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星戒(pwp)

Work Text:

开会的时候亚瑟难得的没怎么发言。不过大体的作战计划已经定下,也不需要过多的指示。唐晓翼的视线几乎一直落在旁边的亚瑟身上。俊美的年轻上将脸上泛着不正常的潮红,额角甚至渗出了冷汗。

唐晓翼眯了眯眼,这不正常。

散会后唐晓翼紧跟着亚瑟出了会议室走在走廊里,其他的军官都很识趣地都跟他们保持了足够的距离。唐晓翼从刚进入军校就宣布他要追求亚瑟,众人从当初的一片哗然到现在的假装不知。双A本就不是主流,更何况帝国最强的两个Alpha谁也不会愿意雌伏。唐晓翼帮亚瑟拦下了其他多如牛毛的追求者,自己也被亚瑟坚决拒绝。某次唐晓翼当众强吻了亚瑟后,亚瑟也当众把唐晓翼打到了肋骨骨折。

“你怎么了?”唐晓翼贴着亚瑟问。

亚瑟脸色很差,但仍保持着姿态的挺拔端正。他不耐烦地推了一把唐晓翼:“离我远点。”

“你应该知道这句话对我是没用的。”唐晓翼皱了皱眉,亚瑟平时不会这么焦躁。

“走开。把你的信息素收一收,一天到晚都像只发情的狼。”

唐晓翼的信息素是很古典的檀香味,本该舒适的味道总是能被他发挥出强烈的压迫感与暴戾感。而亚瑟的信息素一直都是迷。他始终坚持古典贵族式的信息素礼仪,用着气味阻断贴,哪怕在全是alpha和beta的军队中。

“与其让我收信息素,不如把你的信息素也放出来,嗯?”唐晓翼揽住亚瑟,凑在他耳畔低声道。

亚瑟沉默,打开了唐晓翼的手没有再反驳他。唐晓翼就这么一路粘着他到了分区路口,亚瑟低声道:“我回房间,你去办公室吧。”

他的声音有点哑了,唐晓翼竟从中品出了一点服软的味道。“你病了?”

“没有。有点累而已。”亚瑟淡淡道,跟他告别后就径直回去了。

到晚餐时亚瑟也没有来。唐晓翼有些担心,打包了一份食物便往亚瑟的卧室去,虽然亚瑟从不允许别人进入自己的卧室——也没有人敢擅自进去。

亚瑟是远征军最高级的将领之一。由于他的预言工作,卧室也在一处单独的偏僻区域。唐晓翼也是第一次来,找到地方后便叩响了房门。

没有动静。唐晓翼等了一会儿,用联络器向亚瑟发出了通话申请。

依然没有动静,唐晓翼焦虑地等待忙音响尽。

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他考虑了一会儿,食指按上了门侧的安保装置。主舰的一切区域对上将级别开放,唐晓翼作为全舰除了亚瑟唯一的上将,很快便通过了面容和虹膜识别。房门从中打开。

他进门后房门又自动关上。客厅没有人,沙发上放着亚瑟的军装外衣和领带。唐晓翼把餐盒放到茶几上,隐约嗅到了一丝清淡的香味。

他喊了一声亚瑟,仍然没有应答。他打开一旁的房门,是卧室,但同样没人。唐晓翼有些慌了神,喊着亚瑟找过去。

他打开最后一扇门时终于找到了亚瑟。巨大的房间中央是一个水池,松软的地毯铺在地板上。唐晓翼看到亚瑟金色的脑袋枕在池边低矮的台阶上,整个人躺在水池里。乱七八糟的衣服散在地上,连他随身的黄金长笛都滚落一边。

“唐晓翼?”

他听见亚瑟低声叫他的名字。

“谁让你进来的?”

