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第二章

Work Text:

那天晚上其实就在前不久。
那天,朱一龙在拍摄TF的广告,而恰恰是在他拍摄完毕上厕所的时候,发情期气势汹汹地来了。
作为一个洁身自好又没有伴侣的小O,朱一龙的每次发情期都是依靠着抑制剂度过的,这也让他的身体对抑制剂的抗药性越来越强,没想到在这一刻,爆发了。
朱一龙双手扶着洗手台,情潮的爆发让他已经无法站立。也庆幸一直没人来卫生间,否则朱一龙一直对外塑造的A形象要崩塌不说,“当红明星在公共卫生间发情”,这要是传出去不知道要占多少个头条,而且若是有心人在这时对他做什么不轨的举动他也反抗不了。
好巧不巧,隔壁摄影棚的刘昊然正巧来到卫生间。他还没进来就已经在门口闻到了浓浓的信息素的味道,他一闻就知道有O在里面发情了。顿时进退两难。
里面是工作人员还是明星都不好说,要是明星的话,自己贸贸然去叫人可能会给对方带来负面影响。
想了想其中的利害关系,刘昊然折回去找了自己的经纪人要了两支抑制剂,还顺便询问了一下附近有谁在拍摄。
“附近的话,朱一龙吧。今天就你们俩拍广告,怎么?有事?”
“没事儿,我就随便问问,我先走啦,有个朋友有急事,我待会再自己回去,你们先回去吧。”
拿了抑制剂,刘昊然就直奔卫生间。
“那个发情小O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不过应该是工作人员吧,朱一龙好像是个A啊。”
走时刘昊然还机智的放了块正在清洁的板子在门口,回来时牌子没有变化,应该没有人进去。
推开门,信息素的味道比门外浓了好几倍,要不是刘昊然进去之前给自己来了一支抑制剂,怕是把持不住。
朱一龙蜷缩在角落里发抖,这次的发情期爆发地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猛烈。他甚至都拿不稳手机给助理打个电话求助。
感觉到门被推开了,朱一龙也无暇顾及来人是谁了,只闻到空气中蔓延着向日葵信息素的味道。被发情期完全支配的朱一龙没有清醒时刻的冷静和面对不知名A的惶恐,有的只是终于要解脱了的庆幸,他已经失去了理智。
“救,救救我。”
刘昊然看到缩在墙角的朱一龙,整个人都惊了。
破案了,原来朱一龙不是A啊。
刘昊然快步走过去,扶起朱一龙,想要帮他打入抑制剂。谁知道朱一龙直接扑到了他的怀里,急不可耐地将唇贴上了他的侧颈,微弱的声音带着情欲:“给我,帮帮我......”
即便是已经给自己打过了抑制剂,美人在怀还在勾引着自己,刘昊然废了很大的精神才控制住自己不要变成禽兽。
“稳住,给他打抑制剂就好了,要是把他给睡了就完了。稳住。”
刘昊然在心里给自己打气,眼一闭将抑制剂打入了朱一龙的体内,然而抑制剂却不知道为什么失效了。
“怎么回事,怎么没用啊。这都是些什么假冒伪劣产品啊我的天。”
看着怀里的朱一龙还在索求爱抚,刘昊然心一横,“前辈,这也是为了你好,发情期得不到解决可能会有生命危险,你看我也不差,不算委屈你了吧。”
然后脱下大衣将怀中人一裹,带上口罩就把人抱去了附近酒店开了房。
要是在卫生间把人给睡了估计要上社会新闻了。当红明星在厕所做爱,下半辈子不用做人了。
进了房间,将怀里的人放到床上,刘昊然就开始解身上的衣服。
朱一龙躺在床上,发情期的热意得不到宣泄,微闭着眼睛解开了自己的裤子,想要缓解一下身体的饥渴。
看着朱一龙这个样子,刘昊然连衣服都顾不上解,扑到了朱一龙的身上,用力地亲吻朱一龙红润的嘴唇。
朱一龙无师自通地解起了刘昊然的裤子,手伸到刘昊然的裤子里,抓着身上人的巨物就想往自己瘙痒的地方塞。
“别急啊。”
朱一龙失去了理智但刘昊然没有,带套这么重要的事他可还没有忘记。
伸手在床头柜里拿了避孕套带上,刘昊然就抬起朱一龙的下身缓缓地进入了他。
从未容纳过东西的地方突然塞进了巨物,即便是在发情期都把朱一龙给痛的清醒了一点。
“你慢点,好疼。”
刘昊然吓得不敢动,扶着自己的xx进退两难,俯下身子用亲吻安抚朱一龙。
也许是发情期,朱一龙的小穴很快分泌出润滑的液体,刘昊然也慢慢地挺动着。
作为一个母胎solo,刘昊然从来都没有发现原来做爱的感觉这么爽,下身被紧致地包裹着,身下的佳人还随着他的挺动大口地喘息。
刘昊然俯下身把朱一龙抱了起来,两手抓着朱一龙的臀部上下挺动,嘴唇暧昧地贴在朱一龙的耳侧,问出了几乎所有男人在做爱时都会问的俗话:“舒不舒服?”
