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闭锁病栋】HIKARI 003

Work Text:

◎『闭锁病栋』同人,冢本中弥(周生)中心
◎ABO设定,踩雷勿入
◎月原大大跨剧友情(?出场

HIKARI
003

——好痛。
曾经的口交也好,现在经历的交媾也好,性爱原来是如此痛苦的事吗?
中弥蜷缩着身体,将脸埋进自己的手臂里,他从没来过酒吧这种地方,只能试图在明亮璀璨的水晶灯之下,寻找一片可以躲藏进去的阴影。而他本来就毫无起色的人生,在这个乍暖还寒的春夜里,再一次狠狠跌落了。
赤裸着躺在大理石台上并不好受,但衣服还在外面,总不能这样子出拿。中弥还在为了那份羞耻心而犹豫,其实外面的的每一个人,早就看遍了他的身体。
这时包厢的门突然又被推开了,中弥以为是那个金发的男人又回来了,他恐慌无措的抬起头来,看到的却是另外的脸,更具体地来说,是另外的三张脸。
“你们……要干什么?”
此刻露出瑟缩的样子只会火上浇油,但中弥太害怕了,他忍受过一次就好,没料到还会继续。这三个男人被Omega软弱无助的表情取悦了,其中一个上前直接掰开中弥的腿,没有任何前戏和安抚,借着往外滴落的精液插进了肉穴中。
“不要!住手!求求你住手!”
中弥惨叫着扭动身体,根本无法从黑道的手里挣脱,他被扼住喉咙压在桌子上,面色因为缺氧而开始泛红,身上的男人笑着说道:“少主给你的东西,应该好好收下才对。”
鼓胀的性器抵着精液往里深入,最终一同捅进生殖腔内,男人对一起进来的别人说:“这个穴特别紧。”
“别废话了,快点做。”同伙开玩笑地抱怨道,“大家都还等着做呢。”
大家?是什么意思?中弥费力地思考着,难道外面那些人都要做这种事吗?他卑微地摇着头,希望自己的猜测不是真的,却听到男人说:“既然如此,那干脆抱出去做好了。”
“不——不行!!”
中弥不知哪儿来的力气,十指死死抠住了桌沿,男人想把他抱起来甚至没能成功,本来玩味的语气顿时变得凶恶了。
“快松手。”
“不行,求求你们……放过我……”
正在兴头上的男人有些不耐烦,啧了一声便开始大开大合地操干,似乎是要惩罚一般。才体验过性事的中弥无法承受这样的暴力,顿时随着动作紧绷起身体,等男人突然停下来时,手指也不自觉地放松了,就这样维持着交媾的姿势,被男人抱离了桌子。
“走,大家一起玩。”
……果然,还是没有能力反抗。名为冢本中弥的人生,再次被捏碎践踏了。
包厢外的人们还在为接下来谁进去而议论,门再次打开时,人们也再度安静下来,一丝不挂的Omega被抱着走出来,他无助地挂在男人的手臂间,因为害怕摔下去而紧紧缠着对方。背对着众人的姿势令吞吐着性器的小穴也暴露在无数目光之下,随着抽插挤出透明的体液,未被标记的信息素弥散出来,整个人青涩而淫荡。
由于月原旬坐在玻璃桌前,男人只能跪下把中弥放在地板上,周围人先是让开一片空地后又聚拢,像是兽群准备分食一只误入又无辜的绵羊。
“不要……不要……”
浓烈的雄性气息笼罩着中弥,陌生的阳具还深深插在体内,发情的他根本无处可躲,只能嚅嗫者恳求施暴者停下,但他不知道自己如此诱人,仿佛淌着香甜汁水的果肉。除了免费的性玩具,男人又将中弥当做展示力量的机会,性器一下下撞进柔软生殖腔,表情狰狞凶恶,中弥被吓到了,再次哭喊起来,却根本无法穿透囚禁着他的人墙。
“好痛!那里不要!啊啊啊——”
得到的回应却是下一个使用者的称赞,他说:“好紧,和以前上过的都不一样。”
