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与欢番外一

Work Text:

  自从被时钺捏了一次肩后,海二少对那种感觉分外贪恋,可惜的是时钺毫无让他再享受一次的意思。

  又一次针灸时,海衍璟对时钺的态度极其客气,甚至带了几分讨好的意味,“再给我捏捏呗。”最后提出了请求。

  闻言时钺轻飘飘地瞟了他一眼,不语。

  海二少完全不被他的沉默打倒,依旧一脸期待,目光直直地盯了时钺半晌。

  最终还是时钺先没能沉住气,他暗瞥了海衍璟一眼,觉得那人这幅样子简直蠢的让人不忍直视,“你给我揍一顿,我给你捏。”

  海二少两天没被他抓到错处了,时钺少了件事做,闲的手痒。

  海衍璟看着时钺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极其古怪,过了一会儿,他脸上带着几分纠结的试探道,“你不是天生就有打人的喜好吧?”

  这样的人海二少听说过,前文状元闵沣,一个风评极好,口碑甚佳,一身风度让朝野上下都赞不绝口的人,后来却传出了私底下喜欢殴打妻子的事,前程也毁于一旦。

  喜好么?时钺看了看自己的手,十分确定自己之前是一定没有这么特殊的喜好的。

  如果现在有了,只能说是海衍璟给他的第一印象实在太欠揍,让他见到人后总有一种想收拾他一顿的冲动。

  时钺的低头不语被海二少认为是默认了,他带着点好奇和兴奋的凑近了些许,“喂,你以后,也会打你媳妇么?”

  闵沣后来犯了错被流放,海衍璟一直有些好奇他的心理,可惜探究不成。

  时钺闻言额头有些跳,被海二少的话弄得半晌没说出话来,内心只有一个想法:人蠢果然要多读书!

  这蠢货问的这叫什么问题?!时钺竟然一时无言以对。

  什么叫他以后也会打媳妇么?合着这蠢货把自己和他媳妇摆在同等位置?

  察觉到海衍璟那股暗搓搓的激动劲儿,时钺莫名有些想笑,“谢谢你的忠告,我会娶个耐打的。”他故作认真道。

  海二少这次是真的有些诧异了,“你真的会打媳妇啊?”他的眼神满是不敢置信。

  这个蠢货一脸“你这么禽兽真的好么”的表情看着他是几个意思,时钺眯了眯眼。

  “怎么,我打不得?”时钺轻瞄淡写道,虽然他没想过娶妻,但这并不妨碍他逗逗这个蠢货。

  海二少的脸上写满了你真是罪大恶极的不赞同,“女人那么娇弱,你居然舍得打?!”

  时钺有些奇怪的看着他,“谁告诉你,我喜好女色?”

  海衍璟一下子瞪大眼,“你……我……那……”他被刺激的说不出完整的话来,脸上五颜六色的转换了一会儿,煞是精彩。

  时钺耐着性子看了一会儿,然后忍着笑问,“还要我给捏肩么?”一副很好说话的语气。

  海二少却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不不再见,好走不送,关门谢谢。”一连串的拒绝。

  时钺一时哑然失笑,出了屋子才反应过来,这个蠢货不是误会什么了吧?

  他回头看了看刚刚关上的门,觉得进去解释更有点像是欲盖弥彰,最终歇了这个念头。

  其实说自己不好女色之事纯属胡言,一时玩笑而已。不过时钺从没做过娶妻的打算,倒是真的。

  时钺懂事极早,小小年纪为人处事就已经很有分寸。晏师兄曾玩笑般地说过要把妹妹许配给他,觉得时钺这份成熟稳重一定能照顾发妻一世周全。

  可时钺却很清楚自己是没那个耐心的,不提情爱之事本就让他没什么好感,就算夫妻间只是相敬如宾,他也很难想象自己可以一辈子耐心的呵护照顾一个人。

  父亲这个角色在他生命里缺席了太久,时钺不觉得自己可以胜任丈夫的角色,也从未动过做一个父亲的念头。

  而更重要的是,等那件事之后,他不确定自己还有没有那个能力,去照顾别人。

  这个世上,有所得,必有所失。

  很多年前的那个雨夜,时钺就明白了这个道理,却也从未有过任何不甘和愤懑,毕竟,路,本来就是他自己选的。

  第二天时钺清早就出了侯府,他去见了一个人。

  时钺曾幻想过种种再遇那个人的场景,也犹豫过要不要在徐智面前坦陈身份,更是想过仅远远的看一眼,然后自此天涯不见。

  晏缚说过,徐智的身体本身问题不大,最影响他的是心病。而心病,才是真的杀人无形。

  曾亲眼看着时涟漪如何一天天虚弱下去,到最后卧床不起直至病逝的时钺比谁都明白,或许哪一天一个不经意的摔倒都能要了徐智的命,因为,他心已死。没有了活着的执念与渴望,可能哪下摔倒了就再也不想起来了。