朱一龙初尝情事,被顶弄得整个人都飘乎了,从未体验过的快感让他欲仙欲死,根本无暇顾及刘昊然说的话,只能不停地说“慢点”。
似乎是顶到了哪个点,朱一龙惊呼了一声,爽得脚趾都蜷缩了起来,抱着刘昊然的双手缩的更紧了。
刘昊然感觉到了,将朱一龙翻了个身,也没有把东西拔出来。东西在体内转了个方向,这种陌生的体验又给朱一龙带了了无法言语的快感。
将朱一龙用跪趴的动作抵在床上后,刘昊然握紧了朱一龙的细腰,加快速度在朱一龙的身后冲刺。
慢慢地,感觉到了朱一龙体内有一个小穴打开了,那是生殖腔。
刘昊然没有细想,用力地顶入那个地方猛烈地顶弄了几下,他就成结射了出来。发泄完了的刘昊然才清醒过来,庆幸自己带了套,不然肯定要把人搞怀孕了。
朱一龙也到了高潮,一下子射了出来,强烈的快感让他支撑不住跪趴的动作垮了下来,后穴紧紧收缩着,人却支撑不住晕了过去。
刘昊然把头埋在朱一龙的颈侧,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朱一龙的信息素很好闻,是甜甜的柑橘味。
“和他在外塑造的猛A形象真是不搭呢。”
待到成结消了下去,刘昊然将自己的东西拔了出来。抱着朱一龙进浴室做了简单的清理。
躺在床上,刘昊然细细欣赏起了朱一龙的睡颜,眼睛很漂亮,鼻子很挺拔,每个五官都很精致。
刘昊然越想越美,这么好看的人,是我的了!
刘昊然美滋滋的亲了亲朱一龙的唇,转身拿起了手机就在微博上搜起了朱一龙。
看着微博里粉丝对朱一龙的夸赞,刘昊然甚至忍不住想给他们点赞,越看越觉得朱一龙完美,和他简直天造地设的一对,甚至差点忍不住想发个微博昭告天下朱一龙是他的人,全然不觉得朱一龙可能甚至都不认识他。
第二天一早,刘昊然就被手机铃声给吵醒了,他半眯着眼接了电话,将怀里抱枕一样的朱一龙抱得更紧。
“喂,谁啊?”
电话另一头的经纪人怒不可遏。
“昨晚你去哪了?我在你家楼下敲了半天门了都没人给我开,你还记不记得今天还有通告要赶,你人呢?别告诉我你自己跑去拍摄现场了。”
“!!!”
刘昊然瞬间清醒,所幸记忆里今天的拍摄场地和昨天的是同一个地方。
“我要是说我真的自己来了你们信吗?”
“你吃错药了?现在才七点你就去了拍摄现场?厉害啊,我们现在过来,你在那等我们一会儿。”
挂了电话,刘昊然赶紧起身,把昨天的衣服套上,给自己打包得严严实实地准备出门,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回身给熟睡着的朱一龙补了个临时标记,拿了张纸写了一串电话号码后赶紧走了。
朱一龙睡饱了醒来后感到自己腰酸背痛的,昨晚的疯狂回忆全都涌了上来。
他其实也不是什么贞洁烈妇,觉得清白被侮辱了寻死觅活,但是莫名其妙的被一个陌生人给睡了谁都不好受。
是的,他的记忆里没有刘昊然的脸,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人发现,然后到酒店还被睡了的。
朱一龙拖着发软的身体在满地散落的衣服里找到了手机,给李婵打了电话让人来接他。
李婵来得很快,他很着急地问朱一龙事情的情况,朱一龙一五一十地将自己记得的全都说了出来。
“事情就是这样的。”
“所以就是你被人给睡了但是不知道对方是谁?”
“嗯,不过感觉应该不是什么坏人,他没有趁机标记我,还给了我临时标记好度过发情期。”
“你连人都不知道还这么信任他?你还记得他有什么特征吗?”
“不记得了,就记得信息素是向日葵的,还挺好闻。”
“对方如果是好人最好了,万一是心怀不轨的人,可能拍了你的视频勒索,或者直接把视频发给营销号,直接把你的演艺生涯给毁了。”
朱一龙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脸白了白,什么都没有说。
李婵赶紧打了个电话推了今天的工作,然后打了电话联系了工作室专门负责公关的人,准备好如果出事了的公关计划。
挂了电话,看着朱一龙的魂不守舍,李婵也很心疼。
她是看着朱一龙一步一步从默默无闻走过来的,可以说相处了这么多年,他已经把朱一龙当成孩子来看待了。
收拾好东西,把朱一龙包裹地严严实实的,李婵才对他说:“你也不要自责了,这不是你的错,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你先回家休息几天,我已经帮你把最近一周的工作都安排到别的时间了。相信你不会被这种事打垮的对吗。”
看着李婵眼中的鼓励和信任,朱一龙点了点头。
“我们都一起闯过这么多难关了,现在团队也比较成熟了,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圈内其他人的丑闻比这还严重,他们不都过得好好的?你不要把这件事看得这么重,相信我的能力好吗?我们多难的日子都过来了,现在事情还没发生一切都有可以转圜的余地。我刚刚可能夸张了一点。如果那个人真的敢把视频曝出来的话,我们还是有很多的解决方法的。你这几天假期好好放松一下心情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