扭离了Bruce,尽管她束缚住这个男人已足够艰难。Clark再次咆哮一声,但他的嘴角咧开,再次伸展成一个嘲弄的坏笑。

Bruce继续手拿氪石,任由自己依靠在一台尚未倒地的柜子上。他模糊地感知到他的身体在肾上腺素和恐惧的作用下颤抖得多么剧烈,可在另一个人开始嘲讽地大笑时,他却无法从Clark身上挪开视线。当Clark似乎发现Bruce被笑声吓得够呛时他笑得更加尖锐了。他只是大笑,不停地、不停地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