“我来关心一下我未来的妻子。我很担心他。”

唐晓翼走进房间,却在看清亚瑟模样时震惊地睁大了眼。

“滚出去。”

亚瑟的声音冷若冰霜,丝毫没有平时温和有礼的风范。然而唐晓翼已经不会在意这些了。

亚瑟穿着衬衫和军裤躺在浅浅的水池里,金发狼狈地贴在脸和脖子上。衬衫的扣子一路开到胸口,白皙的肌肤上爬满了汹涌的潮红。他紧抿着嘴,闭着双眼,双拳紧攥。

唐晓翼懵了。

他的床上不止一次被扔过发情的omega,他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你是omega?”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有点颤抖,不知是震惊还是惊喜。

“我让你滚出去。”

唐晓翼置若罔闻,一路走到亚瑟身边试着去拉他。亚瑟察觉到他越来越狂躁的信息素,睁开眼,避过他的手自己站了起来。

湿淋淋的衣服紧贴着他精瘦的身体,长腿细腰被清晰地勾勒出来,唐晓翼咽了咽口水。

亚瑟一步步向岸边走来,唐晓翼在他踏上地毯的时候下意识地去扶他,就感到腹部剧烈一痛。

亚瑟手下不停,又是一拳落在他的肩上。唐晓翼被打得退后半步,刚压住自己反手的本能就被亚瑟按到了地上。

倒到地毯上并不疼。亚瑟整个人几乎压在了唐晓翼身上。唐晓翼的衣服也被沾湿,水滴顺着亚瑟的发梢落到唐晓翼脸上。

亚瑟满脸潮红,被压抑的喘息每一声都像落到唐晓翼的心上。他下意识地释放了信息素。亚瑟眉头一皱,又一拳落了上去。唐晓翼闷哼一声。

“把你乱摇的尾巴收起来。”

亚瑟喘着气说。

唐晓翼挑眉看着亚瑟,忽然趁他稍微放松的时机猛地翻身把亚瑟压在了身下。亚瑟被唐晓翼乱放的信息素迷得头晕,反应慢了半拍。等他嵌住唐晓翼时,颈后的气味阻断贴已经被一把撕下来了。

凛冽的雪松香爆炸开来,唐晓翼被强烈的omega信息素一激,下意识地放出了更多的信息素跟雪松香纠缠在一起,低头一口咬上了亚瑟精致纤直的锁骨。

“啊!”

亚瑟被一直压抑的情潮在强烈的Alpha信息素的刺激下更加汹涌地泛滥上来。唐晓翼在他颈间乱拱,烙下一个又一个炽热的吻。亚瑟在情潮里艰难地沉浮,被唐晓翼激得暴怒。他一把把唐晓翼掀翻过去,却又立刻被唐晓翼拉进了怀里。omega对alpha亲近臣服的本能在亚瑟体内叫嚣。唐晓翼按住亚瑟颈后柔软的腺体,吻上他艳红的薄唇。檀香柔和下来,安抚着怀里的omega。唐晓翼离开亚瑟的唇,贴着他滚烫的额头低声道:“别怕,我不会标记你。”

亚瑟仍然在大力反抗着唐晓翼,唐晓翼几乎制他不住,只好紧紧抱住他把他压到地上。唐晓翼从未见过发情期还能勇猛若此的omega,但此时他已经来不及为自己的眼光骄傲了,只好放出更多的信息素。亚瑟反抗他的声音几乎带上哭腔,湛蓝的眼眸里水光一片。他叹息着解释:“你肯定用了很多抑制剂,这次这样你已经躲不过了。我不会标记你,你放心。

“亚瑟,我真的爱你啊。”

***

亚瑟躺在卧室柔软的床上。湿透的衣服被脱掉,身体也被擦干。他一手掩在眼前,一手紧紧地攥着床单。闷哼声带着哭腔,相性性高的惊人的檀香和雪松香交融在一起,将房间里的空气熏得燥热。

他相信唐晓翼是个靠谱的人,即使他一直为他的求爱而困扰。帝国严令禁止未被标记的omega参军,他不敢想象如果他的身份被揭穿会是什么后果。他在军校时一直使用伪装alpha的药剂,后来这类药剂全部被勒令停产,他才不得不使用气味阻断贴。他断断续续地想着艰难的过去,接受着唐晓翼温柔的亲吻和爱抚。

但压抑过久的omega正陷在汹涌非常的情潮中,亲吻与爱抚无异于蜻蜓点水。他抬手扯开唐晓翼的衬衫,勾住他的脖子。唐晓翼顺着他的力道俯身跟他接吻,亚瑟焦躁地啃咬着他的嘴唇,牙齿相撞。

“快点!”