第四个人也内射之后,还没轮到的有些不耐烦了,他们七手八脚地将中弥的身体翻过来,变成跪趴在地板上的姿势,腰身被压下去,头却被拉扯着抬起来,一根急不可耐的肉棒抵开他的嘴唇,往不断发出哀求和惨叫的喉咙里捅去。中弥艰难地呼吸着,看起来就是在主动吮吸肉棒。
后面的人又在生殖腔里射了,流连了片刻才抽出来,下一秒就被别人补上,中弥被嘴里的穴里的性器钉死在这里,他被操射了一次,阴茎可怜兮兮地吐着体液,几乎没有人注意到。
直到有人提议换个姿势,中弥才被从地上拉起来,膝盖已经因为久跪而蹭红了,他被抱到男人的阳具上坐下,面前还站着一个脱了裤子的,准备给他的嘴里再喂些精液。
“喂!你们看他的肚子!”
不知是谁突然大声说道,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到中弥的腹部,为了看得更清楚,正享受着喉咙的男人也让开了,透明的津液还挂在他充血的肉棒上。这下所有人都能看清那个地方了,甚至有人赶紧掏出了手机开始拍摄。
“什么?到底怎么了?”中弥背后的男人一头雾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直到别人笑着走过来,摸着Omega的小腹告诉他:
“你的龟头从肚皮顶出来了。”
男人赶紧也伸手摸了摸,本该平坦的腹部果然被顶出了一小块凸起,他用力按下去。中弥更加凄惨地尖叫起来,在变本加厉的撞击中,他被奸污到潮吹了,淫液湿哒哒地溅在脚下。
“居然潮吹了,他真的是第一次做吗?”
“只能说明这是个天生的婊子吧。”
淫秽的言语涌入耳朵,中弥呻吟着否认,他不是,他不是,可没人在乎他是不是。
后来因为又射了不少的精液,有些微隆的腹部看不出顶端的形状了,这些人又想了新的乐子来折磨中弥,一个人先插进他的肉穴里,抽插着的同时,另一个人将手指挤进满满当当的小穴中。
“不!!!不要!!!”
中弥哀嚎着蹬动双腿,男人因此更开心了,不等适应就加进了第二根手指,完全不顾Omega已经痛到脸色惨白,全身都是一层冷汗,觉得差不多了之后,就把手指抽出来,扶着第二根阳具往甬道里塞,红肿的穴口被撑到极致,肉壁战栗着挤压着体内的两根性器。
男性Omega归根结底还是男性,远没有女性的身体方便,要想尽快满足在场的每一个人,只能这样了。男人一前一后地动起来,交替折磨含了太多精液的生殖腔,快感与痛苦在脑内引爆,中弥哑着嗓子尖叫一声,然后歪着身子失去了意识。
“这样就没劲了啊!”有人抱怨道,毕竟在场的谁也不想上一具尸体,但很快有了解决办法,他们找出一管兴奋剂 ,抬起中弥细瘦的手臂,将针头刺进去缓缓推入药液,再稍等片刻,被性虐着的Omega就起死回生般醒过来,继续发出动人心弦的惨叫。
天色破晓的时候,早已不在是处的中弥,被用上了所有能用的地方,嘴里吸着一根,后穴含着两根,双手还要各自服侍勃起的性器,被无数的男人们抱来抱去,有一开始就在这里的,还有被后来叫过来的,无一例外地都和他性交了。
双目失神的中弥被反剪手臂展示隆起的腹部,里面是装了太多精液的生殖腔,从腿上到脸上也挂满了白浊,男人们恶意拍了拍他的肚皮,而他叫哑的嗓子只能发出极其微弱的痛呼了。
“好像孕妇一样啊,喂,还能听到吗?”有人对中弥说道,“你怀上我们全组人的孩子了。”
而为首的月原旬没有听见这句话,他在几个小时以前就因为觉得太吵太脏,而离开这间夜总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