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财隐】禁闭室

Work Text:

  黑暗的禁闭室,微弱的光透过门缝一点一点渗进来。
  铁床上的人在这样一片寂静的模糊中,似乎是睡去了。
  一丝微不可闻的轻响在门外响起,像是铁丝摩擦的声响,那声音透过锁孔,小心翼翼地落在黑暗又狭窄的禁闭室里,逸散在尘埃中。
  门,开了。
  禁闭室老旧的铁门在转动的时候发出一声难言的叹息,很轻很轻,却让闯入者顿在了原地,良久,似乎是终于确定了铁床上的人尚于沉睡,他才迈进一步。
  闯入禁闭室着实是个冒险地举动,隐逝控制着自己的呼吸,慢慢吐出一口浊气,如果铁床上的这个人消失,便没有人会发现他的身份。只要他足够小心,就不会怀疑到他,谁会相信一个普通的清道夫会杀死行动组的干部呢。
  隐逝勾了勾唇角,脚步愈发轻了,走廊上微弱的灯光透进来,转瞬被黑暗吞没。
  铁床上的人丝毫没有苏醒的意思,闯入者的匕首对着心脏的位置猛得刺下去。
  没有预想之中鲜血溅出的模样,手臂被一只手牢牢钳制,床上的人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表情。
  未等隐逝反应过来,就被床上那人发力反向甩向地上,有财仍抓着他的手腕,翻身下床,左膝跪压在他的腰上,左手推压他的头将他整个人擒住,钳制他右腕的右手微微用力,隐逝就因为手腕上的疼痛松开了匕首。
  “你是谁。”
  禁闭室一时间坠入了死一般寂静,略带急促的呼吸声逸散在漆黑的房间里,淡薄的血腥气渐渐扩散,继而被四周的空气冲散,仿佛是一瞬而逝的错觉。
  推压脑袋的左手触碰到了闯入者头上的绷带,有财伸手探去,右眼上的绷带微微湿润,似乎是渗血了。
  “是你。”
  有财认出了闯入者的身份,压着隐逝的手微微用力,引起身下人的一声痛呼。
  他似乎对这个人的自投罗网有些不解,但是正好,
  就地处决。

 

  走廊上微弱的光在隐逝的脸上晕开,右眼和手臂的疼痛提醒着他目前的处境,有财的手因为触碰他的伤口染上了淡淡的铁锈味,隐逝心中有了计较,他努力抬起一点头,慢慢地含住了有财的手指。

  指尖传来温热濡湿的触感,有财微微一僵,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表情。
  隐逝费力地抬着头,把有财的中指一点一点含进去,一直顶到了舌根,柔软的舌头绕着中指细致地舔舐,在指根慢慢打转,复又辗转而上,在指尖一下一下地轻舔,羽毛似的一掠而过,勾得人心尖儿发痒。
  有财拽着隐逝的后衣领把他甩到铁床上,他站在床边,低头看床上人在黑暗隐约可见的一点轮廓,不知在想些什么。

  隐逝揉了揉被铁床硌到的腰,突然猛得起身超有财扑过去。
  有财没有防备,直接被他撞坐在地上,后脊磕到了墙壁,来不及发火和反击,唇上就贴上来另一个人的温度。
  隐逝分开双腿跪在有财的双腿两侧,凑上去含吻他的双唇,舌尖在唇缝处来回摩挲。
许是良久都不得而入,他转向了有财的脖颈。
  有财微微敛眸,任凭隐逝扯掉自己的衣服,然后凑上来用嘴咬开他制服上的纽扣,只在他试图亲吻自己的喉结时捏着他的下巴挪开。
  隐逝也不放弃,转而伸手拉开有财的裤链,裤链拉开的声音在禁闭室里悠荡,颇添了几分情色味道。
  隐逝握着有财的前端,沉睡的巨物很快就苏醒,挺起了粗壮的头颅,有财的呼吸猛得乱了一瞬。隐逝一只手在他的挺立上上下撸动,另一只手伸到后穴给自己扩张。他仔仔细细地舔湿了手指,然后两指并用,猛得插进了后穴。
  “哈啊”
  隐逝发出了一声不知是痛苦还是欢愉的呻吟,握着有财前端的手也用了些力道,有财的呼吸急促起来,右手食指微微一动。
  隐逝对自己又快又狠,他的手指模仿着交姌的动作在后穴快速地进出着,偶尔溢出一两声闷哼。有财沉默地看了一会抬起手,握住他的手腕往里重重一按,手指被后穴全部吞没,进入到了未曾到达过深度,酥酥麻麻的电流顺着肠壁窜上去,隐逝惊喘了一声,小腹猛得绷紧。
  有财收回了手,仿佛刚才的举动只是一场艳色布饰下的错觉。隐逝舔了舔唇,扶着有财的昂扬对准自己的后穴。
  隐逝慢慢地坐下去,他显然低估了有财昂扬的粗壮,刚才的开拓潦草又粗糙,方是进入一个头,就让初次承欢的后穴微微发痛,两个人都不好受。他干脆咬了咬牙,直接一口气坐到了低。
  “哈”
  粗壮的昂扬一路破开柔软的肠肉顶到了从未被人触及的深度,两个人都长舒了一口气,有财是爽的,隐逝是痛的,
昂扬的存在感太过明显,将他的后穴满满得填满,甚至在小腹都能摸到他的形状。后穴不断地收缩想要排出入侵的异物却只让有财的呼吸越来越重。
  肠肉咬得很紧,隐逝微微动了动腰,昂扬摩擦肠壁的触感让他的腰倏地一软,倒是放松了许多,他伸手去搂有财的脖颈,抬起腰再重重坐下去,喉咙里发出有些甜腻的呻吟。
  有财没有回应,他只得自食其力,挺着腰不断上下耸动,粗壮的昂扬撞在了凸起的一点上。
  “哈啊~”
  隐逝整个人都软了下来,快感在顺着血液窜上大脑,让他浑身一麻,心跳猛得加速。
  体味到了做这事的乐趣,隐逝的动作逐渐失了最初的目的,他抬起身又猛得坐下去,每次都让昂扬正好装在最爽利的一点,每一声喘息都带着勾人的味道。
  有财始终没有回应,隐逝却依旧自给自足先泄了身。他瘫软在有财身上,没了动作。
  有财看着他黑暗中模糊的轮廓,突然伸手掐住了他的腰,把他甩到铁床上,就着插入的姿势干进去,这一下下撞得又狠又深,把他做作的呻吟悉数撞碎在空气中,只余下急促的喘息,肉体撞击的声响在禁闭室里格外响亮,把隐逝刚发泄过的身体又一次送上了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