  这天晏缚约好要给徐府老太爷看看身体,时钺跟着进了府,然后以客人的身份闲逛了一会儿,最后混进了徐智的院子。

  这天时钺傍晚才回侯府,径直去先给海二少针灸,进屋时带着一身入夜的寒气。

  海衍璟的脸色很不好看,“你这一天去哪了?”活脱脱的质问口气。

  时钺闻言先是轻皱了皱眉,随即感到有些莫名其妙,这蠢货一天不见,对他摆出一副捉奸似的不爽表情是闹哪样?

  看到时钺不回话,海二少气呼呼的,可到了嘴边的难听话却被他咽了回去,深喘了几口气,“算了,这次我不计较。”他一脸我是如此宽容大度你还不快跪下谢恩的傲慢。

  时钺几乎要被他气笑,你还想计较?你以为你是我的谁啊?

  “喂,我想了想。”海衍璟清了清嗓子,一脸正色,眼神却没看向时钺,“要是以后在一起,你都只像之前那样打我的话,我也不是不能忍。”说着扬起下巴,好像给了人多大恩赐一样。

  刚给自己倒了杯水,一边喝着一边仔细听的时钺直接把水喷了出来,紧接着呛咳了几下。

  海二少关心的目光忙转向时钺,内心想的是这人果然是喜欢自己的,看吧,都激动成了这个样子。

  呛的嗓子都有点疼了,时钺却给忽略了全然没有意识到,等自己能说话了就忙开口道,“你不会以为,我喜欢你吧?”智商呢,少年?

  海衍璟点点头,一副理应如此的表情。等注意到时钺的表情不对,又立即换上一副“你敢说不是就等死吧”的凶狠样子。

  时钺看着这样的海二少,脑中蹦出了一个形容词叫蠢萌,想到这个他忍着笑,眼神却认真的道,“你真的想太多。”闲着没事不妨多读书!

  海衍璟瞪大眼,“你要对我始乱终弃?!”他的脸色陡然变得阴沉。

  时钺一脸无语,少年,成语不是这么用的!“哪有开始?”果然这人这么蠢是因为读书太少么。

  “所以没等开始你就要背叛我去找别人了?!”海二少怒气冲冲的问道。

  逻辑呢,少年?时钺更加无语,见海衍璟情绪太过激动,又忙开口安抚,“好好好,我的错。”

  海衍璟却更加生气起来,“老子都愿意做出这么大牺牲了,你居然还敢不乐意!”

  时钺在心底给他记了一笔小黑账,却没在这关头和他计较,“是是是,我不识好歹。”态度极其诚恳。

  海二少不仅完全没被安抚到,还气的脸都开始红了起来,“我不管,老子想了一宿才下定的决心,你必须是我的!”

  时钺自己从没任性过,也不懂该怎么应对熊玩意的任性。

  之前在客栈他看到一个熊孩子被揍屁股揍的老实了,来侯府后看到海衍璟那副乖张样子就活学活用,没想到手感当真不错,一不小心就隐隐生起了一种把这项运动长期进行下去的冲动。

  可惜这次海二少任性的事让时钺连揍人都有些没底气。海衍璟才十二岁,时钺可不认为这人真的懂得什么叫做情爱。

  “算了,我不生你的气。”海衍璟顾自喘了一会儿,目光又看向时钺,“不过我可告诉你,要是你敢背着我找了别人,信不信我当着你的面弄死他?”

  时钺终于明白为什么秀才最忌遇到兵了,原来真是有理说不清。

  他想,诸事已了,自己离开的事该尽早提上日程了。至于这个蠢货,不妨提前送一份大礼给他,就当他下个月的庆生礼了。

  (本篇完)