亚瑟修长有力的双腿夹住唐晓翼的腰,难耐地磨蹭着。唐晓翼一边跟他唇舌交缠一边去搅弄他的下身。亚瑟湿的一塌糊涂,唐晓翼皱着眉和他分开,低声问:“你发情期压了多久了?”

“上一次是分化时。十四岁。”

唐晓翼叹了口气,手指在穴口搅弄了一下便探了一指进去。亚瑟今年二十六岁,放在别的omega身上早已嫁人生子。omega的发情期使得从未被开拓过的甬道无师自通地吮吸绞纳着探入的异物,一声柔软的呻吟从亚瑟口中溢出。凛冽的雪松香也柔和下来,心爱的omega的一切都把他往忍耐的极点撩拨。

唐晓翼把亚瑟抱进怀里,靠着床头坐着。他一手揽住亚瑟套弄着他的阳物,一手帮他扩张着。亚瑟被他弄得喘息不止,情潮被撩得越来越凶猛。这种感觉他几乎从未体验过,终于难耐地哭了出来。

唐晓翼被亚瑟一声呜咽弄的慌了,低头看到金色的眼睫被濡湿,眼泪从眼角流下来。他从没见过亚瑟流泪,这时他早已涨得不行的阳具被亚瑟狠狠地蹭了蹭。亚瑟抬手挡在眼前,带着哭腔道:“唐晓翼你……你快点啊……”

下体已经扩张得差不多,唐晓翼解开裤子手忙脚乱地跟亚瑟解释:“我怕你受伤……”

“受个头的伤啊!omega……omega的发情期是为了什么你还不知道吗……”

亚瑟几乎忍不住,转过身抱住唐晓翼就自己往上坐。唐晓翼被吓了一跳,已经顾不上喜了,连忙揽住亚瑟。但亚瑟毕竟是个发情期也能把alpha按着揍的omega,唐晓翼轻柔的力度怎么挡得住他。唐晓翼觉得自己被纳入了一方温暖而湿润的紧致,亚瑟毫无经验地直接坐下,两人一时头皮都爽得酥麻。亚瑟更是控制不住地颤抖着,紧紧地抱住唐晓翼的肩背。唐晓翼也终于忍不住,把亚瑟压在床上开始猛烈的抽动。亚瑟修长匀称的双腿被掰开,唐晓翼伏在他身上跟他交合。亚瑟从未遭受如此剧烈的快感,细碎妩媚的呻吟声从紧咬的牙关不断溢出。

唐晓翼跟他接吻。“叫出来,我想听。”

紧跟着一个深顶,亚瑟尖锐地叫了出来。指尖挠过唐晓翼的肩背,即使指甲修剪良好也划出一道道深红的印子。唐晓翼趁机猛攻着,亚瑟被弄到失神,听自己发出柔媚到难以置信的呻吟。唐晓翼恶劣地顶着那处敏感的软肉,又低头去舔弄亚瑟早已充血硬挺的乳头。亚瑟湿得一塌糊涂,一声尖叫后射了出来。

唐晓翼依然不依不饶地顶弄着亚瑟,甚至开始攻击那个紧闭的小口。亚瑟在高潮中被危机感拖回。他无力地推拒着唐晓翼,因为快感而生理性蓄积起来的泪水顺着脸滑落进早已被汗湿的金发。

“不可以……”

“我不会进去的。”

唐晓翼吻着亚瑟的嘴角,把他轻轻翻过一个角度,狠狠地咬上了那散发着致命的雪松香的腺体。

“呜……”

强势的alpha信息素被大股注入,亚瑟浑身酥麻地接受唐晓翼的临时标记。唐晓翼又用力地顶弄了片刻,在生殖腔即将打开迎接他的时候收了手,吻住亚瑟射了出来。

亚瑟这次简直把他前面二十多年积累的眼泪份额都哭出去了,终于在唐晓翼怀里沉沉睡去。唐晓翼释放出更多的信息素安抚着怀里的omega,放松下来。

来日方长,他都会陪着他一起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