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古辉】俱黑

Work Text:

前言:
蓬生麻中,不扶而直。
白沙在涅,与之俱黑。

 

《俱黑◆01》

陈嘉豪问自己:堕落,是什么?

是满屋子炙热的情欲和放浪的呻吟,是贴在后颈湿热疼痛的吮吻。或是狼藉的内衣和随意丢弃的濡湿的震动棒,是乳夹上传来麻痹而酥痒的细细电流。抑或被死死掐着后颈按在床上被动承受着身后alpha侵犯,生殖腔口极力收缩挽留着捣在其中的性器……

陈嘉豪在想,也许人生来也不是性本善。他没那么喜欢平静和安逸的生活,反而套着最斯文的外表渴望着最偏激的爱情。

他趴在床沿,被身后的人用蛮力一次次撞进柔软的床垫几乎窒息。他脱水得厉害,这次发情期以来不是在做爱就是在补眠,半点食水也没有进过。意识朦胧里他好像又看到了陆志廉,两人在挤满杂物和档案盒的储物室接吻,拥抱,沉溺在对方的信息素里贪婪无厌。

这时候他又经历了一波高潮,分泌的爱液统统流出,也是这时他感觉在体内攻城略池的性器退了出去,尽管他缩紧的甬道想拼命留住,但那个alpha还是坚定地把自己抽离,然后捏着他的下巴将他转了个身。
“我不是陆志廉,医生,清醒一点。”
陈嘉豪不知情况,只迷茫地看着alpha,眼中是高潮的余韵和被快感逼出的泪水。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美,尤其是在一丝不挂地跪伏于人身下,因被迫扬起脖子身体牵扯过度绷成漂亮的曲线,他的眼神迷离而困惑,半张的嘴甚至想去含住几乎抵到脸上的硕大性器时——他简直是绝世的尤物。

地藏看着眼前的景象,用一种欣赏,好奇而又嫉妒的眼神。他握着陈嘉豪单薄的下颌骨,对着他那张漂亮的脸撸动了十几下,最后把微凉的白色精液全都浇在陈嘉豪烧红的脸上。地藏看着陈嘉豪的眼神渐渐回复清明,松手把人摔到地毯上,自己躺上床休息。

“去洗个澡,你的味道很反胃,医生。”
陈嘉豪躺在霉味很重的地毯上,眼里的情欲褪去之后便只剩了死水一般的沉寂,他没躺多久便扶着床沿坐了起来,回头看了地藏一眼。
地藏身上盖着条薄毯子,看向他的眼神充满戏谑,仿佛是在看一个马戏场里妆容夸张的小丑。
“不喜欢啊?你可以走。”陈嘉豪对人挤出疲惫敷衍的微笑,然后伸手够到扔在床边的眼镜。看地藏脸色不好,他又扯过地藏盖在身上的那条毯子,把自己脸上的白色粘稠都擦了下去,接着用毯子围上下半身的风光,将眼镜戴好起身走向了浴室。
“地藏,我们只是互相解决需求而已,不是你包养我,或者我包养你,你要搞清楚。”
地藏见他清醒了反而来了兴趣,也不管自己还赤条条的就跟着陈嘉豪朝浴室走去。
“那就一起洗,我觉得我的需求还有待满足。”

浴室里的水汽很快蒸腾起来,地藏故意关掉了陈嘉豪一开始打开的排风扇,所以几分钟后这片空间里什么都看不清楚。陈嘉豪实在太累,所以将自己泡进浴缸之后就也不再管地藏到底在干什么。
地藏拿着喷头走到浴缸旁边,隔着氤氲的白雾看着陈嘉豪潮红的面容,忽然将喷头对着陈嘉豪浇了过去。
陈嘉豪也没想到他这么幼稚,被淋个正着猛然坐直了身体,水流顺着他的发梢滑落,在脸上布置一道道细小又色气的痕迹。
他拿下眼镜,伸手去揉被水迷住的眼睛,顺道把浴缸里的水朝地藏甩了一把过去,嘴里边笑边骂。
“冯振国!你是神经病啊?”
地藏赶紧躲了一下,然后又拿水淋他。他看着陈嘉豪一边揉眼睛反击的模样,回味着那一声半笑半嗔的骂,一时间觉得自己可能这几天都要完蛋了。
只有这个叫陈嘉豪的omega,才能彻底让他有这种危机感。

地藏问自己:那你爱他吗?

知道他嘴里含毒还放肆去激吻算不算爱?
知道他心有所属还装聋去忽略算不算爱?
知道他总会消失还放他去自由算不算爱?
地藏没有完全标记过陈嘉豪。虽然他知道陈嘉豪可能想要的就是这个结——他自暴自弃的样子太明显了,但地藏却始终装作一无所知。虽然他标记过又处理掉的omega不计其数,但对陈嘉豪,他觉得不一样。
他不想用一个标记,让陈嘉豪也爱他。

或许?
……也爱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